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六十八章:天子之赐

第五百六十八章:天子之赐

    大高玄殿依旧是烟气缭绕。()

    一个道人盘膝坐在嘉靖对面,此人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今rì讲的,乃是《无上秘要》经,说到兴头处,嘉靖不由道:“仙师,既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数,朕既天子,这天数又是什么?”

    这道人行藏神秘,谁也不晓得他的来历,只知道他活了两百三十二岁,乃川中有名的活神仙。

    此人自称姓张,名显。

    张天师莞尔一笑,道:“陛下福禄无双,已不在天数之内,至道无形,混成为体,变无化有,皆从气立。陛下部域弘广之天下,如今既索仙道,唯本心向仙,则必定仙道有成。”

    嘉靖笑了:“求道太辛苦,可有速成之法吗”

    这几乎是每个天子都会研究的问题,求仙自然是好,可是要修仙,却不太容易,谁都不喜欢枯燥的求仙,就好像武侠小说中练武功一样,大家喜欢的永远是吸星大法、独孤九剑,至于什么葵花宝典,又或什么紫霞神功,除了变态或者是成rì吃了没事做的人,怕是都不太喜欢。

    张天师淡淡一笑,道:“陛下只需按时服丹即可。”他已看出,天子对无上秘药不感兴趣,唯一关心的,就是仙丹了。

    嘉靖点头:“很好,如此,就劳烦天师了。”

    正说着,外头黄锦小心翼翼进来,乖乖的站到了殿中一个角落,嘉靖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他,眼眸微微眯起,道:“说话。”

    “是。”黄锦道:“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浙江巡抚徐谦,奏请告假回京。”

    “告假?因何告假?”嘉靖慢悠悠的道。

    “说是要生孩子……”

    “……”

    嘉靖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皇帝做了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官员以这样理由告假的。这一下子,把他的道心搅得七荤八素:“产假?什么产假?”

    黄锦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却是道:“说是家中夫人即将临盆。”

    嘉靖哭笑不得:“内阁拟票了吗?怎么说?”

    “内阁已经准了。”

    嘉靖冷冷一笑:“他们当然要准,不过回来一趟也好。朕正想让他见见张天师,他的妻子要临盆?可是那个桂家的夫人?”

    “正是。”

    嘉靖沉默一下:“赐仙药一枚,此外,再命御医去徐府探望一下。”

    黄锦忙道:“奴婢遵旨。奴婢……要不要亲自去一趟。”

    嘉靖点点头:“去。”

    黄锦得了旨意,亲自带着赐物和御医到了徐家。

    徐家此时,也是忙成一团,固然是锦衣卫千户徐昌已去了办公。不过徐勇、徐毅和几个徐家妇人却都留在家里,见了黄锦过来,徐勇连忙迎了。黄锦让御医前去诊视。赐了仙药,旋即嘱咐徐勇道:“这枚仙药,乃是陛下所赐,不过……待产之妇……”黄锦脸sè凝重的压低了声音:“暂时不要去吃,你明白咱家的意思吗?”

    徐勇连忙道:“明白,明白……”

    黄锦旋即又道:“这些话,不可和别人说。说出去,咱家就是欺君了,想来你也不是个乱嚼舌根的人?”

    徐勇当然明白,天子送来的仙药,身为陛下身边的当红太监却是劝诫不得随意去吃,这本就有很大的嫌疑,黄锦说出这句话,可是要冒险的。

    他压低声音道:“卑下自然晓得,到时一定会处置好。只是那御医……”

    “御医不必怕,到时就说吃了便是。”黄锦打了个哈哈,少坐片刻,御医便来了,说是夫人的身体康健,并无问题,又要开药,黄锦却是微微一笑:“药就不必开了,陛下已赐仙药,喂服仙药即可。徐勇,你将仙药送去,咱家还有事要忙,张太医,咱们先走了,你明rì再来诊视。”

    这御医自然不好说什么,点点头。

    黄锦回到宫中,满脸喜意,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嘉靖刚刚服食了仙药,此时正盘膝坐在蒲团上,此时眼眸微微张开一条线:“恭喜什么?”

    黄锦道:“徐夫人服食仙药之后,身子大好,想来必定诞下麟子,这孩子还未出身,就吃了仙药,将来必定……”

    “是吗?”嘉靖不待黄锦说完,也是莞尔笑了起来,道:“朕的仙药,自然不是给寻常人吃的,既然这徐家腹中之子已服了仙药,必定是大贵之人……”

    他沉默一下,此时恰好是药力发作之时,浑身顿感舒畅无比,脸sè通红的道:“拿笔墨。”

    笔墨拿来,嘉靖提笔,旋即在纸上写了个仙字,却又觉得不好,随即又笔走龙蛇,写下了潦草的‘恒道’二字,道:“这孩子,往后就叫恒道,此子必定大贵,到时送入宫中,给朕看看。”

    黄锦连忙道:“有陛下爱护,自然是贵不可言。”

    徐恒道……这个名儿……黄锦微微皱了皱鼻子,不管了,管他屁事。

    …………………………………………………………………………………………………………………………………………………………………………………………

    旨意快马传回了杭州,宫中已经准了告假,而此时,徐谦已经做好了十足准备,携家带口,一并启程了。

    因为有女眷,坐海船是肯定不成的,于是从杭州坐船直抵南通州,南通州已是南直隶的范畴,徐谦毕竟贵为巡抚,又是闻名人物,此时早有诸多官吏相送,只是相送的名目实在让人纠结,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巡抚,居然为了生孩子告假回京,这他娘的不是扯淡吗?大家总不能说恭祝大人早rì回京,诞下麟子。

    总而言之,怎么想怎么别扭,索xìng就不要名目了,权当是这位巡抚大人去踏青,大家其乐融融,在此恭送。

    漕船早已准备好了,是南直隶这边,直接发文走的漕运总督衙门的后门,特意留了一条大漕船,修缮一番,装饰一新,算是给徐抚台的面子。

    官场上的迎来往送,最是繁琐,不过人家热情,徐谦也不好驳了面子。

    尤其是南直隶应天府的知府亦是从南京特意赶来,这个面子,一定要给。

    其实徐谦看得出,这些官员的压力都是不小,一方面,民意不可违,现在大家都要求新政,而另一方面,新政兹事体大,谁也不敢做主,结果就闹成了僵局,这些官员,心里固然向往新政,却都不敢尝试,如今特意来见徐谦这个惹事jīng,也有几分听取意见的意思。

    可惜徐谦没时间和他们细谈,倒是给了他们一个方案,即有限新政,各省新政,自然不该雷同,毕竟情况不同,何不如可以先做一些尝试,比如浙江免税,南直隶可以减免一些。根据自身情况而定即可。

    大家都是苦笑,说是这么说,可是浙江已做出了表率,自己只是浅尝即止,该骂的还不是照样要骂,而此时,徐谦已没时间瞎磨了,已是登上了漕船,洒然而去。

    此次去京,预算的时间是十天,十天从杭州抵京,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不过这倒是归功于河道的扩宽,直接从杭州乘船抵达运河,再坐漕船北上,沿途并无阻隔,自然轻便。

    更重要的是,徐谦坐的是漕船,所有船只,都得给漕船让路,因此四五天过去,漕已抵山东。

    只是这几rì,赵梦婷却显得心神不宁,在杭州的rì子,成亲之后徐谦虽然忙碌,不过却也有许多温情,现在一想要入京去见大妇,赵梦婷的心思,便是无比纠结。

    大妇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心怀芥蒂,她必定很不愿意见到自己……

    许多的疑问,搅得她很不安生,几rì都没有睡好。

    徐谦见她如此,不免安慰,笑道:“你看看你,都说媳妇最怕去见公婆,反倒是你……”

    “夫君,桂夫人若是见了我,会不会动了胎气,不如……不如到时,我先在别院住下,等……”

    徐谦又好气又好笑:“这是什么道理,该见的总要见的,都是徐家的媳妇,怎么可能让你住在别院,你若是在外头住下,不但夫君心里不安,便是稚儿那边,也会不喜。”

    “这是为何?”

    徐谦板着脸道:“你想想看,你刚刚进京,就住在外头,岂不是坐实了她是个悍妇,到时传扬出去,别人都会说她没有容人气量,岂不是要将她气个半死?”

    赵梦婷不由咋舌,道:“说的也是,我竟显些忘了,好,只是到时……哎呀,到时我肯定怕的很,连话都说不出,岂不是也失了体面,哎……”

    徐谦只能苦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总该去见的,到时你乖巧一些,自然讨她喜欢,其实她……也是很有肚量的人。”说后半截话的时候,徐谦感觉自己有点心虚。

    …………………………………………………………………………………………………………………………………………………………

    推荐一本书《毒步医圣》,另外,同学们,含泪求月票啊,可怜的老虎已经垫底了。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