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五十四章:阳谋

第三百五十四章:阳谋

    倾销……

    汪直渐渐的懂了,他是绝顶聪明的人,只要稍稍脑子一转,经徐谦一点拨,骤然明白了徐谦的意思,所谓倾销,是一种比较高端的抢劫,先大幅让利,疯狂给予补贴,让别人尝到甜头,对你产生依赖,最后再翻脸不认人,连本带利赚回来。

    汪直对徐谦这个家伙,越来越佩服起来,心里不由琢磨,若是这位徐大人是海盗,只怕成就也不在自己之下。

    而在外头,订单还在陆续增加,这时候,商贾们早已将所谓的宴会抛之脑后,一个个商贾在寻找商机。

    连续两天过去,仓库已经挂上了百宝阁的匾额,自此之后,这里将会成为商品展销中心,会有专门的安抚使司人员在此打理,在双屿港过往的商贾,都可以在这里zì yóu出入,而大明的工坊,将来也可以将各种时新的货物委托在此摆放。

    两天之后,百宝阁的订单已经追加到了一千二百万,有了这份大单,徐谦心满意足的准备回航了。

    手里有如此大单的刺激,徐谦几乎可以肯定,无论是天津或是浙江,都必定掀起轩然大波。

    定下了次rì返程,这一夜徐谦较早入睡,只是到了半夜,却被汪直叫醒。

    “出了什么事?”徐谦趿了鞋,已经有皇家校尉进来悬挂了马灯,徐谦看着进来拜倒的汪直,慢悠悠的道。

    汪直道:“大人,外头有人求见。”

    徐谦道:“深更半夜,什么人要见本官。有什么事,不能明rì再说吗?”。

    汪直道:“此事……说来有些麻烦。大人见了便知道。”

    徐谦皱起眉,道:“人安排在哪里?”

    汪直道:“已在前厅了。”

    徐谦只得换了衣衫。踱步到了厅中,而在这里,有个皮肤略带几分黝黑的青年等候多时,一见到徐谦,连忙拜倒在地,用半生不熟的汉话道:“见过上国大人……”

    徐谦坐下,汪直见徐谦带着几分不悦,很是乖巧的亲自斟了一副茶来,徐谦接过。手抱着温热的茶盏,打量着这个年轻人道:“你是谁?”

    这青年自我介绍道:“小人乃是吕宋国国王苏莱曼的次子苏查,下国一向对大明称臣,几次遣使至天朝入贡,一直都是大明的藩属之国,可是数十年前,一群佛朗机人却是在我吕宋北部登陆,声称是遇到海难,请求下国准其休整。并且贿以先王许多宝物,先王见猎心喜,自然照准,此后陆续抵达的佛朗机人越来越多。到了近几年,竟是成千数万,他们建立了许多堡垒。奴役下国百姓,我父王为王之后。一直打算驱逐他们,几次发兵。都是铩羽而归,自此之后,这些佛朗机人开始肆无忌惮的侵占土地,杀戮下国官员,甚至要求吕宋割让北部诸岛以及吕宋岛北部的疆域,父王不肯,可是佛朗机人势大,吕宋国走投无路,不得已之下,父王听闻大明在这里剿除海盗,声威大震,因而便命小王前来,请天朝发兵,救援吕宋于水火之中……”

    原来……是来上访的……

    徐谦很是无语,大半夜的,看这家伙如此落魄的样子,怕是没有少吃苦,是了,这双屿港有不少佛朗机商贾,这些商贾之中,自然有许多和佛朗机吕宋总督有许多的牵连,这叫苏查的冒险前来,一旦发现,怕是是要丢海里喂鱼了。

    现在的吕宋,还没有彻底的被侵吞,不过依着佛朗机人的尿xìng,最擅长的把戏就是先说发生了海难,请求开辟土地暂居,然后贿赂以珠宝,得到准许之后,便不打算走了,立即呼朋唤友,把军队和牧师啥的统统招来,然后就开始耍无赖,你要是驱赶他,他一旦觉得自己在这里的力量有了足够力量保障之后,便将你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之后就是圈地抢钱抢女人,等到差不多了,再将你一脚踢开,将其纳为殖民地,进行直接统治。

    这种模式,屡见不鲜,最可笑的还是屡试不爽,就如大明的澳门,大致也是这么个套路,可惜大明帝国过于庞大,这些人倒还没有蠢到跟大明玩硬的。

    只是……这个王子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吕宋并不算大明较为重要的藩属国,既不是安南,也不是朝鲜,谁闲的没事为你出头?

    徐谦没多大兴趣管这吕宋的事,就算要管,自然也不会是现在,他淡淡一笑,道:“是吗?想不到佛朗机人竟是如此狡诈,很好,这件事本官一定会代为上奏朝廷,王子殿下远来,不妨就在这里等候消息。”

    这就是官场里的太极拳,不过这苏查听到徐谦一副认真的样子,又说必定要上奏朝廷,以为这事儿有了眉目,立即露出大喜之sè,连忙致谢道:“谢大人。”

    徐谦叫了汪直来,道:“去安排一下,要保证他的安全,让他就在这里住下,挑几个倭国女人给他,好歹是个王子,不能寒碜了人家。”

    汪直点点头,领着这王子走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徐谦还坐在厅里,汪直道:“大人可有什么想法?”

    徐谦伸了个懒腰,道:“把消息放出去,让那些佛朗机人知道这件事,还有,这个苏查要保障他的安全,佛朗机人确实是该敲打一下了。”

    汪直会意,点了点头。

    次rì清早,徐谦在一干校尉的拥簇下抵达了港口,预备登船,刚刚稳稳坐在了船舱里头,大船还未启程,却有校尉来报:“大人,有个自称邓达的佛朗机商贾求见。”

    徐谦抿了抿嘴,昨夜没有睡好,今rì有些打不起jīng神,道:“不见,让他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是了,还有,你去告诉他,他的来意,本官知道,这件事本官很是重视,想来我大明朝廷也会很重视,想谈,他还不够资格。”

    数艘大船已经扬起了风帆,徐徐离港。

    站在栈桥上,西班牙贵族邓达碧蓝的眼睛目送大船越行越远,他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身后的白发老者低声道:“这个巡抚,到底是什么意思,听说他很受大明皇帝的喜爱,他的话,能否代表大明皇帝的意图?阁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邓达慢悠悠的道:“立即派人送信去给总督,让他派信使去见国王殿下。”

    老者犹豫了一下:“我们是不是过于紧张了,我们的舰队,并不畏惧大明的水师?”

    邓达慢悠悠的道:“如果他们要干涉,一旦表明了对我们的敌视的意愿,后果将是灾难xìng的,大明在远东各国之中有很大的威信,就算他们不派一兵一卒,只要表达了强硬的立场,那么各地的抗争,就会不断增加,而且,我有预感,大明,已经意识到了建立舰队的紧迫xìng了,听说他们的海陆安抚使司,在疯狂的新建舰船,不可小看,立即派出信使。”

    老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邓达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还有,请总督阁下再送一些金银来,葡萄牙、荷兰、奥斯曼人已订购了不少大明的火铳,我曾验证过,这些火枪的质优价廉,并不比王**团中装配的火枪要差,火铳的jīng度符合军团的标准,而价格,却远远比我们的火枪要低廉的多,所以,我们必须多定制一些。”

    老者道:“我看这是那巡抚的yīn谋,阁下,如果王国大规模采购大明的武器,那么西班牙的工厂和铁匠们只怕……”

    邓达摸着唇下的一小撇浓密胡须,叹口气道:“就算是yīn谋,我们也必须这样做,王国不能坐视该死的葡萄牙人取得优势,也需要随时防备荷兰的武装商船,还有奥斯曼人,他们在埃及屡屡向王国挑衅,王国如果不能对前者占据必要的优势,将会陷入很危险的境地。如果他们供养一个军团只需要一万金币,而我们却要花费更多,这样下去,王国迟早要被拖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他们大肆购买大明的火炮和火铳,而我们依旧依靠国内那些价格高昂的匠人所锻炼出来的破铜烂铁,那么王国努力维持的平衡和均势就会彻底丧失,葡萄牙人已经越来越难以对付了,而奥斯曼也是野心勃勃,如果我们坐视这样的事发生,一旦失去优势,后果就是灾难xìng的。所以……我的职责提醒我必须要这样做,你让人将我的话转告总督阁下,事情已经不容我们来决定,尤其是奥斯曼人,他们的危险度已经上升到不可容忍的境地,他们已经向大明订购了数十艘的战舰,他们财富惊人,随时准备订购更多,我们的海上优势,随时可能荡然无存,他们还订购了火炮,订购了火枪,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五年之内,奥斯曼人能够迎头赶上,并且发挥他们充足的人力,对王国进行威胁,不要忘记,王国曾经就沦陷在这群该死的异教徒之手,绝不能再重蹈覆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