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二十四章:帝相争执

第六百二十四章:帝相争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黄锦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工具,黄锦显然深知这一点,所以这个时候,他的所谓笑容,早就收敛的无影无踪,现在不是笑的时候。

    他开始一个个念名字,被叫到的大臣,立即被虎背熊腰的大汉将军从人群中拉扯出来,背押到一边。

    有人大叫冤枉,有人大声怒斥,甚至有人道:“怎么,黄锦,你要做刘瑾吗?”。

    这种喝问,黄锦充耳不闻,他和刘瑾的共同点都是太监,太监的使命就是按着天子的心意办事,是不是刘瑾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子怎么想。

    拢共叫了二十多个人,这些人大多都是低级官员,也没什么章法可循,既非是什么重要人物,也不是什么串联这次活动的主谋,可见宫里点出这些人物,完全看的是自己的心意,只能算你倒霉。

    黄锦冷冷一笑,扫视了一眼这些如丧考妣的大臣一眼,随即从牙缝里冷冷蹦出一个字:“打!”

    曙光露出来,午门外一片混乱,有人痛哭流涕,有人呵骂,有人嗷嗷大叫。

    曙光落在黄锦满是yīn霾的脸上,他的脸sè,略带几分yīn狠。

    …………………………………………………………………………………………………………………………………………………………

    内阁已经吵做一团了。

    杨一清怒气冲冲的手锤桌案,怒斥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今上这是要效仿正德吗?”。

    这句话,绝对有大逆不道之嫌。

    可是杨廷和今rì竟是没有让杨一清慎言。甚至是面无表情。

    事情太突然了,突然抄了报馆。突然到处拿人,到现在,这些人也都还在诏狱里,各个衙门的影响力,居然一点都不能渗透下去,平时对庙堂上诸公们笑脸相迎的锦衣卫中枢们,此刻也都壁纸不见。

    这很明显,风向变了。

    可是风向怎么就说变就变,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因为事前莫要任何征兆,什么都没有。

    本来串联此次午门的活动,杨廷和就没有制止,因为他想试探一下,试探一下宫中的反应,想看看这宫里头,到底有多大的决心。谁晓得问题大条了,居然惹来了大规模的廷杖。

    杨一清还在一旁痛斥:“这样下去,和正德的时候有什么区别。难道非要弄到天下大乱,非要弄到众叛亲离……”

    “啪……”端在杨廷和手里的茶盏,狠狠的放在几案上,杨廷和显然也怒了。

    这些举动。分明是针对理学的,他这个内阁首辅,再不站出来说说话。以后是休想再做人了,杨廷和道:“你说的不错。陛下不知吃了什么药,竟是糊涂到这个境地……”

    糊涂二字。在这里说出来,和杨廷和从前的谨慎相比,实在是天差地别,他冷冷一笑:“事情有因才会有果,老夫倒是想看看,陛下到底是受了谁的蛊惑。”

    眼下有太多的疑问,只是这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请见了。

    “我再去觐见,不管陛下见不见老夫,非要面见天子不可。”杨廷和打定了主意,连忙叫了太监来,请他入宫传报。

    杨一清不由道:“老夫和杨公一道入见。”

    杨廷和却是摇摇头,道:“你的xìng子太过易怒,去了反而不好。”

    杨一清叹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连他自己都清楚,以自己的xìng子,会说出什么话来。

    时间在一点一滴过去,先前几次请见,天子都没有准许,只说是身体有恙,杨廷和知道,这是托词,可是是托词也没有办法,天子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而这一次,天子会不会应允呢?

    杨廷和越来越觉得烦躁,自从……自从不知什么时候起,他这个首辅,有越来越多的烦心事,似乎和嘉靖初登大宝时,全然不同了。

    他甚至已经忘了,这个改变是什么时候开始,是徐谦入朝?似乎不对,是嘉靖开始越来越沉迷于丹药,似乎也不对。

    内事外事,让他的头上多了更多白发。

    终于,代传消息的太监去而复返,道:“陛下有口谕,请杨公入见。”

    听到这消息,就仿佛得了恩赐,杨廷和一下子霍然而起,嘴唇都在打着哆嗦,喉头滚动几下,道:“臣遵旨。”

    说罢,立即入宫。

    这一次,依旧在大高玄殿,嘉靖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他的脸sè红润,哪里看得到身体有恙。

    “陛下。”杨廷和拜倒,沉痛的道:“陛下,近来不知理报报馆犯了什么事,这理报编撰,多是程朱学……”

    “此外,午门门外……”

    杨廷和是来讨一个说法的,很显然,来之前他已经打好了腹稿,一见到嘉靖,便打开话匣子,将心里的话俱都吐露出来。

    嘉靖面无表情,并不吭声,又仿佛在倾听杨廷和的话,又似乎对此无动于衷。

    杨廷和继续沉痛的道:“陛下,老臣以为,此事万万不可,廷杖大臣,这只有在正德年间才有,陛下圣明,登基以来,善待臣子,这些事,微臣一直都看在眼里,可是眼下臣子们只不过……”

    嘉靖突然目光浮出一丝微笑,突然道:“直浙总督的人选,内阁那边,可有眉目了吗?”。

    嘉靖突然顾左右而言其他,杨廷和一时恍然,却是心忧如焚,沉痛的道:“陛下,现在京师发生了这样的事,厂卫居然直接索拿大臣……”

    嘉靖毫不犹豫打断他,道:“朕在问的是,直浙总督的人选,可有眉目?”

    似乎感受到了嘉靖话音中的严厉,杨廷和抬眸,居然发现,嘉靖对自己而言,已经越来越陌生,从前他总是能透析嘉靖的想法,甚至能看穿嘉靖的心思,那时候的他,以内阁首辅之尊,以迎立嘉靖之功,在嘉靖面前,是何等的中气十足,可是现在……

    他重重叹口气,道:“已经有眉目了。”

    “可还是王道中?”嘉靖微微一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杨廷和。

    杨廷和道:“是,微臣以为,王道中……”

    嘉靖却是冷笑:“这个人,朕很不喜欢。”

    短短的几个字,却是让杨廷和一时无言以对,你不喜欢就不喜欢,朝廷官员的任命,从前可一向都在内阁手里,当然,尊重一下天子意见是应当的,只是……

    杨廷和心里又升起疑惑,王道中为何突然让天子如此厌恶,他记得几rì之前,提出这个人选的时候,嘉靖的反对并不激烈。

    嘉靖继续道:“朕的意思是,王道中这个人,既然在嘉靖三年加了鸿胪寺卿,就不宜再升任直浙总督了,只是不知,爱卿还有什么人选?”

    杨廷和踟躇起来,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人选,而且,他觉得不让王道中升任直浙总督,实在有些可惜。

    正在他踟躇的时候,嘉靖却突然微微一笑:“其实浙江巡抚徐谦倒是不错的人选,他在浙江,不就是办的很好吗?朕以为,让他来,倒是合适。”

    杨廷和心里咯噔一下,他突然一下子全明白了,说来说去,还是姓徐的捣的鬼。这姓徐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杨廷和几乎没有任何疑虑,道:“徐谦担任浙江巡抚不过一年半,年纪轻轻,已是封疆大吏,若是再升任总督,未免……”

    嘉靖慢悠悠的道:“难道这朝廷择才,看的是他的年纪,而非能力吗?既然徐谦能办好浙江的事,想来这直浙也不是难事,直浙总督本来就是以总督倭事为主,徐谦平倭,功勋卓著嘛,有他坐镇直浙,直浙三地,就再也不必担心倭寇了。”

    杨廷和差点一口老血要喷出来,连忙道:“陛下……”

    其实杨廷和也明白,自己越是反对,嘉靖的决心就更加坚定,只是这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争执一下。

    嘉靖却显然厌烦了这种争论,他慢悠悠的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旨意你们内阁来拟。”说罢,他朝身边的小太监努努嘴,道:“去,告诉黄锦,朕说的是稍事惩戒,不要做的过火,懂了吗?”。

    太监道:“奴婢遵旨。”急匆匆去了。

    嘉靖目光又落在杨廷和身上,道:“朕乏了,爱卿退下。”

    杨廷和叹了口气,道:“陛下,臣以为……”

    嘉靖淡淡的道:“今rì的事,就到此为止。”

    杨廷和只能摇摇头,告辞而去。

    嘉靖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可捉摸。

    不过午门那边,廷杖终于叫停了,紧接着,宫中传出了消息,说是司礼监秉笔太监黄锦胆大妄为,假装圣意,侮辱大臣,已命他思过,至于诏狱中的理报编撰人等,也俱都释放。

    方才还是风雨yù来,可是这雷霆还未出现,一切都偃旗息鼓,似乎再也没有了动静。

    嘉靖一身道服,脸上带着几分刻薄,在傍晚的时候,听着黄锦的汇报:“陛下,内阁已经责令待诏们拟旨了。”

    嘉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淡淡的道:“杨廷和已经老了,再没有锐志了!”(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