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二十六章:皆大欢喜

第五百二十六章:皆大欢喜

    不过……面子归面子,现在刘家丢的可是里子,大家一起凑到这里来,可不只是为了长脸的。

    刘瑜脸上虽然含笑,可终究还带着几分戒心,不过口里的话自是漂亮,对徐谦语重心长道:“老夫曾拜访过令师,令师对你赞誉有加,今rì一见,抚台果然是人中龙凤,如今主政浙江,若有什么摊派,尽管道来,老夫和你恩师也算往年老友,不必有什么客气。”

    话说的很客气,而且已经表示,往后有什么困难,尽管上门,大家还是有关系的,当然,借用黑话的意思就是说:这个态已经表了,我们呢,也不是外人,可是你为什么要黑老夫一把,莫非是老乡见老乡,背后开一枪。又或者说,熟人碰熟人,被你踹一脚。

    既然说到了恩师,徐谦自然得做出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来,忙道:“愧不敢当。”现在连本官都不敢说了,人家都说了是恩师的往年好友,你要是再拿大,这就有不敬之嫌了。

    众人坐定,自然是看茶,刘瑜吃过了茶,不由摇头:“此茶不好,素闻抚台清廉,可是这样的茶如何入口,明rì我命人送几斤毛尖来,还请抚台笑纳。”

    说罢又打量这官邸,不由道:“大人初来乍到,衙门后院怕是住不惯,老夫在杭州,倒有处别院,大人有闲,可以偶尔去养神。”

    不等徐谦拒绝,将茶喝尽了,又叹气道:“抚台虽是浙江人士,又新近成婚,妻子在旁,不知有没有伶俐的丫头,若是没有,和老夫打一声招呼……”

    茶叶倒也罢了,居然连房子和丫头都送,这绝对算是大手笔。

    而且人家还不是打着贿赂你的名义,那是因为他和你恩师有关系,这等于是给你这晚生后辈一点‘伴手礼’。

    徐谦不露声sè,道:“茶叶我是收了,至于别院和丫头,非我不肯承伯爷恩惠,实是政务繁忙,也无闲享用。”

    众人见徐谦对刘瑜姿态如此低,心里燃起了许多希望,纷纷看向徐谦,心里在琢磨,这巡抚先是打起惊雷,一副风雨yù来的样子,现在反而是如沐chūn风,实在没有道理。莫非是这巡抚刚刚上任,怕本地豪强们不肯乖乖就范,所以先来个下马威,所谓税率,不过是吓唬吓唬人而已?

    刘瑜听到徐谦说到公务二字,眼睛立即眯了起来,道:“哦?这倒也是,你是新官嘛,老夫也听说抚台一向公务繁忙,这新官上任三把火,不知抚台第一把火要烧向何处?”

    这摆明着是明知故问,第一把火都已经熊熊燃烧,差点把刘老前辈给烧焦了,偏偏人家还能耐着xìng子,故作潇洒的来问,可见刘瑜此人,xìng子很是稳健。

    徐谦道:“这第一把火,自是税率。”

    刘瑜听到税率二字,刘瑜微微皱眉,却又笑道:“想闻抚台大人高见。”

    徐谦知道快要进入正题了,正sè道:“浙江富庶,乃朝廷粮赋重省,这些话,想必也不必和诸位说了,只是浙江虽然富庶,可是依然有不少百姓食不果腹,本官既然为政,自然要对这些百姓给予一些照顾,所谓四海升平,首要就是解决吃饭和穿衣的问题,只要人有了饭吃,有了衣穿,再施以教化,如此,才算是大治。”

    徐谦说到这里,不少人露出几分不悦之sè,这是什么话,你要大治是你的事,你要让别人有饭吃,有衣穿,那也是你的事,你有本事你去做嘛,可我们招你惹你了?拿我们开了刀,去做你的善政,真把大家当傻子了?

    刘瑜倒也不急,道:“抚台大人高见,爱民之心,更是教我等汗颜,只不过……既然庶民低税甚至免税,那么这税赋,又从哪里来呢?”

    徐谦道:“桑税。”

    说到这里,已是图穷匕见,开门见山。刘瑜一笑,道:“老夫以为不然,加征桑税,若只是提高一分、二分倒也罢了,大人善举,老夫和今rì在座之人,自然也要鼎力支持,可是现在大人将桑税足足提高了数倍,这……恐怕不妥吧?”

    徐谦顿时来了jīng神,道:“伯爷既然要算账,好吧,我便和伯爷算一笔账如何?”

    算账……

    原以为这家伙会和自己讲一番大道理,谁晓得他居然来算账。

    你丫的还是朝廷命官吗?你还是巡抚吗?你不是应该讲一讲chūn秋大义,说一说百姓疾苦?

    本来刘瑜来之前,就推演过徐谦的说辞,心里几乎已经料定,徐谦肯定会拿百姓疾苦什么的来堵自己的嘴,对于这种辩论,刘瑜早有准备,也打好了腹稿,好歹也是刘伯温的子孙,每天闲的蛋疼在乡中除了坐着轿子看看自家数不尽的良田,就是呆坐在书房里数蚂蚁,辩论……显然是他的强项。

    结果徐谦这厮,居然要和你算账!

    刘瑜故作淡定,露出矜持微笑,心说你既然要算,那就算吧。

    徐谦旋即道:“敢问伯爷,前年的时候刘家种了多少亩桑田?”

    刘瑜沉吟一下,道:“那时种的少,不过五千亩。”

    不过五千亩,就可看出刘家的豪气,五千亩地,足够养活五千人了,可是在刘瑜口里,也只是不过而已。显然他还觉得少了。

    徐谦道:“不知产丝几何?”

    刘瑜回忆了一下:“似乎是九十余担。”

    一担即是一百斤,算下来,等于是九千斤之多,实在不少。

    徐谦又问,道:“那么上年,刘家又种了多少亩桑。”

    刘瑜道:“四五余亩。”

    徐谦笑了:“不知产丝多少?”

    刘瑜道:“近千担。”

    可见刘家见产丝有利可图,于是到了上年,已经开始大规模的产丝了。

    徐谦道:“前年产丝九十担,上年产丝近前担,那么本官想问,前年生丝发卖之后,刘家获利多少,上年又获利多少。”

    刘瑜道:“前年丝价高涨,因而一斤丝价值二两纹银,九十余担,总计入了帐房一万八千两纹银。可是上年丝价暴跌了六成,虽是千担的生丝,可是入账的纹银只有八万。”

    徐谦笑了:“敢问伯爷,上年为何丝价暴跌?”

    “这个……”不只是刘瑜被问倒了,在场的大多数人都问倒了。

    前年的时候商贾都是极力收丝,一斤能卖到二两银子的高价,可是上年,却只卖了七八钱银子,只是人家收的价钱是如此,你又能如何?总不能把人绑起来非要二两银子卖他吧。

    徐谦叹道;“诸位,之所以丝价暴跌,是因为前年丝价节节攀高,江南的良田尽皆改为了桑田,市面上的丝越来越多,商贾们七八钱银子不愁收不到丝,自然不肯出高价。而前年之所以丝价暴涨,是因为前几年丝绸需求增高,商贾们要尽力生产丝绸发卖,这才不得已高价收丝。这里头最大的关键就在桑田上头,人人都去种桑,人人都指望着种桑能挣银子,人人都晓得种桑比种粮获益要高,于是人人都在产丝,若是我估计不错,今年浙江这边,丝价还要暴跌,甚至可能跌落到谷底,三四钱银子就可收来一斤,诸位相信吗?”

    刘瑜呆了,所有人都呆了,大家都不免低声商讨起来,徐谦说的确实有道理,前年的时候,大家都不敢全力产丝,所以只是拿着一些土地随便种种,结果那一年丝价二两银子,人人都发了财。自此之后,许多人一发不可收拾,比如刘家,前年是五千亩,上年直接增至四五万亩,等于是自家的土地,全部都改为了桑田,何止是刘家,虽然有官府在尽力阻止,可是大家的热情越来越高,一个县里,到处都可以看到粮田在改为桑田,徐谦说今年丝价还要暴跌,并不是没有道理,就算商贾收的丝每年都会增加,可是浙江这边生产的丝更多,几乎都是以每年成倍的增长,今年的丝价跌倒两三钱,绝不是吓唬大家。

    徐谦道:“诸位想必知道本官的苦心了吧,大家都去产丝,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要亏本,上年刘家入账八万两银子,这是七八钱银子一斤丝的价格,今年丝价若是继续暴跌,刘家今年的收益,怕只有三四万两纹银,要抑制丝价暴跌,就必须得减少生丝产量,减少产量,就要鼓励大家种粮,可是要大家种粮,又谈何容易,若是不给予奖励,谁肯种粮?而本官的办法,就是对粮田进行免税,而提高产丝的门槛,将大多数的人都挡在这产丝的外头,只让一些有实力的乡绅产丝,如此,每年的生丝产量就维持在了一个数额,商贾们想要收丝,就必须将价钱维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比如,丝价维持在一斤一两四钱上下,那么刘家每年的入账收入,就可达到十四万两。官府再抽四成的税,刘家照样还有仈jiǔ万两银子的盈余。拿这些银子,再去补贴粮户,使他们安心种粮,不去和诸位竞争,如此一来,诸位的收益可以保障,而寻常人家种粮的收益也可以得到保障,岂不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

    第三章送到,含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