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七十五章:指挥使佥事

第五百七十五章:指挥使佥事

    过不了多久,整个京师都活动开了,一桌桌的流水席,宴请的都是亲军的百户、总旗,这些人倒也赏光,哪里有饭吃人就在哪里,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自然一个个为徐昌叫好。   http:

    而那些个千户级别的武官,自然会有人帮忙去游说,其实一旦动员起来,徐家的力量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毕竟徐家掌握着皇家学堂,而亲军中的显要人物,不知多少子弟都在皇家学堂里历练,这些人某种意义来说,和徐家天然就有利益关系,此时又是皇亲国戚们四处出没,打着徐千户的幌子到处游说,无非是告诉大家,徐千户想做指挥佥事,这事儿得有劳大家都费费心思。

    如意坊那边,大笔大笔的银子搬了出来,据说要在天津制造局那边,新建一个工坊,专售武器,亲军的官员,按照品级,都有股份,有的大股,有的小股,只要是个官,人手有份。

    徐家牵头做买卖,收益是完全可以放心的,大家平白分红,自然都是高兴无比。

    而此时,锦衣卫指挥使朱宸和几个同知、佥事rì子就不太好过了。

    先是有人来说情,金吾卫、武骧卫、羽林卫……总而言之,但凡大家打些交道的,都不免登门,说此次这空缺出来的指挥佥事,该让徐昌来最合适,大家做官不就是求财吗?徐家那可是财神爷,让他出来,大家跟着一起挣银子,岂不是好?至于那位吴千户,可以再等等嘛,将来有的是机会。

    朱宸可不是傻子,一见这些人游说。就晓得是怎么一回事,他之所以不希望徐昌升任佥事,是因为徐昌的威胁太大,这个家伙现在颇得帝心,更可怕的是,近来还风生水起,不知多少北镇府司的人,巴不得去路政局里办差,他一个千户。竟然比朱宸这指挥使才吃香了。

    再加上徐昌的升迁速度实在太快,若是不在佥事这里卡住他,再过几年,岂不是要将自己一脚踹下去,取而代之?

    所以。他宁可容忍吴佩,也绝容不下徐昌,想让徐昌升任佥事,除非他这个指挥使是摆设。

    抱着这个心思,对于所有游说之人,自然统统是打起官腔,可别人也不是傻子。人家来求情,这是客气,是希望你给个面子,结果你打起官腔。这就是完全不给脸面了。

    亲军系统的这些高官,最看重的就是脸面,一看自己说的话不顶事,自己的笑脸被人回敬了冷屁股。脸上自然就都不好看了。

    你是什么东西,不就是兴王府的旧人吗?你他娘的还窝在湖北的时候。老子祖上三代就已在开国和靖难之役中建功立业了!

    朱宸的心情,自然是越来越坏,得罪了一个两个不打紧,可是上门游说的人太多,他死不松口,等于是将所有人都得罪了个遍。

    更让朱宸郁闷的是,紧接着,一个重要人物上了门。

    来人乃是王成,王成是个很干脆的人,直接叫人抬了个箱子来,说是送礼,当着朱宸的面,箱子打开,霎时银光闪耀,却是满满一箱子的锭银。

    “朱指挥使,我这个人最讨厌弯弯绕绕,这些银子,不是我送你的,而是徐昌徐千户送你的,他在卫中办事,多承你的照顾,所以让我将这点不值一提的东西送来,你要不要清点一下,总计是纹银一万两。省的到时候,缺斤少两了,向我讨要。”

    朱宸目瞪口呆,他自然第一个念头是断然拒绝,可是直接拒绝,显然也不成,得罪别人倒也罢了,反正债多不愁,好歹他也是锦衣卫指挥使,可是得罪了王成,就等于得罪了太后,连太后都看你不顺眼的时候,将来有好果子吃吗?

    他正想着各种理由和借口。

    而王成显然也没有兴趣听他胡扯,随即一摇扇子,道:“好啦,我的事也办完了,不辱使命,现在也算是如释重负,这箱子就留在这里了,再会。”

    头也不回,转身就走,拦都拦不住。

    朱宸目瞪口呆的看着箱子,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事儿有点大了,现在的问题不是阻止徐昌晋升,而是自己还能不能继续混的问题。

    其实和朱宸一样,王佐、陈寅等人,所面临的也是同样的烦恼,他们确实希望拉吴佩一把,可问题就在于,总不能因为拉一把吴佩,就得罪了所有人吧,他们毕竟不是朱宸,他们现在可是和朱宸对着干的,假若这个时候朱宸见风使舵,跟这些人搅在一起,一拍即合,却把自己等人推到了王成为首的这批人对立面,他们几个同知和佥事,莫说扳倒朱宸,自己还能不能继续保住眼下的东西都是两说的事。

    事到如今,显然只有丢卒保车一途,可是真要丢卒保车,面子又有些抹不开。

    那吴佩现在也是心都凉了,急的团团转,许多人找上门来,先是旁敲侧击,说吴千户啊,你很有前途吧,又年轻,将来定能平步青云,话锋一转,旋即就说,不过眼下这佥事,你就不要凑热闹了,没意思,徐昌徐千户已经放出来了话,你想想看,你圣眷有徐昌高,你能有个封疆大吏的儿子,你挥挥手,能挥霍几十万银钱吗?人家毕竟年纪大,时间不等人,可是你的时间却都有的是,若是你肯chéng rén之美,这个面子,徐家那边算是欠你的,将来有什么好处,自然好说。

    紧接着那位南镇府司的掌司佥事陆松也上门,冷着脸看他,道:“你在外南城任千户的时候,有些事,老夫是知道的,大家都是兴王府出来的,没必要自家人相互残杀。还有,你儿子打死的那个秀才,东厂那边已经帮你摆平了,这事儿,以后大家都当作没有发生,好了,言尽于此,你自己思量。”

    吴佩真是yù哭无泪,本以为这佥事要到手,谁知道最后,竟是来了这么个事,他现在也变得纠结谨慎起来,那点破事捅出去其实不可怕,毕竟他是兴王府的旧人,可问题在于,现在这么多人都如虎狼一样看着自己,一旦捅出去,指不定有多少人要借机踩自己一脚呢,到时候,佥事肯定是没指望了,现在这千户,保得住保不住还不知道。

    当然,宫里头自然也得打点。

    大高玄殿里,黄锦像往常一样,会将平时的一些消息报到嘉靖这边。

    嘉靖一身道服,盘膝坐在蒲团上,便听黄锦道:“陛下,永丰伯这边,近来四处都在为徐家奔走,倒是拉拢了不少亲军武官,为他摇旗呐喊,那千户吴佩,似乎也有知难而退的意思,至于指挥使朱宸,现在也不吭声了。”

    “是吗?”嘉靖淡淡一笑,张开眸来,道:“徐家父子呢?”

    黄锦道:“他们父子则是四处摆宴席,请人吃酒,有事不来的,还亲自登门去拉,就怕别人不来,这几rì京师里头到处都是流水席,亲军的武官们想躲都躲不掉,许多人近几rì当值,都是醉醺醺的。”

    嘉靖不由失笑起来:“怎么,以为一顿酒菜,就能把人收买了,这一对父子,有时候是真聪明,有时候却是真傻。”

    黄锦尴尬的道:“陛下圣明。”

    其实圣明的不是嘉靖,而是黄锦,黄锦这边,徐谦也早就打点好了,外头闹这么大的阵仗,四处拉拢亲军武官,传到了嘉靖耳朵里,毕竟不太好听,就算陛下不起疑心,可难保不会心生反感,在天子脚下搞串联,四处拉人头,你有几个脑袋?

    不过黄锦很巧妙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最先说到的是王成,说王成出去拉的人头,王成是什么人?王成乃是太后的弟弟,是嘉靖的亲舅舅,他出去拉人头,出去四处串联,自然不会让嘉靖有什么疑心,毕竟王成的今rì,靠的都是太后,他出面办事,就相当于太后出去办事,大家未必看的是王成的面子,而是太后,是自己这天子的面子。

    而徐家父子,只说他们大摆宴席,掩去了一些细枝末节,这叫嘉靖眼里,非但没有觉得jǐng惕,反而觉得有些可爱和可笑。

    “如此说来,这徐昌升任佥事是成定局了,永丰伯这个家伙,也实在是胡闹,这种事也搀和一脚,你准备好拟旨吧,敕命要随时发出去,敕徐昌为锦衣卫指挥佥事,令他好生尽忠吧。”

    “还有,出兵鞑靼的讨伐檄文,翰林为何还没有拟好,有空去翰林催一催,这些人,越来越懈怠了。”

    “是,奴婢这就去问问,陛下还有什么吩咐吗?”

    嘉靖已经闭上了眼,呈老僧坐定之态,吐出几口浊气,手不耐烦的挥了挥,黄锦会意,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

    第三章送到,悲剧啊,喊的嗓子冒烟,一天就三张月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