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三十八章:你知不知道

第六百三十八章:你知不知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刘瑜这个人,定有蹊跷,他已经到了杭州了吗?”

    总督衙门里,直浙总督王道中已经连续半个多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此时他的眼眶有些发红,却是严厉的盯着自己的幕友赵康。

    赵康道:“已经到了,巡抚衙门那边,去了许多人,杭州知府,还有学政、提刑、布政的官员,据说,那巡抚赵明,还加强了巡抚衙门的戒备。”

    “他们……这是想做什么……”

    王道中目露疑惑之色,他自主政直浙之后,一次次的布局,一次次的出击,可是都动弹不得新政分毫,他深知,直浙的这些官员还有士商们已经是铁板一块,他这个总督,竟是不能有什么作为。

    而此次朝廷征税,却是一下子将这个局面打破,王道中深知,自己的机会来了,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在紧锣密鼓的布局,生怕稍稍出了差错,造成遗憾。

    至于赵明这些人,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太出格的举动,虽然赵明几次想要反击,可都是不痛不痒,王道中却没有因此而放松戒备。

    因为他知道,狗急了定会跳墙,一旦这些人发起疯来,真要铤而走险做什么,却也绝不容小觑。

    而现在,对方似乎终于有了动作,看这样子,肯定是要酝酿反击了。

    毕竟巡官们择日即到,若是这个时候再坐以待毙,用不了多久,他们这些人,统统都要成为阶下囚。

    可问题是,他们会采取什么手段反击呢?

    这才是王道中真正关心的问题,他陷入了思考,只是一时没有什么头绪,因为按理来说,对方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本钱,新军调至京师之后,直浙的军权已经牢牢掌控在了王道中手里,况且自己这总督又得到了朝廷最有力的支持,又有礼部、都察院和大理寺的巡官为自己护航,显然自己占尽了优势,而赵明这些人,分明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可王道中依旧不敢大意,沉吟片刻,最后苦笑道:“赵先生,你怎么看?”

    赵康道:“到了这个份上,他们就算不狗急跳墙也是死路一条,所以学生以为,接下来,他们必定会有大动作,只是到底是什么动作,学生也看不透。”

    说了等于没说,不过赵康的心思倒是和王道中不谋而合,王道中谨慎的道:“继续让人在巡抚衙门那边盯着,明日,调一支军马来杭州,以防不测,还有,老夫的公文几次下发,命各府县的官员立即征收商税,可是这些人依旧还是不痛不痒,他们这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不必客气,再传公文下去,就说若是再敢拖延,总督衙门少不得到时候要杀鸡吓猴,总要收拾几个,才能让这些人安份。”

    赵康道:“大人,眼下倒不必急着这个,毕竟巡官们顷刻就要到了,到时候再收拾他们,还不是跟玩儿一样,最紧要的还巡抚衙门那边。”

    王道中冷笑:“本官倒是想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

    当日夜里,一支官军自东门而入,整个杭州城里,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与此同时,巡抚衙门里依旧是灯火通明,激烈的讨论终于落下了帷幕,旋即,数十个心腹差役连夜出了衙门,虽然有人盯梢,对方却不敢明目张胆,亦不敢阻止这些差役,这些差役自然也没什么顾忌,一个个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赵明的脸色已经铁青,他重重叹了口气,虽然腹中已经饥肠辘辘,却依旧还没有吃饭的胃口,其他人也都差不多,从清早到现在滴米未进,只是将就着吃了一肚子的茶水,可是现在,谁也没有提用饭的事。

    有人脸色阴沉,有人还在踟蹰,有人却显得亢奋。

    明天,明天这个时候,只怕就要摊牌,就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了。

    …………………………………………………………………………………………………………………………………………………………………………………………………

    徐府。

    这一夜徐谦是在书房中度过,他掐算了日子,直浙那边,想必便是明早就会有所变化,只是这些变化到底会如何,他却难以掌握。

    虽然一切的布局都是出自他的脑海,可是事情会演变什么样子,他却依旧还带着忐忑。

    是时候了。

    看着跳跃的烛火,徐谦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胜负如何,是时候明日来揭晓了。”

    他拿起书想要去看,可是发现自己没有心情,想要在椅上小憩片刻可是脑中又生出无数的杂念,最后,他长身而起,出了书房,在这偌大的徐府,悄悄的踱步,看到了月光,他的心思渐渐定了下来,他不由想,今夜的浙江,不知有月亮吗?不过等过了这一夜,只怕就该有些曙光吧。

    …………………………………………………………………………………………………………………………………………………………………………………………………………

    杭州。

    清晨的浓雾还未散去,只是习惯了早起的人却突然发现城里和以往有了些不同。

    李富荣是个寻常的工匠,曾在造船工坊里做木工,自从听了同乡的怂恿之后,他便携家带口来了这里。在杭州虽然只有一年半,可是现在的生活状态,他却很是满意。

    他自幼给地主放牛,年纪大了,便租种土地,农闲时又要雇去打一些桌椅,可是在乡下,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一家四口人,便是吃饭也是问题,而现如今在杭州,生活却是大不一样,他的婆娘如今在丝坊里做工,每月有二两银子,他在船坊一月有三两,五两银子虽然不多,却足以让一家四口吃用,甚至还能节省下一些余钱添置些衣衫,自己平时再积攒一些,让孩子去学堂里读书。

    这样的生活,虽然没有摆脱贫穷,但是李富荣却已是心满意足了,人的幸福多少,从来不是财富决定,而在于你的生活是不是有所改善,而李富荣恰好属于生活极大改善的那一类,而且船坊的东家早有暗示,说是做的好,明年可能给他涨几钱银子的薪水。

    只是这时候,原本还许诺涨薪水的东家此时不再提这件事了,而且由于船坊的订单急剧减少,东家开始裁人,李富荣虽然不属于被裁的一列,可是他的好运气也到此为止,因为他的薪水非但没长,还跌了数成,若是从前,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可是现在李富荣发现,虽然是月薪跌了,自己却无处可去,因为直浙的作坊都在大肆裁人,一旦辞了这份工,他就没有了去处。

    更可怕的是,婆娘的丝坊也关门大吉,婆娘没了工作,一个月挣得银子还不如从前一半,再加上东家不知什么时候又要裁人,李富荣的日感觉到难过起来。

    今日他去上工,走到半路,却发现自己被人截住。

    “富荣!”迎面走来的人不少,领头的却是李富荣的邻居张贵,张贵义愤填膺,他身后的人也大多如此。

    李富荣驻足,正待招呼,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张贵已是拉住他,怒气冲冲的道:“咱们没有活路了你知道不知道,朝廷出了奸臣你知道不知道,大明要亡了你知道不知道,奸臣们打着天子的旨意,搜刮咱们直浙,要将咱们饿死困死你知道不知道?”

    接二连三的诘问,让李富荣目瞪口呆。

    张贵身后的人道:“官府要收重税你知道不知道。”

    “这个我倒是晓得,听说一些。”李富荣松口气,终于听到一句自己能理解的话了。

    张贵冷笑:“一旦征税,工坊就办不下去,办不下去,咱们就得喝西北风,将来迟早,咱们都要裁了,没了工做,咱们以后怎么办,咱们吃什么,又喝什么?”

    这一番话,却是说中了李富荣的心坎,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婆娘的工作已经没了,自己的工作也不知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自己可是有家有口的人,没了工做,还能做什么?

    张贵继续道:“莫非到时候,你要回乡?”

    一听到回乡,李富荣立即摇头,如拨浪鼓一般。乡下的日子,他是不愿意再过了,城里好,虽然也是买气力,可是有饱饭吃,有新衣穿,孩子将来也有出入,回乡,难道又世世代代给人家做佃户?不能回去,赖都要赖在这里。

    ……………………………………………………………………………………………………………………………………………………………………………………………………………………

    第三章送到,求点月票,感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