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四十一章:升任尚书

第六百四十一章:升任尚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杨廷和假装狐疑的看向嘉靖,道:“还请陛下示下。”

    嘉靖站起来,在殿中负手转了几圈,随即道:“户部尚书梁藤不是刚死吗?”

    “可是……”杨廷和道:“陛下,杨一清兼任户部尚书,这个旨意陛下已经准了。”

    嘉靖近来很不安生,每rì处在猜忌之中,不但将这猜忌从内宫扩大到了外朝,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对内阁的信任度也降到了冰点,此时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四面楚歌,越来越孤立。

    此时突然想起了徐谦,猛地有了主意,他见杨廷和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心里冷笑,道:“那是权宜之计,户部群龙无首,所以需要有个人来主持大局,杨爱卿毕竟年纪老迈嘛,他在阁里已经事务繁杂,若是再兼个户部,只怕首尾不能兼顾,他年纪大了嘛,朕总该体恤他。况且徐谦在直浙办的钱粮局就很好,让他升任户部尚书吧,反正该历练的,也都历练够了,就是你吏部的功考,也不得不否认徐谦做的不错,杨先生以为如何呢?”

    见嘉靖落入自己的‘圈套’,杨廷和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能点头道:“陛下说的有道理,只是这直浙总督,当遣何人接任?”

    杨廷和可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白送一个尚书给徐谦,所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想做尚书,先把直浙总督交出来。

    嘉靖皱眉,道:“杨先生有什么高见?”

    杨廷和正sè道:“陛下,鸿胪寺卿王道中……”

    又是他,上次杨廷和本就想让这王道中接替方献夫,而现在,却用来接替徐谦。

    杨廷和其实早就做好了盘算,让徐谦入京,再釜底抽薪,让王道中督抚直浙,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治一治直浙的风气。

    嘉靖倒是无可无不可,虽然他对王道中反感,可是想到徐谦即将回京,而且杨一清辞去户部尚书拱手让给徐谦,这也算是内阁的一次让步,因此,他这一次没有激烈的反对,只是沉吟道:“王道中可以胜任吗?”

    杨廷和道:“完全可以。”

    嘉靖颌首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如此颁布旨意吧,速召徐谦回京,命王道中赴杭州上任。”

    杨廷和松了口气,道:“老臣遵旨。”

    目送走了杨廷和,嘉靖的眼眸却是掠过了一丝疑sè。

    ……………………………………………………………………………………………………………………………………

    杨府。

    一顶轿子停在了杨一清的府上。

    来人并没有递上名刺,只是从轿子里出来,在外头张望的杨家主事便飞快上前,道:“王大人,我家老爷恭候你多时了。”

    来人便是鸿胪寺卿王道中,算起来,还是杨一清的门生,只不过因为平时关系并不紧密,所以走动倒是不多。

    其实这种事倒也常见,比如杨一清曾主持过两次会试,按理来说,当时两科的官员都是他的门生,免不了他呼他一声座师,作为主考官的,也不可能和所有人都打交道,一般都会看中几个好苗子,才会有一些交道,甚至提供一些帮助。

    很不幸的是,王道中在当时,并没有被杨一清看中,只是现如今,因为他现在的职责关系,却和杨一清的关系开始紧密起来。

    王道中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他颌首点头,旋即由府中主事领进了里厅。

    见了王道中进来,杨一清并没有其他举动,等到王道中行了礼,杨一清才笑起来,道:“子诚啊,上次见面,似乎还是你们鸿胪寺来内阁交割岁末的公文,老夫当时想和你好好说几句话,只是公务繁杂,所以至今还有些挂念,来,坐下说话。”

    王道中欠身坐下,微笑道:“大人客气,下官末学后进,能聆听大人教诲已是福分。”

    寒暄过后,杨一清突然淡淡的道:“近来的风声你听说了吗?”

    王道中道:“似乎朝廷有意让下官去直浙?”

    杨一清不由呵呵一笑:“是,事情已经定了下来,就等朝廷旨意下来了,老夫请你来,就是想听听,你有什么想法,你不必有什么顾虑,有什么说什么。”

    王道中迟疑了一下,道:“直浙的事,下官多有耳闻,有人说是人间天堂,有人也说是面目全非,可是不管如何,为政者不能在乎眼前,而应当看长远。”

    “何谓长远?”杨一清想不到王道中竟有侃侃而谈的意思,倒也打起jīng神。

    王道中正sè道:“就说这新政兴商贸吧,兴了商贸固然看上去是百姓得利,人人欢欣鼓舞,这是近利。可是因此而伤了农,这就是长远。农耕不兴,则社稷不稳。商贸不兴,则百姓不富,这里头就有一个取舍,世上总没有两全其美的事,因此,先贤们才说,农为国本,这即是说,他们认为,百姓可以不富,但是社稷不能不宁,若是因此伤农,最后有银而无粮,到时一旦天灾,就要酿**祸,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以下官以为,直浙新政如此矫枉过正,长远的害处却是不小,这是下官的一些浅见,还请大人海涵。”

    杨一清连忙点头,鼓励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见识,不错,老夫也是这样认为,直浙有一些人,只顾着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忘了根本,别看现在歌舞升平,就怕将来出事,一旦出了事,不但社稷动荡,而且百姓也要流离失所,你我都是朝廷命官,难道能坐视不理吗?”

    王道中正sè道:“其实微臣已经准备好了奏书,就是为了**……”

    杨一清摇摇手,微微笑道:“**有什么用,你不要总是书生意气,眼下四处都是闹哄哄的,学争在争,礼议也在争,国本同样还在争,争来争去,最后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所以老夫的意思呢,是不争。”

    “不争?”王道中一时糊涂。

    杨一清莞尔笑道:“不争,但是要做,比如徐谦,他就是先做出来,最后才引起争议,结果朝廷在争,他却在浙江大力倡导他的新政。所以呢,这种**的事没有必要去理会,老夫请你来,就是希望你能在直浙有一番作为,革除掉一些地方上的弊政,正本清源,至于惹出什么争议,这却是无妨,你放心,朝廷里头,有老夫和杨公在,总能为你压着。”

    王道中终于明白了杨一清请自己来的目的,他当然清楚,这是杨一清让自己去做先锋,这种事做的好了,自然好说,可是一旦做不好,就可能丢到前途。

    杨一清挑了挑眉,道:“子诚莫非不敢?”

    王道中脸sè冷静,他叹了口气,道:“大人的意思,下官明白,下官此去直浙不知凶吉,不过大人言尽于此,下官也不得不表个态,下官是反对新政的,在京师的时候是反对,在鸿胪寺的时候也是极力反对,现在此去浙江,担负直浙总督,也是反对,下官的心思不会变,昨rì不会,今rì不会,明rì也不会。”

    杨一清大喜,道:“杨公果然没有看错人,社稷危如累卵,要的便是你这样的敢言敢为之士。”

    王道中忙道:“大人谬赞。”

    杨一清算是彻底放心了,他现在终于明白,杨廷和为何非要点选王道中不可,这个人……确实可以用,用的好的话,正好用来过河拆桥,姓徐的就算升任了户部尚书又有什么用?户部尚书,终究还是在内阁之下,不可能绕过内阁,去做自己的事,没有内阁的批准,他徐谦什么事都别想办成。可是直浙总督可以发挥的余地就大了,钦命总督一方,掌握军权,节制治内百官,甚至直接插手民政、刑狱,这是dú lì之权,别看户部尚书比直浙总督更体面,可是在权利的配置上,还真未必及得上总督。

    “是了,你此去浙江,便是闯入龙潭虎穴,徐谦在直浙经营多年,羽翼已丰,切不可掉以轻心,老夫一直和杨公商量,无论如何,也要助你一臂之力,这一方面呢,会调一支军马正好去浙江驻扎,名义上自然是替换新军,新军立了大功,陛下也颇为欣赏,所以想抽调入京,让京师各营军马好好观摩效仿,可是必须有军马前去换防,人选,老夫已经想好了,到时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尽可以去找刘总兵。还有……老夫从前管马政的时候,也有一些幕友,这些人公务案牍上的事颇为老道,也可以随你一道去,至于你还要什么,也尽管来提,只要能办到,老夫尽量予以满足。”

    王道中顿时松了口气,他怕就怕到了浙江四面楚歌,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内阁早有安排,连忙道:“这就足够了,下官一定不负大人期望。”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啊,悲剧啊,老贼又追上来了,这个月是吃肉还是喝汤,就看这几天了,请大家支持。(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