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二十一章:臣谨遵圣旨

第五百二十一章:臣谨遵圣旨

    次rì清早。

    徐谦jīng神奕奕的起来,只睡了半宿,倒是因为年轻气盛,不觉得有什么困意。

    从新房中出来,吩咐了个丫头好好照料新婚妻子,陆炳和王成二人挤眉弄眼前来,徐谦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道:“怎么都yīn阳怪气的,怎么,朝廷的旨意还没来?”

    捷报早就报了上去,不过朝廷要进行讨论,还有草拟旨意,虽然要耗费一些时间,不过加急快报,却也不慢,这个时候,倒是该来了。

    陆炳立即正sè道:“还没有消息,倒是……”

    “倒是什么?”

    “倒是那李时不肯走,说是要在这里待罪……”

    徐谦皱眉,李时是铁定完蛋了的,既然待罪,去他的总督衙门就是,赖在这里做什么?

    这次之所以酿成大祸,怕和他也有必不可少的关系,对于这一点,徐谦心里不免对这个人有些瞧不起。

    世上有一种人,其实很会来事,工于心计,做人又是油滑无比,庙堂之上,也确实有许多这样的人,论起人情世故,耍起yīn谋,可谓得心应手,这李时,就是这样的人,他能在翰林院脱颖而出,凭的也就是这几分本事。

    可是这样的人,未必就是有本事,恰恰相反,他们工于心计,而往往就不会做事,你让他们夸夸而谈可以,让他们整人可以,偏偏一旦放到地方上,就成了个十足的坑货。

    对李时的印象,徐谦说不上好坏。虽然大家曾经相互利用,可是利用归利用,他把事办砸了,惹出了太多的祸端。

    徐谦吁了口气:“带路。我去见见他。”

    到了徐家的一处客房,徐谦见到了这个披头散发的李时,李时此时的脸sè,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形如枯槁,脸sè发青,嘴唇苍白如纸,他见了徐谦,叹了口气,道:“徐学士,你觉得我还有救吗?”

    徐谦漫不经心的坐下,一双眸子认真打量他,道:“李大人以为呢?”

    李时默然。随即他冷冷一笑:“都是这杨廷和。都是姓杨的害得。他早知江南糜烂,早知这新军报喜不报忧,是以才举荐我为总督。一面断我入阁,一面……”

    徐谦摇摇头。皱眉道:“李大人,你错了,害你的人是你自己,杨公固然是不安好心,可是你是朝廷命官,是钦命要员,你既然知道已经糜烂,知道报喜不报忧,为何要和他们勾结一起,杨公没有错,江南总督,是机遇也是挑战,你若是能固守本心,不为功名利禄所扰,又何至有今rì?”

    李时冷笑:“怎么不怪他?哼哼,他害了我,便要害了你,这江南的水里深着呢,只怕下一步,你就是浙江巡抚了,杨廷和必定会举荐你,到时,你也要步我的后尘……”

    徐谦皱眉,长身而起,已经不愿和李时继续深谈下去,这个家伙简直有点疯了,到了现在,还指望靠挑拨离间来引自己为外援,设法救他,倒不是徐谦不能救他,只是他犯下的错实在太大,就算是有这个能力,徐谦怕也不愿冒如此大的风险,更不必说,今rì江南满目疮痍,这姓李的可脱不了干系。

    李时见他要走,立即大叫:“江南是烂到根里了,徐学士,你若是忝为巡抚,到时四面楚歌,你……”

    徐谦驻足,回眸看了他一眼,徐谦此时的目光很是坚毅,他一字一句的道:“若是钦命徐某人巡抚浙江,李大人可看到徐某腰间的佩剑吗?”

    李时呆了一下:“那又如何?”

    徐谦道:“挡我者死!”

    说罢,徐谦跨门而出。

    李时的脸sèyīn晴不定,咬咬牙,道:“你杀得了一个,杀得了第二个吗?哼,你……你迟早还要重蹈老夫覆辙,你……”他絮絮叨叨,最后无力的坐在了椅上,青肿的眼袋上,浑浊的眼眸更加无神,本想拿徐谦当救命稻草,现在看来,是没有指望了。

    混了这么多年,贵为翰林学士,何等清贵,将来入阁拜相,都是触手可及,哪里想到,最终还是落了个一场空。

    ……………………………………………………………………………………………………………………………………

    徐谦今rì要见的人不少,其中就有风尘仆仆赶来的张鹤龄,张鹤龄在江南兜了一圈子,代表如意坊四处选择织造局和如意坊的新址。

    一见到徐谦,张鹤龄很是惊喜,这也算是他乡遇故人,几个月前大家还在京师商讨如意坊的扩展事宜,想不到现在,大家就在这里碰头了。

    张鹤龄将自己这几个月在江南的见闻一一说了,最后道:“若是纺织,松江府那边是再好不过,那儿上到知府下到知县,都是王学的人,王学的人倒是好打交道一些,至少肯去尝鲜。不过松江那边的土地贵一些,若是要收购,至少也要购入数千顷以上,如此下来,花费也是不小。还有,纺织机是个问题,听说佛朗机的一些纺织机器不错,制造局那边已经在琢磨了,试制了几台,却发现有个难处,佛朗机人用这种织机主要是织造羊毛,而我们是织造丝绸,还是需要改进一下,不过难度不大,多费费心也就好了……”

    徐谦喝了口茶,道:“我看松江那边要办,宁波那边也要办,宁波距离双屿港不过一两个时辰的水路,将来双屿港就是天下货物的中枢之地,所以松江那边,织造局主要是供应内销,而宁波那边就不同了,得考虑外贸,因此,这首先就要修路,修路的事可以从双屿港那边拨用一些钱财,不但要修路,还要拓宽河道,将这整个浙江弄成一条水路网,如此,许多货物才可以在那里集散,通过海路安抚使司的船队运到双屿港去,再将换取来的各国商品,运回宁波。如意坊接收了这批货物,就得分销,因而,如意坊不但还在那里建一个新店,更重要的是,如意坊的第一个钱庄,也要在那里建起来,有了钱庄,大宗的货物买卖才可以更加便捷,这件事,怕是要交给你来办,宁波的如意坊,要让全江南的商贾都聚集于此。”

    张鹤龄笑嘻嘻的道:“这倒是不难,江南民风开放,却不似京师,况且京师的如意坊已有成例,这事儿倒是好办的多,那宁波知府那边,我要先去交涉,怕是又要准备一大笔银子购地了。”

    徐谦苦笑:“银子都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能不能挣银子。”

    寒暄一番,张鹤龄也就风尘仆仆的告辞而去了,自从做起了如意坊,张鹤龄已经一改纨绔作风,做起事来渐渐有了些样子。

    其实这也难怪,身为一个贵族,本来的命运只是混吃等死,可以说,一个不纨绔的贵族,还算是贵族吗?人家本来就无所事事,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纨绔能做什么?而如今有了事做,最重要的是体验到了做事的乐趣,享受到了成功的那种快感,尤其是在京师里头,不少平时和他暗中较劲的所谓贵族们,此时纷纷都笑嘻嘻的凑上来讨教赚钱的方法时,张鹤龄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如今,他已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生意人,满肚子都是生意经。

    徐谦送别了张鹤龄,而这时候,圣旨竟是恰巧来了。

    钦差已经到达了徐家,而杭州城内的大小官员俱都前来观礼,钦差拿出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以宗人入继大统,获奉宗庙三年。自即位至今,天下升平,唯有江南兴起倭患,倭寇之害,罄竹难书……兹有翰林侍读学士徐谦……升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忝为浙江巡抚,即rì赴任,望尔慎之、慎之。”最后自然不免提了句:“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果然是浙江巡抚,徐谦的心情,若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从侍读学士到巡抚,不过是短短的数月时间,这样的速度,已经冠绝天下,许多人熬了七八年的侍读学士,也未必能真正成为朝廷要员,而徐谦,现在做到了。

    巡抚虽无品级,只属于兼职,正如那些阁臣入一样,内阁学士虽有品级,但是品级太低,因此往往兼任一个某部尚书一样,即以正二品的身份入阁当权,而徐谦这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则是铁打的正三品,正三品,已经成为了朝廷有数的要员之一,再不是寻常的人物。

    只是这巡抚之职,干系亦是重大,想到那李时现如今的窘迫,徐谦心里保持着清明,正如圣旨中所言一般,慎之、慎之,唯有戒躁戒躁,必要时却又要有金刚之怒,才能在这个位置上顺风顺水的做下去。

    可是不管怎么说,徐谦完成了一次人生中的最大跨越。

    “臣,谨遵圣旨,吾皇万岁!”徐谦以头顿地,字字铿锵!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码字,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