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章:糖衣炮弹

第六百四十章:糖衣炮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杨康混入人群之中,好不容易挤出一条道路,前方恰好有一队官军在街面维持次序,杨康心情一松,连忙上前表明身份,道:“我乃总督幕下杨康,要拜谒你家杨总兵,我有总督手令,他在哪里?”

    官军们愣了一下,道:“大人在东安街。”

    杨康恢复了些许威严,方才虽然狼狈,可是在这些官军面前,杨康总算找回了一些自信,负手道:“你们几人,带老夫去。”

    由几个官军引领,杨康扬长而去。

    而在这时,却有一个官军看在眼里,飞快的溜了。

    不远处的一个茶肆里。

    刘瑜慢悠悠的在吃茶。

    先前开溜的官军道:“是总督衙门的幕僚杨康,此人曾寻过杨总兵,我认得他,他说有手令,要见杨总兵……”

    刘瑜眯着眼,慢悠悠的道:“打赏。”

    身边立即有仆役拿出一张银票出来,塞到了这官军手里,官军立即喜笑颜开,道:“谢先生,小人告辞了。”

    茶肆里,留下了刘瑜,刘瑜吃了口茶,慢悠悠的道:“总督衙门有了手令,那么肯定,这手令是让总兵带兵弹压的,王道中这个人,一向雷厉风行,绝不会肯示弱,他一定是要说动总兵杨彪动手……”

    叹了口气,刘瑜对身边的仆役道:“把消息传出去,准备动手!”

    ………………………………………………………………………………………………………………………………………………………………………………

    “杨先生……”对杨康的造访,总兵杨彪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现在实在太过混乱,整个杭州。乃至于整个浙江都陷入了失控状态,身为总兵。杨彪的责无旁贷,若是不闻不问。又怕朝廷将来秋后算账,可要是真要让人动手弹压,又怕到时候朝廷为了安抚天下百姓,让他杨彪来背这黑锅。

    左不是,右又不是,越是这么耗下去,杨彪觉得也不是办法。

    可是总督衙门有了音信,那就好说话了,无论怎么说。自己听总督是从就是,总督说是姑息,他便按兵不动,朝廷将来要怪,也怪不到他头上,可要是总督衙门说要弹压,他自然也可以不留余地,无论会有什么后果,都可以往总督身上推。

    他只是奉命行事。按着规矩办事,谁也挑剔不出什么。

    “学生见过大人。”杨康见到了杨彪,心中大定,这才施施然的行了个礼。

    杨彪急切的道:“不知总督大人现在如何?本官虽提调官军入城。可是乱民实在太多,群情汹汹,若是有怠慢之处。还望总督大人能够恕罪。”

    杨康也晓得眼下最重要的是拉住这位杨总兵,他笑吟吟的道:“事情紧急。谁也不曾料到竟有人丧尽天良,会煽动民变。大人并无责怪总兵的心思。”

    杨彪的心里不由一震,虽然杨康并没有透露出来意,可是单凭这三言两语,就可以看出总督大人的态度了。

    ‘有人丧尽天良,煽动民变’,这无意间透露出来的一句话,就相当于是总督大人对这件事的定性,可千万不要小看这种只言片语,这里头所隐含的信息很是丰富,丧尽天良,肯定是要铲除,煽动民变,不啻是谋反,不但要立即调兵弹压,而且到时候,为了平叛,肯定要做好血流成河的准备。

    杨彪眯着眼,眼眸中掠过了一丝杀机。

    若是总督大人不怕,他杨彪,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杨康也不多说,直接拿出了手令,道:“这是总督大人的意思,总督大人有令,立即弹压民变,捉拿主谋人等,若有什么干系,总督大人一力承担。”

    “遵命!”杨彪接过手令,露出了一股肃杀之气!

    ……………………………………………………………………………………………………………………………………………………………………………………………………………………………………

    马步街上,一队队的官军固守在这里,发生民变之后,这些人立即开赴而来,分散于各处街道固守,只是乱民太多,又没有接到上头的明令,谁也不敢造次,于是乖乖的守在各处,冷眼旁观的看着许多人唱歌,许多人咒骂。

    只是折腾了六七个时辰,许多人早已饥肠辘辘,毕竟谁也不曾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官军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即出动,哪里想到,这事儿旷日持久,要耗这么久。

    不少官军舔了舔干瘪的嘴唇,听着自己的肚子里咕咕的叫唤,心里不免生出几分埋怨,他们既怨上官,就算是事情紧急,也不能让大家饿了肚子,又恨这些乱民,若不是他们滋事,自己又怎么会如此狼狈。

    而在这时,前方有浩荡的队伍过来。

    官军们立即打起精神,变得警惕起来,虽然说这些‘乱民’暂无发疯的迹象,可是这么多人,谁晓得会不会闹事。

    一个官军立即按刀上前,大喝道:“是什么人,不得靠近,谁再敢近前一步,杀无赦。”

    对方却道:“我们乃是良善百姓,看军爷们辛苦,特来犒劳。”

    犒劳……

    所有人一头雾水,他娘的,有听说过乱民犒劳官军的吗?

    人群中散开,果然后头隐隐现出许多车马,菜肴和米饭的香气飘荡而来,此外,还有浓烈的酒香。

    这些官军早已饿的前胸贴了后背,顿时垂涎三尺,肚子更加饿了。

    只是,几个武官却发生了分歧。

    有人道:“说不定饭菜里喂了毒,这些乱民,什么事做不出来?”

    “可是现在不知什么时候有粮食调来,弟兄们饿着肚子,若是拒绝,只怕弟兄们不满。”

    “且看看再说。”

    有武官上前,与这些人交涉,这些人倒是考虑周到,将菜肴和米饭统统摆上,除此之外,还有一坛坛的黄酒,让运送的伙计试吃,并没有什么问题,武官这才点头。

    于是,官军们一阵欢呼,人人分了个碗,前去领酒食。

    那些分发饭菜酒食的伙计一边麻利的给大家盛饭舀汤,一面还不忘道:“我等晓得诸位辛苦,其实咱们也是没有法子,是总督衙门不给咱们活路,朝廷出了奸贼啊,咱们要嘛被人逼死,要嘛只能闹一闹了,哎……我们哪里是乱民,不就是混一口饭吃吗?其实诸位军爷和咱们也是一样,吃口饭不容易。”

    “新政是皇帝老子推行的,天子体谅咱们这些小民,这才推广新政,可是现在你看看,有一群混账东西非要将咱们逼到绝境,咱们又不是猪是狗,难道连叫唤几声都不成?吾皇圣明,可惜被一群小人蒙蔽了。”

    “军爷,你多吃点,这是绍兴的老酒,填饱了肚子再吃……”

    几个武官面面相觑,一时不晓得该不该管一下这些乱民,可是看到下头的兵丁吃得香,心情大好的和这些乱民闲聊,看着眼里,武官们实在有些怪异。

    倒是这时,有个商贾笑吟吟的上前,低声道:“几位官爷辛苦,想来也是饿了,只是诸位官爷这样的身份,想来在这里吃用酒食有些不合时宜,咱们在不远处的醉乡楼已经准备好了酒菜,请几位官爷赏个脸吧。”

    “这……”伸手不打笑脸人,有个武官客气的道:“我等职责在身,只怕……”

    “这有什么紧要?诸位放心,你看这里有谁闹事,大家都是良民,无非就是闹一闹而已,而且醉乡楼离这里也是不远,打个来回花费不了多少时候,吃饱喝足,官爷们才有心思办差是不是?”

    如此殷勤,倒是罕见,况且这个商贾嘴皮子伶俐,一口一个官爷,差点把这几人捧到了天上,几个武官一合计,心思也动摇起来。

    紧接着,便有马车过来,接了几个武官便走。

    醉乡楼是附近极好的馆子,占地也是不小,而在这乱哄哄的杭州,这里的生意却极为热闹,那几个守卫马步街的武官一进来立即就发觉了许多熟人,有几个千户,还有不少百户,这些都是从邻近街道里请来的,遇到了熟人,那心底里的一点儿尴尬就不见了,反正来吃的又不是他一个,怕个什么。

    大家热闹的打着招呼,纷纷拥簇上了二楼,二楼里既有人唱曲,酒菜佳肴也纷纷上来,每个位置上,还摆放着一个个红包,撕开来,都是一张张百两纹银的银票。

    武官和文官不同,文官遇到这种事会扭捏几下,也会天人交战一番,可是对武官来说,银子就是银子,不拿白不拿,一个个毫不犹豫的塞入怀中,紧接着便是把酒言欢。

    作陪的一些商贾也纷纷来了,喝了酒,自然交谈甚欢,这些武官都是粗人,可是也颇为实在,三巡酒下肚,大家便已经勾肩搭背了。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