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三十四章:天价神木

第六百三十四章:天价神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从京师到直浙,到处都弥漫着恐怖的气氛。

    徐福问出的这些话,又何止是他一人的心声,接下来会如何,将来会怎么样,未来会不会更坏,又或者说,现在已经坏的不能再坏,再接下来,是不是非要让无数人家破人亡不可。

    商户不比地主,地主若是今年歉收,家里毕竟还有余粮可以应付,可是从商之人,往往本钱都砸进去,没有告贷就不错,一旦货物积压在手里就是灭顶之灾,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挣不挣银子这么简单了,而是涉及到了身家性命的问题。

    如意坊近日生意倒还算火爆,只可惜喝茶的多,可是交易却不到平时一成,大家来喝茶,却不是想要做买卖,而是打听最近的消息,只是可惜,坏消息是一个接一个的来,阴云密布在大家的头上,大家的心里都是忐忑。

    许多和徐福认识的人,自然希望徐福能够挺身而出,无论如何,也向这位户部大人问一问详情,虽然随着新政壮大,这些商贾们已经有了些实力,可是和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面前,大家却发觉自己连尘埃都不如,唯一的希望,只有徐大人了,能救他们的,也只有徐大人。

    徐谦喝着茶,近几日在户部,他一下子清闲下来,户部的职责越来越少,其中相当一部分权利,已经被税监衙门分了去,除此之外,内阁对户部又多有提防,户部的许多章程,几乎很难在内阁通过。

    这种情况之下,徐谦几乎成了京师里最清闲的尚书。手头的公务善乏可陈,要嘛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既然闲着,那么就闲着吧。

    徐谦的心态倒是好,他一点都不急。虽然有许多人寻上门,走马灯似得哭告,人人都在打探他这位徐大人的意思,都希望徐大人能拿出主意来。

    其实这并不奇怪,新政本就是徐谦推动,以往的时候,但凡新政出了问题,往往也是徐谦出面,而现如今。大家当然把最后一丝的希望放在徐谦身上。

    徐谦的表情很平静,淡淡的看了徐福一眼,随即道:“这是内阁的意思。也是不少朝廷大臣的意思,他们非要这么做,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听说江浙那边的情况很严重,是吗?”

    徐福苦笑道:“已经坏的不能在坏了,便是钱庄也大受影响,许多人向钱庄告贷,可现如今拿什么还?虽然都用工坊或者土地做了抵押,可是现如今工坊和土地的价格俱都暴跌,一旦出现问题,钱庄就算能将抵押物划入名下。这个亏吃的也是不小。寿宁侯已经赶去了浙江。希望和一些大商贾打打气。希望他们能稳住……倒是天津那边,暂时还没有这么大的乱象。不过也快了,毕竟现在都是人心惶惶……难道就真一点办法都没有?多多少少,也该据理力争一下。”

    徐谦摇头微笑,道:“到了如今,凭我一人据理力争有什么用,新政不是徐某人一个人的,受益的也不只是我徐谦,据理力争当然要争,可是总不能让我出头吧,况且我在京师势单力薄,拿什么去争,又凭什么去争?”

    徐福默然,良久之后才道:“好吧,我尽量稳住如意坊那边,至于其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徐福叹息连连的去了。

    而徐谦依旧淡定,他之所以拒绝,不只是因为在京师,他还没有反对内阁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他需要盟友,闷声发大财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事到如今,若是有人还妄想着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又或者躲在徐谦这棵大树下吃香喝辣已是断不可能,徐谦未必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义务羽翼他们。

    那么接下来……就看他们自己了!

    徐谦固然知道这些人的软弱性,现在看的就是火候,火候若是到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准备反击了。

    徐谦喝着茶,正在慢慢思量和消化着这几日的消息。

    这时,门子来报,道:“大人,工部送来了一份账簿,说是宫中兴建宫殿,工部已经拟出了章程,请大人过目。”

    徐谦颌首点头,伸手道:“拿我看看。”

    这份账簿倒是不小,因为天子这委托了自己看顾一下修筑宫殿的事,虽然只是一句无心之言,可是想必已经和工部打了招呼,工部那边自然也不能怠慢,现在既然已经有了计划,大致有了预算和动工的眉目,自然要和徐谦打一声招呼。

    其实工部是很不愿意和徐谦打交道的,不过这是宫里的工程,还是天子说了算,只能不得已而为之。

    只是他们为何不送去户部,偏偏趁着自己下值在家的时候送来?

    徐谦沉吟一下,对门子道:“把人请进来。”

    过不多时,一个工部的郎中便来了,此人对徐谦倒是客气,道:“下官胡忠,见过大人。”

    徐谦颌首点头,道:“胡大人不知有什么见教?”

    胡忠倒也不敢喝徐谦攀什么交情,虽然客气,却显然不希望和徐谦有什么牵连,连忙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奉上一本簿子,道:“这是大致的章程,就请徐大人过目。”

    徐谦接过,竟是真的认真看起来。

    这一点让胡忠有点不自在,因为徐谦翻阅的速度很慢,这就说明,这位徐大人在一字字的看,很是认真。

    工部最怕的就是别人认真,而胡忠看到这个情况,心里也不由七上八下起来。

    这个徐谦,会不会横生枝节?

    看了半个时辰,胡忠的腿脚已经酸麻了。

    突然,徐谦淡淡的道:“本官只看了三成,只是现在,却是疑窦丛丛,不知胡大人能否解释一下。”

    胡忠心里咯噔一下,道:“还请打人示下。”

    徐谦道:“整个新宫,要靡费一千五百万纹银,圈的是煤山附近的那块地是不是,占地可是不小,足足七百余亩,只是花费,还是大了。”

    胡忠笑道:“其实这比大高玄殿,已是值当多了,大高玄殿占地不过五十余亩的土地,不足新宫的一成,可是花费的纹银却是两百万两纹银。既是天子宫寝,自是少不了要破费的。”

    “是吗?”徐谦微微一笑:“如此说来,我倒是要敢问一下,这里头的神木是什么?”

    “神木,自然就是神木……”

    徐谦失笑:“无非就是木料而已,有什么名堂,还能有什么名堂?”

    “徐大人此言差矣,这是真正的神木,乃是张天师亲口指定的镇殿之宝,需从泥婆罗国砍伐,花费无数人力物力运输至京……”

    徐谦淡淡道:“即便如此,单单一根木头,就需要靡费数十万银子?胡大人莫非是当徐某人是傻子,已经混账到了好坏不分的地步,这样的木头,我能找许多来,三千两银子就能命海路安抚使司运来,你信吗?”

    胡忠的脸色剧变,道:“下官说了,这是张天师的意思。”

    徐谦冷笑:“张天师的职责是为陛下炼丹,什么时候,他还管工部的事了?莫非他已是工部尚书?不对嘛,工部尚书不是前几日还和本官在殿中廷议,和本官争得不可开交了?这倒是怪哉,堂堂尚书,对我这户部视之如寇仇,怎么到了一个道人面前就乖乖成了磕头虫,这道士说什么,他就办什么?只是不知,这是工部什么时候的规矩,还请大人赐教。”

    胡忠很是尴尬,一时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勉强道:“大人这莫不是因公废私?因为和本部尚书大人有私怨,所以……”

    徐谦笑的更冷:“本官能和你们有什么私怨,只不过是诸位做的事,未免太过份了一些,一块木头,也敢要几十万两银子,胡大人自己不觉得可笑吗?这个章程,简直就是荒谬可笑,总而言之,本官是万万不敢苟同的,若是你们执意要这样修建,那么本官就少不得要禀告天子,好好将这笔账算一算了。”

    徐谦随即道:“回去重新修订吧,不只是那神木,其余都改一改,你们想从中捞取一些好处,本官也无话可说,更不是挡人财路之人,只是凡事不要过份,要懂得适可而止,更不要将人当成傻子,下一次若是还如此不知轻重,那么就不是重修了,咱们到天子面前说这番话去吧。胡大人,本官乏了,请回!”

    徐谦的态度,让胡忠既尴尬又愤怒,这时徐谦将那簿子丢过来,他连忙凌空接住,可是又不敢发作什么,只得道:“大人教诲,下官必定铭记在心,下官告辞了。”

    说罢,匆匆出了徐府。

    徐谦目送要他的背影,露出几分厌恶,水至清无鱼,徐谦从不反对别人捞一点好处,人生在世总要吃饭,这做官也是一样,总是需要银子来维持自己的体面,只不过像这些人这般狼吞虎咽,如此肆无忌惮,徐谦却有一种本能的反感。

    至于这些人的面子,徐谦自然也没兴致顾忌,他若是怕,就不叫徐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