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一十五章:委派钦差

第六百一十五章:委派钦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京师震动!

    固然是礼议爆发,可是比起总督擅自调动官兵进yù入南京,甚至打着平乱的幌子,礼议毕竟还没有火烧眉毛。『文學wxba』

    更何况,京师之中,对方献夫心怀不满的人大有人在,而方献夫竟然做出这样的事,自然而然,这位几乎已经没有多大存在感的直浙总督,一下子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紧急的廷议已经召开,甚至连天子也参与进来。

    这事太大,甚至可能危及到祖宗社稷,若不是南京各部还有五城兵马司应对得当,而新军官兵对朝廷多是忠诚不二,天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假若一旦有人别有所图,整个江南半壁,都可能陷入战火之中,安化王和宁王的先例犹在,至今还让人心有余悸,当年宁王谋反,首要的目标就是南京,取得了南京,就取得了江南数省,节制江南,可以和朝廷形成对峙的局面。

    调兵,对任何一个当政者来说,都是尤为敏感的事,而这种敏感xìng,不但使朝廷百官不敢为方献夫说话,便是嘉靖,此时也后怕不已。

    廷议进行的很顺利,几乎是一面倒的形势。

    兵部尚书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个清楚,新军奉的,果然是总督衙门的命令,而总督衙门所下的公文,也确实有总督大印,这一点,是万万不能抵赖的。

    其中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总督衙门在命令新军赶赴南京时,还有一道命令是递给浙江巡捕司,命巡捕司恪守其位,没有总督衙门的命令,谁都不得轻动。

    这道命令也透着古怪,巡捕司的筹建。是经过朝廷恩准的,新政嘛,隔三差五都会有许多奏书上来,要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对于支持新政的嘉靖来说,自然一切照准。

    而巡捕司显然是不小的力量,人数约在一万上下,甚至比之浙江新军的人数,都不遑多让。而且戍守各府各县,几乎成了浙江最重要的准军事力量之一。

    在这个节骨眼,方献夫一面让巡捕司恪守职责,命他们只听总督衙门调遣,一面派新军以平乱的名义进南京。这就更加值得别人怀疑了。

    “陛下,无论方献夫打着的是什么主意,这件事,都非同小可,不可不察,老臣以为,应当立即委派钦差。彻查此事。”

    杨廷和当机立断,他对方献夫已经彻底失望,这个人,本来就已经成为了弃子。自然没有袒护的必要。更何况这个人乃是他举荐的,若是这个时候,他但凡对方献夫有稍稍一点庇护,那么必然会让人产生疑心。假若方献夫当真别有所图,而杨廷和既举荐了他。又对他百般维护,谁能保证,他和你杨廷和不是一伙的呢。

    杨廷和也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正在向他迫近,他必须十分强硬的进行表态,而且绝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模棱两可,他继续道:“至于这方献夫,应当立即解职,听候钦差处置,还应当发文江南各省各府,命他们各司其职,此外,还有新军、南京五城兵马司、福建各卫,都要下旨,令他们不得轻举妄动,从现在开始,紧闭营门,任何人出入,都要由本地巡抚、各部尚书报备,但有擅自调动军马者,纵是一兵一卒,也当以谋反论处!”

    嘉靖颌首点头,杨廷和的这个处置,还算是妥当,现在要做的,一方面是秋后算账,另一方面,就是立即维持住局面,绝不能有丝毫闪失,而杨廷和的办法虽然简单,却是最恰当的。

    嘉靖不由道:“委派钦差,应当委派何人为好?”

    这一下子,倒是让人犯难了,方献夫的品级很高,既然要查,肯定不能让阿猫阿狗去,因为可能牵连的人,地位都是不低,这个人,必定要有一定的影响力,得有人愿意配合你。

    刑部尚书张子麟道:“陛下,若是从京师委派钦差人员,只怕往返时rì太长,时间拖得越久,只怕夜长梦多。”

    这句话,倒也深合帝心,嘉靖不由点头,等钦差去了,只怕黄花菜都凉了,谁晓得方献夫有没有同党,等你一去,人家早就湮灭了罪证,这种事太过敏感,可不是闹着玩的。

    “莫非从江南就地委派人员?”嘉靖问道。

    听了这话,所有人都打起了jīng神。

    因为一旦委派钦差,那么这个钦差查的既然是方献夫,这个人,必定大权在握,只怕江南三省的官员,都要听他调遣,甚至人家一言一行,都关乎着整个江南官场人物的生死,他若是要严办,不晓得多少人都要人头落地,可以说,无数人的xìng命荣辱,都在人家的一念之间。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钦差的人选上。

    杨廷和毫不犹豫的道:“南京礼部尚书费宏,此次南京事件之中,当机立断,可以担当重任。”

    张子麟则是道:“此事涉及到了兵事,费大人毕竟是礼部出身,对刑名未必jīng通,一旦出了差错,只怕要悔之晚矣了。臣举荐兵部尚书王守仁,王尚书在宁王之乱时,也曾力挽狂澜,自然可以担当大任。”

    杨一清毫不犹豫道:“只怕不妥,据闻王守仁年事已高,若是要彻查此事,需来回奔波,只怕体力不济。”

    户部尚书梁藤毫不犹豫站出来,道:“那么就让刑部尚书张籍去办,张籍主掌江南刑名,足以彻查此事。”

    张籍,也是王学之人。

    杨廷和等人岂会让他如愿,户部新任尚书吴芳冷笑道:“不可,这事牵涉到了巡捕司,按理,巡捕司也归南京刑部节制,可是为何,这巡捕司却对总督衙门如此敬若神明,怕就怕这南京刑部,也脱不开干系。倒不如让五城兵马司都督去办。”

    五城兵马司都督既不是王党又非旧党,这个人选,倒是公允。

    只是杨廷和却是眉头一皱,有些内情,他比别人更加清楚,这个都督,可和如意坊关系匪浅,据说牵涉的利益不小,这个人显然不合适,杨廷和慢悠悠的道:“眼下南京防务尤其紧要,让五城兵马司的都督分身去督办此事,只怕也是不妥。”

    顷刻之间,江南有数的大人物,几乎都被排除了个干净。

    最后,倒是让人犯难了,嘉靖不由道:“实在不成,只能动用厂卫了。”

    听到厂卫二字,朝中百官更是一面倒的反对,厂卫和文官之间,一直都有很深的芥蒂,若是其他人来查办,事情或许还在可控之内,可一旦让厂卫牵涉进来,并且由厂卫来做主,那么只有天知道这个惊天大案最后会是什么结局,或许厂卫捏造各种罪名,排除异己,到时候,无论是王党还是旧党,可能都要完蛋。

    这种事可是有先例的,以前厂卫办案,哪一次,牵连的不是数以百计的人,而哪一个,不是无辜官员。

    见百官纷纷反对,嘉靖皱起眉头,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淡淡的道:“浙江巡抚徐谦,从前就办过商家的案子,现如今既已是浙江巡抚,而方献夫又恰好是在浙江,由他来办,倒是合适,那么,就让徐谦来办。”

    杨一清连忙反对,道:“陛下,徐谦乃是浙江巡抚,而方献夫乃是直浙总督,驻地都在杭州,谁能保证,他们之间没有勾结。”

    这句话本是劝嘉靖放弃徐谦这个人选,谁晓得他一时情急,让嘉靖生出了反感之心,嘉靖冷冷一笑:“怎么,现在连徐谦都信不过了吗?”

    杨一清没词了,他当然清楚,就算是和自己比起来,嘉靖更信任的也是徐谦,自己方才太急,居然没有料想到这个可能。

    嘉靖语气严厉的道:“就这么办,徐谦足以担当大任,就不必委派他人了。”

    张子麟等人自是大喜,忙道:“陛下所言是极,微臣也以为,让徐谦去办正好合适,是了,还有一件事,就是此事的关键还在应天府,应天府施政,四处加征官粮,惹来天怒人怨,这才会有一些不满他的士绅生员去应天府和他们理论,后来据闻,应天府下了许多公文,希望调兵来弹压‘民变’,这祸根说来说去,还是应天府,若无应天府,方献夫又有什么理由调兵进南京,所以,应天府尹,也要一并彻查才好。”

    嘉靖对这应天府尹,倒是没有太多关注,既然没有太多关注,那么这个人自然是可有可无,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当然也懒得理会,既然有人突然提起了,当然也就举手之劳,他毫不犹豫的道:“张爱卿所言甚是,应天府那边,一并彻查。翰林那边速速拟旨,不得有误,圣旨要随时送进宫里来,朕要过目一下。”

    一场廷议,到了这里落下帷幕。

    …………………………………………………………………………………………………………………………………………………………

    第一章送到,被人爆了,求月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