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五十章:二道贩子威武

第五百五十章:二道贩子威武

    终于,还有有个人忍不住了。

    叫价的是个佛朗机商贾,这佛朗机商贾年纪很轻,红发碧眼,带着几分笃定的意味,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站在他身边,是个白发佛朗机人,偶尔凑在他身边低声交谈着什么。

    徐谦看到这厮颇有几分贵气,想来定是个跑来淘金的西班牙或者葡萄牙贵族。

    邓健倒是似乎对这个年轻人有印象,低声介绍的道:“此人汉名叫刘达,据闻身世不简单,吕宋总督和他关系匪浅,似是近亲,此人在北台湾,一直做中转贸易。”

    中转贸易就是二道贩子,徐谦最恨二道贩子,因为徐某人自己就是二道贩子,所谓同行是冤家,他眯起眼,低声问道:“北台湾,怎么,西班牙人已经到了北台湾?”

    邓健道:“他们设了几个据点,倒也不足为患,主要是西佛朗机和匍佛朗机两国竞争,一个在蚝镜(澳门),西佛朗机也不落人后,在北台湾盘踞,这西佛朗机人说什么大船搁浅,便开始登岸建立堡垒和据点,不过倒也不敢滋事,拿了不少银子购置了土地,福建巡抚也就没有理会他们。”

    徐谦点点头,没有再做声。

    那汉名刘达的年轻贵族报价是两万两银子,露出几分踌躇满志和志在必得之sè。

    徐谦脸上,露出露出冷笑,这个家伙,一次xìng从底价抬升三千两纹银,这分明是故意显露自己财大气粗,好让对手知难而退。

    而接下来,一个倭人正sè道:“三万!”

    三万!厅里的所有人一阵哗然。

    徐谦看向这倭人,倭人肤sè古铜,脸上有一道猩红伤疤,浑身上下,有一股桀骜不驯的意味。

    邓健解释道:“此人叫村正友,江户的大商贾,财力雄厚,据说和倭国大名大友义鉴有关。”

    谁知这村正友刚刚叫了价,又一个倭人冷冷一笑,道:“五万!”

    这倭人似乎和村正友很不对付,摆明着是要压村正友一头。

    邓健兴奋了,他虎躯一震,兴匆匆的道:“出手了,出手了,徐兄弟,这个倭人叫武田信雄,乃倭国武田氏大名的人,武田氏和大友氏一向不对付,他们抬起杠来,可是没玩没了。”邓健说罢,还意犹未尽的提醒道:“武田家前几年,又发现了一座银矿,据说储量惊人。”

    村正友似乎对武田信雄的叫价很是不悦,立即报出了六万的价格。

    他这一报,武田信雄果然和他卯上了,大喝一声:“七万!”

    徐谦看的眼睛都直了,不由叹道:“倭国友人果然财大气粗,佩服,佩服,以后要多多招徕一些倭国友人,要极尽殷情款待。”

    邓健点点头:“这是当然,当然,倭国盛产金银,唯独物资贫乏,得天独厚啊。”得天独厚换个说法就是,想要再找这样的冤大头,已经很难了。

    价钱一直都在增长,直到那武田信雄将价格叫到了十二万,终于,所有人都不再吱声了。

    不吱声的理由很简单,价格接近暴涨了十倍,而现在只是第一批货的拍卖,现在只是看看风向,没有必要一次xìng搭上自己的身家xìng命。

    汪直显得兴致很好,叫人将那红竹签送到了武田信雄手上,待会让他带银子提货。

    这武田信雄露出踌躇满志的笑容,也并不肯走。

    邓健压低声音在徐谦耳边道:“等着看好戏吧,这个武田信雄定会帮咱们抬高价钱。”

    徐谦不由轻声道:“这又是为何?”

    邓健道:“徐兄弟想想看,一共是十批丝绸,武田信雄会轻易让别人买到丝绸吗?假若他的价钱比别人拿到要高,还如何在倭国垄断丝绸贸易?”

    徐谦一听,顿时明白了,丝绸在倭国深受商贾和大名的喜好,还有倭国皇室和幕府,对丝绸的需求更是旺盛,这武田信雄拿了一批货,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垄断吗?因此,若有其他倭国商贾竞价,他一定会抬杠,抬杠的目的,就是绝不能让第二个倭国商人轻易拿到丝绸,否则到了倭国,你手里一大批货,我手里也是一大批货,最后非要跳楼大甩卖不可。所以,武田信雄还会继续竞价,只是竞价的目的,是不断的抬高价钱。

    果然,第二批丝绸发卖的时候,那村正友第一个竞价,报价五万,武田信雄冷冷一笑,慵懒的道:“十二万!”

    十二万,就是上一批丝绸的价格,也即是说,想要拿到第二批丝绸,这十二万,便是基础价位。

    村正友眼睛都红了,犹豫片刻,终于艰难的报出了十三万的价格。

    而此时,武田信雄就不再吱声了,他的一批丝绸是十二万买来的,别人拿货的价格比他高,对他来说就是巨大的优势。

    这一下子,许多番商们哗然了,大家意识到,第一批的丝绸应当是最低价,越是往后,价格只会叫到越来越高,紧接着一个大食商贾出手,叫出了十五万的价格。

    这大食商人来自大名鼎鼎的奥斯曼帝国,奥斯曼眼下在中亚称雄一时,不可一世,阻隔了东西方的商路,垄断了整个欧洲的贸易,也正因为如此,西班牙和葡萄牙人才不得不大航海,开拓出一条新的商路。

    大食的商贾,无疑是财力最为雄厚的,这些人曾经垄断数百年欧洲的贸易,显然,他们此次聚在这里,就是和西班牙和葡萄牙人一决高下,商路已经不可能再垄断了,但是他们依旧可以垄断货源,垄断不了香料,那么就垄断丝绸和瓷器。

    和这些大食商贾相比,还处在抢劫阶段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人其实并不太够看,第三批丝绸,依旧是大食商人竞得,价格已经高达十七万两。

    那些曾经想要通过联合起来竞价的中等商贾们此时目瞪口呆,他们显然无能为力,和这些背景雄厚的巨贾比起来,他们显得很不够看。

    只是那西班牙的贵族刘达,此时眼睛已经红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兴起之后,使得两国对奢侈品的大增,此时的欧洲,许多国家开始向两国源源不断的输入纺织品,为的就是满足两国新兴富人们的需求,可是羊毛纺织品显然比起丝绸来,依旧不能满足这些富人们的需求,他们需要如肌肤一样柔滑的面料,男主人为了显示自己的富足,家里也需要一些瓷器来令人啧啧称赞。

    这些大食商人分明就是想要垄断这些奢侈品,毕竟大食人早就尝试过垄断的好处,因此要嘛让倭国人竞价获得,也绝不会让佛朗机人竞价得到他们的需要。

    二道贩子们都有一个理想,就是某地的货源的垄断,尤其是奢侈品的垄断,因为垄断,价值一两银子的东西可以炒到一百两,正如后世的所谓名车、名表一样,越是稀有,越是难得,他们便可以制定高昂的价格,让富人们趋之若鹜,当然,这个前提是,在这个地区,不能有第二个二道贩子竞争。

    身为二道贩子的传统世家,大食商贾显然jīng通这个道理,他们抬价起来毫不手软,作为屹立数百年的超级帝国,这些在这个富足帝国羽翼下的世家商贾们,显然财力雄厚。

    最后一份丝绸,价格已经炒到了二十四万,这个价格,想想都让人咋舌,那佛朗机的贵族刘达在犹豫,不断和身边的人低声讨论,最后恨恨的瞪了一个得意洋洋的大食商贾一眼,放弃了丝绸的争端。

    十份丝绸,若是全部交易完成,价格将会超过纹银两百三十万两,而从海路安抚使司进货的价格,不过是十二万两纹银而已,轻轻松松,赚取了二十倍的利润,当然,这些丝绸运到其他各藩,价格怕还要暴增一倍。

    徐谦此刻心里已经舒畅到了极点,他本来以为,五倍的价格已经高于预期,可是不曾想到,利差居然到了如此地步,其实他哪里想到,若非是如此高的利润,从前那么多大明朝的走私商人,谁敢冒着全家死光的风险,将丝绸运出海去。

    从前的时候,走私商人倒卖的丝绸不过赚取五倍、十倍的利差,可现如今不同了,现如今是海路安抚使司彻底垄断,彻底垄断就意味着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相比起这些三道贩子、四道贩子们来说,海路安抚使司才是真正的垄断机关,比之后世的东印度公司,更加暴利。

    原因其他也很简单,东印度公司尚且还有竞争,有英国东印度公司和荷兰、法国东印度公司的竞争,香料并非只是控制在一家手里,可是丝绸和瓷器,除了海路安抚使司,天下再没有第二个货源。

    当然,需求旺盛也是一方面,海贸的兴起,导致整个世界开始出现新富阶层,与此同时,一些传统的皇族、王室、贵族阶层用度也是惊人,才会产生如此暴利。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