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六百零五章:至德至贤

第六百零五章:至德至贤

    祭文已经念出,木已成舟,自然不可能更改了。

    礼官见状,施施然朗声道:“行礼。”

    “且慢!”

    这个时候,有人在人群之中,有人突然打断了礼官。

    其实这祭祀大典突然被人打断,既是出人意料,又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这句话看上去矛盾,可是仔细一琢磨,却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大家都知道,王守仁和徐谦肯定不会甘心,而另一方面,打断大殿,敢在这孔庙之中闹事,却是在人意料之外。

    礼官顿时尴尬了,声音戛然而止。

    费宏脸sè一冷,眼中掠过一丝冷意,随即狠狠看了徐谦一眼,却突然在脸上浮出了一丝冷笑。

    姓徐的不忿跳出来也是好事,敢在文庙里闹事的,这姓徐的算是独一份,这是找死,他自己非要撞到枪头上来,这样也好。

    费宏捋须,慢悠悠的道:“徐抚台何故中断大典,你也是读书人,想来知道中断大典,是对先贤们的大大不敬,怠慢诋毁先贤,这可是大逆不道。”

    话里话外,不免带着几分威胁。

    欺师灭祖的罪名,可不比欺君罔上要小,姓徐的要是真敢口出狂言,他身为南京礼部尚书,管你姓徐的和天子有没有一腿,都可以就地先把人办了,谁敢说半分不是?便是天子,难道真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袒护?

    感受到了费宏口中的肃杀之气,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向徐谦,许多人为他捏了一把汗。

    徐谦却是笑道:“大人,中断大典下官可不敢打你个,至于对先贤不敬。那就更是荒谬了,下官之所以情不自禁扰乱了大礼,反而是因为触景生情,因为站在这里,看着诸位先贤,心中感触万千,激动不已,因此觉得方才先贤的祭文,似乎不足以表现我等的崇敬之情。是以才大胆冒昧。还请大人毋庸见怪。”

    费宏脸sè冷峻,自然不信他的鬼话,道:“大典岂容你一人中断,你有什么话,尽可以等到大典结束之后再说。”

    南京礼部尚书品级高。不过职权却是不大,表面上,他是负责江南各省的礼仪和外使接待,不过这都是假的,因为各省和朝廷息息相关,人家当然是拿běi jīng礼部的话当圣旨,你南京礼部。算个什么东西。

    可是祭祀文庙这等事,毕竟发生在南京,这事儿还真归这位礼部尚书大人负责,有人坏了规矩。他也理所当然能站出来呵斥。

    徐谦道:“结束之后,就不好说了,诸位先贤的事迹,下官早已熟读。尤其是朱夫子,也是下官最首肯心折的贤人。礼部拟出来的祭文虽好,可是不足以表达下官的心情,宋时,就有加祭的规矩,如此才能表达心中对先贤的崇仰,大人莫非也不知这典故吗?”

    果然是加祭。

    费宏不吭声了,其实他也预料到过这种情况,姓徐的肯定不会轻易罢休,本来以为,礼部的祭文这个小子一定不会满意,谁知道祭文早就在祭祀之前给许多人过目了,而徐谦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费宏心里就在琢磨,这姓徐的莫非是要特地去文庙里闹。

    敢在文庙闹事的人,从大宋到大明朝,还真是鲜有,费宏当然不敢将徐谦等闲视之,人家既然要闹,就一定会有借口,借口就是加祭。

    只不过……

    这姓徐的左一句对朱夫子佩服,右一句对朱贤人首肯心折,口里这样说,待会儿莫不是想要出言讥讽?若是他当真敢出言讥讽,那就更有乐子瞧了,这可是先贤,对先贤讥讽,以后你别想在庙堂上的混了。

    心里这样想,费宏倒也不以为意,他的心里,既是隐隐有几分期盼,盼这徐谦一时脑子发昏,说出一些胡话出来。

    他是这样想,可是其他王学的官员,却都捏了一把汗,大不了王学被人拿朝拜朱贤人的事出来取笑也就是了,可是徐抚台若是真要做了什么糊涂事,那可就真要糟糕了,但愿这徐抚台,千万莫要说什么胡话才好。

    费宏现在没了说辞,自然也无人阻止徐谦胡闹。

    而徐谦咳嗽一声,道:“依我看,这之前,还应当加一句:承香火之连绵,历百朝而代嬗……”

    听到这句话,费宏呆了一下,祭文之中,加一段这样的话,倒也无妨,这句话也确实是朱贤人生平的写照,所谓承香火之连绵、历百朝而代嬗,其实就是继往开来的意思,也就是说,朱圣人最大的功绩的事迹就在于,他传承和创新了儒学,孔圣人的学说,经过他的改良之后,得以继续光大,香火和指的便是孔学,代嬗的意思就是传承,意思就是说,朱贤人继承了孔学,使之昌盛连绵,历经百朝的传承。

    这句话,可谓是大大的夸奖了朱夫子一番,就好像孔学没了朱熹,就要断了传承一般,不过这也是一句大白话,朱熹是继往开来的人物,他和孔子的关系就好像是汉太祖和光武皇帝一样,一个是开历史之先河,允文允武,创建了大汉,另一个则是光武中兴,使大汉朝的国乍得以连绵。

    徐谦笑道:“诸位大人以为如何?”

    费宏总觉得这句话有那么点不对头,可是想破脑袋,一时也想不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现在徐谦问到头上,而且人家这句话确实是对朱熹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你若是摇头说个不字,姓徐的保准会跳起来,骂自己不敬圣贤,这个大个帽子戴下来,纵是贵为礼部尚书费宏也吃罪不起。

    他连忙点头,道:“不错,不错。”

    徐谦便看向众人,问道:“诸位大人以为如何呢?”

    大家一个个不知徐谦卖什么关子,可是无论还是王学还是理学,此时也只有点头的份,纷纷道:“不错,不错,此句一出,为祭文增sè不少。”

    徐谦便毕恭毕敬,道:“朱夫子继往开来,下官拜服,此乃孔学推陈出新之功,更是我等后辈效仿的楷模。下官无以为敬,唯有焚香三拜为礼,聊表敬意。”

    此时大典的规矩他也不守了,去点了香,果真朝朱熹的画像三拜之后,这才站起。

    所有人看的目瞪口呆,这姓徐的是怎么了,你不是王学的人吗?怎么就做起墙体草来了?正当大家惊愕之际,徐谦已经站起,却是又道:“至孔圣人以降,如朱贤人这般的宗师已是善乏可陈,朱贤人为我们后辈做了榜样,做了楷模,所谓孔学虽贵,可是若无程朱注解,这圣人的经典,又有几人能读的通?”

    费宏目瞪口呆,想叱徐谦这家伙擅自祭拜,不走流程,不过说起来,人家这些举动,表达的都是对先贤的敬意,这事传出去,只会是美谈,你若是管这闲事,就算名正言顺,可是终究还是显得小家子气,不免要被人嘲笑。

    现在又听徐谦很是得瑟的大大的高谈阔论,费宏感觉自己吃了苍蝇。

    徐谦接着又道:“不过……江山代有人才出,大宋出了个朱贤人,而我大明,却也有人循着朱圣人的脚步,出了个王夫子,王先生以朱夫子为标榜,参悟孔学,并不拘泥经典文章,更是推陈出新,始创王学,王学一出,顿时天下震动,下官学习之后,亦是拜服不已,自朱夫子以降,天下的读书人,大多唯唯诺诺,死读硬背,唯王夫子效朱贤人,所谓承香火之连绵,历百朝而代嬗,也是王先生的生平写照。”

    他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旋即又是朝朱夫子的画像拜了三拜,郑重其事的道:“朱贤人至德至贤,只是后世不孝,竟是后来无人,想来朱贤人在天之灵,亦是抱憾不已。今rì下官徐谦,亦是圣学门生,特来祭告,愿朱贤人在天有灵,庇我圣学长运万世。”

    费宏目瞪口呆,他不得不目瞪口呆,这姓徐的,满口胡言,简直就是满口胡言。

    至于其他人,无论他们是什么出身,又官居何职,更或者是旧学还是王学的门人,现在脑子有点儿转不过弯,一时之间,也是无言以对。

    王守仁方才一直按部就班,可是现在听了这些话,却是老眼一张,顿时明白了徐谦的心意。早闻徐谦激灵,黑死人不偿命,捧起人来更是高端大欺上档次,人人都以为自己和朱熹是死对头,谁知这家伙,硬生生是把自己和朱熹联系起来,而且还说的如此振振有词,让谁人都挑不出刺来。

    而徐谦这家伙,自是深知打铁要趁热的道理,不给所有人缓冲的时间,接下来,毫不犹豫朝王守仁行了弟子礼,正儿八经的道:“门生徐谦,见过王先生,王先生始创王学,承香火连绵,历百朝代嬗,此乃至德至贤之善举,门生无以为敬,唯有拜之。”

    …………………………………………………………………………………………………………………………………………

    第二章送到,回来了,奔袭一千多公里,下了飞机疯狂码字,那啥,明天恢复三更,虽然两更没脸求月票,但是老虎很想说,在广州开了两天的会,上头的领导在上头讲话,老虎不得不做贼一样在下头码字,维持着更新,也算是非常难得了,大家……能不能给点面子,赏个月票啥的。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