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九十五章:饮鸩止渴

第五百九十五章:饮鸩止渴

    一道道旨意从内阁发出,让所有人都缓不过劲来。/>

    追缴官粮固然是预料之中,可是如此严厉,还是超过了所有人预料。

    一方面,户部这边要摆出严打之势,规定了定额,使各省不可能再有钻空子的可能,另一方面,都察院、大理寺、刑部俱协办,大理寺倒也罢了,问题就出在刑部和都察院上头。

    刑部尚书张子麟,乃是王学官员,和浙江新政早有勾结,追缴官粮本就是新政一党弄出来的,刑部一定会跟进,到时候,少不得许多人要脱一层皮。

    至于这都察院,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王学官员有之,旧学也有之,更有不少是愣头青,愣头青们无党无派,可是一发现舞弊,就好像苍蝇见到了臭鸡蛋,他们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伤疤都敢去揭,十足的臭虫。

    就这还罢了,更可怕的是,连厂卫都已经分赴各地,用密探的方式进行督察,如此一来,想要徇私舞弊,难度就有点儿大了。

    而且看朝廷的架势,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不弄出点结果出来,不整死一批人,是绝不干休。

    大家的希望,自然而然,就放在了新任户部尚书头上,督察再严,可是定额却是户部制定的,换句话说,怎么计算各省需要清缴多少官粮的权利,却是在户部头上,户部算出你是缴一万担还是十万担,决定权都在这位新任的户部尚书手里。

    只是结果更是不尽如意,新任户部尚书竟是梁藤。

    梁藤是什么人?就在几天之前,大家给他的印象还是个老实人,属于那种谁都不得罪的那种,庙堂上这样的老好人可是不少,很不起眼。

    可是现在大家对他的印象。却是个yīn险狡诈,隐藏在户部中的jiān徒,这厮藏的太深,几乎把所有人都蒙骗了,结果突然跳出来,和徐谦沆瀣一气,把他的主官整垮,这样的人,已经列入jiān党之列。让他来做这户部尚书,各省清缴的定额只怕……

    眼下何止京师,整个天下,都随着邸报传报四方,引起起了一波大地崩。

    而徐谦。此时已是收拾了行礼,带着一干护卫人手,远赴浙江。

    只是临别之时,前来拜谒的人却是不少,不少王学官员已经暴露身份,倒也不怕别人指责了,索xìng光明正大。

    这位新任的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张子麟二人。此时已进入徐府,被待为了上宾。

    虽然官升尚书,梁藤非但没有惊喜,反而有些为难。这户部清缴官粮的事是徐谦弄出来的,如何清缴,不免要向徐谦请教一二。

    三人落座,奉上了茶茗。

    梁藤先是不吭声。喝了一口茶,才道:“户部清缴。到底是真戏假作呢,还是动真格的,说实话,虽然宫里旨意已经出来,不过老夫总有点儿不放心。”

    徐谦断然道:“自然是立即实施,户部的定额,都要jīng打细算,原则呢,其实也很简单,要闹出动静,要经得起折腾。”

    梁藤苦笑:“话是这么说,可是把人逼急了,这些人,难免会狗急跳墙,徐老弟,你年纪轻,有些事或许不明白,地方上的事,有时候简单,有时候却是千头万绪,说白了,许多人出来做官,为的无非就是个利字,现在新政逼得他们没了活路,他们虽然只是地方官,可是急起来,也是会咬人的。”

    “还有清丈田亩,这里头得罪的士绅,可就是成千上万计算了,触动了他们根本的利益,他们肯罢休吗?这些人,一个两个或许微不足道,可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联合起来,就不容小视了,到时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少不得要诋毁老夫,诋毁徐老弟,老夫觉得,是不是可以缓一缓,循循渐进,徐徐图之更妥当?”

    梁藤久在户部公干,当然晓得这里头的厉害,一个清缴损耗,就得罪了天下的地方官,一个清丈田亩就得罪了天下的地主大户,把人得罪死了,树敌过多,不是好事。

    徐谦却是微微一笑,道:“户部的清缴,是陛下的意思,宫里已经有了旨意,若是不能有成效,这可不成。”顿了一下,继续道:“此外,你放心,新政要继续,就必须清缴官粮,这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新政到了现在,我也就给两位老大人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是我们的朋友,自然大家一起利益均沾,可要是想和我们为敌,无论逼迫不逼迫他们,他们也要来找麻烦。诸位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大人呢,自管去清缴你的官粮,而张大人呢,自然是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其余的事,交给我。”

    张子麟觉得不靠谱,交给你,问题是你打算做什么,张子麟不由道:“徐老弟,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徐老弟到底有什么打算?”

    徐谦道:“清缴官粮,要一步步来,这第一步,自然就是先从南直隶和福建开始,诸位放心,用不了多久,这些南直隶和福建的官吏,都得乖乖推行新政,有浙江、南直隶、福建三地为基干,至于其他各省,也可以以清缴官粮的名义,引发民怨,诸位当真以为,这清丈土地会将民怨引到我们头上?诸位错了,他们只会怨恨,那些官员既不像浙江一样减免税赋,你等着瞧,将来不是天下人对你我口诛笔伐,而是在一年之内,全天下将引发一场浩大的争论,王学能否在这场争论中受益,就看王老夫子了。”

    虽说张子麟和梁藤品级比徐谦要高,可是身为王学的jīng神领袖和新政的领军人物,这两个被徐谦绑上战车的人,对徐谦还是颇为信服,虽说徐谦依旧是语焉不详,不过眼下,也只能按着徐谦的法子去办。

    因为他们本身就没有自己的主见。尤其眼下的许多事,他们看不明白,也看不透,只知道自己的利益站在新政这一边,不得不去为新政出谋划策,鞍前马后,而徐谦却仿佛是先知,总能预知方向,有这一点。就足够了,这个家伙,给人带来了太多信心。

    大家商量定了,二人告辞而去,这二人刚走。紧接着张延龄、张鹤龄、王成三人便来拜访。

    这三个人来是早就约好了的,更准确来说,是徐谦请了他们来。

    众人分宾坐下,寒暄一阵,张鹤龄眉飞sè舞的道:“这一次单单卖地,就有近千万纹银的收益,如意坊现在存银已高达一千五百万两。如意钱庄那边,亦有千万的存银,徐兄弟,眼下还有什么买卖。现在咱们什么都不多,就是银子多,你说做什么,大家就做什么。”

    徐谦微微一笑。道:“最近,要做一件大事。”

    这三个家伙现在不怕事大。就怕事小,事大就意味着挣得银子更多,现如今,这几个人哪一个身家没有千万上下,小钱已经看不上了。

    徐谦淡淡道:“咱们如意坊和如意钱庄确实是挣银子,可是说句实在话,眼下却只能局限于浙江和京师,假如有一天,如意坊和钱庄风靡天下,那一年,该有多少进项?”

    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三个人俱都认真起来,收敛起来了嘻嘻哈哈的笑容,王成目中掠过一丝贪婪:“徐老弟的意思是……”

    徐谦又道:“可是嘛,想要铺开,却是没有这么容易,许多地方,对如意坊和钱庄报有敌视,一些地方官员,甚至将如意坊和如意钱庄视为坏人心术的东西,不过现在嘛,时机却是来了,诸位想必也知道,户部那边,要开始清缴官粮了。”

    张鹤龄道:“早就听到风声了。”

    徐谦道:“你想想看,朝廷如此严厉,不知多少人,今年是别想过个好年了,到时候再罚一批官员,其他人更是惶惶如丧家之犬,假若这个时候,如意钱庄设立一个钱粮局,开始放贷呢?”

    放贷……

    对地方官员们来说,最重要的,乃是周转的问题,周转不及时,就有丢乌纱帽的可能,若是这个时候放贷,让他们有银子向市面上买粮,弥补一些不能得罪的大户的粮税,倒是一个救急的办法。

    可问题在于,人家怎么还?

    王成皱眉:“这只怕不太容易,这其一嘛,地方官不敢轻易来贷,毕竟自己贷款,却是给别人还账,是人都不肯这样做。这其二嘛,就是若是把钱放了出去,他们怎么还的问题,若是他们不肯还,又当如何?”

    徐谦微微一笑道:“这个简单,可以让地方官的官府的名义来告贷,比如江西丰城县要告贷银子五千两,欠钱的不是地方官,而是丰城县的县衙,咱们呢,也不必催帐,可以订立十年二十年的年限来还,让他们每年慢慢还上本息也就是了。另一方面,为了防止赖账,这钱粮局的钱,总要融资,从现在开始,便少不得让诸位领头,向宫中太监还有王公大臣们,尽量的凑钱,告诉他们,只要钱投进来,每年会有五分的利息,大家一起发财,便是王太后吗,最好也能掺上一脚,是了,内库不是有许多存银吗?若是王太后说动陛下能拿一部分内库的银子出来投入钱粮局,那就再好不过。”

    …………………………………………………………………………………………………………………………………………

    第二章送到,那个,因为要去广州参加起点年会,所以最近只能两更,等年会结束,老虎一定痛定思痛,好好改造,解放思想,痛改前非,尽量多更,大家原谅则个。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