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九章:清算的时候到了

第六百四十九章:清算的时候到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游击将军方辰和大多数武官一样,都来自于世袭。

    他爹是将军,他爷爷也是将军,到了他这一辈,运气不错,在京师担任军职,后来新军提调入京,方辰自然换防到了浙江。

    其实浙江也不错,鱼米之乡,虽然少了京师的恢弘,可是却胜在热闹,日子过的也算不错。

    只是谁晓得,好日子没过多久,居然卷入了学争、政争,更没有想到会闹乱民,最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无论是王学还是理学,都喜欢反攻倒算。

    徐谦一离京,王道中就对新政进行清算,可是没过多久,这位徐部堂杀了个回马枪,又是杀气腾腾的回来。

    按理说官军和这事儿没关系,可是城门失火总是会殃及鱼池,人家第一个找上门来的就是官军。

    方辰身为一个世袭武官,自幼耳濡目染,深知这里头的厉害,没听到人家的话吗?人家本来就是来算账的,而且踩死你不需要理由。

    世上最可怕的人绝不是那种要收拾你的时候,还要努力告诉大家你家里有大杀器,告诉大家你威胁了世界的和平,告诉大家你就是个混账王八蛋的人,高举正义大旗的人很多,任何政治阴谋和军事行动都需要用所谓的大旗来掩饰自己本身的丑恶,比如袁绍打曹操,他要告诉大家曹操这个王八蛋挟持天子,周天子伐商,要告诉大家商纣王玩女人玩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就是文皇帝朱棣这种老不要脸的东西要干掉自己的侄子,还得告诉大家。其实俺是一个好叔叔,真的,真的是一个好叔叔,俺不但是个好叔叔,还是个好儿子,是弟弟的好哥哥,哥哥的好弟弟,俺这么做。实在是迫不得已。

    这样的人固然可怕,但是显然至少还有逻辑可循,因为至少他在搜罗你有大杀器或者化武证据,又或者他在给你贴嫖娼不给银子、做人没底线的标签的时候,你至少还知道,狼来了,人家要来收拾你了。你至少临死之前,还知道你会是怎么样个死法。

    可是有一种人最是可怕,这种人属于白天还跟你笑脸相迎,晚上半夜起来就带了火把来烧你家屋子;又或者刚才还蹲在一边玩泥巴,然后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来给你来这么两下。

    没有理由,没有征兆,满脸写得就是老子就是没有下限。你能把老子怎么样?这是典型的三胖型人格,固然是人见人嫌,但也绝对是人见人怕。

    方辰就怕了,所以他一看徐谦没茶水喝,就鬼使神差的跑去斟茶去了。

    方辰小心翼翼的斟了一副茶来,谄笑的将茶水放在了徐谦身前的案牍上,满是讨好。

    他的眼睛则是直勾勾的盯着徐谦的动作,而徐谦也算给他面子,端起了这副新茶,放到了口边。

    方辰笑了。露出满意的笑容,至少徐大人接受了他的好意,如此看来,接下来徐大人要收拾掉几十几百个人里应该不会有自己的位置吧。

    可是接着,徐谦皱眉。

    他这一皱眉,一下子将方辰的心情从升上云霄又跌落到了深渊。

    徐谦狐疑了抬头,看了方辰一眼,道:“你这茶里。没有吐口水吧?”

    方辰呆住了,随即身躯微微颤抖,吐口水,天可怜见啊。这得有多没公德的人才做的出这样的事,方辰要哭了,徐大人对自己印象很坏啊,这是不是要收拾自己的前奏,他连忙道:“大人明鉴,卑下岂敢做这样的事,卑下若是……若是……就天打雷劈。”

    徐谦似乎认同了他的人品,这才放了心,轻饮一口茶水,咂咂嘴,道:“不错,不错,这茶泡的好。”

    方辰的脸色立即雨过天晴,精神一震,道:“这都是大人平时教导的好。”

    徐谦和他之前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教导二字,就更不必提了,不过拍马屁这种东西,根本不必考虑到现实,如果一个人溜须拍马不能摆脱自身的局限,不能突破物质世界的种种现实,那么这个人,必定是失败的,脸皮太薄,想象力不够丰富,这是马屁界的大忌。

    徐谦笑了,点头赞许道:“很好,你的茶泡的这么好,很有前途。”

    方辰道:“哪里,哪里,大人客气。”

    徐谦又问:“你爹知道吗?”

    方辰呆了一下,道:“这……卑下不明白?”

    徐谦道:“本官的意思是,你茶泡的这么好,你爹知道吗?”

    徐谦的种种表现,已经超脱了正常人的范畴,若是在其他场合,一般会被人误认为精神病患者,因为在现实世界,尤其是在后世,总有那么几个脑子不太正常的人,逢人就问,你爹知道吗。可是在此时此地,却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味道。

    方辰心跳加速,脑子立即开始转弯,徐大人这句话有什么用意,徐大人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在打哑谜?可是谜底是什么?天哪,我为何这样的蠢,居然连徐大人的话都听不明白了。

    好在徐谦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挥挥手,道:“好了,大家还是谈公事吧。”

    方辰才松口气,回到自己的原位去,只是其他的同僚,对他颇有点嫉恨,这姓方的不要脸啊,钦差刚到,你就给人家舔靴子啊,连人格都不要了,不过……许多人更加难受的是,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主动,为何自己慢了姓方的一步。

    其实现在大家的心里和徐谦一样,都是惴惴不安,不安的主要缘由就在于徐大人方才说了,收拾的不只是一个总兵,而是数百人,这数百人里头,有没有自己的一份,在答案揭晓之前,怕是只有天才知道。

    徐谦终于开口了,淡淡的道:“本官奉旨来这杭州,为何?”

    他没有等大家的答案,而是自问自答的敲了敲桌子,道:“为的就是铲除奸佞,谁是奸佞?”

    卧槽……

    大家石化了,谁是奸佞怕只有天知道。

    不过徐谦接下来的话倒是很符合他此前的风格,他毫不犹豫道:“本官说谁是奸佞,谁就是奸佞,诸位……有什么意见?”

    “没……没有……”不等方辰抢答,这一次大家学乖了,纷纷把头摇得拨浪鼓似地,因为傻子都知道,你说有意见,那么多半,你就是奸佞了。

    这涉及到了资格认证的问题,签证人只有一个,就是徐大人,他要非往你脑壳上贴标签,你能如何?人家现在权势滔天啊。

    徐谦很是满意的点头,道:“很好,看来大家的步调是一致的,本官来之前,就怕大家不能和本官一致,毕竟人心隔肚皮嘛,谁知道大家想些什么呢,就怕到时候,本官钦命来稳住直浙,发出去的政令有人阳奉阴违,又有人不屑于顾,到时候,只怕要误国误民了,朝廷在边镇战事正急,四川等省有发生了灾荒,直浙又闹出这等事,这是什么,这是风雨飘摇,值此大厦将倾,必定要用非常手段,行非常之事,大家要精诚团结,要千万人如一人,一人所想,即是千人所想,一人所忧,即是万人所忧,如此,才能克服眼前的困难,才能披荆斩棘,才能为君分忧!”

    这句话的中心思想就是,你们的脑袋就不要多想了,老子想什么你们就想什么,老子忧什么你们就得忧什么,平时别瞎琢磨,乖乖的听话,乖乖的做事就是。

    虽然官面上的话说的好听,可是意思却是传达了,大家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深意,方辰立即握拳,道:“大人说的是极,卑下深受皇恩,久食君禄,眼下直浙乱七八糟,卑下一定紧紧尾随大人,听从大人提调,大人说一,卑下就是一,大人说谁是奸佞,谁就是奸佞,卑下要手提利刃,活剐了这群杀千刀的害民之贼!”

    其他人纷纷跟进:“大人所言极是,大人说到了卑下的心坎里。”

    “幸好大人及时拿住了杨彪这奸佞,否则我等现在还被此人蒙蔽,此贼害人不浅,卑下以为,应当立即明正典刑。”

    “大人的话,拨云见日,高瞻远瞩……”

    徐谦冷冷看着下头这些人,心里觉得好笑,拨云见日?高瞻远瞩?卧槽,本官只是逗你们玩,给你们点颜色看看而已,否则你们怎么肯乖乖的听从本官的调遣,还高瞻远瞩,本官一米七四,高你个头。

    不过他还是点头,道:“很好,诸位能有如此见识,本官就放心,那么现在,就开始做点正经事吧,该说的已经说了嘛,此次闹出这样的事,是谁的干系,既然有人有干系,那么就得查办,可是该如何查办呢?方才本官已经说了,现在是非常之时,所以呢,不必有什么客气,也不必按常理来办事,从现在开始,要开始拿人,从南京到泉州,所有牵涉此事的,都要立即拿住,管他是什么身份,管他有天大的本事!”

    …………………………………………………………………………………………………………………………………………

    第二章送到,老虎弱弱的问一句:“看了书忘了投月票的,你爹妈知道吗?”

    汗,开玩笑,这个月老虎实在苦逼,居然连月票榜都没上,吃饭吃不香,睡觉心事重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