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六章:我们做朋友吧(求月票)

第六百四十六章:我们做朋友吧(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杨一清的府邸距离杨廷和家不远,杨一清疲惫的从宫里出来,回到府里。

    显然,此时杨一清的心情很是不好,主持了商税之后,居然闹出这么大的问题,这件事若是真要追究,还真能追究到他的头上。

    而现在之所以朝廷没有追究,只是因为他是内阁大臣,同时内阁首辅杨廷和并没有责怪他。

    这个黑锅,若是不出意外,自然是要往有些人头上扣,比如说是地方官吏残暴,又或者是……

    杨一清想到这里,神情更是阴沉。

    无论如何,这是他毕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失败,而且失败的过于彻底,甚至一世的清名都可能搭进去。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善后的问题,可是又该怎么善后呢,首先,得有人来背黑锅,同时,又必须防止姓徐的火中取栗,将事态扩大。

    杨一清发觉,要完成这些事,单凭他一己之力是不可能的,没有杨廷和的极力支持,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就难怪了,难怪今日杨廷和突然对自己说出那番话出来。

    想到那番话,杨一清不由打了个冷战,他固然是个性子冲动的人,但是想想那番话,都不由害怕,这绝不是闹着玩的,霍光……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学。

    莫非杨公真要铤而走险,要做出什么非分之举?

    而杨公为何今日对自己‘开诚布公’,难道是因为,自己现在遇到了难处。若是没有他的鼎力支持,就绝不可能熬过这一关。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

    杨一清突然发觉,杨廷和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复杂。甚至……有一些陌生。

    他的心太大了。

    杨一清颓丧的进了府,而此时,门房上前,道:“老爷,不久前,杨公府上送来了一些药材。”

    “药,什么药?老夫并没有病。”杨一清一头雾水。

    门房道:“老爷,说是送给少爷的。”

    “少爷?”杨一清的眼睛眯起来,眼眸深邃之处。掠过一丝骇然之色。

    他没有吭声,背着手,飞快往里厅快步走去,沿途几个仆役过来行礼,他咆哮道:“去,把那混账东西叫来。”

    那混账东西,自然是杨一清的次子杨重,谁都知道,小少爷平时游手好闲。平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可没少做,老爷也没少教训他,只是杨重毕竟是幼子,乃是杨一清老年所生。依旧还是颇受喜爱,所以平时的教训也只是不轻不重,可是像今日这般严厉。却是极少见,仆役们不敢声张。飞快去唤人了。

    杨重跌跌撞撞的到了厅里,便看到杨一清坐在那儿怒气冲冲的喝茶。厅里一个人都没有,显然已经被杨一清打发了出去,杨重不敢造次,乖乖道:“爹唤儿子来不知有什么吩咐。”

    杨一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身上的病,有谁知道?”

    “这……”杨重一时无言,他确实染了病,只是这种病羞于向人提及,乃是杨府中的禁忌,一旦传出去,肯定是要被人取笑的,杨家不是寻常人家,身为内阁大学时,杨一清对声誉看得很重,这种丢脸的事,自然是三缄其口,早就吩咐杨重,万万不可向人透露只言片语,便是府中的一些亲近家人,至今也蒙在鼓里。

    “快说!”见杨重踟蹰不言,杨一清怒火更盛,狠狠拍案,厉声大喝。

    杨重打了个冷战,忙道:“爹,儿子什么都不知道啊,儿子从未向人提起,这事儿,真没有一个人都知道,就是抓药,也是分开来抓的,让三儿抓几味药,自己再去买几味,一般人,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怎么……怎么可能又人知道……”

    “哼!”杨廷和的脸色更是阴沉,不耐烦的挥挥手,道:“你这畜生,滚出去,滚出去!”

    “是,是……”杨重吓了一跳,哪里还敢逗留,自然逃之夭夭。

    杨一清重重叹了口气,随即大声道:“来人。”

    府里的大管事连忙进来,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请吴先生。”

    “是。”

    这吴先生乃是杨一清在宣府主持马政的幕友,因为科举无望心灰意冷,因此一直寄住在杨家,杨一清的许多事都和他商量,乃是杨一清最为倚重之人。

    也正因为吴先生在杨家的超然地位,所以这杨家发生的事都瞒不过这位吴先生,吴先生匆匆来了,向杨一清行礼,道:“东翁为何如此怒气冲冲?”

    杨一清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是明白人,何必要装糊涂,杨公送来的几味药,你已经看过了吧?”

    吴先生苦笑,道:“倒是看过了,学生略知一些医理,倒是知道这几味药治的乃是……”说到这里,吴先生略显几分尴尬,这毕竟是揭杨家的伤疤。

    杨一清冷冷道:“老夫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这个,这件事,传出去也就传出去,家门不幸,又能有什么法子,人家要取笑,那就让他们取笑去吧。只是,这件事老夫连吴先生都没有知会,可是为何,府里这么多人瞒在鼓里,偏偏那杨公却知道?”

    兜了这么久圈子,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

    这是何等隐秘的事,一般人怎么知道,就算是有锦衣卫在杨府里头潜藏,也未必能知道这种事,可是现在,杨廷和却是知道了,这绝对不是杨廷和神机妙算,只能证明,杨一清府上大大小小的事,都在杨廷和掌握之中。

    那么问题又出来了,杨廷和是怎么知道的,他为何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更可怕的是,连这样隐秘的事都知道,那么其他的事呢?还有其他的许多事,莫非杨公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杨一清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

    人都有秘密,有些秘密,是决不能让人知道的,徐谦有,嘉靖有,杨廷和有,他杨一清也一样有。

    而杨一清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剥光的鸡蛋,再无秘密可言。

    这就难怪了,原来还以为,杨公是因为自己更加依赖于他,所以才对自己说出那一番大逆不道的话,可是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杨公如此谨慎之人,怎么可能只因为这么点儿缘故就对自己吐露真言呢,更何况这些真言,一旦传播出去,足以称得上是大逆不道,现在,杨一清明白了,因为杨廷和根本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从一开始,杨廷和就将自己完全捏在了手掌心里。

    杨一清苦笑,活了大半辈子,数十年宦海沉浮,想不到到头来,居然被人捏住了三寸。

    而此时,吴先生不由道:“要不要学生查一查,这种事,肯定会有蛛丝马迹,真要下功夫,不怕查不出。”

    杨一清却是摇摇手:“不必查了,没有这个必要,这件事,就当做没有发生。”

    杨一清并不蠢,人家既然送了药,这就证明人家根本不怕查,他们不怕查,不是因为杨一清查不出,而是就算杨一清查出来又能如何,查出来之后,人家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今日人家能安插这个人,明天就能安插另外一个,人家来送药,说明杨公有这个自信,你大张旗鼓的去查,查出来了,又当如何处置,若是放任不管,那么查了有什么意义,可你要是处置这个人,就等于是给杨公传递一个信号,杨廷和那边,又会怎么想?

    所以,只能装傻,反正已经做了这么久的傻子,早就已经被人看破了手脚。

    他嘘口气,显得有几分无力,整个人竟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沉吟片刻,杨一清慢腾腾的道:“不用在管了,你去杨公府上一趟,多备一些礼物,告诉杨公,就说承蒙他的好意,老夫心领。”

    吴先生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无言的点点头。

    ………………………………………………………………………………………………………………………………………………………………

    半个时辰之后,吴先生便到了杨廷和的府上,送上了回礼,向杨廷和转述了杨一清的话。

    杨廷和笑起来,道:“他与老夫同朝为官,相互扶持,送些药算什么,居然还要回礼,实在是折煞老夫了,你去告诉他,这个礼,老夫收下了,至于其他的话,明日当值的时候再说。”

    吴先生点点头,告辞而去。

    吴先生一走,杨廷和吃了片刻的茶水,而后道:“来人,杨一清府上,没有什么动静吧?”

    有个主事进来,笑道:“老爷,那儿并没有什么动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是吗?”杨廷和很是宽慰的笑起来,道:“老夫就知道,他是向着老夫的,毕竟,邃庵与老夫相交多年,这份交情,不轻啊!”说罢,他将茶盏放下,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又补充一句,道:“可惜,他的儿子不争气!”

    …………………………………………………………………………………………………………………………………………

    第二章送到,坑爹,高烧反复发作,抵抗力太差了,那啥,同学们,悲剧的老虎至今为止还没有上分类月票榜,请大家给点月票,助老虎拼上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