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四十七章:财源广进

第五百四十七章:财源广进

    身为一个跑船的**湖,邓健如今经验纯熟,大手一挥,道:“依次入港,都他娘的把主帆下了,咱们是装货,不是打劫,船要停稳,哪个敢撞坏了栈桥,老子剐了他!”

    数十艘大船,依次缓缓进入巨大的港湾,宁波港已修建栈桥三十多座,此时引水员已乘坐小船上了大船,指导大船入港。

    而在岸上,无数人翘首以盼,发出阵阵惊呼,甚至于许多人,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大船,江南虽是水乡,浙江又是临海,可是由于海禁,海面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船只。

    而如今,一艘艘的大船稳稳的靠住了栈桥,如意坊的钱大掌柜二话不说,大喝一声:“上货。”

    船上的海路安抚使司的帐房拿着清单下来,如意坊的人亦是派出了帐房,接着就是开始对货,清点货物,清点之后,数百上千的脚夫便开始装船上货,整个港口,沸腾了,一箱箱货物抬上了船,分门别类的进入各个船舱,堆积如山的货物要全部上船,至少需要一天时间。

    而此时此刻,邓健已带着一干水手下船,寻到了徐谦这边,他朝徐谦一笑,便毫不犹豫给了徐谦一个熊抱,这家伙浑身带着一股酸臭,天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澡,徐谦也只能苦笑以对。

    徐谦道:“货物尽快要清点,清点之后立即付钱吧,如意坊这边,收购来的货物可还没有付清尾款,商贾们正等着拿钱呢。”

    邓健嘻嘻笑道:“堂堂安抚使司衙门会拖欠尾款?”

    站在一边的钱毅和众商贾无动于衷,面部表情僵硬。

    邓健不由咋舌,道:“这是什么世道,连衙门都不信了,果然商贾没一个好东西。”发了一阵牢sāo,只得对身边的人低语几句。

    紧接着,从船上,一箱箱的银子搬了下来,如意坊的人员立即去查验,确定了数额之后,报了过来,商贾们一下子激动了,又看向钱毅。

    做买卖吗,钱没到手,什么都是假的,大家虽然都向如意坊供了货,这不是钱还没到手吗?

    钱毅也是苦笑,可见信用这种东西,在真金白银面前什么都是扯淡,于是道:“如意坊已在楼上设了个帐房,要结款的可去取银子。”

    听了他的话,上百商贾一起欢呼,其实何止是这上百供货的商贾,这一笔交易量高达二十余万纹银的买卖,从中获益的商贾高达上千人,毕竟商贾分为上游下游,上游的出成品,可是下游的商贾给上游的商贾提供了半成品,比如丝绸商,把货物转给了如意坊,如意坊给了海路安抚使司,安抚使司再到双屿港兜售出去,可是不要忘了,丝绸商的丝绸,却需要下游的商贾提供生丝,也需要染坊进行染印花纹,这一来二去,别看只是一笔买卖,牵涉其中的人可是不少。

    当然,这是第一次海路安抚使司来接货,往后货物的交易量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毕竟大明的货物,需求量实在太大,需求的国家也实在太多。

    不少商贾已拿着票据兴匆匆的上楼去了,带着契约,到了茶肆的三楼,果然发现这里早有一个帐房,数十个人在忙碌,只是令人疑惑的是,这儿只是方圆数十丈的空间,银子在哪里?

    莫非不是现银交割。

    这让那些兴匆匆的商贾,心里不免又多了一重疑虑。

    先是有个刘姓的商贾上前,拿出自己的票据和契约,此次他总计给如意坊提供了七百余匹丝绸,刨除给的定金,还有四千多两银子的结余,那柜台后的帐房确认了真伪之后,随即拉开柜下的抽屉,过不多时,便取出一沓票子来,这票子布满了印章,上头写着如意坊钱庄通票的字样,又有纹银一百两之类的数字,紧接着,帐房数了一数,总计数出四千二百三十两银子票子出来,交给这为刘东家。

    刘东家顿时无语,果真不是支付现银,拿给自己的这些票子,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银票。

    须知大明朝的商贾,对银票的印象可不好,官府也曾发过钱钞,从太祖到现在,官府银票的历史可是超过了上百年,只是这官府发钞,可没有金本位银本位一说,印了就是,结果就是银票泛滥,从一开始,百两银票换的是百两现银,到了后来,连五十两都兑换不到,银票交易,最是坑爹,到手的银票若是放在手里多耽搁一票,说不准第二天,就贬值了一成,若是十两银子,倒也罢了,可是数百上千的银票,亏损这就是天文数字。

    刘东家自然不满意,道:“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发放现银吗?为何放银票,我要现银。”

    后头的人听了刘东家的话,顿时也鼓噪起来,真金白银才是真的,银票什么的,大家已经上多了当,断然不会再上第二次。

    大家宁愿麻烦一些,现银交易,也绝不肯接受钱钞。

    这帐房倒也干脆,道:“这是如意坊的规矩,要交易,就必须使用钱庄的钱钞。而且这钱钞乃是如意钱庄发行,保证任何时间都可足额兑换,想结款,规矩只能这么办,诸位若是不放心,可以随时去钱庄兑换白银,若是心有疑虑,那么也无妨,大家可以当即去钱庄兑换即可。”

    听了这句话,许多人倒是定下了心来。

    对啊,当即去兑换不可,这如意坊的钱钞再怎样贬值,也绝不可能会当rì就贬值吧,拿了钱钞,立即去兑现。

    打定这个主意,刘东家二话不说,拿了钱钞便跑。

    一出门,也懒得坐马车了,这里这么多人,坐马车不知要捱到什么时候,索xìng在人群中穿梭,飞快赶去不远处的钱庄,拿出钱钞兑换,钱庄这边,其实早就严正以待,这钱庄里有存银数十万,倒也不怕挤兑,可谓准备充分,连忙付了足额的银子出来,刘东家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这刘东家刚刚领完银子,此时已有越来越多的商贾涌来。这些,都是在付清了尾款手拿大笔钱钞的商贾,钱钞在手,毕竟不放心,换成银子才是实在。

    只是一桩桩都是大笔的兑现,钱庄付清的速度,不免要减慢许多。

    而这钱庄,早已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在焦灼等待,生怕慢了一拍。

    如此一天下去,却还有近七成的人没有兑换到银子,这些人一个个心急如焚,夜里自然是睡不好觉,手拿着这轻薄的纸片儿,心里是紧张到极点,生怕一觉醒来,钱钞的价格暴跌,假若真是如此,那么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为了供货,大家可没少花费心学,投入的成本也是不少,几千两银子,到手的纯利至多五百两,若是钱钞跌个一两成,不但没有盈利,甚至亏损都不可避免。

    第二rì清早起来,海路安抚使司的大船还停泊在港口,显然还有许多货物没有清点完毕和装船,而抚台大人,和一干官员,自然也在如意坊中歇息,清晨曙光初露的时候,各行各业又开始忙碌起来,脚夫们依旧在码头上忙碌,工坊也纷纷开工,装载着货物和运输原料的马车川流不息,这些商贾们便风尘仆仆赶到了如意钱庄。

    一打听,似乎钱钞并没有贬,大家这才放了心,心里对手头的钱钞,渐渐有了些改观。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钱钞依旧没有贬值,如此一来,大家才意识到,如意钱庄的信用,似乎和官府并不同,于是有人不禁琢磨起来,这才发现,如意坊和钱庄门口早就贴了文告,俱言这钱钞如何印制,即所谓有多少储印,即印多少钱钞,绝不会私下乱印,也绝对保证钱钞能随时能够足额兑换。

    其实钱钞的好处很好,尤其是对大商贾来说,谁也没有闲的蛋疼到带着几千两银子和人进行交易,扛着数百斤的金属向人购买原料,显然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且不说容易发生意外,携带也极其不便,现在浙江这里的贸易规模,已经越来越大,现银,显然是不能满足这个需求了。

    而钱钞携带方便,白纸黑字,也不必担心对方银子成sè有问题,更不必交易时拿出小秤来,一斤斤的称银子重量,以防止对方在银子里做手脚,若是能够随时兑换,并且保证不会三天两头的贬值,如意坊钱钞的发行,对商贾们来说,绝对是利好的消息。

    因此,有些商贾,也留了心眼,并不急于一次xìng把钱钞全部兑现,留下几张百两钱钞,倒是想看看,这如意钱庄当真如此守信。

    当有一部分人商贾渐渐接受了钱钞,那么更多人,会改变从前的交易方式,渐渐的成为所有商贾阶层接受的一种货币形式,而一旦商贾们接受,其他的士绅、百姓自然也就乐于接受了。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这个月还有五天了,再不投,月票就要作废了,请支持小老虎吧,小老虎很单纯很有爱的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