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一十六章:情义

第六百一十六章:情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啪……”一方砚台狠狠砸落在地上。

    方献夫面如死sè,不可置信的站在书房里,书房里已经一片狼藉,而方献夫的身躯在不断的颤抖。

    到底出了什么事,其实到现在,他都没有回过劲来。

    只是听说,有一队官军出现在了南京城下,打着他的旗号,要入城平叛,随即便被南京六部官员制止,将这些官军赶了回去。

    而接下来,方献夫就毫无例外的被孤立了,所有人都在冷眼看他,所有人都不怀好意,坊间到处流传他谋反的传言,这些传言不但字字诛心,而且还能杀人,方献夫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人狠狠捅了一刀,这一刀,很痛。

    这太可怕了,这支军马哪里来的,又怎么奉了总督衙门的差遣,方献夫到现在,竟是一点都不知道,这一切他都蒙在鼓里,而现在,据闻许多奏书已经去了京师……

    完了……彻底完了……

    政治极其敏锐的方献夫又怎么可能想不到,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这个后果又是什么,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可是至少却是知道,他接下来,会死的很难看,重则抄家,轻则……

    不,不,一定会从重处置,因为现在,有太多人想要自己死,姓徐的希望将自己碎尸万段,而朝中的诸公呢,哈哈……这些人只怕更恨不得将自己挫骨扬灰吧。

    所以,一旦天子动怒,那么接下来,就是墙倒众人推,接下来,会不会有许多谋反的证据出来?会不会在衙门里搜出龙袍和金刀?

    方献夫绝不是傻子。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连傻子都不如,他现在处在最最险恶的环境,他死定了。

    怎么办,该怎么办?

    方献夫喃喃念着,可是这件事,虽然明知是栽赃,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据闻。新军确实有总督大人的公文,而且上头盖着的,也确实是总督衙门的大印,这一切……自己脱不开干系,就算是自己辩解。有人会听吗?朝廷必定会有钦差下来查办,这个钦差,不是内阁的人,就是王学的人,无论是落在他们谁手里,自己都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方献夫的老泪不由纵横起来。他还是棋差一步,甚至说,他还是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政敌。会动如此险恶的一步棋。

    是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查一查这大印从哪里来的,他立即不耐烦的大叫:“来。来人,把方安叫来。快。”

    “老爷……”

    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已经走了,消息传出来,不少随员纷纷树倒猕猴散,毕竟谁都知道,总督大人可能涉及到了谋反,这样的大罪,可是要株连的。

    进来的乃是方叔,方叔身体差了许多,他满脸苦涩的道:“老爷,方安……方安他昨天夜里就不见了踪影,他住的屋子,东西也没有收拾干净。”

    方献夫浑身巨震,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是方安,是方安背叛了自己。

    一切都明白了,可是这个时候,他竟是气不出来,只是冷笑道:“好,好一个方安,去,将周先生请来。”

    “周先生,周先生他……”方叔面露迟疑。

    “周先生怎么了?”方献夫正在气头上。

    方叔胆战心惊的道:“周先生也……也走了,据说,是和方安一道走的,有人瞧见他们一起雇了车……”

    “混账!”方献夫大骂,他总算是明白了,自己身边的人,就是和那些人合谋一起坑害自己的人,他气的嘴皮子发抖,说不出话来。

    …………………………………………………………………………………………………………………………………………

    在宁波的港口。

    这新建的港口很是壮观,密密麻麻的脚力在栈桥上不断装卸货物,到处都是寻找商机和押货的商贾,各种声浪夹杂在一起,吵吵嚷嚷。

    一艘停泊在栈桥边的海船上,方安和周到二人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他们的脸sè很难看,虽然事情是做成了,可是迎接他们的命令到底是什么,他们却不知道。

    唯一让他们庆幸的是,对方没有急于杀人灭口,但是他们的危险依旧不小,谁能保证,这些人会不会将他们送出海之后,再突然动手呢?

    许多事情,依旧还难以预料。

    这时,终于有了上了船,这一次竟是周泰亲自出马,显然对别人,他不太放心,这种事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他特意从杭州赶到了宁波,对这两个人,周泰很是满意,他命人尾随其后,发现他们并没有和其他人打交道,这说明他们二人很听话,没有为自己留后路,如果他们为了加一道保险,将这件事实言相告,并且告诉他们,若是自己遇害,就立即宣扬出去,那么,周泰绝不会手下留情,他会毫不犹豫的将所以知情之人全部弄死。

    他上了船,给船上的水手们都吩咐了几句,这些水手都是海路安抚使司的人,周泰自报了家门,便有人领着他们进了一处船舱,并且喝止所有人不得靠近。

    幽暗的船舱里,周泰拿出了一沓银票,道:“从现在起,你们要去倭国,你们的身份,都要重新换一换,至于身份,已经替你们弄好了,你们是两个客商,海路安抚使司那边,会为你们在倭国安排一个地方,还有,这里有一万两银子的银票,这是抚台大人特意交代下来的,这些银票,足够你们在倭国衣食无忧,在那边,海路安抚使司会为你们置产,你们可以做一些丝绸买卖,海路安抚使司那边也打了招呼,会给你们提供一些保护和便利,若是在那里,有人欺到你们头上,安抚使司会替你们解决问题。”

    周泰说的很详细,将倭国那边的情况俱都实言相告,他们要去的地方,与其说是倭人的地盘,还不如说是海路安抚使司的据点,因为贸易需要一个落脚点,在威逼和利诱之下,安抚使司已经迫使幕府提供了一处方圆五十里的地点,这里只允许倭国商人出入,其余人不得随意靠近,而且安抚使司还招募了武士,对那里进行严密保护,在那里居住的有近万人,其中超过半数,都是汉人,周到和方安二人在那里住下,不会有什么问题。

    至于银子,除了周泰给的一万两银票,再加上二人的一些家产,却也足够了,到了倭国,还会有人为他们提供一块土地。

    “还有,就是你们的家人,这件事太大,怕是也要躲一躲风头,所以你们的家人,我们另有安排,不出三个月,应当会和你们会合,你们,还有问题吗?”

    周到的心里,不由一松,他的担心似乎并没有实现,因为如果对方真打算杀人灭口,就绝不会将那边的情况交代的如此清楚,要知道,这艘船和徐抚台有很深的关系,若是周到要杀人灭口,现在就可以处置,何必要给自己银子,何必还要多此一举,详细说明那边的情况,由此可见,对方不想灭口,只希望他们保守秘密,一直将这个秘密带进棺材。

    事实上他们想不带进棺材也不成,去了倭国,无亲无故,一切都得依仗海路安抚使司,而海路安抚使司,本就是徐抚台的力量之一,一旦他们在那里乱说话,想来海路安抚使司那边,也不会客气。

    周到点点头,他心里有几分感激,事实上,他是抱着九死一生的心情在这里等待,现在不但有了活路,而且后半辈子,似乎也能高枕无忧,显然对方不只是利用他们,也同样花费了不少心思,给他们做了许多的安排,周到道:“大人放心,从前的周到已经死了,从现在开始,学生就是一个新的周到,从前发生的事,学生再也记不起来了。”

    周泰却是笑了,取出一份文书出来,道:“你错了,你现在不叫周到,而叫周琛,这是你的文书,到了那边,或许有用。还有方先生,这是你的文书,你的新身份叫方欢,这个名字,是老夫取得,若是取得不好,不要取笑。好了,时间不多,告辞,京师那边,即rì就会有消息,还有许多事,老夫必须回杭州处置,二位,若是有机会,老夫或许会去倭国一趟,或许将来,我们还有再见的一rì。”

    他抱抱拳,急匆匆的出来,叫来了一个水手,吩咐道:“好生照料,不要出了意外,抚台大人已经去信给了邓大人,让他照顾这两个朋友,他们,是徐抚台的朋友,也是邓大人的朋友。”

    说罢,周泰便下了船,关于是不是杀了二人灭口,周泰原本是极力支持的,毕竟人死了,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可是徐抚台却是没有同意,坚持要让两个人活下去,而且还打算让他们活的逍遥自在,徐谦要坚持,周泰自然也只好照办。不过在周泰心里,隐隐有几分安慰,这两个人毕竟是为抚台大人做事,若是抚台大人要杀人灭口,或许没什么,可是细细一想,今rì抚台大人利用了这两个人,随后便将二人杀人灭口,那么有一天,若是换做是自己呢?相比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周泰更希望自己为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办事,跟着这样的人,心里踏实。

    “或者,这样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周泰嘴角,露出了几分微笑。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