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二章:开宗立派

第六百四十二章:开宗立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三月十九,刚刚回到杭州的徐谦便接到了朝廷来的质疑。

    对于这份质疑,整个浙江一时又惊又喜,喜的是徐谦高升,某种意义来说,是朝廷更加肯定了新政的成果,若是朝廷不承认,莫说高升,怕是加罪都来不及。

    而且直浙总督升任户部尚书,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像是明升暗贬,这是实打实的**,大权在握,户部尚书往往在朝中,都是地位仅次于阁臣、吏部尚书的存在,地位和礼部尚书相当。

    现如今,内阁大学士杨廷和兼任吏部尚书,因此此时的徐谦,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就已经成为了朝廷第三号人物,手握天下钱粮,管理全国疆土、田地、户籍、赋税、俸饷、财政等事宜,主持南直隶、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四川、广东、广西、云南、贵州等14个清吏司,除此之外,还掌握铸钱的钱法堂及宝泉局;掌握库藏户部三库;掌握仓储及漕务的仓场衙门。

    这个权利,绝对不小。谁掌握了户部,捏住了钱袋子,几乎天下的官员,都得乖乖的仰仗着户部行事,比如兵部,想要军饷,就要先拟出章程,说今年哪里哪里需要饷银若干,而后报到户部之后,户部要进行核算,若是觉得索要饷银,可以直接打回去,让兵部从新核算,没有户部尚书的同意,没有户部尚书盖了大印,谁也别想从国库中支取一两银子。

    因此,户部尚书是一种超然的存在,他的存在目的就是和其他五个部堂以及京师中的各寺各监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所以经常在廷议上,往往户部尚书都是焦点,他要痛骂都察院浪费钱粮,要痛斥兵部这群混账东西算账不明,还要叫骂鸿胪寺浪费公帑。

    这就是户部尚书,高端大欺上档次,狂酷霸拽吊炸天!

    只是另一方面,浙江官场却是动荡不已,徐大人走了,大家怎么办?这新政,还要不要继续?出于这个疑问,大家不免提心吊胆,而且,徐制台刚刚升任了总督,如今又要成为尚书,这才多久,朝廷没人了吗?

    可是无论大家如何想,圣旨一到,徐谦是必须启程的,因为这个时候,新任总督已经在前往浙江的路上,徐谦不想和这个家伙打交道,自然也不愿等他来,于是命了王艮几人在这里做好交割,自己则是轻车从简,北赴京师。

    只是徐谦要走的消息,终究还是传了出去,浙江无数官员商绅纷纷前来相送,一柄柄万民伞连码头上的货船都几乎要装不下,坐在船里,徐谦看到外头人山人海,不由吁了口气,这时候周泰进来,道:“大人,浙江巡抚赵明会同几个商绅,无论如何也要见大人一面。”

    “是吗?”徐谦本来希望悄悄离开,他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可是这时候,却还是点头:“叫进船里来说话。”

    赵明领着七八人过了栈桥登船,到了船舱里,纷纷朝徐谦行礼,赵明不舍的道:“大人为何走的如此匆忙,还有许多事都没有交代……”

    徐谦微微一笑,道:“其实新政到了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了,本官迟早都要入京,新政虽然是本官促成,可是说到底,本官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迟早有一rì,这个担子还是要交到你们身上,在将来,你们也要交给别人。本官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也相信你们能够办好。”

    赵明叹了口气,他本是浙江布政使,在京师之中并没有关系,在浙江,亦是可有可无的人物,可是自从徐谦到了浙江,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升任了巡抚,而且将来也大有可为,更不必说,手握了新政大权之后,这几年,也确实挣了不少银子,官做了,钱也有了,说到底,都是拜徐谦所赐。

    他当然清楚,他是徐谦的人,徐谦在京师越是有声有sè,他将来的前途越是无可估量,他认真的道:“请大人放心,新政……一定会办下去。”

    徐谦笑了,道:“不是要办下去,而是要办好。”

    他的目光落在了刘瑜身上,道:“伯爷也来送本官吗?你的年纪大了,何必凑这热闹?”

    刘瑜正sè道:“老夫就怕这一趟不见大人一面,将来就见不到了,老夫的年纪确实是大了,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祖宗们要请老夫去那边交代一下族里的事,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来见大人一面。”

    这番话倒是让人觉得有几分凄切,徐谦含笑道:“伯爷老当益壮,将来一定长命百岁。”

    刘瑜莞尔一笑,道:“这些话,别人说说也就罢了,可是大人既然这样说,老夫若是不多活几年,也对不住大人,只不过……”他沉默了一下:“家里的几个子侄都不争气,大人如今又是高升,将来必定权倾天下,还望大人看在老夫薄面,给予一些照拂。老夫在浙江,自然是坐享其成,可是大人放心,浙江的新政固若金汤,谁给新政使绊子,就是要老夫的命,要刘家的命,刘家虽然平时的祖训都是读书,可是拼起命来,却也不是闹着玩的。”

    刘瑜的话一语双关,显然他已经意识到,新来的总督大人绝不会是简单人物,所以这一次,赶着来给徐谦表个态,希望徐谦安心,当然,也希望徐谦还记得刘家,像徐谦这样的大树,不抱实在可惜。

    徐谦不由失笑起来,道:“拼命的事,自然有人去做,倒是劳动不得伯爷。”

    说罢和众人说了一会儿话,道:“时候不早了,诸位再不放本官走,本官难道要在这船里过夜?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诸位心意,徐某拜领,还是请回吧。”

    赵明笑起来,长身而起,道:“大人下了逐客令,咱们也就不敢再留大人了,大人,后会有期。”

    所有人一起起身,相互行礼,赵明领着众人下了船,岸上的官吏士商人等依旧不肯散去,看着徐谦的船慢慢的离开了码头,逆水而行。

    徐谦则是坐在船舱里,没有去看岸上的人,并非是因为他的心冷酷无情,只是他知道,任何时候,自己都必须保持着理智。

    “大人……”周泰走进来,道:“问明了船夫,后rì才可以到镇江,到了镇江,我们可以先在镇江府歇一歇,只是这两rì,却是要辛苦大人在船中休息。”

    徐谦哑然失笑道:“这个无妨,本官又不是瓷瓶,没有这么娇贵。”

    …………………………………………………………………………………………………………………………………………………………………………………………

    四月初九。

    这一rì既非什么吉rì,也不是他们节庆,只是朝廷里头,却出现了一个古怪的气象,上到刑部尚书张子麟,下到许多的御使言官还有各部的给事中居然纷纷都告了假,有的称病,有的是说家中有事,总而言之,大爷我不当值了。

    其实许多人都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告假,不过都是心照不宣,毕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僚,无论平时再怎么争怎么闹,这个时候却不能撕破脸。

    内阁这里,却是蒙上了一层yīn影。

    杨廷和想不到,告假的人居然这么多,京师里的各衙门,上到六部下到顺天府,告假的官员有超过了两百多人。

    这些人当然不是真正的家里有事或是生病,其实人家只是给所有人都留一点颜面罢了。今rì,是徐谦抵京的rì子,徐谦在前rì已经乘船抵达了北通州,早已命人快马传报而来,说是今rì午时时分能到,于是乎,便有人光明正大的告假了。

    这一次和上一次徐谦抵京不同,上一次的时候,纵然是有王学的官员,可是这些人却都是遮着掩着,生怕被人察觉,可是随着新政和王学的影响越来越大,在京师,王学已经不再是落水狗,这些人也一个个撕下了自己的面具,再不顾忌什么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现在,许多人对内阁的大臣们已经越来越失去了畏惧之心,也说明了徐谦的影响力逐步在扩大,此时的徐谦,已经自成一派,有了和内阁叫板的资本,手掌户部,背靠直浙三省,又有亲军厂卫作为外援,短短几年之间,徐谦的实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然这个变化细润无声,可是豁然回首之时,杨廷和已经发现,徐谦这棵新树,居然也有了盘根的趋势。

    “时局……已经彻底不同了。”

    ………………………………………………………………………………………………………………………………………………………………………………

    第三章送到,每天三章,都是腰酸背痛,连续一千个rì夜,整整三年,老虎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这样的rì子度过,一千个rì夜,突然发觉老虎写书以来,三本书已经超过了八百多万字,泪流满面,八百万字啊,老虎继续求月票,为了下一个八百万字,可好。(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