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三十六章:迫在眉睫

第六百三十六章:迫在眉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余杭县。

    新军悉数集结起来,总督衙门已经下达了命令,令陆炳所部,立即开赴福建泉州一带。

    已经**练一年之久的新军,如今已经洗髓换骨、焕然一新,万余新军做好了准备,旋即沿河而下,一路抵达青田县,再走陆路,进入福建。

    一封封命令,自总督衙门出来。

    两个月之后,双方都已经做好了战争的准备。

    既然战争不可避免,西班牙人似乎也决心破釜沉舟。

    只是这一次的赌注实在太大,以至于胡安都觉得心惊肉跳,根据他们一年前的从海路安抚使司那边得到的情报,海路安抚使司拥有舰船一千多艘,当然,对此,胡安并不畏惧,因为在他看来,海战从不是靠船只的数量,而在于新式战舰的多寡,西班牙在这方面拥有无以伦比的优势,他们调往远东的远征舰队,足足有三十多艘最新式的炮舰,并且拥有数十艘的战舰护卫。

    近百艘的规模,再加上六千jīng锐的西班牙皇家军团,这样的力量甚至足以在任何新大陆大显身手。

    不过问题依旧还是出现了,双屿港虽然同意和西班牙商贾继续贸易,但是先进的炮弹却在禁运之列,这使得他们的给养有了一些不足,依靠这些先进的炮弹,西班牙皇家舰队确实战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只是现在储备不足,那么接下来,只能依靠实心弹了。

    “我们的水手比他们更熟练,我们的炮船船速比他们快一倍以上,他们虽然用商船武装了起来,但是船体的结构和速度都远远不能和我们相比,据悉,一年前,他们也曾想要效仿制造我们的炮舰,但是他们至多,下水了十艘,而且,他们的水手绝对没有时间来熟悉最新式的舰船。”

    “他们个子矮小,面黄肌瘦,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一个,可以打他们十个。”

    “主的荣光庇护着我们,他们却是一群愚蠢无知的邪教徒,他们甚至没有信仰。”

    “所以……我们必胜!”

    反反复复的宣传起了一定的效果,台湾、吕宋的西班牙人陷入了某种狂热之中。

    一个月前,大量的舰队开始人员开始输送到了台湾,胡安决心在这里,静候着海路安抚使司的舰队。

    “我们可以凭借着这个海峡,去打击他们,摧毁他们,并且在这里,与他们决战,给予他们坚决的打击。”

    胡安无时无刻不在鼓动,事实上选择他眼中的福尔摩沙来决战,确实是有利的,一方面,这里是桥头堡,另一方面,这里威胁到了泉州,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随时袭击这座曾经的世界第一港口,明军一定会投鼠忌器,不得不选择在这里和自己进行决战,而在这里,他们可以以逸待劳。

    他必须用一场伟大的胜利,来迫使那个傲慢的总督对王国妥协,小打小闹,对胡安来说是很不值当的,因为这里距离西班牙本土实在太远,若是一直这样拖延下去,对远征的舰队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好处。

    胡安敏锐的感觉到,他必须一战。

    只是,一封封告各**民书,却是经过各种手段,已经在各国流传起来。

    大明朝,终于要向红夷宣战了。

    各国顿时大受鼓舞,反抗运动也开始剧烈起来。

    各国的王室看到了希望,在他们心目之中,天朝上国的实力毋庸自疑,只要他们肯出击,这些红夷人,自然土崩瓦解。

    大量的抵抗运动一下子让胡安感到不妙,在数天前,在吕宋有一支抵抗军突袭了公主港附近的一处堡垒,杀死了一百多名士兵,和三百多个侨民。

    这是西班牙不能忍受的重大挫折,胡安预感到,如果这一次战争失利,西班牙失去的可能不只是一支舰队,又或者是数十艘王国的舰船,西班牙失去的,可能是整个远东。

    消息终于传来,根据双屿港传来的消息,在半月之前,海路安抚使司的舰队果然出动。

    这说明,西班牙舰队的舰船对泉州附近的sāo扰起了作用,明军果然是不堪西班牙舰队的威胁,决心主动把握战机了。

    “发现他们,消灭他们!”

    胡安兴奋了,他有过太多次战争的经验,和奥斯曼人的战争,和殖民地反抗军的战争,他的血液又重新沸腾了。

    而且据闻,那个总督,已经抵达了泉州,似乎要总督战事。

    如果……消灭了这支大明的舰队,再突袭泉州,如果顺利的话,胡安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在福尔摩沙,和这个年轻的总督进行一次新的对话了。

    “出击,我们可以在澎湖一带,等待他们,他们对这里的海域较为熟悉,所以必然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等待他们,就在这里,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做出了决定之后。

    位于台湾的北部,西班牙人建设的玛丽公主港口,一艘艘舰船扬起了风帆,漆黑的船身劈开了海水,鼓起的巨帆上,猩红的十字触目惊心。

    胡安登上了玛丽公主号,踌躇满志的迎着海风,站在甲板,扶着船舷,耳边的海风呜呜吹过,他碧蓝的眼睛,自信的背后,却带着些许隐隐的忧心。

    玛丽公主港是不允许本地的藩人和汉人进入的,西班牙的士兵蛮横的将这里设为了无人的区域。

    不过有一种人,却可以畅行无阻,就是西班牙人。

    毕竟舰队的补给,还需要商人和脚力,这些西班牙侨民都住在港口附近。

    一个叫加文的西班牙商贾此时在港口里的酒馆里招待几个醉醺醺即将出航的水手,水手们穿着西班牙皇家海军的军服,虽然严令饮酒,不过他们依旧抵挡不了这个**,毕竟舰船还需要补给,没有七八个小时,他们所在的舰船也不可能起航,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的醉生梦死一番,对水手来说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加文招待了几个水手之后,回到了他的房间。

    在这yīn森森的小房间里,他拍醒了趴在桌上酣睡的儿子小艾文,吩咐道:“立即传出消息,报知百户阁下,告诉他们,舰队已经起航,西班牙的舰队将会出现在澎湖,对,就是在那里,他们会伏击前往泉州的一切船只,其中就包括了安抚使司的舰队,此次出动的舰船有七十三艘,其中战舰四十三艘,补给舰九艘,除此之外,还有救援舰和一部分的运兵船,他们旨在海战之后,突袭泉州。”

    小艾文打起jīng神,用鹅毛笔蘸了墨水记下了这些消息,随即道:“可是现在正常的船只不能出港,怎么样传达这个消息呢?”

    加文笑了,道:“你去北部的周先生,周先生在那儿教书,他会有办法。”

    小艾文站了起来,道:“是的,父亲。”

    加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要小心。”

    “我明白。”

    …………………………………………………………………………………………

    目送了儿子离开,加文又重新进入了他的酒馆老板的角sè,他出去和几个水手嘻嘻哈哈的上了酒,随即站在了柜台后,认真的打量着每一个进出的人。

    他是西班牙人,准确的来说,他是十分正宗的卡斯蒂利亚人,没有人比他的西班牙血统更加纯正。

    只是他毫不犹豫的成为了锦衣卫百户所的线人,因为他曾去双屿港,很不幸运的购买了一大笔钱粮局的股份。

    没有错,钱粮局在双屿港也设立了机构,**股份,以获取商贾们的投资。

    加文看好钱粮局的收益,所以几乎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本钱,他当然清楚,钱粮局的收益取决于海路安抚使司,至少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它,若是海路安抚使司完蛋,那么加文也将一无所有。

    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利益最大的一方,甚至他隐隐听到传闻,如果大明的战争胜利,钱粮局的收益将更加惊人,他几乎可以将钱粮局的股份理解为战争债券了,既然他已经下了赌注,自然而然,他也就将宝压在了海路安抚使司身上。

    “上帝保佑,让海路安抚使司的舰队彻底消灭它们吧!”

    加文心里默默的祈祷,然后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他并不认为自己的道德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他只是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更不必说,海路锦衣卫也已经许诺,如果战争结束,那么他和他的家人将得到进出大明的许可,从此在黄金国度里定居,自己西班牙……它的成败,似乎从此以后,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加文祈祷的时候,又一支舰船,在获得了牧师祈祷之后,意气风发的驶出了海港,朝着大海的深处,朝着早已制定好的目的地飞驰而去。

    “胜利!”

    “胜利!”

    船上的贵族和水兵一起发出高呼!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