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一十九章:高升

第六百一十九章:高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徐谦写好了奏书,连带供词,一并让人火速送入京师。

    周泰去而复返,不无担忧的道:“大人,眼下这方献夫算是完了,只怕用不了多久,他这个直浙总督就要裁撤,眼下这个人已经可有可无,只是卑下有些担忧。”

    徐谦淡淡笑道:“怎么,又杞人忧天?”

    周泰却是道:“这不是杞人忧天,说实在的,方献夫此人,在京师被人排挤,在江南也被人排斥,其实这样的人做总督,虽然总会挑出点事来,一有时机,就会对大人不利,可是他的危害,其实并不大,毕竟他上没有庙堂诸公的支持,下不得人心,就算是上串下跳,可是只要大人小心提防,也不怕做出什么伤害新政的事出来。可是一旦方献夫走了,那么这直浙总督,不知朝廷还会不会委员赴任,若是不设直浙总督,似乎还好,毕竟现在倭寇几乎已经绝迹。卑下担心,朝廷依旧按前例设直浙总督,那么,依着内阁的心思,肯定要选一个更加信得过的人,毕竟总督的人选,还握在他们手上,有了方献夫的前车之鉴,下一任总督,必定会jīng挑细选,而这个人必定不是等闲之辈,又得到了内阁支持,若是此时到了杭州,发号施令,四处挑拨是非,只怕将来,这浙江的新政,要举步维艰了。”

    周泰的担忧,确实不无道理。朝廷自从设总督巡抚以来,已经将这督抚变成了常理,比如说弘治年的时候,只有一些有问题的省份,才会设巡抚,这是临时起意。可是一旦某省设了巡抚,那么从此,就演变成了常例,于是渐渐的,各省都有了巡抚,而总督也是一样,比如宣大总督,本来是因为前些年边镇紧张,所以在正德年间。便设宣大总督一职,专门负责边务,可是后来,这个宣大总督,也成了常例。

    这当然和朝中诸公们有关系。毕竟多了一顶乌纱帽,不设白不设,诸公们有这么多门生,有这么多故旧,总要找个空缺安排一下,乌纱帽越多,才能做到人者有份。

    所以这直浙总督。怕也多半是如此,虽然是以平倭的名义特设,可是看这光景,八成是像宣大总督和浙江巡抚一样。变为常例了。

    而一旦还要选任直浙总督,这直浙总督关系重大,必然是内阁十分在意的一个位置,这个位置。内阁肯定还要委一个信得过的人出头,只是这个人。会是谁?

    不用说,这个人一定是内阁的人,而且一定在京师那边有一定的影响,能力嘛,自然不会差,有了方献夫的前车之鉴,这一次一定不会再出一个王学的乌龙出来,所以……几乎可以肯定,将来这个人,会比方献夫更加麻烦。

    徐谦微微皱眉,道:“你说的对,确实是个隐患,只是我身在浙江,京师那边的决定,倒是一时顾不上,不过现在除了一个方献夫,想来就算是新任的总督到任,也会规矩一些,我们能整方献夫,惹得急了,照样能将此人撸下去。”

    周泰却是不由道:“大人这样想确实有道理,不过大人为何不取方献夫而代之?”

    听到这句话,徐谦明白了周泰的心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只怕浙江的官员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在进一步,毕竟这总督给谁都让人不安,还不如让徐谦来做,而徐谦做了总督,大家不但放心,将来大家的前程,自然也是大好。

    只是徐谦却是哭笑,他并非不想在进一步,无论于公于私,他对这些都颇为动心,只不过,这种事哪里有这样容易,毕竟自己才上任一年半,升迁速度实在太快,从翰林编撰到学士,再到巡抚,短短五年不到的功夫,就已经跨越了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跨过去的三个坎儿,现在凭他的资历,耗个五六年,或许能混到总督这个级别,可是现在,却几乎是没有可能。

    且不说内阁那边不会同意,可就是天子那边,只怕也认为自己升迁速度实在太快,也不会坚持让自己升任总督,除非天子铁了心,非要如此做不可,或许还有三四成的可能,只是嘉靖天子眼下还是较为满意现状,自己这个浙江巡抚,他就已经出过了力,现在一年半未到,就要荣升总督,便是嘉靖,怕也觉得火候不够了。

    宫里模棱两可,内阁坚决反对,单靠浙江这些官员抬轿子,就想做总督,那是痴人说梦。

    徐谦淡淡一笑,道:“许多事,不能cāo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本官知道你们的心思,只不过时候没到,火候也不够,眼下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周泰沉默了一下,道:“不如去京师活动一下,请张尚书和梁尚书……”

    徐谦摇头:“他们出不了这个力,这种事,绕不过内阁。”

    周泰苦笑:“可是天子那边?”

    徐谦还是摇头:“天子有天子的想法,除非……除非天子另有所图,这件事,也绝不可能出什么大力,还是安生本分吧。”

    周泰炙热的目光看向徐谦,道:“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大人,其实现在浙江上下官员都很是担忧啊,毕竟前途未卜,更不知何人赴任,大家的心都悬着,要是来个厉害人物,这浙江上下,都要一片哀鸿了。大人想不想升任总督呢?”

    徐谦道:“当然是想。”

    周泰笑道:“要不然,就发动人,一起上书吧……”

    徐谦连忙摇头,道:“万万不可,这样做,可能授人以柄,甚至还有可能,闹出更坏的事,你们如此期盼,本官只好再想想办法,但是你们私下里,绝不能轻举妄动,一切都要听本官的安排。”

    周泰只得点点头,道:“卑下明白了,卑下会把大人的意思传达下去。”

    周泰的许多建议,虽然让徐谦俱都被否决,可是经过周泰如此一说,倒是让他心思不由活泛起来。

    这个总督,确实是让别人去做,还不如自己取而代之,只是要怎么取?

    自己的希望,甚至连一成都没有,可是自己是不是该好好争取一下呢。

    徐谦坐在椅上沉吟良久,一时之间,暂时拿捏不定主意。

    良久,他命人去取了一些京师的邸报和奏报来,近来忙着浙江的事,京师那边的动向,自己一直没有关注,邸报之中,却是可以看出蛛丝马迹。

    呆看了半个时辰,心里对京师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似乎眼下,内阁和宫里的关系得到了某种缓和,而之所以如此,还是出在他徐谦身上,因为挑起了礼议之争,内阁一直都在尽量和宫里避免摩擦,杨廷和入宫觐见的次数,也开始增多起来。

    只是他入宫,却不再是告诉皇帝该如何如何,而是很讨巧的询问宫中对一些政务的意见,天子对此,似乎也很满意。

    就在京师不可开交的时候,宫里和内阁之间却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相处竟是变得融洽了不少。

    徐谦不由苦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己又怎么会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若是这样的局面,那么自己的可能xìng似乎更低了,除非出现什么变故,自己想要做这总督,几乎是痴心妄想,现在,该怎么办?

    一时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法,徐谦索xìng不想了,倒是这时候,有差役来,道:“大人,总督衙门那边,方大人请大人过去说去。”

    方献夫?

    徐谦挑挑眉,此时他对方献夫再没有所谓的憎恨,因为到了他住个层次,要憎恨的人实在太多,方献夫即将退出这个名利圈子,就好像一个人,又怎么会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云雀蚂蚁计较什么呢?

    现在二人已经没有了为之你死我活的斗争需求,那么现在,他想见一见自己,那么不妨就见见无妨。

    徐谦点点头,道:“叫人备轿吧。”

    坐轿到了总督衙门,总督衙门外头,看不出什么异常之sè,只是差役增加了许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些差役是拱卫总督衙门,而真正有心人却能发现,这些人戒备的不是外人,而是府内的上下人等。

    徐谦的轿子一到,立即有差役迎上来,徐谦自然不会和他寒暄,只是淡淡的道:“方大人在哪里?”

    “方大人留了话,说是在书房里,静候大人。”

    徐谦甩甩袖子,旋即在差役的引领下进府,到了书房,跨槛而入,方献夫已经感觉到了动静,现在的他没有穿戴乌纱和官服,一身便装,已是站起来,见徐谦进来,微微一笑,道:“老夫还以为,徐大人不来了呢。”

    徐谦莞尔一笑,道:“大人相召,下官是肯定要来的,方大人在看书,不知看的是什么书?”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