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五十二章:事急矣

第六百五十二章:事急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内阁。!

    已经有人将消息传到了这里。

    杨廷和听了奏报之后,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一切都与己无关。

    显然,他是四川人,按理说应该义愤填膺,应当站出来狠狠痛斥一番,只是杨廷和却表现出了谨慎。

    杨一清则是不同,他早看徐谦不惯,现在既然有人要动手整治,自然求之不得,巴不得这事儿越大越好。

    这么多人围了户部,这便是民心,徐谦不予理会,这就是不能体谅百姓疾苦;至于许多官员拜访,希望磋商,而徐谦却是拒而不见,这又是倨傲,一个这么样的人,既然有了口实,不好好收拾一下,又怎么对得起自己?

    杨一清坐不住了:“杨公怎么看?”

    杨廷和微微笑道:“有些蹊跷,其一:徐谦一直都不是个安份的人,怎么这一次,竟是如此安份?”

    杨一清轻蔑的道:“无非是平时整惯了别人,今rì以彼之道还治彼身,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而已。”

    “是吗?老夫却不信,若他当真如此,老夫早就不足为虑了。再有,他这个人,做事其实很是谨慎,就任尚书之前,早已将部堂里的人和事都已经摸清楚了,怎么可能陷自己于被动,他不是这样的人,老夫预料,或许这是他示弱于人,又或者是有其他主意,无论如何,不可小视。”

    杨一清对杨廷和谨慎的态度很不以为然,一直以来,杨廷和都太过谨慎,可正是因为这些谨慎,才使得内阁越来越被动,现如今徐谦已经成为了户部尚书,权柄滔天,若是再不打压一下,还怎么得了?

    杨一清愤愤然道:“这件事·不能干休,现在如此多百姓的陈情,他不管不顾,这么多官员好心撮合·他也不以为然,他不是自己呆在公房里自娱自乐吗?这样也好,老夫去会会他,看他怎么交代。”

    杨廷和道:“你又何苦如此,单凭这些事,也动弹不得他,在这种事上和他正面交锋·就算是让他颜面大失,又有什么用处?”

    杨一清怒道:“不给他一点颜sè,老夫心中闷气不可出而已·与其伤身,不如伤人。”

    说罢,他交道了个书办,旋即出宫去了。

    杨廷和倒是没有再劝下去,一方面,他猜测不出徐谦到底有什么yīn谋,或许真如杨一清所言,一时失了主张。另外一方面,杨一清也确实是憋得狠了·在边镇管理马政的时候,一言九鼎,此后入阁·大家也都让着他,养成了杨一清现在的xìng子,与其劝说·不妨让他去闹一闹。

    这毕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替百姓出头,似乎还能博得一些清誉。

    杨廷和眼眸眯起来,哂然一笑,心说自己是不是过于多虑。

    户部部堂里头。

    那郎中钱喜又是忧心忡忡的请见。

    徐谦请他进来,道:“钱大人又有什么话要说?”

    钱喜苦笑道:“大人,公堂外头人越来越多了。”

    “是吗?”徐谦的脸sè平静·仿佛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的道:“聚了这么多人·怎么顺天府也不管一管。”

    钱喜心说大人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种事顺天府敢插手吗?这么多人聚集,而且又多是读书人,没有人在背后指使,怎么可能会闹出这么大的声势。谁不晓得顺天府是属狗的,见了小民狰狞狂吠,一旦发觉事情有蹊跷,立即就没了踪影,成了聋子瞎子,没有摇尾巴就不错,还敢上来管事?

    “大人,顺天府那边,只怕不会来管。”钱喜解释道:“怕是顺天府,也发现了问题。”

    “唔······”徐谦显得遗憾的样子,不过倒是没有钱喜想象中的那般愁眉苦脸,反而振奋jīng神,道:“是吗?不过本官不理会他们,他们又能拿本官如何?”

    钱喜实在是大开眼界,都火烧眉毛了,这位徐大人居然还能如此淡然,单单这副镇定自若,就足以让钱喜佩服。

    钱喜讨了个没趣,只得告辞出去,刚刚出了徐谦的公房,靠着徐谦不远处的一处值房里,有人咳嗽几声,钱喜回头,却看到了周chūn,周chūn冷冷看他,淡淡道:“钱大人又去见了徐大人了吗?”

    钱喜心里一紧,笑吟吟的道:“大人也要见徐大人?”

    “没有。”周chūn道:“本官只是随意转一转而已,倒是钱大人,似乎现在也没什么公务。近几!户部想调几个人去南京那边……”!

    钱喜听了,眼眸中掠过了一丝骇sè,却是干笑一声,道:“下官有事要办,大人先忙。”

    原本周chūn想要从钱喜口里打探出点什么来,不过这钱喜竟然不为所动,倒是让他失算。

    不过周chūn对此也不报什么期望,毕竟嘛,徐谦新官上任,也不可能和钱喜有什么交情,就算是心底里的话,也未必会和钱喜说。

    他心里正在琢磨,是不是该去见一见徐谦,打探一下。

    而正在这时,外头有人道:“阁老来了…···阁老来了······”

    听到阁老二字,周chūn狂喜。

    眼下局面有点僵,周chūn正愁不知该如何爆发,现在既有内阁大臣出面,且看这姓徐的张狂到几时。

    想到这里,周chūn没有去部堂外头迎接,而是立即缩回自己值房里去,一切,都等事态的发展之后再说。到时是趁机落井下石,直接将徐谦踩死,又或者是阁臣只是想教训一下徐谦,自己在旁边,却要小心一些,毕竟往后,还得在同一屋檐下办公。

    部堂外头,已是人声鼎沸。

    杨一清的轿子已经落下,而此时,其他轿子里已经钻出许多官员来,为首的是陈新,接着是怒气冲冲的杨慎。

    陈新还算淡定,可是杨慎这官二代,这个素来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敢做的家伙,显然已经极为不满了。

    众人来和杨一清见了礼,杨一清淡淡的道:“你们也在?”他装出一副愕然的样子,旋即道:“也罢,一道随老夫进去,老夫听说,这户部阄出了大事,不得不来看看。”

    众人亦步亦趋的跟着杨一清,而那些早已跪得腰酸背痛的读书人一见到杨一清来,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纷纷上前,围拢上来,哭告道:“大人……请救一救四川的百姓。”

    “大人,户部不拨银子,天灾就要酿成**了。”

    “请大人做主……”

    “请大人做主。”

    杨一清压压手,道:“诸位且少待片刻,老夫进去,自然会和徐大人说清楚。”

    他言语之间,虽然是漫不经心,摆出一副阁臣的风度,可是脸sè早就难看了。

    这像话吗?这里跪了这么多赤诚的读书人,而那徐谦,竟也忍心,果然姓徐的不是好东西,管中窥豹,单单见他今rì作为,就可见一斑。

    杨一清早已忘了,这事儿本就是有心人挑起,而徐谦,恰恰是个受害者。

    他直接负手带着诸位大人进去,门口的差役见了杨一清,自然谁也不敢阻拦,更没有哪个不开眼,敢向他要名刺。

    迎面一个户部官员过来,慌忙给杨一清行礼,杨一清拉着脸道:“徐尚书在哪里?领老夫去。”

    那官员也不敢多嘴,乖乖领着杨一清到了徐谦的公房,杨一清跨槛进去,便看到了低头看公文的徐谦。

    “徐大人好大的架子。”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杨一清早就没打算跟徐谦客气,也没打算和他寒暄,他就是来找碴的,所以直接来了这么一句开场白。

    徐谦抬眸,先是愕然,连忙站起,向杨一清行礼,道:“大人怎么来了,下官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杨一清冷笑,道:“恕罪7恕什么罪?你自然有罪,却不是这未能远迎之罪,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话说?”

    徐谦道:“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荒唐!”杨一清气的发抖,事实就在眼前,这个徐谦,居然还在装糊涂,外头的事闹的这么大,杨一清就不信,这徐谦会一点都不知道。

    他刻意压低声音,又好像刻意在压低自己的怒意,道:“你不知道什么意思?本官问你,外头闹事的读书人,你会不知道?他们只是来陈情,一个个跪在衙门外头,忧心如焚,可是你倒是好,你堂堂户部尚书,朝廷命官,竟然不闻不问,到现在,你倒是来问老夫怎么回事,老夫倒是想问一问你,你是怎么回事?”

    第三章送到。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