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五十六章:小内阁

第六百五十六章:小内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杨一清拂袖而去。

    这一次实在脸丢的有点大,堂堂阁臣,一点威信都没有,竟然让一个官员当着另一个面殴打一个官员,这倒也罢了,他既然不能阻止。

    一方面,是徐谦占住了道德制高点,另一方面,是徐谦蛮横的态度,那种不顾一切也要和你拼命的架势,换做是任何人都会心有余悸。

    至于张chūn,已经成为了弃子,自然而然,再也没有了利用的价值,被徐谦当众打了一顿,随即被人扭送去了大理寺。

    而看客和陈情的士子自然也都心满意足的离开。

    徐谦背着手,吩咐一句:“召集所有官员,本官有话要交代。”

    这一句话像是产生了魔力,竟是一下子,所有人都聚在了公堂上,大气不敢出的候着徐谦坐在首位,徐谦虎目环视左右,淡淡的道:“从今以后,这张chūn的职责,就交给吴大人了。”

    吴谦是右侍郎,现在左侍郎没了,他就名正言顺的成了户部的第二把交椅,只是这个时候,他没有窃喜,也没有庆幸,反而是表情凝重,小心翼翼的看了徐谦一眼,道:“是,大人。”

    徐谦慢悠悠的道:“税制的事,也由你来主持草拟,户部现在没有银子,还叫什么户部,赈济都要靠江浙那边调拨钱粮,这又像什么话?所以,税制革新已经刻不容缓,吴大人久在户部,想来对此也知根知底,本官等着看你的章程。”

    吴谦心里苦笑。若是平时,有了草拟税改的权利。还不知道要高兴到什么时候,只是现在。他却更加小心,道:“下官何德何能……”见徐谦脸拉下来,他不敢再推拒,于是道:“只是下官冒昧想问问,大人以为,该如何改才好?”

    徐谦淡淡的道:“商税自然是要收的,不过既是收了税,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换句话来说。取之于商,除了一些朝廷平时的用度之外,其余的,总要修桥铺路,要给他们提供便利,此外还有巡捕厅的问题,这些其实都是次要,既要收商税,自然是不能让地方官来办。不能让他们过手,否则像他们一般,如征粮一般的征税,天知道最后会成为什么样子。户部这边,得自己筹办税局,否则迟早要出乱子不可。”

    “当然。要收商税,其实麻烦也不小。人家赚了多少银子,盈利多少。你能知道?他们生产,毕竟和耕种不同,农耕至少地上可以看到粮食,有多少亩地就可以大致推算出每年产多少粮,可是各种工坊五花八门,有的生产丝绸,有的生产铁器,盈利也各有不同,如何征收,却有些难处。”

    “不过……”徐谦淡淡的道:“本官有些想法,这税嘛,就从源头征起,朝廷并不征作坊的税,而征工矿还有棉桑的税。这些东西,毕竟是看得见的,征起税来也简便一些,比如说棉桑,一亩征收多少,形成了定制,比如十抽二,十抽三,这都可以,而朝廷征了他们的税,其实间接的,就征收了那些丝纺的税,因为朝廷对棉桑征税,那么市面上的棉桑必定要涨价,丝纺要收棉,所付出的价钱就高,而丝纺织出来的布卖给成衣工坊,价格也会提升,这一层层下去,虽然是征了棉桑,可是丝纺、成衣坊,却等于是都向朝廷缴纳了商税。”

    “再如工矿,如煤铁之类,朝廷向他们征税,税可以重一些,而几乎所有作坊,都必须用到煤铁,最后,等于是朝廷拟定的商税,也都由各家工坊承担,吴大人,以为如何?”

    这个时代,收税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以大明朝的组织能力,连粮税征收的都是磕磕巴巴,也就勉强能应付,要说效率,那是扯淡。

    至于商税,那就更加复杂了,商税的复杂xìng,比之农税要复杂十倍以上,毕竟每个工坊规模不同,生产效率不同,盈利也是不同,若是把权利下放下去,让地方官员自订标准,肯定要闹得鸡飞狗跳。既然如此,那么就采取一刀切的办法,直接往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征收商税,这种方法虽然原始,不过在这个时代,却是最切实可行的办法。汉武帝时实施盐铁专卖,其实也是这种办法,毕竟官府的效率太低,商税又太过复杂,那就控制住所有人都需要的盐铁,这就能保证,所有人都逃不过税赋,否则任由下头的地方官府去征收商税,最大的可能就是竭泽而渔,税未必能征到多少,商贾们多半都要破产,而唯一吃饱的只有地方官吏了。

    后世有计算机,有无孔不入的银行体系,尚且阻止不住逃税,更何况是这个时代。

    吴谦一听,大致明白了徐谦的意思,他可不蠢,现在他算是明白了,眼下户部只有一个大人,那就是徐谦,至于内阁,恐怕是指望不上的,自己想要不重蹈那张chūn的覆辙,就得乖乖的把徐谦伺候好,乖乖揣摩他的心意,所以徐谦说什么,他的章程就怎么草拟。

    至于其他郎中、给事中和主事们,自然也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一方面,商税方面的事,他们懂得未必比徐谦多,更重要的是,徐谦的拳头大。

    任何社会,无论它如何包装,披的又是何种文明外衣,可是说穿了,还是拳头大的有理,你不服气,那就打死你,然后大家都服气了。

    别看这是户部部堂,好似有多神圣,其实遵循的,也是这么个最简单的道理。

    不过……

    徐谦的一番话,倒是让有心人来了兴致,他们算是明白了,徐部堂的中心思想就是,户部征税,户部主持,户部一条龙,要建立一个dú lì的体系,要保障商税的征收,比如说税局,比如说不让地方官插手,这莫非是意味着,户部在接下来,要大大的膨胀一番?

    想想天下有多少个府县,这么多地方,要不要委派税丁,没有数千甚至上万人的规模,户部是办不下来这么大的事的。

    除此之外,户部靠这数千上万的税丁收上了银子,把银子捏在了手里,怎么用,似乎户部也有打算,比如说那巡捕厅,不是说各省也要筹建吗?他们要筹建,银子从哪里来?还不是户部?

    这年头,谁有钱谁是大爷,再说各项的工程,要不要银子?这银子又怎么用,按着徐部堂的意思,似乎也不愿地方官吏插手,一切都由户部包揽,那么,又要招募多少人手?

    而招募了这么多人手,要不要有人监督?都察院总不能监察你的税丁,人家眼睛看到了天上,可没兴趣督察这个。那么户部要不要筹建个监督局,这又要招募多少人手?

    这是要将户部打造成一个膨胀到没边的衙门啊,如此算下来,没有个几万人,似乎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如此一来,这户部,岂不是要成为天下第一部堂,礼部靠边站不说,连吏部怕都要望尘莫及了。

    可是自己……又能从中捞取多少权利和好处呢?

    而且这个税制,内阁那边会不会批准?

    带着许多的疑问,许多人不再是惶恐不安,心里不由生出一点儿希望,似乎徐部堂的思路,似乎对自己颇为有利,部堂权利越大,他们自然也就水涨船高,部堂管的银子最多,也意味着他们的权利越大,这是共生的关系。

    比如一个寻常的郎中,表面上好像是了不得的官,可是说穿了,也不过是个大帐房而已,某省的钱粮,都归你来折算,权利是有一点,但是能使唤的官吏也不过几十个,该省的冰敬炭敬也少不了你的那一份,可是终究,大多数时候你还是缩在部堂里,每rì清点钱粮。

    可要是户部真要膨胀起来,这好处就大了,几十个官吏算什么,说不准几百几千都有,而且到时各城修桥铺路,肯定也要在清吏司名下,散财的权利足以让人眼红耳热。

    徐谦自然察觉出了这些人的表现出来的异常,心里不由微微一笑,后世但凡是管理经济财税的都俗称小内阁,干系极大,地位也是崇高,自己现在所做的,不过是顺应时代cháo流而动而已,户部……从此之后也要成为小内阁,而在这小内阁的一亩三分地上,徐谦自然当仁不让的要成为这小内阁首辅,一言九鼎。

    既然宏图已经绘画了出来,吴谦一琢磨,觉得对自己这个侍郎也颇为有利,毕竟谁会嫌自己的权大,嫌自己手里的钱多,若说方才,他拟定这章程,还只是为了讨好徐谦,防止自己和张chūn一样的下场,可是现如今,他脑子里立即掠过了许多灵光,竟是觉得,跟着这个尚书大人,其实也不错。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