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一十七章:生与死

第六百一十七章:生与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眼下江南都在等消息,想看看这朝廷,到底委派是哪个钦差。

    钦差的人选,关乎整个江南,毕竟这案子是往大里去查还是往小里去查,都得看钦差的意思,若是大事化了,倒也罢了,自然是方献夫倒霉之外,其余人权当是看热闹。可要是往大里去查,这就不免让人提心吊胆了,一旦定xìng为谋逆,那肯定会有同党,而方献夫身为直浙总督,大家都和他或多或少打过交道,这个时候,若是有心人想要弄出点证据出来,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而京师的圣旨,也飞快赶来,一封是往南京,让南京各部下文,维持稳定,江南的官军,都不得有轻举妄动。只是南京这边,却没有收到关于钦差的旨意,这就说明,朝廷点选的钦差,肯定不是出自南京。

    若是有心人再推敲一下,就会发现,钦差既然不是南京点选,那么必然是京师委派人员,或者是直接钦点浙江的官员,京师委派人员的可能xìng不大,因为事情比较紧急,这么大的事,谁都怕夜长梦多,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浙江省内点选官员了。

    假若钦差是在浙江点选,那么要猜测出这个人来,几乎只需要用屁股就足够了。

    资历和品级上适合做钦差的,只有浙江巡抚徐谦。

    徐谦竟是钦差,一下子,整个浙江省内部,都是惶恐不安,谁都知道,这徐谦可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让他来办这个案子,天知道最后会波及到多少人,尤其是那些和徐谦不对付的人,内心深处更加不安。若是这姓徐的趁机打击报复,那不是要误了自家卿卿xìng命?

    很快,传言就得到了证实,徐谦在巡抚衙门,果然是接到了旨意。

    与此同时,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方献夫,如遭雷击。

    完了,这一次是彻底的完了,虽然知道。他不会有好的收场,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局面会坏到这个地步。

    徐谦本来就是栽赃陷害他的人,人家巴不得收拾自己,现在大权在握。还不是随他怎么拿捏,到时候屈打成招,非要逼着自己声称是谋反,自己身首异处算是一个好的结局,更可怕的是,还可能祸及三族。

    方献夫不安的在书房里等待,过了小半时辰。接着便传出呼喝和急促的脚步声,有人毫不犹豫的将书房的大门冲开,紧接着,在众差役的拥簇之下。徐谦进入了书房。

    这督抚二人对视了一眼,方献夫如斗败的公鸡,最后叹了口气。

    徐谦面带微笑,叹口气。道:“方大人好,因为本官有公务在身。不便行礼,还请大人见谅。”

    方献夫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刚烈,只是叹口气,道:“大人有何公务?”

    徐谦慢悠悠的道:“拿人!”

    “来,将犯官方献夫拿下,原地审问!”

    有人冲上去,要摘下方献夫的乌纱帽,有人要扯他的大袖摆子。

    徐谦皱眉,又道:“罢了,刑不上大夫,给方大人留点体面,让他自己走。”

    这一句话无论是不是好心,可是听在方献夫耳里,却是说不出的讽刺,方献夫没有做声,只是幽然长叹。

    徐谦这个钦差,显然是急xìng子,不愿意拖延时间,直接让人在总督衙门就地开审,他高高坐在了本该方献夫的位置上,目光幽幽,看向方献夫,良久,才淡淡的道:“来,给方大人加个椅子。”

    有人给方献夫搬来椅子,方献夫苦笑一声之后,似乎自嘲自己临死之前,还能留存最后一点体面,欠身坐下。

    徐谦站起来,倒是没有咄咄逼人,而是叹口气道:“有些事,还是先和方大人说明白的好,现在朝廷下旨侦办,这件事闹的有多大,想来方大人也是官场中人,应当比本官还要清楚,事到如今,已经不是有没有罪的问题,而是这罪的大小问题了。方大人,本官今rì奉旨审问你,望你不要心存幻想,有什么就说什么,若是口出妄言,妄图抵赖,那么,你我就不好说话了,明白了吗?”

    方献夫当然听懂了徐谦的意思,徐谦就是要办他,他要是识相,就乖乖配合,否则这最后一点斯文和体面,都不会留他。

    方献夫只能一叹,道:“老夫知道了。”

    这个回答模棱两可,既没有说是,又没有说不是,显然方献夫心里还在挣扎,还在权衡利害。

    徐谦也就不赘言了,旋即便问:“请问方大人,为何要调动新军?”

    方献夫道:“老夫并没有调动新军。”

    “哦?”徐谦已经看出,方献夫还是打算不认账了,他冷冷一笑,道:“这么说,新军接到的公文,可是假的?”

    方献夫沉吟片刻,道:“老夫确实没有发出公文,请大人明察。老夫为官多年,当然深知这里头的利害关系,这样的事,老夫岂敢去做?”

    徐谦眯着眼,淡淡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人假造公文?”

    方献夫正sè道:“极有可能。”

    徐谦笑了:“可是本官已经查验过公文,这封公文并非伪造,公文起草之人,乃是大人幕友周到,而本官对照做周到此前的笔迹,确实同出一人,大人怎么解释。”

    方献夫道:“这是他私下所为。”

    徐谦又道:“那么大印呢,大印也确是总督衙门的大印。”

    方献夫不甘的道:“掌印的是方安,这是个小人,私自拿了本官的印……”

    他话未说尽,徐谦狠狠拍案而起,怒道:“难道你的意思是,这都是此二人私下的行为,和大人无关?”

    方献夫点头,道:“正是如此,大人不信,可以明察。”

    徐谦冷笑:“可是这二人在哪里?”

    方献夫道:“已经不见踪影。”

    徐谦笑了,他突然发现,原来人到了绝境的时候,再如何睿智的人,也会变得幼稚可爱,他笑呵呵的道:“如此说来,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这二人现在畏罪潜逃,所以就和大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吗?那么本官文你,这个周到是什么人?和大人什么关系?”

    方献夫道:“是老夫幕友。”

    “错了。”徐谦笑的更冷:“这个周到和大人关系匪浅,和大人相交多年,一直跟从大人,大人在哪里做官,他就走到哪里,根据本官调查,大人的许多公文,都是出自此人之手,从未有过差错,一个这样的人,大人却说此人包藏祸心,故意栽赃大人,你认为,这个说法,朝廷相信吗?本官会相信吗?”

    方献夫脸sè骤变。

    徐谦又道:“还有那个方安,方安乃是大人的近亲族人,是大人抬举了他,才有他的今rì,可是大人也说他背叛了大人,非要将大人逼到绝境死地,大人自己相信吗?”

    许多不能相信的事,偏偏在现在都发生了,方献夫陡然发觉,自己几乎百口莫辩。

    徐谦又道:“大人万般抵赖,看来,是不愿意老实交代了,大人为官多年,想来也清楚这钦差查办的规矩,大人这样不合作,让本官很为难。”

    威胁之意,已经十分明显,意思是说,若是再不合作,那么接下来,说不了动刑。

    方献夫闭上眼睛,终于认清了事实,最后叹口气,道:“不错,是老夫的指使,是老夫让他们下的公文。”

    既然无论如何都不能脱罪,如何解释都解释不清,那么索xìng,都认了,留下最后一点体面。

    徐谦笑了:“那么大人为何要下这样的公文?”

    方献夫沉吟片刻,道:“因为应天府府尹下文求援,说是有乱民围了衙门,老夫心忧如焚,所以……”

    这是方献夫最后的希望,因为如果是这样,至多也只能算他捞过了界,一时糊涂,至少和谋反什么的没有沾边。可是他心里却是明白,人家是专程来整他的,这个理由,人家肯定不会取信,一定会逼着自己录下更骇人听闻的口供,甚至可能,到时候有人会在总督衙门里查出许多违禁的东西。到时候,一切的人赃并获,必死无疑。

    徐谦却似乎对他的说辞很感兴趣,追问道:“是吗?那么应天府府尹是否有公文?”

    “有的,应当在书办房。”方献夫如抓到了最后一棵稻草。

    徐谦朝身边的差役努努嘴,差役立即去了,好一会儿,才拿了一份公文来,道:“大人,果然有应天府的公文。”

    徐谦命人呈上,看了片刻,居然点头道:“不错,果然如你所言,你看了这封公文,所以认为南京发了变故,所以才下了公文调拨新军入南京平叛?”

    方献夫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姓徐的,难道不是该往死里栽赃吗?怎么反而有给自己推脱的意思,他连忙顺着徐谦的话,道:“不错,老夫以为南京出了大变故,为防万一,所以才急切的下了公文。”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