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五章:平反

第六百四十五章:平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嘉靖动了身,旋即便坐了銮驾,往大高玄殿方向去。

    他的心里,自是满腔怒火。

    原本以为,徐谦是和自己一伙的,一定能理解自己的感受,会和自己一道,唾弃梁藤。

    谁知道这个家伙胳膊往外拐,居然跑去了梁府。

    他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尾随其后的黄锦自然不敢去招惹他,亦步亦趋的尾随其后,心里七上八下。

    眼下怎么办,这个徐谦,还真是不省心,这种事他会不晓得其中的厉害?这不是故意往陛下伤口撒盐吗?这不是摆明着作死。

    黄锦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味,心里正在不安之际。

    嘉靖突然道:“停住。”

    銮驾一停,后头的太监和侍卫纷纷停住脚步。

    坐在銮椅上的嘉靖慢悠悠的道:“黄伴伴……”

    黄锦脑后一凉,连忙小跑上前,道:“奴婢在。”

    嘉靖道:“你说,这徐谦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发问,看上去似乎是疑惑不解,又似乎是在寻求心理上的安慰。

    黄锦不敢迟疑,忙道:“陛下,奴婢以为,徐大人这是光明磊落,他这样做,反而证明了他对陛下的忠心,若是投机取巧之辈,哪敢做出这样的事,唯有心中赤诚之人,方才肯……”

    黄锦越说,越觉得自己离谱,可是不说好话不成,他和徐谦是一条船上的人,徐谦的船翻了,他黄锦也要完蛋。黄锦可不是傻子,这时候落井下石。只会完蛋,所以咬着牙。也要为徐谦辩护。

    这个解释,确实离谱,还什么越是做陛下不喜欢的事,越是说明赤诚,如此说来,那些个御使们还真是冤枉,他们每天做的,都是皇帝不太喜欢的事,可是在嘉靖看来。这些人全都是一群杀千刀的王八蛋,若不是碍着朝廷不得杀言官的规矩,嘉靖早将这些人全部抄家灭族了。

    只是这个时候,嘉靖的脸sè竟是缓和了一些。

    黄锦觉得奇怪,自己这样的歪理,居然也能说动天子?

    其实人心便是如此,同样是一番话,别人说出来,或许当事人会恼羞成怒。可是同样一番话,在亲近的人口里说出来,说不定又是另一番意味,所谓智子疑邻。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

    嘉靖依旧还是沉眉,却是道:“罢,回去。朕正想听一听,这徐谦如何解释。”

    于是乎。大家只得重新打道回暖阁。

    此时,徐谦终于抵达了午门。一路到了暖阁,见了嘉靖,行礼道:“微臣徐谦,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嘉靖的脸sè说不上好坏,一时竟是不吭声。

    只是黄锦却是对着徐谦,背对着嘉靖,不断的朝徐谦使眼sè。

    徐谦又道:“微臣见过陛下。”

    嘉靖才慢悠悠的道:“梁府那儿,是不是比朕的暖阁更舒服一些?”

    这话说出来,带着反讽,也是一种试探。

    嘉靖这个人说话,很多时候都故意带刺,不过天子说话带刺,谁都没有法子。

    徐谦正sè道:“陛下,微臣确实是去了梁府,不过去梁府,是想要祭拜一下故人。”

    嘉靖脸sè麻木,淡淡道:“那么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故人,在朕眼里,却是罪人。”

    徐谦不做声了。

    暖阁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嘉靖显得有些急躁,忍不住喝问:“你为何不说话了?怎么,你现在心中有愧,又或者是你明知故犯,现在不知该如何收场?”

    徐谦沉默了一下,随即道:“陛下,微臣在想一件事,梁藤犯了什么罪?”

    嘉靖脸sè骤变,怒道:“窥觎宫闱,图谋不轨!”

    徐谦叹口气,道:“微臣以为,梁藤无罪,梁藤之所以有罪,是因为他糊涂,他有错,但是无罪,他的错在于不懂陛下,正如许多人也不懂微臣一样,微臣在浙江的时候,推行新政,许多人不理解,许多人也是糊涂,他们不知道微臣为何要推行新政,于是诽谤,于是抨击,甚至口出污言,可是微臣没有理会,因为他们不懂微臣,在微臣眼里,他们都只是凡夫俗子,一群凡夫俗子,微臣为何要和他们计较?”

    “陛下也是如此,陛下在宫中求仙,只是希望长生,这个想法,古已有之,便是唐皇汉武,亦是不能免俗,陛下的想法,微臣不敢评议,只是知道,陛下虽在宫中寻仙问药,可是并没有耽误政事,朝廷的奏书,陛下都有过目,这就足够了。可是陛下,百官们未必能理解陛下,他们有他们的想法,甚至有时言之过重,也只是本心上,为了陛下,为了社稷好而已。尤其是梁大人,梁大人在户部,一直兢兢业业,这些年来,不曾有丝毫怠慢,这一次确实是他一时情急,只是希望陛下能够做一个他心目中的好皇帝,所以微臣以为,梁大人无罪。”

    这番话,让嘉靖的脸sè骤然缓和下来。

    徐谦没有直接抨击嘉靖,而是采取和稀泥的法子,一边为梁藤开脱,一边显示嘉靖的不同。

    意思是说,陛下你的独一无二的,别人怎么可能理解你的想法,可你是天子,怎么能因为这个,就如此加罪于臣子呢?

    嘉靖淡淡道:“罢了,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

    他显然心理上得到了满足,所以不想继续追究。

    徐谦微微一笑,道:“陛下,梁藤既然无罪,陛下为何不能展示大度?陛下可曾想过,现在天下多有非议,将陛下比作正德,又有人将微臣比作刘瑾,微臣拜祭梁藤,一方面,是为了微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陛下,借此,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微臣听说,在朝中,有一批人,已经暗暗将梁藤比作蒋钦了。”

    蒋钦乃是正德时的大臣,因为弹劾刘瑾,被杖毙于午门。

    徐谦又道:“微臣一直在想,陛下若是正德,那么微臣又是江彬、刘瑾一样的人,那么……正德皇帝死时……多有蹊跷……”

    听到这话,嘉靖一下子紧张起来,正德的死,一直都透着古怪,所有人都认定是江彬要弑君篡位,可是江彬是何其聪明的人,他能得到正德的欣赏,能揽得朝廷大权,又能成为锦衣卫都指挥使,怎么可能弑君,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江彬没了正德,必死无疑。可是另一方面,又有人说正德是落水生病,暴毙而亡,这个理由,似乎也很不合理,正德皇帝正处壮年,常年锻炼身体,崇尚军伍,身体自比多数人要结实的多,只因落水便一病不起,更是蹊跷。

    只是宫闱中的事,许多真相永远不可能得出。

    而嘉靖此前因为宫女差点将他勒死,本来就心有余悸,此时想到正德,立即凝重起来,竟有几分感同身受,正sè道:“你继续说。”

    徐谦道:“所以微臣以为,陛下应该给梁藤平反,这件事,陛下唯有亲自站出来,如此,那些暗中诽谤陛下的佞臣们,才会不得人心。”

    嘉靖淡淡的道:“人既死了,就不必如此了。”

    徐谦摇头:“微臣这里,有一封梁藤的遗书,请陛下过目。”

    将遗书送至御下,嘉靖拿来看了几眼,旋即怒道:“朕怎么做,还要他来指指点点,什么朕若是如此,江山社稷便要崩坏,他这是什么意思?”

    徐谦道:“陛下,他有他的主张,或许梁大人不能猜度陛下的心意,可是这心却是赤诚的,微臣以为,陛下应当下诏为他平反。”

    嘉靖似乎沉吟起来,徐谦说的话,倒是让他记忆深刻,一方面,徐谦给了他一个台阶,说他是非常人,这非常人有两种意思,前者的意思是不是正常人,是神经病。后者的意思是了不得的人物,鹤立鸡群,而其他人就成了夏虫,所谓夏虫不可言冰。嘉靖当然相信自己是后者。

    而另一方面,徐谦说起了武宗正德皇帝的事,这让嘉靖感到几分焦躁,某种意义来说,嘉靖一向都不愿意做正德,正是借由嘉靖的这个心理,告诉嘉靖皇帝,如果陛下不平反,那么陛下在别人眼里就是正德,而且甚至可能,被有心人利用,最后落了个正德的下场。

    嘉靖旋即笑起来,道:“其实你不必说这么多废话,只要你坚持,朕也会下诏。”

    他的态度改变的太快,徐谦忙道:“陛下隆恩浩荡。”

    嘉靖挑了挑眉,道:“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徐谦道:“请陛下示下。”

    嘉靖深吸一口气,面带苦涩,道:“因为朕见多了背信弃义,也见多了尔虞尔诈,这个世上,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唯一能让朕觉得可信的,唯徐卿而已,若是徐卿也不可信,那么朕就再无托付之人了,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朕就命黄伴伴下中旨,只是,朕不想再听到梁藤这个人了。”

    嘉靖说话的时候,目光中掠过了一丝苦涩。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最后一天。(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