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三十七章:法不责众

第六百三十七章:法不责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看似纷纷扰扰的直浙,却是潜伏着一股暗潮,而平静的京师,暗地里却是热闹无比。

    户部里头尤为热闹,各色缤纷的人粉墨登场,有人悄悄与人联络,又有无数人眼睛盯着,都察院那边,有御使每日都在等着消息,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便立即上书弹劾。

    只是可惜,徐部堂并没有给任何人口实。

    这段时间,徐谦很是安份,值堂时便看公文,回到徐府,亦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会有一些人登门造访,虽然不晓得商议的是什么,可是至少,徐谦并没有主动去寻人说话,可见这时候的徐部堂,并没有惹事的心思。

    所有人都不由松了口气。

    只是,浙江来的信件却是如雪花一般飘到徐家,而根据有心人探查,徐谦的回信并不多,只有寥寥几封,一封是给自己的恩师谢迁,显然只是私人的信笺,第二封是送去给徐家的族人,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唯独这第三封有点让人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乃是写给刘瑜的,这刘瑜固然是直浙不容忽视的人物,可是和其他人比起来,似乎并不重要。

    毕竟刘家地位虽然崇高,可是终究已经数代没有和京师的大人物有什么牵连,一向蜗居浙江,论影响力,甚至不如一个知府,徐谦偏偏传了书信给他,倒是让人疑惑。

    对于外界的关注,徐谦的表现依旧是淡然,无数的书信,几乎让他已经掌握了整个直浙的情况。

    现在的直浙,危机已经开始。

    而且这个危机已经开始蔓延,开始牵涉到了所有人,无论是官商。还是寻常的百姓,都已经处在暴风之中,谁也不能幸免。

    徐谦不由叹了口气,他想必是整个大明朝,最为可笑的一次斗争,以往政斗再如何激烈。可是往往都局限于朝堂之上,牵涉的范围并不广泛,可是如今,却是大大不同了,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有切肤之痛。

    而接下来。到底是谁人头落地,就说不清了。

    只是……徐谦拿起了赵明的一封书信又看了一遍,他低声呢喃道:“火候,也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他旋即叫来了府中的家丁。道:“去,把徐福请来。”

    徐谦有请,在如意坊里焦头烂额的徐福自然不敢怠慢,忙不迭的赶来,朝徐谦行礼,道:“徐大人。”

    徐谦摆摆手:“你我是堂兄弟,叫大人未免生疏,现在如意坊的情形如何?”

    徐福苦笑,道:“已是一片哀嚎,不能再坏了。”

    徐谦抚案。道:“不能再坏,能坏到什么地步,能把人逼死吗?”

    徐福愕然一下,道:“这……”

    徐谦微笑道:“有句话叫做不破不立,不知道痛,怎么能大展宏图呢,你回去如意坊之后,告诉大家,朝廷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废黜新政。让他们,各自去谋自己的生路吧。”

    …………………………………………………………………………………………………………………………………………………………………………………………………………

    浙江巡抚衙门。

    落座的官员和商贾已经越来越多。

    上百个官员和七十多个大商贾此时已经济济一堂。

    大家都没有做声,便是巡抚赵明,此时也是一声不吭。

    赵明知道,最艰难的时刻到了,他这个巡抚,并没有太深的背景,凭的都是徐谦的青睐和引荐,而如今主持新政,已经成为了新政的棋手之一,现在朝廷种种举动,都意味着新政废除在即,就算不废黜,也会以其他的名义被人歪曲到面目全非。

    朝廷的巡官已经抵达了南京,不日就要到浙江来,要不了多久,这些人就要开始搜集自己的罪证,若是不出意外,这个月之内,他这个浙江巡抚,怕就要以贪赃不法的罪名查办

    坐以待毙,当然不可能。

    只不过到底如何抵抗,这他却拿捏不定,而现在,据闻徐大人的书信已经传来,这封书信,送给了刘瑜。徐谦那边有了消息,赵明这才长出一口气,无论如何,徐谦乃是大家的主心骨,只要他肯出面告诉大家该怎么做,赵明才感觉稍微心安了一些。

    刘瑜已经从青田连夜赶往杭州,现如今已经进城,而赵明也亟不可待的召集一干人等,在这里等候。

    大家都在焦灼等待着,终于,差役来报,说是刘瑜到了。

    几乎所有人都霍然起身,倒不是出于对刘瑜的尊重,而是所有人都有几分激动,都有几分紧迫。

    “快,快请。”

    刘瑜跨入堂中,微微一笑,道:“诸位久候,刘某来迟了,这一路上,总有尾巴跟在后头,所以老夫才耽搁了一些时间。”

    所谓的尾巴,自然是总督衙门的人,所有的人都相视苦笑,他们哪一个人,没有被人盯梢和跟踪过?能享受这个待遇的人可是不少。

    赵明颌首点头,道:“刘先生请坐。”

    刘瑜坐下,看了所有人一眼,道:“诸位想必也等得急了,那么老夫索性也不卖关子,前日的时候,徐大人修了一封书信到了老夫手里,这封书信呢,所言之事确实是骇人听闻,不过骇人听闻也就骇人听闻吧,大家的身家性命都快没了,还在乎什么?”

    赵明道:“只是不知徐大人书信之中,言的是什么事?”

    刘瑜脸色凝重起来,一字一句道:“徐大人的书信只有四个字……法……不……责……众!”

    所有人的脸色,俱都变了。

    这是一个成语,若是在其他场合,说出这四个字倒也没什么,可是在这个场合,这个时间里说出这么一句话,就足以吓到所有人了。

    徐大人反击的手段很简单,利用的就是这四个字,无非,就是要闹,要大闹,闹到朝廷觉得事情太大,以至于不得不妥协,不得不退让。

    可是现在朝廷的种种举动,都可显示出他们的决心,如此大的决心,一般的事,朝廷会退让吗?要闹到何种地步,朝廷才会乖乖妥协呢?

    所有人都没有吭声,也没有讨论。

    似乎已经有人想到,这确实是唯一能拯救自己的办法,只是想到要煽动这等事,还是不免有些心惊肉跳,尤其是在座之人,还有不少朝廷命官。

    刘瑜却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他叹口气道:“刘家这几年,托新政的福,如今确实有了不菲的家业,只是因为行情好,所以不少的银子,都投进了工坊,可是现在工坊的货物生产出来,却已经无人敢轻易收购,眼看这么多货物就要烂在手里,血本无归。

    其实呢,这倒也无妨,刘家有的是地,就算没有工坊,照样还是能逍遥自在,只不过现如今,连桑田生出来的丝茧,也无人收购了,用不了一年,刘家就要陷入穷困潦倒的境地,除非让刘家像从前一样,将桑田改为粮田,安安生生的,或许还有口饭吃,只是走到这一步,实在太不容易,真要老夫一下子放弃,老夫舍得吗?就算老夫舍得,刘家的其他各房又肯吗?”

    说到这里,刘瑜顿了顿,道:“其实相较起来,刘家还不至于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至少还有一条退路,总不至于饿死,可是在座的诸位,有不少人可是举债兴办的工坊,一旦事情任由这样坏下去,你们……还能活吗?”

    刘瑜说到了不少人的痛处,他们确实没有活路了。

    赵明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商贾们没有了活路,他又何曾有什么活路,眼下,也确实该破釜沉舟了,若是前怕狼后怕虎,只会慢慢拖死。

    “所以,老夫决定闹一闹,闹就闹嘛,又怕什么?朝廷非要和我们为难,王总督非要把大家逼死,那么索性,就来个玉石俱焚,咱们……不是好欺负的。”

    “刘先生所言极是,要闹就闹,怕个什么。”

    “只是要闹,又该如何闹,靠我们几个又有什么用?”

    有人冷笑:“可不要忘了,这直浙到处都是失去生计的流民,大家都没有了饭吃,要闹事还不容易啊。”

    “可若是官军弹压又怎么办?”

    各种的声音吵闹一团,赵明却保持着冷静,他显然还在掂量这件事的后果,最后,他冷冷一笑,站了起来,道:“闹事,本官不敢,不过徐大人的话,本官却是言听计从,既然徐大人说了法不责众,那么,眼下就不要有其他顾虑,闹事,不闹事有人要死,闹了事也有人要死,左右都是死,索性就痛快这一回吧,只是如何闹,却还要仔细商议一下,从现在起,所有人都不得出巡抚衙门……”

    赵明这么做,自然是为了保证消息的严密,他叫了个差役来:“加调一班差役,任何人没有本官这手令,不得出入。”

    他随即看向大家,道:“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么做,也是为了保险起见,好了,现在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