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二十七章:恭喜你 你被坑了

第六百二十七章:恭喜你 你被坑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质疑归质疑,可是火烧眉毛,朝廷实在拿不出更可行的法子,于是乎,朝廷终于发债了。

    发债是户部负责的,具体发多少债,这倒是很符合大明朝廷的风格,有多少发多少,不设上限。

    这和他们印银票的思路如出一辙,一万两银子也该往一张小纸片上去印,结果导致纸钞泛滥,以至于到了现在,人家根本就拒收银票。

    结果谁晓得,户部放出去的债竟是火了,一下子,竟是引来了抢购,几天的功夫,就兜售掉了六百多万纹银的债券。

    其实京师里头,有的是大富,比如崇祯年间的时候,一年的岁入只有那么丁点,可是后来李自成进京,抄了大臣们的家,足足搜出纹银七千万,而国库和内库搜出的银钱几乎不足挂齿。

    可见大明藏富于官‘民’,畸形到了什么地步。

    六百多万两纹银一到手,朝廷的底气顿时足了,便是内阁那边也是心花怒放,六百万两纹银啊,这笔银子居然如此轻易就到手了,现在想想,从前为了几十万两银子的开支吵得不可开交,还真有些搞笑。

    现在的问题就在,这些银子怎么用,甚至还有人提出,应当继续放债,不但要在京师放,还要在天下各省去放。

    当然,也有人提出质疑,放债固然是能得来真金白银,可是以后还账怎么办?现在手里的六百万纹银,每年付的利息就需三十万两,三年下来。足足百万,到时候还要奉还本金。朝廷这么点岁入,足够折腾吗?

    可是对有些人来说。大不了到时候再借就是,所谓卯吃寅粮,三年之后,放更多的债券出去,再还清三年前的债,手里或许还有剩余。

    于是有人目光短浅,有人考虑长远,又是吵作一团。

    其实说那些大肆借债的大臣目光短浅,却是冤枉了他们。他们早就想好了,他们是谁,他们是朝廷啊,朝廷借了你的银子,你敢催帐?再者,你的这些债券,到时候真要还,大不了朝廷印几张百万两的银票出来还你,你不要?不要就办了你。

    这种思想的人大有人在。对他们看来,信用这东西是不用讲的,现在国库缺钱,自然能捞一笔是一笔。

    只不过。梁藤拿出了债券的账簿出来,所有人哑火了。

    许多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甚至有人傻了眼。

    福王、璐王、荆王、淮王、襄王,单单是宗室亲王。就足足有二十九个,再有各种宗室旁支。竟是达到了百人之多,这些人多则数万,少则数千,竟是人人都有份。

    除此之外,还有黄锦,还有诸多国公,甚至还有一些朝廷大臣,一些地方上的豪族,亦是购买了不少。

    这些人有一个特点,就是都不太好惹,而且呢,又拉不下脸皮来买卖,人家都在做买卖发财,他们是坐吃山空,而这个时候,兜售债券的人出现了,自然是说的天花乱坠,就仿佛是不买这个债券,你一辈子要抱憾终身一样。

    再加上人家都说了,朝廷有难,要度过难关,你总得意思意思,这些人家里多有些浮财,闲着也就闲着,或多或少都会买一点,还有人扬言,这只是试水,若是当真如说的这般好,将来家里的浮财,都要砸上去。

    毕竟银子放在缸里,十年一百年都还是那些银子,可既然朝廷放了债,却是钱生钱,利滚利,至于朝廷欠债不还?这就不是他们所考虑的问题了,为何卖债券的宗室和豪族多,而商贾却是少的可怜,原因很简单,商贾怕朝廷不认账,可是这些人要是帐收不回来,却是要找人算账的,谁当政就找谁,忽悠到大爷头上,你们这不是自己作死?

    满朝文武们这一下傻眼了,许多人甚至感觉,自己被户部尚书梁藤给坑了,不过现在,似乎钱已经借了,你就算原封不动还给人家,人家也是要利息的,国事艰难啊,谁拿得出?拿不出,那么只能先花着,可是银子怎么还,眼下只能捱过一时是一时。

    这朝廷里出现了一个很可笑的现象,许多人抨击户部尚书梁藤,说他尸位素餐的有,说他荒唐的有,说他不理部务,只晓得搞三搞四的也有,可是一提到要弹劾这位仁兄,甚至让这位仁兄滚去南京,大家却都不吱声了。

    债券的是梁藤提出来的没错,却也是内阁同意的,现在债券放了出去,大家却发现,对这债券的知识,他们是十分贫瘠,至于这银子怎么还,他们绝对没有任何的想法,也拿不出任何可行的办法,这种事,非梁藤来不可。

    内阁这边,为这事伤透了脑筋,最后索xìng什么都不想了,银子反正是借来了,而且是以朝廷兴兵的名义借来的债,你总不能不拨出去,于是乎五百万两银子解送边镇,责令他们采买军需,留下一百万两,暂时为明后年的利息做长远打算。

    一封书信,也迅速的传递到了杭州。

    书信是梁藤写给徐谦的,算是一封私信,徐谦看过了信之后,露出了喜sè。

    朝廷这个陈腐的机器,终于要在自己的推动下,慢慢的动了,新政,新政,他们都说新政不好,可是想要还债,就得新政,甚至是更改税制,不进行改革,三年之后,保准有人要完蛋,可是一旦要改革,那么现成可行的办法也只有新政。

    其实这么做也是不得已,可是不让朝廷命官们尝一尝失地地主的滋味,他们肯乖乖向前走吗?

    虽然这还只是开始,朝廷不会这么快束手就擒,只是走了这一步,算是为将来徐谦卸任总督之后,徐谦入朝埋下伏笔。

    “大人。”这书信幕友王艮也是看了,王艮一脸疑惑,道:“大人如此处心积虑布置了此事,到底剑指何处?”

    徐谦淡淡笑道:“你看到一头牛,他不肯往前头,你会怎么办?”

    王艮沉吟道:“以利诱之,又或手持牛鞭,对它恫吓。”

    徐谦点头,道:“浙江新政,这就是利,要让大家看出新政的利处,可是呢,单单让人看到了好处还不成,毕竟新政是恒古未有,而这朝廷里头,也多的是一些食古不化之辈,那么,就要用鞭子抽他们,这些债券,就是鞭子,他们有本事就赖账,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找那些阁臣们算账。可想要不赖账,凭着现在国库的收益,只怕这一辈子也还不清,还不清怎么办?”

    王艮道:“自是加税。”

    徐谦点头:“要加税也不容易,国朝百年,哪一任宰辅,不想加征一些税,可是哪一次能成功,阻力重重嘛。要解决国库的难题,其实有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新政,以新政重新定制税制,制定律法。这些东西,眼下我们也没有必要深谈,时候还早呢,先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王艮笑道:“据说有五百万两银子押解至边镇,那天津制造局,怕又要火上一阵了。”

    徐谦也笑了,道:“不错,徐阶已经写书信来,说是天津制造局现如今生产规模,已是去年的三倍,即便如此,依旧还是不足以解决眼下的需求,许多商贾,都在扩产,咱们浙江这边呢,也不能甘居其后,浙江乃是新政的样板,自然而然,要维持住对天津的优势。”

    王艮道:“这倒是真的,还有一件事,总督衙门已经发了公函出去,眼下是岁末,许多官员已经动身,怕是半月之内,便可在这里齐聚,至于一些偏僻些的地方,也命同知、县丞、主簿人等动身,要观摩新政。不过,眼下那自称是西班牙佛朗机的特使,已经到了杭州,一直想求见大人,大人为何不见。”

    特使是在一个月前到的,这事说起来,还和在双屿港时有关,吕宋王子前来求援,希望大明出兵光复吕宋全境,西班牙人听闻之后,若是在数年前,或许可以对此事置之不理,可是随着江南半壁逐渐开始放眼汪洋,已经渐渐意识到,大明的态度,可能影响到他们对远东的既定政策,为此,他们选择了接触和洽商,希望能够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徐谦满不在乎的道:“不必理会他,再晾一晾,是了,周泰那边,可派人盯梢吗?”。

    王艮道:“周泰昨rì回来衙门,就和老夫说过这个事,说这个特使很是不甘寂寞,四处都在浙江打探消息,甚至还去过一趟新军大营附近,似乎想要摸清我们的底细。”

    徐谦莞尔一笑:“那就让他摸,无妨,他摸得越清楚,对我们越是有利。海路安抚使司那边说,西班牙佛朗机在吕宋、台湾一带的人马,至多不过八千人,只有等到他们有了畏惧之心,才知道厉害。才会真心诚意,和我们谈。”

    王艮道:“不过是一群藩夷,大人何必如此?”

    徐谦只是笑笑,没有吱声。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