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六章:不能不义

第六百四十六章:不能不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嘉靖的一番话让徐谦有些意外。谁曾想到,嘉靖这样的人会说出这番话来?

    只是仔细一琢磨,徐谦顿时明白了一些什么。

    一个心思极其恶毒、尔虞尔诈之人的心中充满了仇恨,可越是不相信别人,却总会将希望寄托在某个人的身上。

    这就好像yīn霾之中总会有一道曙光,而这道曙光则是嘉靖的内心世界。

    他少年登基,由藩王登上皇帝宝座,在他的身边,要嘛是一群渴望从他身上得到权势的小人,要嘛就是一群口里一本正经,肚子里却是男盗女**的大臣。

    嘉靖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活得并不快乐,也正是因为这种聪明,让他对所有人由失望变成了憎恶,甚至于对黄锦对陆松这些兴王府的旧人,他太清楚这些人为何对他恭恭敬敬,也清楚这些人为何对自己极尽讨好。

    可是现实告诉他,他必须用这些人,因为他还有敌人,这些敌人满口祖训,满口圣人经典,可是却如狼似虎,不断的希望从嘉靖手里夺取他们的权利。

    在嘉靖最风雨飘摇的时候,也是最无助的时候,徐谦的出现却是让嘉靖度过了这些难关,本心上,他对徐谦先是欣赏,接着慢慢地对徐谦产生了信任。

    这是一种奇妙的信任,犹如一个焦虑症的患者,往往在大多数环境下总会不安,会几乎要疯狂,可是当到了某个熟悉的场景时,他却无比的安宁。

    可是徐谦对嘉靖的印象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他当然清楚,眼前这个皇帝是什么样的人,他自私,他无耻,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yù可以牺牲许多人,甚至于在梁藤的事上,徐谦对嘉靖产生了不满,甚至有一丝愤恨。

    可是嘉靖的这一番话却让徐谦叹了口气,这个家伙虽然混蛋,但是似乎……也是自己的混蛋,虽然自私,可是对自己也确实不错。

    徐谦心里苦笑,他的心情变得很是复杂,一方面,他恨这个家伙,是这个家伙滥杀无辜,甚至杀死了自己的同党,也是这个家伙骑在别人的头上索求无度。可是另一方面,徐谦却发现自己和这个家伙似乎还有一些割舍不掉的情感,这当然不是基情,而是一种让人觉得可笑的友情。

    “谢陛下。”

    嘉靖淡淡笑道:“这不该谢朕,要谢就该是梁家人谢你,黄锦,仔细听好,厚葬梁藤,让礼部去办,还有,给梁藤一个谥号,就叫文直吧。”

    谥号的意义非凡,这就意味着连宫里都认可了梁藤的行为,不必特意发旨意去平反,此前给梁藤定的罪名也统统作废。

    嘉靖确实算是大手笔,简简单单一句话就等于是将这罪名承担到了自己的身上。

    既然梁藤无罪,那么为何会受廷杖?又为何会死?这等于是告诉天下人,这是天子错了。

    嘉靖这样一根筋的人能做出这个决定已经十分不容易了。他旋即微笑道:“你既然回来,你我君臣相见就不要再提梁藤梁藤了,前些时rì的宫变,想来你是知道的吧,你有什么看法?”

    这件事某种意义来说改变了嘉靖的xìng格,让嘉靖更加yīn狠,更加毒辣。

    他差点丢了xìng命,据说当时几个宫女趁他小憩时,拿了绳索套在他的脖子上,差点将他勒死,若不是有宫女吓得六神无主,关键时刻竟跑去给皇后报信,只怕现在的嘉靖早就归天了。

    想到这件事,嘉靖的脸sè变得严厉起来,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解决了梁藤的事,徐谦也不由松了口气,道:“陛下不是已经彻查了吗?不知有什么结果?”

    嘉靖冷冷道:“朕是彻查了,可是牵涉的人越来越多,朕终究还是不放心啊,京师的勇士营,朕也已经信不过了,朕打算把他们调出皇城去,让皇家校尉入宫轮值吧,他们,朕倒是信得过一些。”

    皇家校尉此番已经领着新军陆续进京,徐谦道:“皇家校尉定不负陛下所托。”

    嘉靖却是笑了:“其实这一趟你回来,朕倒是心安了一些,朕怕啊……”他竟真有一些后怕起来,或许是受到的刺激太大,又或者是想到了其他的事,他继续道:“尤其是正德死得不明不白,有些事发生了第一次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

    徐谦道:“陛下不必多虑,任何人都不能兴风作浪,微臣虽是户部尚书,可是宫禁这边的事也会着紧。”

    这话有点犯忌讳,你一个户部尚书,宫禁和你有个屁的关系,你还着紧宫禁,若是皇帝有一丝疑心,这个图谋不轨的帽子是跑不掉的。

    嘉靖却是笑了,道:“你管好自己吧,据说户部那边一团乱?哼,朕就晓得内阁没有安好心,否则,怎么会轻易调你回京?不过朕虽然知道这里头的蹊跷,却是故作不知,你道为何?”

    徐谦道:“请陛下示下。”

    嘉靖道:“朕现在看上去似乎已经越来越坐稳了江山,可是朕总是觉得在这背后有点不同寻常,朕觉得内阁那边似乎服软得太快了,这不是杨廷和的xìng子,所以朕将你招回来才能心安,至于户部那边的烂摊子,实在不成,你跟朕打一声招呼,朕从内帑中拨一些银子过去,杨一清要向朕讨银子,朕是不给的,可是你不同。”

    徐谦却是摇头,道:“宫里能给一次,但是不能给第二次、第三次,因此微臣以为,还是将这烂摊子收拾了才好,所以微臣以为,暂时还是不要动用内帑为宜。”

    嘉靖笑了:“你的xìng子很对朕的胃口,不错,不动更好。”

    说着说着,徐谦说起新政的事,将自己的设想一一说了,嘉靖沉吟道:“这新政是前所未有,历朝历代,新政不胜枚举,可是能成事的却是不多,不过你非要做王安石,那么朕也不妨做这宋神宗了。”

    徐谦心里说,这还真没错,你老人家将来的谥号就是神宗皇帝。

    君臣二人足足说了一个多时辰,嘉靖才意犹未尽地道:“你刚刚回来,车马劳顿,确实也该歇一歇了,早些回家吧,明rì去户部当值,先看一看,等过几rì,朕再召你。”

    徐谦也不扭捏,拜辞出去。

    这一次面圣,给了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不知道嘉靖是不是敏感,又或者是不是太过神经质,可是嘉靖的心xìng却是变化了很多,嘉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呢?莫非在这京师当真有人图谋不轨,又或者根本就是嘉靖自己吓唬自己?

    但是不管怎么样,许久不见,这一次见面之后,徐谦感觉自己和嘉靖的距离拉近了一步,他不由苦笑摇头,若是再这样发展下去,我徐某人怕是要成为大明朝的严嵩了吧。

    …………………………………………………………………………………………………………………………………………………………………………

    旨意已经传到了梁府,接到了旨意之后,梁家上下又惊又喜。

    尤其对梁松来说,意义实在重大,自己的父亲原本是罪臣,又死得不明不白,不但从前的旧好和世交不敢再和他们接触,便是将来回到乡中,也不免被人嘲笑。

    自己的父亲死得如此冤枉,身为人子,既不能为其父平反,又不能风光大葬,甚至身为罪臣之子,将来自己的前途,只怕也已经毁于一旦。

    在这种处境之下,梁松自然感受到了无比的艰难。

    可是这一道圣旨,不但命礼部大葬,同时还追谥文直,朝廷追加谥号,最好的一个档次便是文正,接下来便是文忠、文贞,至于文直这个谥号虽然比不上文正,可是至少也有了一个交代,自己的父亲也算是有了一个交道。

    想到这些,梁松不由潇然泪下,同时对徐谦满怀了感激。

    就在梁家处在最艰难的时候,所有人对自己都避之如蛇蝎,而徐谦却是登门造访,不但如此,还为家父据理力争,谁都知道,想要为家父平反,极有可能连自己都要搭进去,毕竟给家父平反就意味着要天子认错,让天子认错,有这么容易吗?

    跪在母亲的脚下,梁松哭得死去活来,最后却是抬眸,正sè道:“母亲,孩儿不孝,只怕不能再奉养您了,至于父亲……孩儿不孝,也不能为他守制,就让二弟和三弟代我尽孝吧,孩儿从此以后去给徐大人为奴为仆,徐大人要孩儿做什么,孩儿就去做什么,以报答这大恩大德。”

    梁母却低泣点头,道:“我可以有个不孝的孩子,却不能有个不义的儿子。”

    ………………………………………………………………………………………………………………………………………………………………

    第二章送到,老虎这里是乡下,元旦了,赶集啊,孩子的幼儿园门口坑爹啊,好多旋转木马之类的jiān商在那里摆摊,接小孩子出来,小孩子就往那里蹿有没有,只好两更了,身为一个nǎi爸,实在太悲剧。(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