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五十章:涨了 涨了

第六百五十章:涨了 涨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诸位能明白本官的意思吗?”。徐谦脸上带笑,语气显得很是温和。

    众人自是心中一凛,更不会被徐谦的笑容所迷惑,这个狠辣的男人,别看现在笑的如沐chūn风,实则却比最恶毒的毒蛇更加恶毒。

    于是大家毫不犹豫道:“明白。”

    徐谦又笑了:“诸位明白什么?”

    “这……”

    其实意思大家明白,无非就是现在开始要整人,只是整人就得有工具,阎王爷下头还得有判官和牛头马面不是,大家就是徐大人的牛头马面,这个大家自然是晓得的。

    只是具体明白什么,大家倒是糊涂了。

    徐谦道:“从现在开始,本官的行辕就在这里,总兵衙门所有武官,从现在开始,受本官节制,所有的官军,与本地巡捕配合,开始进行调查,敢阻挠新政的,一律拿办,都明白吗?”。

    “明白了。”

    大家连忙点头。

    徐谦颌首点头,目光落在一个武官身上,道:“此事你来负责,你将衙中的文吏全部召集起来,现在就开始办公,明白吗?”。

    “卑下明白。”

    徐谦目光有落在一人身上,道:“你,叫什么什么?”

    这人忙道:“下官程午。”

    徐谦点头:“你负责拿捕事宜。”

    “遵命。”

    “你负责审问……”

    “遵命。”

    徐谦一一分派了任务,最后目光落在方辰身上,道:“你茶水的好。从现在开始,就专门给本官茶。”

    方辰大喜。这可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把这位钦差大人伺候的好了。以后那就是正儿八经的金牌狗腿子了。

    狗腿子虽然受人鄙视,不过这狗腿子也得看是谁的狗腿子,若是一般人的狗腿子,那自然没什么前途,天天给人端茶送水,还要遭人白眼,可是这天下最牛叉的狗腿子是谁?那当然是太监,别看嘉靖朝太监不得势,可这也只是相对而言。相对他们的前辈来说,是没有那么风光了,可是放到外头,照样还是威风八面,若你运气好,在司礼监里公干,那更是大杀四方,人见人怕。

    只是可惜,做天子的狗腿子并不容易。那玩意虽然有时候看着讨嫌,可是真要割了,谁下的了这个决心?

    可是皇帝的狗腿子做不成,除了皇帝。内阁大臣的狗腿子做一做总成,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若是狗腿子。那至少也是三四品了,这位徐大人眼下的实力可不比内阁大臣要低。要人脉有人脉,要圣眷有圣眷。要品级有品级,绝对是巴结的好对象。

    方辰连忙应下,道:“卑下遵命。”

    徐谦挥挥手:“各自做事去,本官乏了,歇一歇,是了,叫人收拾一下后衙。”

    吩咐过后,徐谦站起来,似乎真有几分疲倦。

    众人自然也都纷纷散了,各自去做各自的事,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徐钦差,大家都不敢造次,更不敢有丝毫躲懒的心思。

    而那方辰负责徐谦的起居,亲自命人去收拾了一下后衙,此后请徐谦休息,徐谦倒也一点都不拘束,仿佛这里就是他的家一般,歇息不提。

    只是一时,也没这么快睡过去。

    重新回到杭州,徐谦并不觉得陌生,反而觉得异常的熟悉,似乎回到了这里,就如回到自己的家一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装疯卖傻也好,东搞西搞也罢,都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和京师的时候,那般喜怒不形于sè全然不同。

    至于收拾这个总兵杨彪,倒不是杨彪犯了什么罪,这个世上,很多时候,总有人遭受无妄之灾,看上去似乎值得同情,可是徐谦却是知道,一旦你进入了这个圈子,有一种事叫做政治正确,你既然不正确,那么收拾你,也是情有可原,一将功成万骨枯,很多时候,便是如此。

    次rì清早,整个杭州变得紧张起来,总兵被拿的消息已经传出来,杭州震动,所有人都明白,这只是个开始,而徐大人刚刚到杭州,就先拿了个总兵开刀,可见徐大人这是要玩大的。

    只是无论徐谦如何玩,整个直浙支持他的人却是占了绝大多数,徐谦一到浙江,杭州如意坊收到了消息之后,随即行情就开始转好。

    原本那些一个个无人问津的木牌子,现在却开始备受关注起来。

    “我要三千斤生丝……”

    “那个牌子替我摘下来……”

    牌子下头,竟是不少人开始驻足观看,开始挑选货品。

    这就是信心,大家有了信心,觉得徐大人一到,事情就可迎刃而解,那么接下来,买卖还可以做下去,既然买卖要做下去,那么工坊要不要开工,工坊要开工,就得有原料,工坊开工之后,工匠们就有了生计,有了生计,消费就会大增,成品的货物,如成衣,如丝绸,还有许多的生活必需品,因此,各家的店铺要不要多准备一些货?

    贸易开始复苏,就需要马车和船只输送,便是车马和货船生意,也跟着有了起sè。

    “老夫立即要八百担的松江布,现在就要。”

    有人已经瞅准了商机,所谓的商机,就是出于对徐大人的信任,信任徐大人抵达直浙之后,能给大家一个交代。这种盲目的信任建立在徐大人长久以来建立的声誉上,毕竟徐大人灭倭寇,推新政,昌王学,没有他,哪里来的今rì之直浙,又哪里来的如意坊,大家更不可能在这里吃茶了。

    “我家东家要五千担丝绸,所有的商货,都按着这个价格收购,有多少要多少。”此时,已经有财大气粗的人出手了,出面的显然只是个管家,此时他却拿着一份密密麻麻的清单,交给了如意坊的伙计。

    这种清单在如意坊很常见,有些商贾觉得未来预期好,就会拟定出一个价格,比如丝绸,一匹八两银子,上好的武夷茶,一斤九两银子,进行收购,只要如意坊里有低于这个价格的,有多少要多少。

    这是大买家,一次的进货量,可能就是纹银数十万两,却是那些巨大的商行,还有直浙有数的巨贾才玩得起的买卖。

    如意坊的伙计接过了清单,连忙开始点算,将自己的挂牌的货物进行清理,按着清单,开始一份份的点算。

    而此时,如意坊里的其他商贾却是议论开了,有人道:“已有数个月没有见过这样的阔气了,只是不知,这一次是谁的大手笔。”

    “哎,那来送清单的,分明是青田刘家的管事,不必说,自然是青田刘家的人出手了?”

    “你是说青田的诚意伯?啊呀,诚意伯出手了,他的消息最是灵通,这个时候他出手,必定得到了什么消息,就算没有消息,人家有这样的自信,必定是瞅准了什么,瞅准了未来的买卖会越来越好啊。”

    “还能什么,老夫有一批货还挂在这儿呢,从前无人问津,所以贱价出售,可千万莫要被人买了去,否则可就亏大了。”

    有人脸sè顿时变了,连忙前去伙计那里,重新缴纳银子,修订价格。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闻风而动,有人大肆的收购货物,必定现在的货物价格在这几个月时间里已经暴跌了许多,比如生丝,原本是四两银子一斤,可是由于许多工坊不敢继续生产,市场的需求也是骤减,所以对生丝的需求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以至于现在,一斤生丝的价格竟是摆上二两银子都卖不出去,甚至还有人索xìng跳楼价,希望一两五钱银子脱手。

    只是现在不同了,未来的预期大好,到时候所有的工坊肯定又要重新开张,肯定又要卯足了劲的生产,生产就需要生丝,需求肯定很大,将来的价格免不了要暴涨,既然会暴涨,现在价格这么低,当然是有多少囤多少要紧,将来无论是将这些生丝进行加工,还是转手卖出去,都能获利不菲。

    不少人动了心思,抱着捡便宜的心情,一个个引颈在牌子下观看,哪些货物价格低,立即出手买下,也不管需要不需要。

    而另一外一拨人,原本手里囤着货物,可是一时不能出手,价格一降再降,也无人光顾,因此纷纷挂出牌子,把价格下探到亏本的位置,可是现在顿时醒悟过来,他娘的,这是赔钱啊,于是又纷纷寻到挂牌处,请里头的伙计无论如何也要把牌子摘下来,或者重新修高价格。

    如意坊沸腾了,就如打仗一般,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都在拼命,这短短的时间,可能让你猛赚纹银万两,也可能让你亏了血本,把即将暴涨的货物贱价被人转手,于是,无数人红着眼睛,像是拼命一般不断的进行交易。

    …………………………………………………………………………………………………………………………………………………………………………………………………………

    第三章送到,依旧求月票,距离第十名,还差五十票,同学们,老虎急求支援。(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