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一十六章:礼教大防

第五百一十六章:礼教大防

    谢迁是老官僚,对治理地方的事琢磨了几十年,心得体会自然比徐谦这个毛头小子要强得多,他一番教诲,徐谦算是明白,原来做地方官,很不容易。

    其实某种意义来说,你若是去的是穷乡僻岭,在那儿做个土皇帝,倒也无妨。毕竟身为土皇帝的你,反正也没人盯着,口在你身上,手也在你身上,你怎么说,怎么做,就算是草芥几条人命,那也不算什么难事。

    这里头,涉及到的就是交通问题,有的府县山长水远,可能要去省城,来回走得走上一个月,地方上虽有土豪,可都是一群土财主,和他们沆瀣一气,什么事捂不住?

    不过土皇帝这种例子放在浙江就不同了,虽然徐谦假若真有机会就任巡抚,那在这浙江也算是半个皇帝,上马掌军,下马管民,连学政、提刑都一把抓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谁要是违背上宪的意思,一脚踹开,便可以让你滚到一边去玩泥巴。

    可是……这里也是舆论的中心,是商贸的中心,你的所作所为,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看着,上到御使,下到寻常的生员,都在注视着你,你固然还是你的土皇帝,可是许多事不能做的过份。

    虽然管的宽,可是责任也大,军政、民政、提刑、学政还有乱七八糟的工程问题,可是里头若是出了差错,这干系就别想走脱了。

    徐谦阖目沉吟片刻,心里大致梳理一下,随即对谢迁拱手作揖,道:“谢恩师指教。”

    谢迁已是累了,徐谦道:“恩师不知什么时候去杭州?学生过几rì要成亲,不知恩师能否大驾光临?”

    谢迁愕然:“成亲。又要娶亲吗?你不是已经娶过妻了吗?可是纳妾?”

    徐谦硬着头皮道:“是娶妻。”

    谢迁吹胡子瞪眼:“这像什么话,你就偏要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就不怕别人笑话。君子要三省吾身,要晓得有所为,有所不为,岂能像你家这般,整rì胡闹。”

    谢迁是气着了,好不容易这门生靠谱了,名扬天下了。官越做越大了,也得到士林拥戴了。偏偏这个家伙,生怕自己不够特立独行,非要闹出点绯闻,让人寻点诟病出来。

    徐谦只是苦笑。并不坑声,待谢迁责骂一顿,寻了个由头告辞出去,心里不由苦笑,看来恩师肯定是不会去喝酒了,哎……他老人家不出面,终是教人不安。

    徐谦的不安是有名堂的。连娶二妻,虽然也不是没有先例,可毕竟还是有违此时的礼教,虽然礼教这东西都在人的嘴上。一般人也不会拿这个来要他徐谦的命,可是做章是肯定的。可是假若谢迁出了面,那就完全不同了,娶妻得有由头。比如让赵小姐认谢迁为干爹什么的,这由头也就有了。

    何也赵小姐乃是恩师之女。恩师之女,岂可娶来做妾?这就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一方面,你娶自己恩师的女儿做妾,这就违反了尊师重道,师者,如父也,天地君亲师,任何一个都不能得罪。

    如此一来,正好可以用尊师的礼教大防来破那所谓的连娶二妻的礼教大防,这是徐谦的变通之法,毕竟和尊师重道比起来,你一个屁大的娶平妻算什么事?连狗屁都不如。说不准将来还可以传为美谈,说是徐学士为了成全恩师,而不得已坏了礼教大防,此诚为君子矣。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是这个道理,对徐谦来说,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只有办不成事的人。

    不过现在在恩师这里碰了一鼻子灰,他现在也不敢提出这种要求,就怕恩师一时气糊涂过去,只得从堂中出来,因为在这里,谢家要留饭,只是谢迁身体不便,自然就不作陪,这重担自然落在谢欢头上,谢欢对徐谦殷勤备至,很快就和徐谦混熟了,二人一个师兄,一个贤弟叫的欢快,那欢天喜地的余姚县县尊,自然只得晾到一边,喝着闷酒。

    酒过正酣,徐谦朝谢欢挤挤眉毛,压低声音道:“谢师兄,我今rì实言相告,你做好准备,尽力在宁波购置土地,有多少买多少,到时自有好处。”

    听了他的话,谢欢一下子激动了,其实他也是有功名的人,好歹也是个举人,不过读书,毕竟比不过谢正,所以谢正做官,他呢,美其名曰是在乡中照料父亲,实则是打理这个家,无论是父亲还是他那哥哥,都是清高到顶的人物,不当家不晓得柴米贵,只有要花钱的时候,随意到帐房去支取,可是谢欢却晓得,纵然是他谢家,这坐吃山空也有穷尽的一天,更不必提,作为谢家这样的大族,不晓得要养多少族人,平时和人交际,迎来往送的,这银子跟流水一样,单靠在余姚的这些土地,总是捉襟见肘,压力甚大。

    现在许多士绅都在谈纺织的买卖,他也就留了心,后来一琢磨,他娘的,老子姓谢,留个屁的心,爹的关门弟子就是徐学士,徐学士就是财神爷,现在谁不晓得,那如意坊是何等的声势,谁又不晓得,那天津制造局是谁办起来的,有这么大一个菩萨在,琢磨个什么,和徐老弟打声招呼,就不晓得有多少方便。

    徐谦徐谦前来探望家父,正是最好的时机,徐谦方才说起宁波,这宁波肯定在未来会有大事发生,既然人家都已经提醒,这就是摆明着来送银子的,谢欢舔舔嘴,道:“宁波莫非也要设……”

    徐谦微微一笑,道:“到时你便知道了,总之,有钱就买地吧,将来无论自己起房子,还是将地卖出去,这价钱嘛,至少翻几番。”

    谢欢立即吃了定心丸,不无惭愧的道:“论及年齿,我该是你的兄长,反而受你恩惠,哎……惭愧。惭愧。”

    徐谦道:“其实老弟也有一件难办的事,倒是想请师兄斡旋。”

    谢欢道:“你但说无妨。”

    徐谦便将自己的算盘统统抖落出来,道:“礼教大防,终究是绕不过,想来想去,也只有恩师能救我,只是恩师对此事颇为反感,就怕不肯答应。”

    谢欢却是认真起来,琢磨了片刻。道:“其实这事也容易,你终究是家父的得意门生,师者如父,门生亦是半子嘛。你不在的时候,家父可经常提到你。对你赞不绝口呢,可见他一直挂念于你,对你很是期待。他现在之所以生气,是气你做事没规矩,可是终究,还是会想着给你解围。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放心的回去结亲。家父这边,我自会提起,家父至多痛骂几句,难道连自己的门生都不顾了吗?”

    听了谢欢这番话。徐谦便晓得谢欢已有了把握,呵呵一笑,道:“正是,正是。多谢师兄。”

    谢欢笑呵呵的道:“不妨事,不妨事。”

    喝了些酒。徐谦已是有些醉了,想着杭州还有事,拜别而出,坐上轿子,打道回府不提,而那谢欢于县县令一路将徐谦送出县去,心里便开始琢磨,这徐学士将来不免要多打交道,家父这个关门弟子,将来肯定是大有前途的人物,于是便开始琢磨,怎么把这事儿办成,左思右想,已是不知觉回到府中,于是去拜谒谢迁,谢迁在书房叫他进去,有几分感触的道:“子容已经走了吧?他走时,没说什么?”

    谢欢苦笑,道:“倒是没说什么,不过儿子他看yù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心事?”

    “哼!”谢迁提起就来火,来好好的一个大喜事,这家伙又要捅娄子,把谢迁的好心情都破坏了,他忍不住道:“心事?这不是心事,这是他自作自受。”

    谢欢晓得,老爷子现在还在气头上呢,他呵呵一笑,劝道:“师弟毕竟是少年嘛,少年心xìng,也属正常,谁年轻的时候没那么几件咳咳……”见父亲拿眼睛瞪自己,谢欢连忙假装咳嗽,又道:“既然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过儿子猜测,这事儿肯定会闹起来,父亲是他的恩师,他若是被人骂的狗血淋头,父亲的脸上不是也无光吗?儿子倒是有个法子,其实事情也简单,只要家父认了那赵小姐为女,如此一来,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谢欢正要将如何个顺理成章法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可是谢迁是什么样的人物,只一听,就晓得打的是什么主意,忍不住拍案道:“这是徐谦教你说的吧?哼,告诉他,老夫是堂堂正正的圣人子弟,绝不会纵容他这样恣意胡为,想要老夫给他遮羞,叫他死了这份心……”

    ……………………………………………………………………………………………………………………………………………………………………

    特意说明一下,明朝确实有南人北官,北人南官的规矩,就是南方人到北方做官,北方人到南方做官,当然,这是地方官。不过巡抚、总督、御使不在此列,比如徐阶,他是松江人,但是照样在浙江做过按察佥事,再如胡宗宪,他是直隶人,依旧是做了江南总督。关键还在于按察、总督、巡抚这个官职上,这种官职,并不属于地方官,而属于京官的级别,比如总督,真正的职位是尚书,而总督只是临时的差事,意思就是京师里的尚书,临时下派地方,总督军政,他是属于京官,而非地方官。巡抚也是如此,明朝没有巡抚这个品级的实职,巡抚只是巡视安抚某某地,也是临时xìng的差事,而不是官职,巡抚的官职一般都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也属于京官。

    这就好像现在的zhōng yāng调查小组一样,调查小组的组长并不属于官职,而他可能是某某局的局长。所以异地为官,南人北官、北人南官的规矩一般指的是地方官的任用制度,巡抚、总督、按察、兵备道这种差事而非官职是不适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