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二十五章:升任总督

第六百二十五章:升任总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你看,要下雨了。”

    杭州城里,抚台大人领着一干浙江大员们压马路,偶尔巡视杭州,颇有几分成就感,好在大家都是便服,随行的护卫虽然紧张,却也都是常服尾随左右。

    身后跟着的,有赵明,有杭州汪知府,跟在徐谦身后,亦步亦趋。

    “是啊,要下雨了。”赵明看了看天,天上yīn霾阵阵。

    不过他不知道这是徐抚台即兴而言,还是意有所指,有时候抚台大人的思维跳的太快,他有些跟不上。

    汪知府笑吟吟的道:“这个时节,下了一阵雨之后,天气怕是要更冷了。”

    徐谦摇头微笑:“我看到的却不是这个,诸位难道没有发现异常?”

    异常?赵明和汪知府俱都认真打量了一下四周和天s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徐谦笑了,道:“诸位看看这左右的屋舍,这外头晒了这么多衣衫和被子,天sèyīn霾,却没有人来收。”

    要下雨了,本是收衣服的时候,可是这时候,许多人家里的衣被悬在窗外,却无人收取。

    赵明低头沉吟,道:“大人的意思是,这……”

    徐谦微微一笑:“本官的意思是说,这是好现象,说明百姓都有自己的生业,他们现在在做的事,比收几件衣服要紧,这便是新政的好处,正是因为新政,使人人有工做,人人都能挣银子,所以大家才会不在乎几件衣服的得失。”

    这个道理……实在有点歪。

    赵明却不得不道:“大人说的很有道理,下官叹服。”

    徐谦道:“听说近来工坊多了许多,是吗?”

    赵明道:“是,都如雨后chūn笋一样,一方面呢,是乡下种地难以维持,天下各省,不少地主维持不下去,索xìng就发卖了田地,来这里寻机会。”

    想要改变一个人的观念,不是浪费口舌去说教,而是让他们旧有的生活不能维持。现在这个道理,徐谦的感触也是很深,各地都在催粮,各府各县都在想着法儿把亏欠的粮补上去,再加上人力的减少,导致不少地主士绅单靠种地,已经难以维持从前的美好生活,在这种情况之下,现实的窘迫不得不逼着他们去另谋生计。

    而妙就妙在,若没有官府催粮,若不是其他各省都在填补亏欠,这些地主士绅们的怒火,大多都会朝着新政来喷,毕竟新政之后,导致大量的佃户逃离,使得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可是现如今,因为官粮的事,却是最后一棵稻草,让他们终于维持不住了,最后他们的怒火,自然而然的从新政转到了各地的官府。

    只是无论怒火再多,也是不济事,在乌纱帽面前,地方官府往往采取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段,他们紧紧抱住大地主和豪绅的大腿,另一方面,却对中小地主赶尽杀绝,于是乎,许多人蜂拥来了浙江,听说浙江开工坊挣银子,都是没命投进去。

    天下的财富,如今齐聚江浙,接着兑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工棚,变成了一个个纺机和无数的工具。

    只是……接下来的问题似乎也出现了。

    赵明道:“可是眼下的问题是,各省许多人不事农耕,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今年、明年倒还好说,假以时rì,只怕这粮产……”

    其实按理说,赵明是不必担心这个的,他是浙江的布政使,又非内阁首辅,管好他的浙江就成了,至于其他各省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徐谦笑道:“其实这个,本官也有考虑,民以食为天,说实在话,若是人人都从事工商,迟早要闹出饥荒不可,是了,上次海路安抚使司不是运来了一批番薯吗?本官命你好生辟地种植一批,看看成效如何。”

    这件事,倒是赵明在办的,不过赵明并没有太过留心,只是道:“地已经选好了,就在杭州府外头一个庄子上,下官会注意一下。”

    徐谦点头。

    正说着,一匹快马飞快而来,马上的骑士大叫道:“大人,大人……京师来了旨意,京师有旨意。”

    “来了旨意。”

    所有人面面相觑,便是徐谦,眼眸也不由掠过了一丝特殊的光芒。

    京师不会无故来旨意,现在这个时候,除非……

    莫非当真有效果了。

    居然徐谦对京师的许多举动都通过各种眼线到了了若指掌的地步,可是毕竟相隔千里,想要完全掌握京师的最新动态却不容易,徐谦也不含糊,立即带着赵明和汪知府打道回府,果然天使已经到了。

    如徐谦所料,果然是敕命徐谦为直浙总督的圣旨,只不过,虽然升任了直浙总督,领着的,却依旧是左副都御史的职衔,还是挂职在都察院。

    实权大了,但是官职却没有提升。

    本来徐谦这个巡抚,比之其他巡抚的品级要高,别人都是右副都御史,而他却是左副都御史,可谓鹤立鸡群。

    而现如今,升任了这个总督,却是鸡立鹤群,因为但凡总督,往往都兼了个尚书衔,比如方献夫,他任直浙总督的同时,还挂了个南京户部尚书的衔,虽然只是而徐谦一个左副都御史,可是和他们一比,显得有些低级了。

    不过职衔毕竟只是虚幻,直浙总督到手,所有人弹冠相庆。

    接了旨意之后,浙江官场震动,道贺者应接不暇,徐谦让幕友们去招待,却是缩在书房里,沉吟片刻,开始书写奏书。

    他的奏书很简单,推辞圣恩。

    因为自己年纪轻,而且新政迫在眉睫,在这个紧要的当口,若是自己升任总督,只怕许多事不能亲力亲为,所以恳请圣上,辞这总督一职。

    但凡入阁的阁臣,入阁之后,都要扭捏一下,为了显示自己对入阁并不热衷,总免不了要上书表示自己老眼昏花云云。

    当然,这只是客套,不过总督谦让,却没有这个说法。

    徐谦上书,无非是暗示朝廷,自己升任总督,那么这个浙江巡抚一职,最好是让浙江方面的人接任才好,如此才不会导致新政在节骨眼上,出什么岔子。

    奏书递了上去,徐谦轻松了,直浙总督,这已是封疆大吏的极限,自此之后,南直隶十四府,浙江、福建二省,俱都在徐谦的治下。

    而南直隶和福建一直吵吵嚷嚷的新政,此时此刻也就没有了任何阻力。

    新官上任的徐谦倒是没有急着立即下公文至各省各府实施新政,他在等,等各地的表态,相信要不了多久,大家就会表露自己的态度,无论情愿不情愿,他都得乖乖的给个交代。

    至于那些死硬份子,徐谦倒也没什么担心,以他现在直浙总督的实力和现在在江南积攒的声望以及雄厚的实力,足以毫无悬念的将其碾压。

    只是宴席就不必摆了,刚刚升官,就大摆宴席,终究不太好看。

    倒是巡抚衙门里济济一堂,大家俱都带着喜sè,徐抚台成了徐制台,可千万别看这一字之差,一方面,这代表了朝廷对新政的肯定,若是肯定不足,又怎么会抚台升任制台这般轻易,而另一方面,徐制台一旦主持直浙,那么新政必定扩大,新政扩大,制台大人就必须让心腹去督促各省各府的新政,论起新政,谁有他们熟稔?所以将来,大家的前途,自然可期。

    诸事顺利,眼看就要大展手脚了。

    徐谦坐在座首,慢悠悠的吃着茶,他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视一眼,旋即道:“陛下恩旨下来,敕命本官为直浙总督,节制南直隶、浙江、福建,本官何德何能哪。”口里这样说,当然这只是虚词,要是躲在自己家里,徐谦八成要来一句,老子不做这总督,谁敢来做?老子没这资格,谁有这资格。

    做久了官,不免被影响,所以徐谦开口第一句,总免不了说一些官话和套话。

    接着,徐谦笑吟吟的道:“既然加徐某人为总督,那么也可见,朝廷这是希望将浙江的新政推广开来,实施新政,固然是要有一些天生条件,不过幸好,福建和南直隶,先天倒也足够。尤其是福建那边多山少田,百姓生活尤其困苦,不适合农耕,依山靠海的,总得有些生计,浙江的流民,十之四五都是福建那边来的,可见福建那边,新政推行势在必行。至于南直隶十四府呢,和浙江倒是差不多,都是水道纵横,本来这商贾气息就重,所以本官以为,眼下当务之急,总督衙门该立即以新政推广要务,可是单凭一个总督衙门,那是远远不够的,还望大家献计献策,有什么想法,都可呈上来。”

    众人jīng神一振,纷纷道:“下官人等一定谨遵大人之命,尽量谋划。”

    徐谦又道:“眼下到了年末,本官算是抛砖引玉,就先拿出个方子出来吧,且看诸公以为如何。”

    ………………………………………………………………………………………………………………………………………………

    第三章送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