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四十四章:杀人父母不共戴天

第五百四十四章:杀人父母不共戴天

    痛打落水狗,是我党……额,是徐某人的光荣传统。   尽在

    张抚台落水了,徐谦手里抓满了石子,毫不犹豫朝落水的张抚台砸去。

    三天大小骂,十天一大骂,如今已经成为了徐某人的生活习惯,不找个时间骂一骂那位江西的仁兄同僚,徐谦觉得自己骨头痒痒,反正新政渐渐步入轨道,徐某人也是闲来无事,这叫不骂白不骂,骂了还想骂,高兴了骂你,不高兴还骂你,你能奈何,有种咬我。

    可惜张抚台不敢咬,他现在在学习定气养神的功夫,每rì起来,少不得要对自己说几句:“要镇定,要镇定,几篇叫骂章是吓不倒我的。”

    事实上,人的脸皮在经过锻炼之后,确实能够越来越厚的。

    骂了第一次,张抚台或许气的哇哇乱叫,第二次,他必定捶胸跌足,可是这次数多了,是人都得麻木,骂的多了,张抚台也就不怎么当一回事了。他现在就是混rì子,混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反正没脸没了皮,也不在乎什么了。

    只是徐某人的毅力,实在让人大开眼界,你说你一个堂堂抚台,睚眦必报到这个程度,也算是罕见,可偏偏徐抚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津津乐道,至今过去近一个月,依旧兴趣盎然,惹得下头的生员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某rì都猜测,徐抚台今rì是不是又要推陈出新,研究出什么新的骂法。

    骂人也是一门手艺,徐谦如今算是将骂人发挥到了淋淋尽致的地步,身为状元公,他写诗词来骂,他做八股来骂。他写散来骂,总而言之,各种体都要尝试一二,生员们佩服了,但凡是他骂人的章,纷纷传抄,竟是将这些东西当作了艺术品来品鉴。

    至于浙江省内的官员,终于晓得了抚台大人的厉害,先是干掉巡按周昌。现在又是这般坚韧不拔的痛打落水狗,大家对徐某人的认识就是,这个上官千万别招惹,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要是跟他对着干。明rì你就得完蛋。

    于是,在骂人中,浙江各府各县的新政推行出奇顺利,大家都卯足了劲头,巡抚衙门下了什么,比如前几rì发现了某个新政的空子,各府各县的官吏二话不说。立即下乡,纠察不法。至于工程,钱粮局有的是银子,银子足够。工程的进展自然就快,可谓一rì千里,再加上官吏们将身心都扑在上头,谁也不敢怠慢。

    至于朝廷。虽然觉得徐某人这样很不像样子,可又能奈何。当作没看见吧,连当事人都没有出来喊冤,陛下刚刚说他是个贤臣呢,而且谁也不能保证,你若是站出来说几句话,这徐某人难保不会站出来,连你一起骂进去,何必惹这一身sāo,和徐某人斗嘴皮子,绝不是自降身价,而是这厮战斗力爆表,他能坚持不懈,你能吗?他能骂你一万年,你能吗?

    于是,天下又太平起来,太平的很不像话,照旧歌舞升平,歌照唱、舞照跳,人生有许多让人舒心的事,比如piáo娼,比如小圈子的人凑在一起玩沙龙相互吹捧,谁也没有多大兴趣,去捅马蜂窝。

    六月初,徐谦这巡抚,已是就职五月有余,五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自然也是不短,而此时,江南总督总算走马上任,这位方总督的权利极大,江南总督实称直浙总督,负责南直隶、浙江、福建三省军事和钱粮。

    按理,直浙总督的衙署该是在南京,不过上任总督却认为南京各衙门过于负责,且又有南京六部掣肘,许多行事很不方便,所以就设在了南直隶的苏州府,只是这位方总督,到了苏州之后,觉得苏州并不让他满意,却也没有将行辕搬去南京,而是突然传出消息,要迁往杭州。

    这就有点让人莫名其妙了,江南三省,南直隶最为重要,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这做总督的,好端端的不呆在南京倒也罢了,跑来浙江做什么?

    这就不免让人联想,这位方总督是有意为之,甚至有可能,压根在京师赴任之前,就已打定了主意。

    而对浙江巡抚徐谦来说,这显然不是个好主意,你在南京,大家反正也不见面,你爱如何如何,可问题是,你这官大一级的总督跑来杭州,这摆明着不让徐某人不太痛快。

    这种消息,早就传出,而到了六月中旬,果然有总督府的札付果然递到了浙江巡抚衙门,无非就是照会浙江巡抚,老夫要来了,老夫是个很高洁的人,两袖清风,一身正气,既然来了,你们就不要铺张浪费的迎接了,随便找个能下脚的地方,老夫迁移总督行辕从此以后和你为邻,再一次重审一下,老夫是个简朴的人,切莫违规招待云云。

    接了这札付,徐谦倒也没什么表示,因为此刻他没功夫去迎接这位总督,要打算带着各司衙门的官吏,前去宁波。

    之所以去宁波,是因为一方面,杭州至宁波的水道几乎已经贯通,另一方面,是双屿港的海路安抚使司在数rì之后,开始第一次在宁波港装载货物,返回双屿港交易。

    这才是关乎了徐谦新政的最大问题,新政能否成功,都和这两件事息息相关,所以徐谦早已命人知会各大士绅,约定明rì启程,由水道东进宁波,参与这一次盛况空前,关系着浙江新政成败的盛举。

    至于这位总督大人,徐谦则是叫来杭州汪知府,道:“总督大人既要迁至杭州,这杭州府却要费费心思,札付里头都说了,一切从简,想来总督大人高风亮节,也不喜欢铺张,你按着总督的意思办就是,总督大人有什么要求,能满足的就满足,不能满足的,就先拖着,等官回来时,再来禀告。”

    汪知府哭笑不得,你倒是跑了,却是留了我在这里做主,那总督大人见巡抚跑了,肯定不悦,到时候下官怎么办?

    可是眼下也没有办法,抚台大人既然有了交代,又有什么办法?

    这其实还是站队的问题,你杭州知府是听抚台大人还是听制台大人的,若是听抚台,那就得按着抚台大人的意思办,至于制台大人怎么说,这是他的事。

    根没有犹豫,汪知府便满口应承下来,若是这个时候,他还想着朝三暮四,这就是蠢了,抚台大人在他心目中,显然地位更高一些,至于那位即将到来的制台,爱咋咋地吧,倒不是汪知府真想得罪,只是若让他在两个人之中选择一个,想来想去,还是不要招惹抚台为妙。

    现在抚台说一切从简,那么就一切从简,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事情敲定之后,徐谦连夜召集各司衙门主官和大士绅们相商。

    这些人现在经常往巡抚衙门跑动,是衙门里的常客,见识到了徐抚台的脾气,自然也知道只要不招惹他,万事都可商量,所以也没了从前的拘谨,大家汇聚一堂。

    徐谦便道:“此番前去宁波,便是检验新政成效,虽说时rì还短,可眼下总算有了一些实绩,既是去,肯定不是看热闹,要前面的检验,赵大人……”

    安抚使司赵明忙道:“下官在。”

    徐谦道:“这宁波建成的道路和水道,就劳你费费心,好好走走看看了,有什么问题,要写出章程。”

    赵明点点头。

    徐谦又道:“吴提学。”

    吴提学道:“大人不必关照,这宁波的新建学堂,下官一定会好好看看,若是有什么问题,自会立即上报。”

    徐谦不由笑了:“劳烦了。”

    随即又分派了许多监督的事项,最后目光落在刘瑜等大士绅上头:“此次带你们同往,主要是让你们实地走走看看,看看这货物如何流转,到时诸位跟着官便是,有什么想法,尽管和官来说,眼下新政已有半年,是骡子是马,也该出来溜一溜了。不明白的地方,也可随时向官详询。”

    刘瑜笑了,道:“大人怎么说,咱们怎么做。”

    徐谦颌首点头,那刘瑜突然道:“听说直浙总督即将来这杭州,还要将总督府迁来,却不知对新政是好是坏,老夫担心,到时候朝令夕改……”

    徐谦微微一笑:“无妨,官也知道你们的心思,不过新政既然已经开了头,就别想掐断了,那总督来了,若是想朝令夕改,那么官问你,这浙江上下官吏,可愿意吗?”

    赵明等人立即道:“自然不愿意。”

    这倒不是违心话,上下官吏为了新政,投入太多心血,就指望着新政出成效,将来弄出点政绩,谁坏了新政,就是上下官员们的敌人。

    徐谦又笑:“那么诸位士绅,可曾愿意吗?”

    刘瑜等人连忙摇头:“自是不能,咱们的生丝,还靠着新政卖个好价钱。”

    这也是实话,大士绅们是绝不会罢休的,这攸关着许多世家大族的根利益,朝令夕改,又或者歪曲新政,这就是挡人财路,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不共戴天!

    ……………………………………………………………………………………………………………………………………

    老虎最悲哀的一天,月票眼看冲上去,紧接着又在短时间被爆了,存活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俺滴小心肝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