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三十五章:暗潮

第六百三十五章:暗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天师,那徐谦,就是这么回话的,下官不敢隐瞒,句句都是实话,只怕工部这边,要重新修订一下了,这徐部堂若是不肯妥协,咱们也没法子。”

    这里是位于城内的一处道观,张天师收到了消息,已从宫中出来,工部的郎中胡忠还在絮絮叨叨,将自己在徐谦府上的待遇统统说了出来。

    这是道观的正殿,殿中的金身天尊像下,张天师无动于衷,自顾自的捏香朝师祖拜了拜,这才站起来,坐到一侧的蒲团下。

    胡忠耐心等他反应,胡忠倒不是张天师的人,只是上次修筑大高玄殿的时候,工部和张天师的合作很是愉快,而现如今,又要新建道宫,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一次天大的机会,为此,工部里头不晓得多少大人睡不着觉,只是现实却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浇了他们一个透心凉,工部这边,一时也没什么办法,徐谦既然威胁到时候要入宫说个清楚,谁敢造次。

    相比于性命起来,名利毕竟只是浮云。

    所以胡忠在几个同僚的怂恿下,便来了这里,想看看这张天师有没有办法。

    张天师坐下之后,便开始默诵道经,胡忠显得尴尬,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只能矗在这里,不晓得如何是好。

    突然,张天师的眼眸一张,突然道:“他真是这么说?”

    胡忠忙道:“不错,他说那不是什么神木,分明就是不值钱的木头而已,在京师或许价值不菲。可是在南洋,却一钱不值,只需让海路安抚使司的大船运来,几千两银子就够了。至于什么神木,都只是个笑话。”

    胡忠添油加醋,巴不得惹怒张天师。

    这张天师偏偏还是淡然处之,微笑道:“这位徐部堂好生不晓事,他的意思岂不是说,本天师所言的神木只是烂木头,那么本天师,也是欺世盗名之徒?”

    胡忠忙道:“姓徐的一向如此可恨,天师。眼下工部是实在没法子了,胳膊扭不过大腿,徐谦毕竟在宫里说得上话。这修筑道宫的事,也是宫里说了算,工部至多负责作价和动工而已。”

    张天师叹口气道:“贫道早料此生会有数劫,想不到临到如今,劫数却应在了徐部堂身上,不过……无妨……好了,你可以走了,贫道还要炼丹,就不远送了。”

    见张天师没个准话,胡忠道:“天师莫非无动于衷。他如此轻慢天师……”

    张天师道:“你们休要指望神仙打架。你们搬着凳子能看热闹。贫道也没兴致,被你们当热闹看。徐谦说要重新作价,那么你们工部就按着他的话去办即是,何必来扰贫道清修?”

    胡忠一愕,一时不晓得说什么是好。

    张天师道:“其实呢,就算贫道和徐部堂有冲突,那也治不了根本,徐谦能有今日,根本是在宫里,比如宫里的许多太监,可都是心里向着他的,所以,单凭三言两语,是拿他没有办法的,得先去了他的羽翼,你去吧,贫道自有打算。”

    胡忠点点头,心里呸了一句,说什么不愿神仙打架,原来是觉得不是人家对手,什么去除羽翼,无非就是掂量了自己分量还不够,不敢贸然动手而已。平时信誓旦旦,说是什么宫里对他这天师言听计从,可是现在如何,还不是缩了?

    胡忠退了出去。

    张天师在胡忠临走时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待这道殿重新陷入宁静的时候,他的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可笑。”

    他眯起眼睛,一双眸子掠过了一丝厉芒,不管如何,徐谦挡到了大家的财路,而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张天师,若是任由徐谦这个样子,张天师的损失,只怕要超过纹银百万以上。

    他沉吟片刻,突然道:“出来。”

    一侧,一个小道士出来,拜倒在地:“弟子谨遵天师道旨。”

    张天师道:“下一个人,是神宫监掌印太监杨琼。”

    神宫监大太监杨琼乃是黄锦的心腹,虽然神宫监在宫里是冷门衙门,可是身为掌印太监,职责也是不小。

    小道士道:“是。”

    张天师又闭上眼睛,一副要入定的样子,口里慢悠悠的道:“出去!”

    小道士一下子便无影无踪,道殿中又恢复了平静,张天师的盘膝坐定,宛如磐石。

    …………………………………………………………………………………………………………………………

    内阁的进展尤其顺利,除了直浙一带,各地府县已经开始雷厉风行起来,毕竟除了直浙,大多数地方工坊极少,地方官员并没有牵涉多少利益,可是随着新政的开始,工矿的开采却是兴起起来,平时不少地方官员,对此早就垂涎三尺,现在有了朝廷的名目,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

    只是直浙这边暂时没有动静。

    赵明等人没有动静,可是这并不代表朝廷不会有动静。

    事实上这一次朝廷做足了准备,也不怕地方上有人敢反弹。

    虽然吏部、大理寺、都察院的分巡官员还未抵达,可是消息却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如意坊。

    如意坊里,最后一点希望彻底的破灭,整个如意坊一片哀鸿。

    道理很是简单,现在大家的希望就在于朝廷能够网开一面,也希望地方官员能后顶住压力,若是如此,大家才能勉强在这这夹缝之中生存。

    可是朝廷大张旗鼓的要肃贪,而且还派出了分巡官员,第一站就是赶赴直浙,查的又是官眷经商,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那些和朝廷对着干的地方官员统统都要查办,而继任的,必定是朝廷信得过的官员。

    到了那时,大家还有活路吗?

    风雨欲来,便是新驻浙江的官军也有了动作,加强了警戒,这很显然,是防备有人狗急跳墙。

    而货物的价格飙涨,结果商贾却没有从中获利,反而是许多工坊濒临倒闭边缘,大量的工匠学徒解雇,使得消费力骤降,从前一天能兜售出去的货物,现如今半个月都卖不出去。再加上价格涨的太厉害,使得番商们也觉得难以接受,他们自然能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一些消息,此时也开始驻足观望起来。

    百业萧条,便是眼下直浙的凄凉景象。

    从前繁茂的宁波,现在却弥漫着一股凄凉的气氛。

    曾经这里聚集了上百万的工人,而如今,还不及从前一半的人依旧还能有口饭碗,剩余的又不肯回乡,毕竟享受到了这个甜头,谁还愿意回乡种地,就算是你现在肯回去,乡下的佃租已经开始攀升,不断的飙涨,若是回乡给人耕种,只怕一年到头,有半年都得饿着肚子。

    于是,大家失业的人游荡在宁波府内,四处都弥漫着恐慌的气氛,当地官府倒还算忠实,主动牵头,联系了一些富户,施了些粥米。

    只不过这些都于事无补,事情坏到了这个地步,且不说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一旦这些工人家里的余钱花了干净,那才是恐怖的源头。

    数十近百万的流民聚集于一府,这是何等恐怖的景象。

    宁波的如意坊,在各种坏消息的带动下,每天都有许多的商贾聚集。

    许多人义愤填膺,从前若有工坊倒闭,或许他的竞争对手还会暗中窃喜,可是现如今接二连三的工坊开始倒闭,不但没有让人觉得轻松,反而给人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听说昨日,姚记丝坊已经倒了,数千个工匠堵住了大门,姚东家不晓得现在如何,至今都没有露面,只怕……哎……”

    “姚记这样的大作坊也会倒,想当年,姚家丝坊可是数一数二,连它都倒了,我们还怎么维持?”

    “你看看如意坊的挂牌量,每日都有数千上万个牌子挂上去,可是又有几人问津,完了,我看这一次,是彻底要完了。”

    “听说城里已经不安全了,昨天出现了不少劫掠的事件,甚至有人冲进人家宅子里,直接抢劫,巡捕压根忙不过来,每日都有上百起,行凶的俱都是无业的工匠和学徒,工坊突然完了,他们没有了生计,又不能回乡,所以现在铤而走险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诸位可要小心。”

    “这宁波,怕是不能呆了。”

    “不能呆有什么法子,你我能去哪里,咱们一辈子的身家都在这里,现在只能有一日算一日,熬不住,也只能效仿周家和刘家,索性吊颈算了,放一把火,把自己的宅子统统烧掉了事。”

    “眼下说这些有什么用,巡抚赵大人不是出了公文吗,说是会尽力维持。”

    “诸位,赵大人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等到朝廷的人一到,怕是第一个要办的就是他,眼下求谁都没用,咱们,能过且过吧,就是不晓得,徐大人肯不肯出面,徐大人若是肯出面,就好说了,以往的事,哪一次不是徐大人出手摆平?”

    …………………………………………………………………………………………………………

    第二章送到,明天开始,每天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