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三十六章:上有所好

第五百三十六章:上有所好

    知府衙门恢复了平静,周昌的尸骸也收拾了干净。

    只是接下来,汪知府却不敢闲着,抚台大人钱也给了,人也打了,你还是再无动于衷,显然是不成的。

    他的眼眸掠过了一丝杀机,旋即惊堂木一拍,道:“召集官吏,官要问话。”

    在知府衙门,知府就是整个衙门的天,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过不了多久,府中同知、推官、典吏、经历、知事、照磨、司狱、还有吏、工、兵、礼、刑、铺长、承发的经承们纷纷到了。

    数十个大小官吏,分列两旁,感觉到了汪知府今rì的气氛不同,一个个大气不敢出。

    汪知府眯着眼,脸上露出几分狞笑,随即道:“来,将那狗才带进来。”

    过不多时,两个差役被押上来,这二人正是勾结别人改桑为粮的两个差役,他们自是圆滑无比,一看这个阵仗,便觉不妙,连忙磕头如捣蒜,纷纷道:“大人,小人该死,小人……”

    汪知府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慢悠悠的道:“你们说的对,你们既然知道自己该死,倒也不蠢,大胆,既然这是该死之罪,竟还敢胆大妄为,简直岂有此理,来,打。”

    几个刑房差役已是拿着水火棍上前,有人不由小心翼翼的问:“大人,打多少?”

    汪知府翘起腿,拿起了茶盏,从牙缝中蹦出四个字:“打死为止!”

    众人骇然,两个犯事的差役自是阵阵哀嚎,动刑的差役已是将他们按倒,拖了裤子,水火棍重重打下,府衙里,嚎叫哭闹声传来。

    平时汪知府一向给人的印象是温和。身为主官,也愿意维持一个温和的形象,就算是要收拾人,那也该是假手于人。这即所谓不粘锅是也,毕竟大家都在一个屋檐下头做事,官吏固然有别,可多少也是自己人。下头的差役犯些小错,往往是打一顿板子就是了,就是行刑的差役,也是抱着万事留一线将来好见面的心思不会下什么重手。所以一般惩戒差役,都只是走个过场,谁也不会做坏人。

    可是今rì。既然说的是打死为止。几个动刑的差役又见汪知府一脸肃杀,因而下手也是狠辣无比,将边上的同知、推官、照磨人等看的连忙将眼睛别到一边去,不忍睹视。

    许多人心里不免琢磨,知府大人今个儿是怎么了,何必要发这么大的火气。

    自然有人想到了这两个差役犯得事,有一些老道的人立即意识到。知府大人这是在传达一个信息,桑田、粮田的事,事关重大,谁要是敢在这上头犯事,下场就效仿这两个违规的差役。

    几十棍下去,两个差役已没了嚎叫的气力,下身稀烂,泊泊的流下黑血,只是勉强还在呜咽,这时候,动刑的差役放缓下来,眼睛不断的向知府大人瞥去。

    这里头也有名堂,有时候上官动了气,说是打死,可是现在就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往往要再看下上官的脸sè,或许这时候上官突然冷静下来,那么两个人的xìng命也就算保住了。

    谁晓得汪知府手拍惊堂木,断然大喝:“看什么,速速打死,打死之后,拖去喂狗!”

    事到如今,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差役们只得奋力继续动刑,直到两个犯事差役没了气息,有人将手探到他们的鼻孔,便有差役报道:“大人,已经打死了。”

    汪知府嫌恶的道:“拖走。”

    他旋即看向众人,慢悠悠的道:“这两个差役擅自将桑田改为粮田,妄图虚报田亩,从中牟利,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新税制,乃是抚台大人的善举,若是人人都效仿这两个狗东西,这善举还办不办?今rì,只是略施小惩,再有这样的事,也都依此例办理。”

    他顿了一下,道:“丈量土地的事,关系着税制,现在生员们都在下头督察,我们也不能闲着,也得下去彻查,有徇私舞弊的,被咱们知府衙门自己查出来,总比被生员们查出来的好,这是重中之重,谁要是懈怠,就是和抚台过不去,就是和官过不去。从明rì起,推官以下官员全部下乡,督察此事。府中官员每人分管一乡,行连坐之法,哪个乡出了事,不但犯事的差役要打死,负责的官员也要拿问,你们看到了外头的那个巡按吗?连他都逃不过一个死字,尔等有几个脑袋?”

    众人默不作声,心里却都叫苦,谁也不曾想到,大人竟如此严厉,居然还要连坐,这显然有点不合乎常规,可是又能怎么办,知府乃是顶头上司,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他要整你,你还想好活吗?

    王同知倒是聪明,连忙道:“大人说的对,老夫来说两句,诸位不必有什么怨言嘛,这是苟利国家的大事,所以大人才如此重视,这是好事,咱们做官,为的不就是百姓吗?抚台大人的新政是一rì三讲,可是讲不如做,要落到实处,才不枉抚台大人和知府大人的爱民之心嘛,对此,老夫是极力赞同的,往后再有不法的,都要严查。”

    众人只得一起道:“是,是,下官明白。”“大人说的是。”

    汪知府满意的看了王同知一眼,道:“王同知,你负责这府中的诸多工程,却也要加紧,听说宁波那边,工程进行的很快,杭州府既是省治,就不能落于人后,不能让人笑话,人手不够,就督办下头各县多拉一些壮丁,反正这些壮丁,钱粮局也会付点工钱,总而言之,杭州府的工程,绝不能落在宁波府之后,还有嘉兴府那边,现在不是在办什么两头并进法吗?要挖运河,单靠一头是不成的,得两头并进,到时会合在一起,这工程的进展,就等于快了一倍,你要派人去嘉兴府看看,学学人家如何勘测。”

    王知府道:“据说他们请了堪舆的地师,却不知到底准不准,就怕有了偏差,两头合不拢,那就遭了。河工的事倒是不缺人力,倒是缺工匠,民夫毕竟是取之不竭,可是懂行和不懂行的,差别却是不小。”

    堪舆之术,在场的官员或许都能扯上一通,无非就是看风水,扯淡而已。不过利用堪舆去勘测土地,采取两头挖掘的办法,最后将这两段合二为一,却很是高深了,一般人办不下来。

    王知府道:“这也是嘉兴知府冒险,别看这样的搞法进度是快了一倍,可要是出了差错,就不晓得要浪费多少人力和银子了,所以下官不建议效仿,大人不是说了吗,杭州乃是省治,全浙江都在看着,工程自然是越快越好,可也千万不能出差错,出了错,要贻笑大方的。”

    汪知府莞尔一笑:“倒是官贪功急进了,你倒是想的周全,好吧,暂时不去效仿嘉兴,总而言之,我等按部就班,尽量加快便是,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报上来,至于那工匠的事,官尽力去招募。”

    知府和同知大人一唱一和,下头的官员自然不敢插嘴,可是这谈话的内容,却无一不是围绕着工程和新税制,大家便晓得,从此之后,摊牌和收粮多少,修了多少县学再不是杭州府甚至是整个浙江省的重中之重,如今若是再不改换思维,怕是以后跟不上抚台和知府大人的步伐,就唯有被淘汰的命运。

    一场临时的会议,在一片颂扬声中结束,可是留下来的许多东西,却不由让人深思。

    所谓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徐抚台既然要搞工程和新税,那么知府大人必定要加紧跟上步伐,绝不能失了觉悟,知府大人是跟上了,如今满口都是新税和工程,俨然成了一个大包工头和税制研究人员,那么下头这些人,你们是跟还是不跟呢?很庆幸的是,王同知跟上来了,他已经有了做好二号包工头的觉悟,甚至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全省独一号的二号包工头。至于其他人,也顾忌不了这么多,跟得上形势的,自然会成为心腹,往后少不了要抬举,跟不上形势的,自然是一脚踹开,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看的不顺眼,随便找个岔子,让你收拾包袱滚蛋也不是不可能。

    这即是官场,楚王爱细腰,宫中多饿死,有的是的人在这功名利禄之中挣扎,也有的是的人将上头的意思一根筋的推到极端,至于会不会矫枉过正,已经不是大家所考虑的事了,至少至此之后,整个杭州府,怕是寻常的差役出门在外,所说的口头禅多半也是税制和河工、学堂之类。

    偌大的官僚机器,嘎吱嘎吱的转动起来,由于太久没有动过,因此起先只是缓缓的转动,可是随着许多事情变得明朗,于是乎,磨掉了锈迹的庞大机器开始有了惯xìng,呼啦啦的旋转起来。

    …………………………………………………………………………………………………………………………………………

    第一章到了,睁开眼就是码字,更新尽量提前,同学们,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