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六十章:户部内阁之争

第六百六十章:户部内阁之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对杨廷和和杨一清来说,徐谦现在的作为就是逼宫。

    莫说是杨一清,便是杨廷和,若是在其他的事上可以退让,但是在夺权这件事上,是万万不肯退后一步的。

    他的眼眸眯着,并不吭声,冷眼看着杨一清和徐谦争吵。

    “廷议?悬而不决的事才廷议,至于荒谬的事,召开廷议做什么?”

    虽然明知就算是廷议,也绝不可能通过这个章程,但是为了杜绝以后隔三差五提这样的章程出来,杨一清认为,便是廷议讨论都没有必要。

    徐谦却是冷笑,他当然清楚,自己能走这户部尚书并不是来自于内阁大臣们的恩典,而是这些人需要自己擦屁股,在他们眼里,自己更像是一块抹布,有用的时候用一用,没用的时候就是眼中钉肉中刺。

    徐谦并不怕得罪他们,因为事实上,双方早已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徐谦正色道:“如何荒谬,难道现在户部还不够荒谬吗?户部的规章制度一日不改,迟早,这社稷就要死在这种荒谬上头,现如今我主掌户部,算是临危受命,所以这个章程若是不能通过,一切的责任,都和徐某无关。”

    “好一个推卸责任。”杨一清笑的更冷了,道:“可惜,现在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徐谦平淡的道:“不是徐某说了算,也不是你一人说了算,朝廷自有自己的规矩,所以才要廷议讨论。”

    杨一清正要反驳,杨廷和却是微微一笑,道:“廷议也无妨,明日廷议吧,事情就这么说了,徐部堂满意了吗?”

    徐谦微微一笑,道:“满意谈不上,这是朝廷的规矩。莫非有生员省试,也有满意不满意之说吗?规矩如此,只是一切都依着规矩办而已。”

    杨一清颌首点头,态度冷淡,道:“不过老夫丑话说到前头。你这章程。就算是廷议讨论,也断不会有多少人附议,你明白吗?”

    徐谦正色道:“至少也要让下官心服口服才是。”

    留下这句话。徐谦告辞出去。

    内阁里头的火药味显然还没有散去,杨一清拍案而起,怒道:“杨公何必答应他,你难道不明白,这徐谦素来诡计多端,他既然非要廷议,想来这廷议必定有问题,是了,杨公有没有想过。廷议若是双方僵持不下,最后是要天子裁决的,多半徐谦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廷议是对一些大事进行讨论,可是一旦双方悬而不决,激烈争执之后依旧没有结果,那么按照规矩。就该报入宫中,让天子来做这个决定,而傻子都知道,天子和徐谦关系莫逆,想来这徐谦。要的就是制造出廷议争执未果的局面,最后再请天子出面,得到一个有利自己的裁决。

    杨一清眼中冒火:“一旦天子准允,那么这徐谦就当真名为尚书,却是事实阁臣了,就算不入阁,权柄之大,也让人难以想象,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事,一旦如此,杨一清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杨廷和却是心平气和的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他是户部尚书,非要召开廷议,商讨这份章程,莫非拦得住吗?你不要忘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侍读学士,也不再是那个巡抚,是那个总督了,他现在已经是户部尚书,按理,户部商户要求召开廷议,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若是断然否决,弹压的越凶,反而给了他口实。为政,不可置气,既然请了他去户部,那就该忍受他这户部尚书的挑衅。”

    杨一清拉下脸来,杨廷和这语气,颇有几分教训的意思,也只是因为他和杨廷和关系极好,否则多半以为杨廷和是要借机敲打自己了,不过也可看出,表面上杨廷和心平气和,只怕这个时候也很是恼火,否则不会说出这番话出来。

    杨廷和继续道:“你的担忧,老夫也知道,不过你也不必忧心,他讨论他的章程,我们为何不讨论我们的章程?这次廷议,既是徐谦的机会,其实,也是内阁的机会。”

    杨一清一头雾水,道:“杨公此话何解?”

    杨廷和正色道:“立即拟定出一个章程,可以借鉴一些徐谦的观点,不过要为我所用,比如税局,这就可以借用,只是这税局,要独立开去,就如刑部和大理寺一般,你明白了吗?”

    杨一清顿时如迷糊灌顶,一下子开悟了。

    妙啊。

    徐谦的章程里头,最重要的就是税局,税局负责制定税制,负责收税,杨廷和说效仿大理寺和刑部,其实就是将户部和税局分开,户部的要求是将税局置于户部之下,以便协调,可是内阁这边,可以效仿这个刑部和大理寺的体例,把税局独立于户部之外,于是乎,户部依旧还是管库房的,而税局地地位和大理寺等同,品级比户部低一些,但是权利大,可以直接让内阁直接管理。

    这么做,不但解决了当下的问题,增加了岁入,而且可以一脚把徐谦踢开,让内阁自己来干,没有了税局的户部,就好像悲剧的刑部一样,只怕将来的地位,连刑部都不如。

    想当年秦汉之时,主掌刑狱的廷尉可谓风头无边,便是三公见了,都得绕着道走,亲王犯法,廷尉署理,官员犯法,亦是廷尉处理,至于各州的百姓的刑狱,统统都在廷尉管辖范围之内。

    只是可惜,廷尉到了明朝,职责却是一分为三,一个是大理寺,一个是刑部,一个是都察院,刑部原本掌着司法,在六部之中本来不低,可正是因为这样的分权,使得刑部的地位很是尴尬,甚至连工部都不如。

    户部若是这个时候,另设了一个税局,怕是也要落地凤凰不如鸡了。

    杨一清精神一振,道:“杨公如此一说,我倒是觉得可行,只是明日廷议,徐谦为首的一批人肯定要竭力反对,又当如何?”

    杨廷和笑道:“那么……是他徐谦的人多,还是我们的人多?再者,廷议是你我支持,什么人应当参与,这是你我的事,到时候,支持徐谦的只有徐谦自己,他一个人反对,又有什么用?这不算悬而未决。”

    杨一清不由笑起来,他算是明白意思了,这其实也是廷议的漏洞之一,表面上看好像很公允,各部还有各监寺的主官都可以要求讨论一些大事,可是主持的却是阁臣,阁臣若有偏向,其实廷议的结果,往往都会对内阁有利。

    假若只是有一个人反对,而同意的却是绝大多数,内阁可以直接拍板定案,自然不必去请天子裁决了。

    杨一清道:“不错,这还只是其一,这税改是徐谦提出来的,到时必定阻力重重,咱们借着他的名义税改,将税局独立出去,到时天下人纷纷反对,首先骂的也是他徐谦,这是一举多得的妙策,如此说来,老夫今夜是不能睡了,得好好主持一下内阁的章程。”

    杨廷和微笑,道:“要多注意自己的身子。”

    杨一清哈哈笑道:“无妨。”

    接着,杨廷和立即下文去了翰林院,抽调了不少侍读和学士,参与章程的修订,毕竟是剽窃别人的成果,所以并不担心花费太多时间,一夜功夫,大致时间也是足够。

    杨廷和则是开始挑选入宫廷议的名单,让人下了条子,徐谦在一些高官中,主要的党羽是在刑部还有大理寺,除此之外,礼部也有一个,他完全可以借口此事和礼部、刑部无关,只邀吏部、工部的一些头脑人物参与。

    …………………………………………………………………………………………………………………………………………

    “徐部堂。”

    如今以为贵为翰林学士的师兄谢正来访。

    徐谦从宫里出来之后,便没有去部堂,直接回了家,紧接着,谢正就登门了。

    谢正在翰林院,翰林院这个衙门人多嘴杂,而且又接触高层,所以对许多的事都多少知道一些,现在他来拜访,一方面是来见一见这个师弟,无论如何,这个师弟算是真正混出头来了,而谢正在仕途其实并不太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怕是和他爹分不开关系。

    他爹名望极大,而眼下朝中的阁臣们自然不希望让人想起那个远在浙江的人,哪个做阁臣的,愿意在别人光环之下,所以对谢正,大多都是敬而远之的态度,他们既不会为难你,但是也绝不会刻意提拔。

    谢正的人生,本来就是悲剧,只是徐谦的发迹,却让谢正突然意识到,自己未必就是悲剧,自己的老爷子虽然坐享空名,却没有一点能提携他的权利,可是他还有一个师弟,这个师弟,现如今也是半只脚踏入内阁的人物。

    ……………………………………………………………………………………………………………………

    第二章送到,继续悲催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