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一十三章:死路一条

第六百一十三章:死路一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醉香楼里,一个陌生人出现,旋即交给了他们一封书信。/>

    这两封书信,印着的都是寻常工坊的封泥,一般人根本查不出什么底细。

    “大人的意思是让二位按着这个法子去做,事情做成了,到时自然会有好处。”

    两封牛皮纸做的书信,却让周到和方安二人感受到有千钧之中。事实上在此之前,他们都不知道对方都和巡抚衙门有联系。

    现在,二人相视苦笑,对方直接将二人一起请来,公开了身份,很明显,对方显然已经摊开了。

    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被利用的机会。

    周到立即想到,或许这一次,就是彻底将总督大人赶出浙江,带着这个心情,待来人走了,他忙不迭的将印泥撕开,寻出里头的信笺,连忙看起来。

    这一看,周到的脸sè骤然没有了血sè。

    而另一边的方安,也是目露骇然之sè。

    二人相视一眼,周到无力的将手垂下,才艰难的道:“这件事……是不是太大了。”

    方安苦笑:“不错,事情太大了。要不然,我们去说说,看一看……”

    周到旋即摇头,他并不是个傻子,人家既然已经布置下来,显然是已经下了决心,决心就是,方总督必须要死。现在就算去求情,也绝不可能,因为牵涉这件事的人,必定有不少,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重要人物,他们既然已经商议定了,就不可能随意更改。

    可是周到和方安,就算想不做都不成,且不说他们二人深知。对方的能量,若是不做,自己的身家xìng命可能不保不说,甚至自己占了不少便宜的亲族,只怕也要跟着倒霉。

    二人心里自知,平时他们没少吃拿人家,不说隔三差五的银钱打赏,还有他们的族人,在浙江也有很多的买卖。

    而现在。周到最担心的是,这件事做成之后,会不会有人杀人灭口,他看向方安,二人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周到慢悠悠的道:“这里头说,事成之后,会给我们每人一万两银子,会有人将我们送出海去,只是不知,对方算数不算数。”

    方安小心翼翼看他:“周先生以为呢?”

    周到苦叹道:“眼下,不管他们算数不算数。我们还有选择吗?这件事,太大了,哎……”

    方安不由道:“不如索xìng我们什么都不做,还是走了。逃的远远的。”

    周到摇头,突然冷笑:“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人家送了书信就完事了,这里都是他们的人。我们跑的掉吗?眼下只能把事情做好,至于后面的事。也唯有听天由命,要怪,只能怪咱们拿了人家的好处,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们要连本带利收回来的。走,我们立即回衙门。”

    二人不安的回到总督衙门,差役见了他们,便道:“二位先生,总督大人方才还在问,不知你们回来了没有,请你们去一趟。”

    二人没有说什么,连忙去了方献夫的书房,传报之后,走了进去。

    无论是周到还是方安,心情都紧张到了极点,仿佛方献夫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蹊跷,再加上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更使他们的脸sè难看。

    方献夫正在看书,此时将书放下,一双眼睛盯住他们,淡淡的道:“怎么,你们的脸sè都这么难看,莫非,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打探到?”

    周到连忙道:“大人,外头一点风声都没有,学生寻了几个巡抚衙门的人问,他们也只是说与会的几个人物,似乎在商量什么大事,而且,极有可能是针对大人。”

    周到这样说,是带有目的的,一方面,其实是稳住方献夫,让方献夫不要疑心到自己,而另一方面,则是故意制造某种紧张气氛,让方献夫去钻牛角尖,好让自己有机会办其他的事。

    “是了,还有一件事,说是近来宁波的治安,越来越差,为此,巡抚回来之后,大发雷霆,下了令,要命杭州巡捕局加派人手,赶赴宁波……还说要裁撤一批宁波巡捕局的人员。”

    听到这里,方献夫顿时紧张起来,巡捕司乃是他的掌控之下,算是他这个总督唯一掌握的力量,现在巡抚衙门做出这个动作,显然是想连自己最后那么点儿权利也要剥夺,他一下子,变得无比敏感起来,眯着眼,慢悠悠的道:“是吗?方安。”

    方安忙道:“学生在。”

    方献夫道:“你立即取印,让周先生下一个条子去巡捕局,告诉他们,没有本官的命令,谁也不许轻易调动,谁敢妄动,老夫就办了他。”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方献夫为了自保,只能做出这个选择。

    方安道:“是不是现在就办?”

    方献夫敲了敲桌子,道:“自然是现在就办,要快。”

    二人得了命令,不敢迟疑,周到去草拟条子,他一共写了两份,一份是给巡捕司的,而另外一份,却是草拟之后,立即收入自己袖子里,他拿着巡捕司的命令去给方献夫过目,方献夫看过之后,点点头:“加印,立即传发。”

    “大人,是加总督的印还是大人的手令?”

    方献夫沉吟片刻:“自然是总督大印。”

    方献夫点点头,道:“那么学生这便去签押房里。”

    到了签押房,找到了方安,方安显得紧张,正焦灼不安的等待,看周到来了,连忙道:“怎么样,事情如何了?”

    周到倒是临危不乱,道:“你先加了印再说。”他先是拿出巡捕司的条子,加印之后,又从袖子里抽出一份命令来,看向方安,道:“要加盖总督大印。”

    方安点点头,狠狠将大印盖了上去,二人的额头上,已是冷汗淋漓。

    只是这个时候,却不是他们舒缓的时候,周到连忙叫了差役来,将两份命令交给那差役,道:“这是总督大人的命令,立即传送出去,一份交巡捕司,另外一份……”周到看了方安一眼,方安似乎不忍去看,将脸别到了一边去,周到深吸一口气,道:“送新军大营!”

    “新军大营……”差役有所不解,道:“总督衙门,近来都没有送新军大营的……”

    方安冷笑:“你懂什么,这是总督大人的意思,要快。”

    差役点头,飞快去了。

    周到还怕有变故,因为传报公文,有些时候,总督大人会过问一下,他必须保证总督大人绝不过问此事,他向方安道:“我再去见一趟总督大人。”

    又回到书房,让周到心安的是,幸好自己此前提到了一些蹊跷,使总督大人有些钻牛角尖,现在他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巡抚衙门的yīn谋上头,见周到来了,他淡淡道:“发出去了吗?”

    “大人,已经加印发出去了。”

    方献夫脸sè露出几分狰狞,突然道:“这个姓徐的,实在可恨。不过不要紧,只要度过了这些难关,但有机会,老夫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周到默然,心里却在想:“大人,你等不到那一天了。”

    …………………………………………………………………………………………………………………………………………

    一封公文,以极快的速度传往位于余杭县的新军大营。

    与此同时,余杭县的新军大营里,cāo练正如火如荼。

    这些人,是不可能涉及到任何yīn谋的,他们要做的,就是不断cāo练。

    身为总队长的陆炳,此时皮肤比之从前更加黝黑了许多,每rì制定的cāo练计划,将这万余新军弄的死去活来。

    不过任何事,都有一个习惯的过程,如今这些新军,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现在新军的cāo练,主要在于火器的cāo练,因此大营里头,每rì枪炮作响,震得附近的村落,很是不安生,可惜这年头的官军,是一向不讲理的,吵了你又如何,你能怎么样?

    而在这时,总督衙门的公文终于到了,总队长陆炳接了公文,旋即一看,变陷入了深思。

    这封公文,竟是要调动新军,总督要调动新军做什么。

    陆炳拿不定主意,而恰好这时,又一封书信传来,却是周泰命人送来的,书信里头很简单,总督若有指示,一切遵照总督大人的命令行事。

    当然,最后不免还要加上一句,这是抚台大人的意思,这件事,属于绝密。

    陆炳和徐谦乃是兄弟,不只是因为这层关系,再加上陆炳本心上对徐谦有一种盲目的敬佩和信任,既然事涉机密,当然不能向任何人说,便是皇帝,也不能说,陆炳是个很实在的人,若说此前,他曾是嘉靖的伴读,所以对嘉靖有信赖,可是现在,跟着徐谦混了这么久,再者嘉靖成了天子,陆炳对嘉靖已经感觉越来越陌生。

    既然如此,一切都按总督衙门的意思办。

    …………………………………………………………………………………………………………………………

    第二章送到。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