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三十三章:拿下

第五百三十三章:拿下

    周昌要利用的,就是沈文的身份问题做文章,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大明朝,他双目一阖,慢悠悠的道:“沈文,据闻令祖乃沈周沈相公,是吗?”

    沈周二字一出,周昌眼眸一闪,侧目向两侧的同僚们看去,就等他们露出惊愕的表情。

    谁晓得这些布政使、提刑、学官们一个个都是榆木脑袋,一个个木若呆鸡状,对此充耳不闻,倒是有人小心翼翼的去看徐谦,竟无一人对沈周有什么反应。

    这……

    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周昌很是恼火,可是恼火也没什么用,虽然感到孤立无援,他却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审下去。

    他不由感叹道:“沈周沈相公书画自成一绝,很受世人青睐,竟不成想,你是他的后人,只是你既是他之后,也算是良善士绅,可是为何,却要在宁波府外鸣冤,这是何故,是谁欺负了你,你直说无妨,不必有什么顾虑。”

    沈文还真没有什么顾虑,直截了当的道:“学生要状告,只是状告之人却是权势不小,宁波府知府不敢受理。”

    “还有这样的事。”周昌故作惊愕,旋即大怒:“岂有此理,青天白rì,朗朗乾坤,是谁这样张狂,以至于宁波知府都不受理?你说罢,本官为你做主,无论此人是谁,现居何职,本官一定为你讨个公道。”

    沈文立即道:“学生要状告的,乃是浙江巡按周昌!”

    这一声铿锵有力的声音,顿时让周昌惊呆了。

    你要告的不是如意坊吗,不是徐谦吗?怎么到了这里,直接反转了?

    一滴滴冷汗,自周昌的额头上冒出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上当了,又或者,自己被人算计。

    他连忙去看徐谦一眼,见徐谦坐在一旁,嘴角浮着几丝冷笑,眼眸却是闭着,翘着腿,老僧坐定状。似乎外界的事,他并不关心,又或者是压根就对周昌采取的是冷漠和蔑视,甚至连眼睛都不肯抬一抬。

    至于其他官员,也都是如此。既没有冷峻不禁,也没有皱眉觉得荒唐,依旧还是呆若木鸡,如磐石一样,坐着不动,没有丝毫表情。

    “你说什么,你状告的是谁?”周昌只能寄望于自己听错了。决心再问一遍,他已经感到不妙,可又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如祥林嫂一样絮絮叨叨的发问。

    沈文冷笑:“学生要状告的。乃是本省巡按周昌,现今抚台大人悲天怜悯,想民所想,忧民所忧。想尽办法免除庶民百姓的税赋,如此仁政善举。全省上下,僧俗百姓如沾雨露,人人称颂,协理官员人等亦是为之动容,纷纷为之效劳。可是巡按周昌,非但不以为喜,反而为之恼火,四处走动,拜谒士绅,从中挑拨,要士绅们一起,反对抚台仁政,敢问周大人,你也是朝廷命官,读的也是圣贤之书,黎民百姓何辜,你为何置他们不顾,只想着打击政敌,却如此仇恨新税制?莫非百姓有了衣穿,有了饭吃,就让你寝不安席、食不甘味?”

    周昌呆住了。

    沈文继续冷笑:“学生还要状告巡按周昌,一年前,巡按赴丽水,处州知府殷情招待,你身为巡按,本该巡视一方,监督吏治,结果却是和处州知府一道,在该府府城三香楼寻欢,还认识了一个吴姓女子,后来被你寄养在了杭州五马街的一处别院。”

    周昌冷汗直流,他意识到,这个沈文,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根本就是受人指使,处州的事,一般人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个知府早就调任到其他地方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段时间以来,早就有人调查他。

    而这时候,徐谦突然张眸,慢悠悠的道:“巡按不过是屁大的官,每年的俸禄也不过百两,沈文,你说他在杭州有别院,又说他包养了个女子,他的银子哪里来的?”

    沈文冷笑:“他曾受前任处州知府贿银五百两,据说还以为某地乡绅吃了什么官司,找了他的门路,送了银子,才脱了身。”

    “是吗?”徐谦很是冷淡的看了周昌一眼,道:“周巡按,这沈文说的可是实情?”

    “胡言乱语,都是子虚乌有之词。”周昌怒喝。

    事到如今,承认就完了,自然抵死都不能认。

    徐谦微微一笑,道:“是吗?”

    正在这时,外头传出喧哗声,紧接着,一个面sè姣好的女子走了进来,放声大叫:“老爷……”

    周昌身躯不由打着冷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女子,不由大喝:“chūn梅,是谁让你来的?”

    chūn梅的女子道:“是我自己要来的,我来,是要打官司,要状告一个狗官。”

    周昌一屁股跌坐在椅上,此时此刻,已是浑身乏力,连眼珠子都失去了灵xìng。

    chūn梅咬牙切齿的道:“奴要状告周昌,奴本是清倌人,后来被周昌买下,将我养在杭州别馆,对我百般凌辱……请情天老爷做主。”说罢,娇弱的身躯已是跪倒在地,哭哭啼啼,我见犹怜。

    本来一个清倌人,若是被某个豪富或者官人买下收养,已算是极好的归宿,这个女子,自被周昌收容,自然比在窑子里为jì要好,平时也派了粗使丫头照料她,虽然从前做的是百家的皮肉生意,现在却只是将身子卖给了周昌,可是对这chūn梅来说,自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万万想不到,连chūn梅这个时候,都狠狠的反咬了他周昌一口。

    周昌彻底崩溃了,连这样的女子都被人挖出来,而且还如此背叛自己,那么……

    果然不出所料,接下来登场的,乃是周昌的幕友。

    巡抚和巡按一样,都没有属官,要办事,就得聘请幕友,这位幕友是周昌的同乡,本该是对他死心塌地,现在却已进了衙门,先是口称:“学生周旺,见过诸位大人,学生前来,乃是状告东翁周昌,他身为朝廷命官,违法乱纪……”

    一桩桩罪行,自这位幕友口里道出来,血淋淋的,像是直接在周昌的身上划下了一道口子,这道口子很深,几乎可以看到深深白骨。

    周昌看到周旺的嘴脸,忍不住破口大骂:“本官待你不薄,你何故如此?”

    周旺幽幽看他,森森一笑:“大人固然待学生不薄,可是这世上,却还有公义。”

    这句话,说出去都没人信,周昌不由戒备的看了徐谦一眼,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位抚台大人,到底有多大的能量,自己竟还是小看了他,万般没有想到,居然能将这么多隐秘之事,这么多他信得过的人俱都摆在今rì的台上。

    他扑哧扑哧的喘气,不知是因为义愤填膺,还是因为畏惧和害怕,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剥得赤条条的娼jì,在街上游街示众。

    而这时候,徐谦已是冷哼一声,从椅上站起来,道:“来,还不将这狗官拿下。”

    在场的差役,并非是知府衙门的人,都是周昌的随员,这些人,此时本该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周昌分明看到这些亲信之人,目光俱都流露出跃跃yù试之sè,紧接着,几个人毫不犹豫,直接将他拉下来,周昌恼羞成怒,大叫道:“我乃巡按,非都察院,不可问罪本官,本官乃是钦命巡视四方,亦算钦差,谁敢动我,赵贵,你瞎了眼,平时是谁抬举了你。”

    被叫到的赵贵朝他森然一笑,这个干瘦的人毫不犹豫,扬起巴掌来狠狠摔在他的脸上,叫骂道:“周昌,抚台大人在上,你还敢胡言乱语。”

    周昌懵了,他不是被打懵,而是被眼前完全违背他常识的事吓懵了。

    他很难理解,自己的随员,竟敢动手打自己,正如他不能理解,chūn梅和周旺的背叛,更难理解,自己是巡按,只要这个乌纱还在,他就依然在本省拥有监察之权,这个巡抚,到底有什么胆子,居然敢叫人将自己拿下。

    按明律,巡按挂职于都察院,无论做出任何事,本省的官员也只能上书弹劾,在朝廷的公文和旨意没有下来之前,谁也不可对巡按不敬,现在,他依旧是巡按,只是在场的所有人,居然没有人出来提醒,这些布政使,这些刑官,还有这些学官,居然一个个露出来的只有漠视之sè,竟无一人站出来告诉大家,这件事错了,朝廷的规章,不应该如此。

    他看到的是,这些人都呆坐不动,分明一个个都成了同谋的共犯,一个个都成了徐谦的私奴,除了那小心翼翼的眼睛偶尔瞥一瞥徐谦之外,再无其他表情。

    他不由咆哮:“徐谦,你是巡抚,莫非不知朝廷律令吗?擅自缉拿巡按,擅自命人羞辱巡按者,统统都是大罪,你就算要整我,也该上书,也该等朝廷旨意,你罔顾国法,罪无可赦!”

    …………………………………………………………………………………………………………………………

    第一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