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零七章:替天行道

第六百零七章:替天行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惊疑不定的礼官当然不敢放肆,草草的将整个祭祀仪式结束,随即众人郑重其事的向朱夫子磕头,这场祭祀,也就正式落入了尾声。

    可是对徐谦来说,这还只是个开始而已。

    徐谦直接寻了祭官,正sè道:“大人,下官要问,若是有主祭官员,中途立场,这是何罪?”

    祭官是夫子庙的小官,官职也不过六七品而已,而且这种差事是世袭的,自幼就要进行祭祀的cāo练,而且还要熟读四书五经,待成年之后,经过礼部考核,若是通过,那么这一辈子,便可高枕无忧了。

    不过在圣庙里,他就是老大,无论是尚书还是抚台,都得给予他足够尊重,所以徐谦才称呼他一声大人。

    只是现在徐谦如此咄咄逼人,口里客气,可是话里的意思,却带着浓重的杀气,让这位半辈子都呆在夫子庙里混rì子的祭官心惊胆寒,忙道:“按大明律法,读书人若是……”

    徐谦不耐烦打断他:“是不是欺师灭祖?”

    “算……算是。”祭官尴尬的笑了。

    徐谦颌首点头,便不再搭理这祭官了,气冲冲的对其他王学的官员道:“诸位可是亲眼见了,这姓费的实在是岂有此理,身为礼部尚书,理应主持祭祀,可是他拜了圣人,拜了其他贤人,唯独到了朱夫子像前,却是不拜,反而是拂袖而去,这是什么意思?朱夫子乃是十贤之一,对圣学居功至伟,这样的人物,他居然说走就走,他想做什么?他疯了吗?徐某人近来虽然学的是王学,可是心底深处,对朱夫子这样的圣贤却是敬服有加,他自称理学大家,却是这般不敬,不但失礼,还是犯罪!”

    众人一起道:“是啊,是啊,我们也是很敬服朱夫子的。”

    也有人道:“这般怠慢贤人,便是老夫的敌人,老夫绝对和他誓不罢休,不共戴天。”

    有人捶胸跌足:“朱圣人岂容受小人侮辱,一定要代朱圣人讨个公道。”

    徐谦深吸一口气,见大家反应如此热烈,心里自然畅快无比,朗声道:“这便是了,若无孔圣人,你我如今皆是不知礼的禽兽,可是若无朱贤人,我等即便穷首皓经,怕也难以领会孔圣人的经典。王学能有今rì,是因为前人种树,我们后人乘凉,若无朱夫子完善了孔学,王学站在了他的肩膀,纵是王先生乃是文曲下凡,怕也难以始创王学,是以,我认为,朱夫子这样的圣贤人物,谁要是敢对他不敬,便是我们王学的敌人,这件事,我不会轻易罢休,我定要上书,弹劾这些官员侮辱圣贤!”

    一番话,掷地有声,简直就把自己当成了朱夫子的代表,要是费宏知道姓徐的这家伙这般的编排他,非又要吐血三升不可。

    可是在场的官员和大儒却是能领会徐谦的意图,虽然大多数人心里苦笑,纷纷去看王守仁,王守仁显然已经疲乏到了极点,不过没有做声。

    于是众人纷纷道:“对,一定要弹劾,今rì有人这般侮辱圣贤,若是放纵,明rì还不知会有人效仿,做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来。”

    众人一阵激动,王守仁却是觉得有些过火了,道:“老夫乏了,诸位散了吧。”

    徐谦意犹未尽,不过王守仁发了话,却也是没有法子,连忙搀着王守仁动身,至于其他人,自然是在后头亦步亦趋。

    二人和后头的官员和大儒离得比较远,徐谦突然压低声音,道:“先生,有个姓吴的大夫,先生认得吗?”

    王守仁诧异了一下,旋即道:“认得。”

    徐谦淡淡道:“有人已经联系了这位吴大夫,不过王先生放心,这件事,我已经解决了。”

    王守仁没有吭声了。

    许多事点到即止即可,不过他不得不佩服,徐谦这家伙的手段,一个人单单靠小聪明是不够的,徐谦能有今天,显然靠的也不是小聪明。

    他看了徐谦一眼,道:“不要为难吴大夫,不管怎么说,老夫和他有些私交,他至多,也就是贪财一些罢了,老夫的那个小妾的事,虽然有辱家门,不过……就算宣扬出去却也无妨。””

    徐谦点点头,可是接下来,他却是道:“只是这个吴先生,还有周氏的事,显然不是应天府尹捅出来的,而是有人在杭州修了一封书信给他。”

    王守仁眯起眼,他深深的看了徐谦一眼,道:“你是说叔贤?”

    徐谦无言的点点头。

    王守仁叹了口气,旋即笑了起来,道:“好的很哪,世人都看老夫是宗师,可是老夫却是自知,老夫至多也就是个教书匠而已,授人学问,告诉他们事物的道理,至于他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老夫又能说什么?王艮你是知道的,他四处倡议王学,可是王学已被你和他篡改的面目全非,其实这无妨,学问本来就是顺着事物的发展而变化,只要谨记王学宗旨,也就是了。既然他要光大王学,老夫屡叫不听,老夫能有什么法子?”

    说到这里,王守仁苦涩一笑,又郑重其事的道:“至于叔贤,他本是个很聪明的人,可是聪明人最容易自误,毕竟,他的心太大了,只是,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徐谦微微一笑,道:“我不过是一省巡抚,他却是三省总督,处置二字,似乎是王先生言重了。”

    王守仁满是倦意的脸上,却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认知是错误的,他毫不客气的道:“这些话,你骗得了别人,却是骗不了老夫,你能将他架起来,也能把他打下去,是吗?”

    徐谦不吭声了,他淡淡的道:“那么王先生以为,我当如何?”

    王守仁道:“人都会犯错,何必要纠缠不清,有些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他有这样的心胸,倒也不足为奇,这个一生跌宕起伏的垂暮老人,看多了太多的事,也认识过太多的人,这些形形sèsè的事和形形sèsè的人光怪离奇,以至于让他变得麻木,再坏的人他也见过,再yīn险狡诈的心思他也能看穿,方献夫这点手腕,在他眼里,似乎还是可以改正。

    只是徐谦却是挑挑眉,道:“先生太仁善了,不过先生可以仁善,学生却是不能。方献夫若是不死,将他留在浙江,学生心里总是放心不下,这世上的人,孰好孰坏学生不关心,可是一旦他惹到了学生头上,那么学生,是绝不会妇人之仁的。”

    王守仁眯了眼看了徐谦一眼,旋即摇头,没有做声了。

    他感觉的到,这个盛气凌人的年轻人并不容易说服,正如王守仁自己一样,也绝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对人和事的看法,因为他心里有自己的道。

    这个道,就是他的理念,王守仁为了追求他的理念,可以突破固执的理学枷锁,一心一意的追逐自己的理念,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他,正如你可以消灭他的**,但是你永远消灭不了他的‘道’一样。

    他看的出来,徐谦看上去是个拿着王学来投机的家伙,可是这个家伙,王守仁却隐隐感觉到,此人的身上,也有他的‘道’,这个道看的见摸不着,可是姓徐的家伙,却一直都在恪守。

    王守仁摇摇头,随即一笑,慢悠悠的道:“去老夫那儿坐坐如何,吃口茶解解乏吧。”

    徐谦道:“恭敬不如从命,学生也很想听一听先生的许多见解。”

    ………………………………………………………………………………………………………………………………………………

    等到徐谦等人从孔庙中出来,外头人山人海的生员和好事者们见了,顿时一阵欢呼,有人四处询问,到底这孔庙中发生了何事,四处打听,居然还真透出了那么星点的消息,这些生员,顿时振奋不已,孔庙不但祭了,使得王学更加确认了孔学的身份,另一方面,却是当众打脸,将王先生的地位拔高到了朱夫子的程度,虽然这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可是对读书人们来说,意义却是非同凡响。

    到了次rì清早,整个南京城里但凡是有官身的,都在奋笔疾书。

    昨天夜里,大家都在打着腹稿,如今清早起来,谁都没有迟疑,一个个开始撰写奏书。

    费宏为首的一批人痛斥徐谦等人搅乱祭祀,甚至胆大包天,居然要将王守仁也擅自拿来当作贤人来拜,这种事,当然算是大逆不道,简直就是破坏了学规,岂有此理。

    而徐谦为首的一批人,当然也不客气,痛骂费宏胆大妄为,侮辱圣贤,欺师灭祖。

    大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相互攻讦是理所应当,所谓不骂白不骂,骂了还想骂。

    而接下来,费宏送出了弹劾的奏书,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这时候,他心里就不太好受了,他预感到,自己的弹劾奏书并不能起效,而这姓徐的,不但把自己涮了,似乎接下来,还有许多的小动作。(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