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五十章:风卷残云

第六百五十章:风卷残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各省在京师都有商行。!

    这些商行往往都是各省士绅富户们花钱筹建,供一些赶考的读书人和商户入京时歇息。

    商行这里不但是同乡们聚集的地方,也是各省的论政中心,比如这四川商行,就住着不少入京赶考的书生,去客栈住着毕竟冷寂,而这里同乡多,热闹一些,而且有时给家中传一些书信,拜会一些朋友、长辈也方便的多。

    就算没有下榻在商会的,大多数四川籍的人多会经常过来,古人对地域观念最是看重,出门在外,同乡必定是相互帮助和提携的对象。

    而此时,这四川会馆已经炸开了锅,家乡水患频仍,乡中的情况具体如何,大家都在打听,毕竟离家在外,谁没有那么一点担忧。

    可是对朝廷的扯皮,四川会馆的读书人们都已经骂声一片,家里还在闹灾荒,朝廷到现在一点钱粮都还没有拨付,这像话吗?

    怒不可遏的川人们闹成了一锅粥,有人痛骂为何四川籍贯的官员为何不出面管一管,又有人说礼部尚书陈大人也是川人,为何不发一言,焦点自然还在户部这边,内阁都已经批了钱粮,可是户部就是不出,这像什么话?莫非非要等到天灾过后酿成**,朝廷才会关注?

    而最新的消息又流了出来,说是因为新任尚书大人和内阁不睦,双方勾心斗角,因为内阁批了钱粮,所以户部一毛不拔,就是故意要给内阁难看。

    其实这种流言简直就是不堪一击,内阁毕竟是中枢,人家准了的东西是要拟旨的,旨意下来,户部凭什么抗拒,除非这户部尚书不想干了,否则绝对不敢做这等事。

    可问题在于越是不堪一击的流言,越是让管中窥豹的人深信不疑,任何时代,最流行的就是yīn谋论而且又有人煽风点火,这会馆这里,早就炸开了。

    “新任户部尚书如此恣意妄为,内阁为何不管?莫非内阁诸公,还怕了这户部尚书吗?什么时候大明朝,是户部尚书说了算。”

    “卢兄有所不知,这户部尚书徐谦简在帝心很得圣宠,前两年他在直浙任督抚,对内阁也是阳奉yīn违惯了的否则直浙怎么会有新政,而且据闻,这还涉及到了学争,内阁是旧学,户部尚书乃是王学新贵,前些rì子的礼议之争,也和这有很大的关联,这就难怪户部尚书如此了。”

    “呸,这是什么尚书不知民间疾苦,每rì想着的只是争权夺利,什么狗屁学争什么狗屁礼议,学生乃是成都府人,据闻已经到了易子相食的地步了我家还算殷实,若不是及早躲入成都,只怕早就被乱民流民……”

    “哎······你以为泸州的rì子就好过吗?至今为止,还未有家书传来,家中亲族生死未卜,我又出门在外,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诸位······诸位······”有人跳出来愤怒的道:“江西会馆那边,已经有人开始闹了说是大家一起去户部陈情,咱们川人岂可甘居人后,不成,绝不能让户部的老爷为了一己私利而祸害咱们的乡亲,我们也去,去闹!”

    有人倡议,便是再胆小畏势的人都不免义愤填膺,纷纷起哄:“同去……同去……”

    在另一边,四川巡抚衙门幕友邓通则是走马灯似得在各家府邸拜谒。

    “陈大人,你是咱们四川的前辈,四川数百万百姓,可都仰仗着你老人家,只要您老人家发发话,咱们的乡亲都能活命了。”

    邓通欠身坐在礼部尚书陈新的小厅里,苦苦哀告:“原本说,连内阁首辅,都是咱们川人,四川的赈济钱粮怎么会有亏欠,可是内阁批了条子,户部就是不给,户部左侍郎周chūn的意思也说的很明白·不给那新任尚书一点颜sè,咱们就都没有余地,这件事,还得请陈大人出出面,您老人家不出头,咱们是真没有办法了。”

    陈新乃是新晋的礼部尚书,嘉靖朝的内阁阁臣和部堂大佬们走马灯一样的换,就是这礼部,几步也是每一两年便要新登台一个。

    面对#阝通的请求,陈新也是为难,一方面,他不愿意做出头鸟,可是另一方面,同乡求到了头上,若是不做做样子,这可不是好玩的,这要是传回四川,到时候定是人人叫骂,陈家的根毕竟还在四川,祖坟也在,惹得急了,人家什么事不敢做。

    况且,出外做官的,往往对家乡会有一些感情,比如在官场上,同乡之间相互提携这是常有的事,否则后世怎么会有浙党、楚党呢?陈新若是做的绝情,将来这四川官员往后谁还肯看他一眼,这不但影响他在家乡的声誉-可能影响到他的仕途。

    可是徐谦不好招惹,礼部尚书虽然名义上,是和户部尚书并列,都是朝中第三号的人物,只不过嘛,因为徐谦任了户部尚书,陈新的地位只怕要往后头挪一挪了,这其实也是没办法,部堂的权利大小固然重要,可是尚书大人本身的实力也非常重要,这个风口浪尖,陈新真的不想出头。

    他淡淡道:“杨公是怎么说的,他也是川人,又是内阁首辅,总该出面一下。”

    杨廷和乃是四川新都人,陈新当然晓得,这邓通肯定去过杨府。

    #阝通道:“杨公rì理万机,这几rì都在宫中当值,极少回家,倒是杨学士在家,他已经说了,这事儿他是铁定了支持的,先让咱们自己阄一闹,等到差不多了,再出面不迟。”

    杨学士就是杨慎,几年的磨砺,这杨慎也学聪明了,要压轴出场,绝不做急先锋。

    陈新苦笑,道:“那么老夫就去一封书信,给那徐谦,让他无论如何,看在老夫的面上……”

    #阝通急的跳脚,道:“大人,那姓徐的根本就是要给杨公难看,一封书信有什么用?这种事,唯有给一点颜sè才成,户部那边的人,已经有人打了招呼,说是使劲的闹,阄出事来,让他这新官焦头烂额才成。会馆那边,读书人已经炸开锅了,眼下怕是已经都聚在了户部,到时候大人和诸位同乡的大人亲自出了面,这件事就能水到渠成,可是大人若是不出这个头,咱们就算闹得再凶,又有什么用?”

    陈新苦笑,#阝通的话里话外虽然说的客气,对他礼敬有加,可是他却知道,#阝通有点儿赶鸭子上架的意思。

    只是这个时候,他拒绝是不成的,一旦拒绝,至少在四川,他陈家就要遗臭万年,到时候死了人,肯定都算到陈家头上,他只得道:“这件事,先看着办,你需联络好杨学士,到时老夫和他一道出面。”

    邓通得了许诺,顿时笑了,连忙告辞。

    出了陈府,坐上轿子,他继续吩咐轿夫道:“去大理寺少卿郑家,让人及早去递上名刺……”

    户部部堂外头,已经围的水泄不通。

    话说徐尚书本就是造势的高手,可是谁晓得,今rì居然被人给造势了。

    这些愤怒的家伙们一个个疯了一样,一起要户部拨钱粮,不拨就不走。

    更无耻的是,这些人既不闹事,也不冲入部堂,却是一个个跪在地上,凄凄惨惨切切的模样,就仿佛徐某人爆了他们的菊花,一片哀鸿。

    若是他们闹事倒好,一旦闹了事,顺天府肯定要拿人,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不是闹着玩的地方。可偏偏他们跪着呜呼哀哉的陈情,一副副可怜相,却最是麻烦。

    因为你不能弹压,一弹压就是天大的事,也不能赶人,就算赶,也赶不动。

    况且户部部堂里的官员,除了一些王学的铁杆,大多数人都和徐谦不是一条心,甚至有人在自己的公房里,一个个就等着看徐谦的笑话。

    指望大家同心协力,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人家找的就是尚书大人,找的就是徐谦,和大家都没关系,他们也绝不可能帮徐谦出什么头。

    形势很孤立,便是连那理报也开始发出声音了,抨击某尚书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不顾灾民死活。这个某字,实在是深得中华文化的jīng髓,因为虽然用的是某,没有指名道姓,可是傻子都知道,人家说的就是你徐谦,某字现在的代名词也就是徐谦。

    坐在值房里,徐谦并没有被外头的事而惊慌失措,反而如老僧坐定,看着一份份各清吏司送来的公文,这些东西,有助于自己熟悉户部的业务,也能分清户部官吏们的职责,虽然知道户部是管钱粮的,可是具体如何管,徐谦毕竟是门外汉。

    第一章送到,悲剧啊,这一次是真心悲剧啊,双倍月票就是老虎的悲剧呀。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