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九十四章:徐谦的功劳

第五百九十四章:徐谦的功劳

    还未等杨廷和和杨一清的奏书递上去,那位左侍郎蓝江涛,就已递上了自己的奏书。(即可找到)

    他以母亲病重的理由,直接请辞,说是要回家侍奉双亲。

    这个理由纯属出于孝道,不过孝道这东西就是如此,平时的时候,你可以忽视他,可是当你一旦把这东西拿了出来,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朝廷若是夺情,就晓得有点不近人情,而且人家铁了心,你能怎么办?

    其实在此之前,徐谦就猜测到了这个结果,当然,杨廷和和杨一清并非没有预料,只不过徐谦毕竟和厂卫关系甚密,这位蓝大人的xìng格,早就摸清了。

    可笑的是这个人选本来已经透出了风,现在突然一下子,蓝江涛突然请辞,却是打乱了内阁的阵脚。

    他们突然发现,事情越来越复杂,更重要的是,似乎许多从前坚定支持内阁的官员,许多人变得有些左右摇摆起来。

    世上的事就是如此,除了相当一部分的死忠,还有一群因为新政而受损的官员之外,还有一部分官员,当看到礼部尚书垮台,看到内阁居然拿新政没有办法,又见陛下对新政的态度,此时不免开始犹豫起来。

    若是一条道走到黑,将来可能什么都没有,而假若现在摇摆不定,又或者索xìng学这蓝江涛回老家去,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就如这蓝江涛,他以尽孝的名义辞官,这就是美谈,资历又摆在这里,而王党和旧党矛盾激烈,怕是用不了几年。就可分出胜负,到了那个时候,多少高官要落马,多少曾经显赫的人要垮台。

    这些,都是空缺,到时再出面活动一下,还怕到时朝中没有你的一席之地吗?

    蓝江涛做了一个表率,这年头的官已经越来越难做,还不如回乡做个寓公。所谓君子不立危墙,君子伺机而动,有舍才有得,退后一步就海阔天空了。

    只是蓝江涛的举动,却是惹来了内阁震动。

    这姓蓝的。一巴掌把内阁打的结结实实,更重要的是,完全打乱了杨廷和的布局。

    杨廷和意识到到了问题严重,只是此时,又不能发作,内阁里头,带着几分肃杀的气氛。一些办差的书吏,个个提心吊胆,生怕触到霉头。

    杨一清的心情自不必说,边镇那边。又传来了奏报,还是催粮催银,说是什么各路大军已经出关,为了未雨绸缪。应急调钱粮至宣府、辽东等地,以作备用。

    本来兴兵。只是一个整人的由头,谁晓得现在,却成了内阁的催命符,新政没有罢黜,这前方要钱要粮,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更重要的是,这些奏书在两位阁老眼里,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杨一清眯着眼,淡淡道:“奏报里说,今年物价上涨不少,军中许多急需,花销的银钱采买不足,还要追加,哼,这些商贾,实在可恨,自从新政起来时候,物价一时在上涨,海路安抚使司的时候,物价上涨一成,朝廷兴兵,物价又上涨一二成,若是不好好整肃一下,怎么了得?”

    杨廷和却是道:“那么就让吏部下文,让各省整肃一下囤货居奇的商贾。”

    说他们是囤货居奇,还真冤枉了这些商贾,毕竟这些人,还真没有囤货居奇,只不过是因为流入大明的银子越来越大,一方面银价开始降低,另一方面,则是大量的需求,导致物价的上涨。

    不过杨廷和,不过是拿这个做起文章罢了。

    杨一清颌首点头,随即又道:“只是这钱粮,该不该继续拨付?”

    杨廷和叹口气,道:“眼下,还能如何,难道能不给吗?若是到时候,边镇出了什么乱子,这个后果,你我都承担不起,按他们所言,一并拨付。眼下当务之急,是户部的问题,蓝江涛已经请辞,内阁不可能逼他就任户部尚书,可是换了其他人,似乎又大大的不妥,在这风口浪尖上,且不说许多人不想去户部,就算是有担当的,可是对户部的钱粮事务却不熟悉,等他熟悉过来,早就给徐谦这些人找到了话柄,借此攻讦了。哎……养虎终于为患,实在不成,只能让这梁藤主持户部了。”

    “梁藤?”杨一清皱眉:“这梁藤是什么人,杨公难道还不知吗?这样的人做了户部尚书,岂不是正好助长了伪学的气焰?此人断不可用,一旦用了,迟早会酿成大祸。”

    杨廷和淡淡的道:“其实,用梁藤也并非不可以,你想想看,为何蓝江涛不做这户部尚书?”

    杨一清没好气的道:“自是胆小怕事,没有担当。”

    杨廷和捋须点头:“就是这个道理,这个蓝江涛,是怕得罪人,户部现在是千头万绪,更重要的,还是宫里不免要催促他清缴地方,可是地方呢,你去逼这些地方的督抚,这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嘛,蓝江涛很是明白,若是逼得不紧,宫里肯定要追问,少不了要治罪。可要是逼得紧了,这些人,肯干休吗?说句实在话,便是老夫亲自出面,都未必能挡得住这些人狗急跳墙,因此,事后想一想,蓝江涛此人,虽然没有担当,却是将眼下的时局看透了,他不引退,迟早会成过街老鼠。既然如此,就让他们伪学的人来做这个坏人,你我,就作壁上观,等他们将该得罪的人得罪的差不多了,到时候……”

    杨一清沉吟起来,不由道:“老夫……老夫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紧张,不过眼下,也只能如此。”

    二人对视一眼,俱都叹了口气。

    若是在弘治朝,这二人必定是一代名臣,若是嘉靖朝没有新政,没有徐谦,这名臣二字,怕是也和他们脱不开干系。可现在如此局面,他们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于是他们不得不用各种算计,要夺回自己的主动权,可惜这主动权,似乎离他们相去甚远。

    二人草拟了奏书,杨廷和道:“你我一起入宫,面陈陛下如何?”

    杨一清却是目露不悦之sè,道:“哼,老夫见不得宫里那烟雾缭绕的做派。”

    他是嫉恶如仇之人,每次去那大高玄殿,心里都是不忿。

    杨廷和只是微微一笑,摇摇头:“也罢,老夫去。”

    命了人来,命他去内宫禀告,过不了多久,就有太监来,请杨廷和动身。

    依旧是在大高玄殿,杨廷和对大高玄殿,固然心里早有排斥,可是面上,依旧不露声sè,进入主殿,嘉靖似乎还未服丹,神智很是清醒,见了他微微一笑,道:“杨先生请坐。”

    杨廷和在蒲团上盘膝坐下,看着一身道服的嘉靖,道:“陛下,户部尚书的人选,内阁已经拟定了。”

    “不知是谁?”嘉靖淡淡的道。

    杨廷和道:“户部右侍郎梁藤,此人是弘治九年的进士,此后入翰林为庶吉士,后调都察院,又任过山西布政使。”

    “这个人……”嘉靖笑道:“朕有印象。”

    不过嘉靖显然对杨廷和的举荐有些诧异,这个梁藤,可是王学之人。

    杨廷和微微一笑:“微臣以为,此人可以担当大任,眼下百废待兴,又要清缴各地亏欠的钱粮,非能者不能代劳,而此人已在户部任职三年,对户部钱粮之事耳熟能详,可以担当大任。”

    嘉靖点头:“内阁既然有了主意,便拟旨。是了,近来户部有不少人请辞,这是何故?”

    嘉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缘故,只是现在,要试探一下杨廷和的反应。

    杨廷和道:“这个,微臣不知。”

    嘉靖叹口气:“国家用人之际,这些人却舍朕而去,实在不是什么好事。还有,徐谦已经上书了,要求回浙江,说是浙江新政跌宕起伏,在京师呆的太久,心中不安,礼部那边,你也打个招呼,不要为难他,让他速速赴任。”

    杨廷和心里忍不住想,假若这姓徐的当真不安,早就滚回浙江了。他莞尔一笑:“微臣遵旨。”

    嘉靖觉得杨廷和似乎比之从前,要顺服了许多,心里不由生出一些错觉,可又有些不对,最后笑道:“追缴官粮之事,杨先生也要多费费心思,徐爱卿说的很不错,朝廷兴兵,钱粮关系重大,追缴回来一方面补国库不足,一方面整肃吏治,却也是好事,好啦,朕还有事,你忙你的去。”

    对杨廷和,嘉靖今rì的态度柔和的多了,杨廷和谢恩去了,嘉靖却是眯着眼,露出几分不信,突然淡淡的开口:“为何朕觉得,杨先生对朕态度和蔼了许多,似乎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咄咄逼人。”

    “陛下……”角落里的黄锦道:“杨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朝廷,已经不再是他一家独大了。”

    “是吗?”嘉靖笑起来:“你的意思,这也算是徐谦的功劳?”

    ……………………………………………………………………………………………………………………………………

    第一章送到。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