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一章:大事

第六百四十一章:大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傍晚时分,军令传达下来,总兵大人有令,立即弹压民变。

    只是军令下达之后,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各处的官军,居然将军令视做是儿戏,甚至据闻,有的官军和一群乱民混在一起勾肩搭背有说有笑。

    杨彪大吃一惊,连忙带了一队亲兵亲自巡视,他骑着马,赶到了马步街,却见这里果然如传闻中所说的一样,乱民和官军的界限并不分明,甚至有人在一起闲聊,有人席地而坐,在玩骰子。

    几个武官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醉醺醺的,躲在棚子底下吃茶,至于棚子是谁搭起来的,这茶水又来自于哪里,只怕也唯有天知道。

    杨彪勃然大怒,拍马到了棚前,挥着马鞭呵斥:“岂有此理,尔等疯了吗?”

    几个武官吓了一跳,连忙跌跌撞撞的自棚子里出来,拜倒在杨彪马下,道:“卑下见过大人。”

    杨彪道:“本官的军令,尔等为何不尊,本官让你们弹压民变,你们为何敢如此轻慢,真是岂有此理,莫非你们是要抗命不尊吗?”

    几个武官吓了一跳,酒是醒了,只不过却还有几分理智,一个武官道:“大人,军令是传达了,只是卑下以为,这些并非是乱民,也并不是民变,他们更没有谋反的意思,大人且听他们唱的歌,看他们举得牌子,难道说吾皇万岁,也有错吗?”

    杨彪气得吐血,怒喝道:“岂有此理,本官的命令。你们也敢不遵?”

    几个武官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像是打定了主意。道:“卑下不敢相从,这些人不是乱民。若是弹压,就要死人,到时候朝廷追究,卑下人等万死莫赎。”

    酒桌上,商贾们说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他们倘若刀头淌血,朝廷到时候肯定要安抚,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一部分人。而到底是谁来背黑锅呢?像总督总兵这些人朝廷里有人护着,肯定牵连不到他们头上,最后的结果,就是下头这些武官顶罪。

    这些东西,只要一经点拨,大家心里就都清楚,虽然那些商贾有挑拨之嫌,可是大家都明白,这些百姓却是没有谋反。你举着刀去砍杀这些高呼吾皇万岁的百姓,迟早都有被朝廷清算的危险,就算是朝廷希望能够弹压,但是事后。难道就不需要有所准备,毕竟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里说的是另外一回事。

    更何况方才推杯把盏。大家都已经成为了朋友,大家都已经以兄弟相称。现在翻脸动刀子,谁下的了这个手?还有那些大头兵。方才还和‘乱民’打成一片,又怎么可能翻脸不认人?

    吃人嘴软,那人手软,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他们毕竟不是满肚子花花肠子的读书人,读书人心机深,说翻脸也有翻脸的可能,可是武人虽然心狠手辣,可是一旦有了交情,反而有点下不去手了。

    杨彪自是大怒,手指这个武官,心知今日不杀鸡儆猴是别想将军令贯彻了,他冷冷一笑,对左右亲兵道:“来,将他拿下,绑起来!”

    亲兵们二话不说,便要上前动手。

    那武官自然不肯束手就擒,大叫道:“卑下冤枉……”

    “冤枉,今日不打死你,你当本总兵是泥人吗?快,绑了……”

    场面一时混乱,突然有‘乱民’大叫:“总兵官杀人了,杀人了!”

    一声大吼,人声沸腾,无数人朝这边涌来,官军们居然不闻不问,却是无数乱民冲来,吓得杨彪脸色骤变,顾不得拿人,连忙指挥亲兵保护自己。

    “打这狗官,这总兵为虎作伥,打他!”

    杨彪狼狈的冲出重围,身后的几个亲兵早被人潮吞没,他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旋即飞快逃之夭夭。

    堂堂总兵,对杭州的掌控已经彻底丧失,下头的官军一时也指挥不动,又不敢再去巡视,紧接着,各处的奏报传来,淳安、余杭数县百姓已是乌云蔽日一般乘船而来,不只是如此,消息传到宁波,宁波混乱,三十万人围了新近的宁波知府衙门,南京亦有数十万人起哄,闹到了南京六部,苏州和南通州等地,甚至围住了漕运衙门,不许漕运衙门输送官粮。

    福建亦有十几万人开始闹事,在泉州、福州等地也很是厉害。

    直浙三地,竟无一个不闹事的州府,官府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就算是一些对此不满的官员,此时也只能目瞪口呆,竟是不敢弹压。

    杀人,毕竟没有这样容易,因为杀了人,见了血,就不免会有人要担干系,大家都不是傻子,你不弹压,我自然也不弹压,况且谁都晓得,这些闹事之人的背后,或许没有这样简单,你没有看到那一个个木牌子吗,上头的吾皇万岁是谁书写的?读书人!你没有看到街面上那些施放粥水和米饭的棚子吗?是谁搭建的?自然是商贾。除此之外,为了防止有人趁机滋事,甚至有专门的人组成了民团,维护次序,防止有人做出过激的行为,这些,又是谁在主导?

    于是乎,各地的官员有的本就是这件事主谋之一,有的却是冷眼旁观,有的索性上了奏疏上去告急,旋即便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

    ………………………………………………………………………………………………………………………………………………………………………………………………

    直浙的彻底混乱,原本一开始,只是有只言片语的奏疏传来,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太当一回事。

    毕竟三天两头,总会出那么点儿民乱,几百几千人闹一闹,朝廷一个旨意下去,弹压了也就是了,接着该干嘛干嘛,天踏不下来。

    甚至连杨一清得了奏疏,也认为只是小事,他笑吟吟的对杨廷和道:“果然如杨公所料,是有人耐不住了,想要狗急跳墙。哼,真以为裹挟几个百姓,就可以要挟到朝廷头上?朝廷就这么容易就范?”

    杨廷和也是微笑不语,这种事很常见,这就好像边镇的官军,为了向朝廷索要点粮饷,隔三差五,总会制造出几个哗变出来一样,朝廷看捂不住了,连忙乖乖将粮饷奉上。

    只是……一个小小的哗变,又或者是一个小小的民乱,对于内阁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杨廷和淡淡的道:“该如何处置?”

    杨一清冷笑一声:“自然是立即弹压,老夫立即拟票,让王道中遵此处置便是,王道中的为人,最是刚硬,只要内阁拟了票,他肯定不会有顾忌,到时候再以煽动民变得名义,抓几个人,杀鸡儆猴之后,一切就都好办了。”

    杨廷和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就这么办。”

    可是用不了几个时辰,新的奏疏又如雪片般的飞来,这个时候,正值深夜,而此时,杨廷和的大门外却是有人急促的敲击着门环。

    “啪啪啪……”

    门房不耐烦的开了一条门缝,宰相门前七品官,这门房的脾气自然不小,怒斥道:“瞎了眼吗?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来人却是笃定,拿出了一个腰牌,道:“我乃羽林卫,奉天子命,请大人立即入宫。”

    门房一听,不敢再骂了,灰溜溜的赶去内院。

    而深夜被人叫醒的杨廷和此时已穿戴完毕,他表面虽然淡然,可是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今夜当值的是杨一清,也就是说,就算是有天大的事,陛下若是要传召,直接传召杨一清去觐见即可,毕竟杨一清就在宫中当值,很是方便。

    可是这个时候,为何夜里突然传召呢?有什么事,不能和杨一清商量吗?有什么事,不能明日清早再说吗?现在宫门都已经关了,难道,真的出了天大的事?

    莫非……是陛下……

    想到这里,杨廷和的眼眸眯起来,一般情况之下,唯有陛下出了什么状况,才可能连夜相召,托付后事,可是现如今陛下龙体康健,似乎……莫非是丹药有问题?想到这里,杨廷和心情复杂,也不知是喜是悲。

    既然猜测再多,也没有意义,杨廷和倒也不敢怠慢,连忙出了大门,上了轿子,到了午门这边,让轿夫前去交涉,城楼上便吊下了一个竹筐出来,杨廷和不由苦笑,上了竹筐,被人吊上了城楼。

    午门距离内阁不远,进宫之后,便有太监提着灯笼前来为杨廷和指路,杨廷和看到内阁那边灯火通亮,忍不住问太监道:“怎么,内阁还有人办公?”

    太监道:“有几个翰林被传召了进来,至于内阁大臣杨一清杨大人,已经先去了暖阁了。”

    “是吗?暖阁……”杨廷和的眉头皱的更深。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