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三十四章:民贼

第五百三十四章:民贼

    周昌预感到了危险,这个抚台,未必是个讲规矩的人,既然不讲规矩,就必须得把规矩讲明来。

    纵然他有天大的罪,只要不是谋反,那么在这浙江省,就无人治的了他。

    可问题在于,这只是理论上的问题,历史经验告诉了大家,理论往往是和现实脱轨的。

    徐谦背着手,大笑道:“罪无可赦,这罪无可赦四字,怕是送给周大人更恰如其分一些,本官免税,人人称颂,为何你独独从中破坏?你自称是巡按,巡按本身就是代天子体察百姓疾苦,可是这百姓疾苦,你可看到了吗?你看到了,你却不说,你不说倒也罢了,你却还和人沆瀣一气,贪赃枉法,自己养着外室醉生梦死,本官试图减轻一些百姓负担,你反而从中挑拨,上窜下跳,妄图颠覆,你也配称巡按,你也配称朝廷命官,你也配叫钦差!”

    坐在一旁的布政使赵明突然开了口,慢悠悠的道:“大人说的是,天子命巡按巡查四方,而巡按不法,岂不是说这也是天子教唆,又或者说,是天子目不识人。”

    这句话端的是厉害,左右在座的官员后脊梁骨都冒出寒意,原本大家以为,徐抚台只是想把这个周昌赶走,可是赵明这番话,显然是和抚台大人串通好了的,他说出这番话,用意很明显——杀人!

    徐谦眯起眼,慢悠悠的道:“本官十岁读书,十五岁金榜题名,幸赖陛下垂青,短短四年,一路青云直上,圣恩如雨露甘霖,无以报效。”

    他说到这里,yīn沉的眸子扫视了所有人一眼,慢慢在这堂中踱步,他当然清楚,此时的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都在小心翼翼的揣测着自己的心思,这些人恨不得将自己的话掰成两瓣,仔细的揣摩,好好的意会。

    这便是威信,当别人意识到,你不但捏住了他的乌纱帽,甚至于捏住了他的xìng命的时候,你就自然而然的,成了他的天,成了他的一切,他的身心,他的所有公义、私情,所有的心思,都在围绕着你团团的转悠。

    这才是威信,否则你想使唤他们,非要踢一脚他们才肯动一下,那么以后任何事都不必做了,浙江的新政也没有必要再办下去,因为一人的jīng力去督促这么多的官员,督促这么多府县,显然是远远不够的。而有了绝对的威信,有了绝对的权威,意义则大大不同,你只要表露出自己的新意,不需要去督促,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去向前冲刺,你的手里不需要有鞭子,只需要有一个眼sè,许多你心里的想法,就可以完全实现。

    徐谦淡淡一笑,继续道:“陛下对本官恩重如山,如今,你这贼厮竟也敢自称钦差,莫非,是天子命你来反对税制吗?又或者,是天子让你在这里横行不法?本官在浙江实施新税制,正是天子洪恩浩荡,正是陛下劳民所苦,所以新税制才能顺利推行,你口称自己是钦差,是巡按,那么敢问,你代天子来这浙江,所做所为却是逆天而行,你是哪门子的钦差,你……分明就是贼,也敢冒充钦差,来,拿下了,押出去,就在这衙门外头,给本官狠狠的打!”

    一声令下,数人欺身上前,如狼似虎的拿住周昌拖出去,周昌大骂:“徐谦,到时自有你好看,且看朝廷……”

    人被拖到外头,乌纱帽自然是摘了,很是狼狈的在衙门口,几个差役也不客气,先给他上了枷号,随即便有差役手拿水火棍动手。

    知府衙门外头早已人声鼎沸,毕竟这么多老爷齐聚这里,自有好事者围观,外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众人见差役们押了一个官员出来,便议论纷纷。

    “此人是谁,看他的样子,好像也是个老爷,怎么,这衙门里头起内讧了?这可了不得。”

    “是啊,这也算是恒古唯有的事了,朝廷命官,怎么说打就打,这斯文还要不要?”

    “我认得他,他是巡按周昌周大人,是本省的巡按官,平时很是风光体面的。”

    “巡按……巡按是什么官,怎么和巡抚差不多?”

    见众人议论纷纷,周昌觉得斯文扫地,此时若是不吼上一嗓子,难以陈述自己的冤屈,于是便大叫:“逆贼徐谦,天理不容,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一番大吼。

    人群顿时sāo动了。

    “他方才骂什么?”

    “他骂的是巡抚大人。”

    “巡抚大人,岂不是新任的抚台?”

    “正是,正是。”

    “这厮可恶,活该被枷号,若无新任抚台,你我或许今rì还在倭寇yín威之下,若无这文曲星,哪里会有新税制,我的几个兄弟都在乡下守着几亩薄田,现在免了税,就是徭役,现在官府也会给点银子,rì子好过多了,这厮是个狗官,定不是好人。”

    有王学的生员怒斥道:“这定是旧学余孽,竟敢咆哮抚台大人,岂有此理。”

    “打他……”

    “打……”

    许多人捡起了石子,纷纷朝枷号跪在衙前的周昌一通乱砸,正要仗打他的差役吓了一跳,纷纷躲到一边,省的伤及无辜。

    而周昌根本无从遮挡,一下子成了靶子,无数石子横飞,砸的他头破血流,红肿的眼睛睁不开,只得继续破口大骂:“徐谦,你不得好死,老夫便是做了鬼,也不放过你……”

    杭州人愤怒了,岂有此理,你骂别人倒也骂了,居然连文曲星也敢骂,这时又有人道:“我听说此人之所以被抚台大人惩治,是因为阻扰新税制,不只是如此,他还拜谒乡绅,要让士绅们一起抵制税制,他还贪赃枉法,收了许多银子,在外养了几个婊子。”

    这一下子,真真是捅了马蜂窝。

    一般在城里住着的人,往往乡下都有父母兄弟,就算是土生土长在杭州城里,可乡下的亲戚却是有的,现在新税制出来,不知多少人感恩戴德,毕竟是旷世之举,尤其是在其他地方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的情况下,唯独浙江免税,这一对比,所有人都像做梦一样。

    之所以是做梦,是因为很不真实,许多人浑浑噩噩,总觉得这东西就好像天上掉下来的金元宝一样,觉得太过梦幻,怎么可能几千年都是如此的东西,说不征就不征了呢,他们越是如此费解,就越是珍惜,现在听说这姓周的居然是反对税制的小人,所有人脑子嗡嗡作响。

    “狗一样的东西,打死他,这是民贼!”

    “打死他,幸亏抚台大人慧眼如炬,识破了他的jiān计!”

    “打。”

    依旧是石子乱飞,更有脑子发热的人,竟是一砖头直接拍过去。

    啪……啪……

    周大人的脑袋成了沙包,满个脑袋都是血,在这清平世界里,第一个被人活活打死的官员也不算多,他万万料不到,自己竟是这样的结果收场,他嘴唇在喃喃蠕动,可是已经吐露不出只言片语,就像无声电影一般,口唇在动,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时不时,从他青肿的额头上淅沥沥落下血来,将他的眼睛蒙住,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涣散,看着这些‘愚民’‘乱民’,却是无能为力。

    外头的动静,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所有人都没有吱声。

    周昌的哀嚎声见大,还有好事者怒斥的声音,这一个个声音,都传入了在座诸位的耳中,他们不但听到了人心,同时也看到了强权。人心即名意,强权即抚台。

    连巡按都说弄就弄,这个家伙不但背景雄厚,自然也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民意基础,若换做其他人,谁敢做这样的事?

    现在大家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没有和抚台大人为敌,庆幸自己没有去学周昌,反而误了自己。

    徐谦已经坐下,高高在上的坐在椅上,目光在大家脸上逡巡一圈,却也没有开口,谁也不知他心里此刻想着什么,可是大家却知道,这个家伙不能惹,也惹不起,往后在他下头办事,非但不能起什么二心,还得勤勉有加,万万不可有什么造次,只求不要惹到了这位抚台大人才好。

    过了一炷香时间,叫骂声依然还在,可是哀嚎声却是渐渐停了,有个差役飞快进来,报道:“大人,周昌被……被打死了。”

    徐谦显得很平静,道:“是吗?嗯,本官知道了。”

    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人遍体生寒。

    徐谦随即将目光落在知府汪大人的身上,道:“汪知府,这件事的事由经过,你负责奏报吧,将前因后果写清楚,递送入京,辛苦汪大人了。”

    汪知府不知为何徐谦要点到自己头上,不过他也不敢回绝,连忙道:“下官敢不尽力。”

    分明是让他写奏书陈报,结果他居然回答说是敢不尽力,这分明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不过汪知府如此话,实则却是表态,他的意思是说,大人心里想怎么写,下官就怎么写,所以才用尽力二字,这尽力,并不是写奏书,写奏书有什么尽力而言,而是要揣测这位新抚台的心思而已。

    ………………………………………………………………………………………………………………

    第二章送到,为了证明又更新了一章,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