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五十五章:悉听尊便

第六百五十五章:悉听尊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徐谦看都没有看这些户部官吏们一眼。

    无论他们是右侍郎,是郎中,是主事,是给事中,又或者是最平常的堂官,他脚步生风,或许可以视之为狂妄,可以视之为嚣张,只是这个时候,这些平rì里养尊处优的老爷们却都如做错的孩子,大气不敢出,竟一点都不觉得突兀,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尚书当如是也!

    这显然是一种错觉,当然,大家已经潜移默化了。

    徐谦当先出来,紧接着便是两个差役扭着张chūn出来,这个时候的张chūn狼狈不堪,羞耻又带着愤怒,可是被人制住,又升起一股难明的恐惧,遇到这么个家伙,他算是栽了。

    原本以为,自己没有留有任何余地,以为自己可以随便给徐谦一个下马威,给徐谦一个难堪。可是谁知,竟是玩火**,他原本还在得意,徐谦就算晓得是自己在背后捣鬼,拿不到任何把柄,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可是他哪里想到,他算计徐谦的同时,徐谦也在算计着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动了歪心之后,这位尚书大人,就已经动了杀心。

    徐谦若是走正常渠道,纠结于是谁挑唆这件事,当然动不了张chūn,张chūn毕竟是左侍郎,是户部佐官,品级也只比徐谦那么一点半点,上头又有内阁庇佑,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自然动不了他分毫。

    可是,徐谦依旧还是动了,用的只是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把戏。

    至于杨一清等人,也只能出来,他们想要翻盘,就得看徐谦到底调拨了钱粮没有,若是没有调拨钱粮,徐谦之前的理由就站不住脚,只是调拨了钱粮,张chūn只能算是作茧自缚了。

    徐谦已经出了户部大门,外头乌压压的读书人和围看的百姓依旧驻留不散。

    大家一看一个官老爷出来,而且穿着的还是大红的公服,又看此人如此年轻,正合了新任尚书的形象,于是无数人纷纷大叫:“徐大人,你不可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争权夺利……”

    徐谦大喝一声:“都住口,先听本官说!”

    这一句话很有威势,竟然使场面一下安静下来。

    徐谦冷冷一笑,道:“今rì诸位既然在这里,那么本官不妨当着大家的面,把事情说清楚。”

    他顿了一顿,旋即道:“本官自接掌户部以来,对四川的灾情一直尤为关注,百姓疾苦,朝廷怎会不知,现在遇到天灾,四川的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本官身为朝廷命官,又怎能无动于衷。本官深受国恩,吃用都来自于民,如今忝为户部尚书,更是如履薄冰,生怕施政稍有疏漏,便贻害百姓。”

    众人竟是认真听起来,徐谦说的虽然都是官话,可是他说起话来颇有威严,很让人信服,许多人对徐谦的观念都有些动摇,不是说这个徐大人只知谋取私利,只知道结党营私吗?可是看他的样子,却似乎不像。

    不是说他不理民间疾苦吗?为何看他样子,也是不像。

    徐谦继续道:“所以听闻四川天灾之后,本官心忧如焚,只是可惜……因为北方战事,而国库……”

    听到这里,许多人算是明白了,瞧这意思,似乎是说国库没有钱粮,他们可不信国库有没有钱粮,最重要的是,朝廷赈济不赈济,于是有人大胆道:“大人,国库怎么会没有钱粮,就算没有,朝廷有银子给别人修桥铺路,怎么现在四川需要活命钱,却又没有钱粮了。”

    徐谦道:“此中原由,多说无益。诸位且先听本官说完。”徐谦继续道:“国库确实没有多少钱粮,可是救灾如救火,本官岂能坐视不理,四川灾民的事,就是本官的事,也是朝廷的事,所以本官以为,就算户部有钱粮,这时候调拨四川,怕也已经迟了,因此已经命浙江立即调拨钱粮支应四川,至于将来浙江的不足,则是由户部将来补偿。现在,已经有钱粮运往四川,诸位勿忧。而且,本官已经发文四川各府县,让他们暂时开仓放粮,届时再用浙江之钱粮,弥补四川府库的不足,现在公文正快马加鞭前往浙江和四川二省,诸位放心,要不了多久,灾情就能缓解。”

    众人一听,才明白了,京师虽然没有调钱粮,可是浙江有,而浙江的钱粮运往四川,至于四川那边,则是开仓放粮,要知道,这些粮,可是要上缴的官粮,朝廷曾有严令,任何府县不得私自开仓。

    这样的做法,固然是为了保证zhōng yāng集权,也是为了防止官府为了为了牟利,借故夸大灾情,随意挥霍官粮。

    不过徐谦下了公文,算是事急从权,而且浙江马上就要调拨钱粮去平仓,倒也无碍。

    众人听了,顿时激动起来,纷纷道:“大人英明。”

    徐谦随即冷冷一笑,道:“本官为官,无外乎勤勉而已,英明二字,愧不敢当,不过嘛,今rì这户部左侍郎张chūn阻挠救灾,敷衍其事,当着大家的面,本官倒是要把帐算清楚!”

    “来人!”徐谦怒喝一声。

    差役将张chūn押来。

    众人看张chūn身穿的也是大红官服,一个个伸起脖子,其实这张chūn到底是什么罪,大家也不清楚,不过徐谦既然已经有了妥善的法子救灾,在大家眼里,一下子成了昏官变成了好官,而这张chūn既然和徐谦不对付,那么必定就是坏官了。

    于是有人在人群中道:“狗官!”

    人的思想往往单纯,毕竟大多数人眼中的世界也只有黑白,徐谦是白,张chūn就是黑,张chūn是黑,徐谦就是白,可是很不幸,徐谦不黑,至少现在给人的印象,倒是很符合公正严明、两袖清风的好官形象。

    于是大家一起咒骂:“狗官,必定是此人阻挠救灾,必定是此人置我四川父老于死地……”

    一声声没来由的咒骂,让张chūn脸sè发青,他看到一个个要杀人的眼睛,吓得说不出话,他原本想要制造的就是徐谦是个狗官的形象,竟不成想,自己竟成了这个狗官。

    徐谦大喝道:“按倒在地,给本官狠狠的打!”

    差役自然也不客气,几个门子也加入进来,他们虽然不情愿,可是傻子都明白,眼下这个尚书比落水狗般的侍郎要强势的多,他们本就是墙头草,吃着公门的饭最懂得察言观sè,因此也欺身上去。

    “且慢!”杨一清快步上来,这时候,他倒是没兴趣管张chūn是好是坏,只是道:“张chūn固然触犯律法,可他毕竟是朝廷命官,有什么事,自有大理寺和都察院明断。”

    徐谦微微一笑,道:“杨大人差矣。”

    差矣二字,让杨一清脸sè又拉了下来。

    徐谦正sè道:“正如下官方才所言,这样的人就是畜生,若不是畜生,又怎么会对这么多百姓无动于衷,对这些跪在外头心急如焚的士子如此怠慢,人心是肉长得,就算他没有职责在身,换做是寻常人,也会有恻隐之心,这样的畜生,大人却要与他为伍,同朝为官,可是徐某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今rì打的不是朝廷命官,打的是畜生!”

    “来,打,狠狠的打,有什么干系,本官担着!”

    百姓们爱凑热闹,一看有打人的场面,许多看客忍不住叫好,更有人大叫:“打死这个畜生!”

    杨一清心里怒气冲天,心里痛斥这些愚民,只是可惜,这时候徐谦非要扮演一个刚正不阿的清官形象,要表现出他的耿直出来,而且眼看大势已去,实在没有必要计较这个,现在和徐谦硬碰硬,天知道最后吃亏的是谁。

    那几个差役得了徐谦的鼓舞,已是寻了水火棍来,又拿了长条凳将张chūn压在上面,几人毫不犹豫,脱下他的裤子,当众痛打。

    “徐谦……你这jiān贼,你才是畜生……”

    张chūn嗷嗷叫着,疯狂叫骂。

    只是到了后来,他的脸sè越来越青,口里溢出血来,声音才小了许多。

    徐谦则是负手站着,嘴角扬着冷笑,他的眼眸微微眯起,掠过几分残酷,他不叫停,差役们自然继续,一干户部属官们惊愕的看着张chūn,又看着冷酷无情的徐谦,心里都是大惊失sè,这徐谦,莫非真要把张chūn打死,他就一点都不怕朝廷追究他?

    可是徐谦依旧不吭声,只是冷笑连连,这种狞笑,让所有人遍体生寒,有人发觉自己的后襟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吓得说不出话来。

    杨一清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拂袖要走,道:“好,好一个了不得的户部尚书,好一个清官、直官,徐谦,你等着老夫**吧。”

    杨一清说要亲自**,这就意味着,接下来,朝中必定要酝酿风暴,将会有雪花一样的奏书**徐谦。

    徐谦面无表情,不以为意的回答:“大人要**,悉听尊便!”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