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一十五章:老狐狸教小狐狸

第五百一十五章:老狐狸教小狐狸

    浙江巡抚绝对算是大明朝最显赫的封疆大吏之一。无它,这里每年的税赋占尽了天下的一成以上。

    这里的大明朝最重要的钱粮基地,若是加上苏松地区,那么其税赋的总量将达到天下税赋的三成,之所以如此,无外乎是许多地区因为在明初时曾剧烈的反抗过朱元璋,太祖皇帝一怒之下,定下铁律,强加了重税。

    而浙江的重要,其实并不只是在赋税上,还有学政,天下的秀才,以江西和浙江、苏松三个地区冠绝天下,这里是考霸的摇篮,尤其到了明朝中后期,朝中大员,多出于这里,后世党争之中,有东林,有齐党、楚党,又有浙党,而浙党也曾显赫一时,凭的,自然也是浙江地位的特殊xìng。

    东林党,也是不少苏松、浙江生员们的聚会之地,说来也是讽刺,当年太祖皇帝迁怒苏浙人,而大明却最终也亡于苏浙地区出现的东林书院。

    不管如何,这里的学政很是发达,学政就意味着人才,但凡乡试,巡抚不免要出面点选举人,这就意味着,在你主政的这段时间之内,这些人都是你的门生,将来位列朝班,运作几年,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自然不敢去说,可是凭借着地域和师生的关系,这些,都成了一个人的资。

    浙江巡抚,就是一块敲门砖,运作的不好,或许你只能碌碌无为,可是一旦运作的好,便是你成功登顶的基石。

    谢迁看了徐谦一眼,笑道:“怎么,你心里不情愿?”

    徐谦摇头,道:“学生毕竟年幼……”

    谢迁却是摇头笑了:“这天下人,现在谁还会在乎你的年纪?”

    这是大实在话。凭着平倭的功劳,年龄都是次要的问题了,再加上侍读学士的资历摆在那里,状元和六首的出身,这三者合在一起,这样的年龄拜为巡抚,非但不会让人诟病,反而会成为美谈。

    大明朝最年轻的巡抚,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至于徐谦是浙江人。按规矩,地方官不得在地为官。不过巡抚并不在这个规矩之列。地方官包括了布政使,包括了提刑和学政,自然也包括了知府、知县甚至于县丞、主簿,唯独不包括巡抚和兵备道。因为巡抚虽然主政一方。偏偏又不属于地方官,人家挂着的,乃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职衔,隶属于都察院,是京官。因此异地为官的规矩,也不会有人去理会。

    徐谦看了谢迁一眼,道:“恩师呢。恩师以为假若真有圣命来,对学生是好是坏?”

    谢迁看了他一眼,道:“圣命若是来了,好坏于你何干。你要做的,就是接了旨意,主政一方,好好的做出一点实绩。这才是最关键的,事情做好。圣命对你就是好,若是你不能主持大局,反而坏了事,这圣命就是坏事。至于朝廷,你就算入京,现在京中沸腾,南北学争又势同水火,你不如在这里,待机而动,积蓄了力量之后,再回京收拾残局,世上的事,无论好坏,而在乎于人,好坏在你心里,在你身上,在你的一念之间。”

    徐谦顿时明白了,就任浙江巡抚,一方面可以暂时躲避朝中纷争,静下心来,先做出一点实绩,另一方面,江南地区,现在已有反对当下内阁的苗头,自己在这里经营,恰好可以对这股新兴的势力进行整合,假以时rì,自己回京之时,就是分庭抗礼之时。

    浙江为江南之首,只要在这里做的好,自己就成了整个江南政治势力的代理人,从此之后,自己再不是一个天子的宠臣,因为天子宠臣固然了不起,可是根基不稳,单凭天子信重,是不能成事的,官场,就得按官场的规矩来,这是人海的斗争,绝不是权利之争,所谓人海,即所谓谁的门生故吏更多,谁得到官绅、生员的支持更多的争斗。

    一旦到了那个地步,只要跺跺脚,便有无数人前仆后继,为你撰写章,为你撰写奏书充作先锋,为你鼓噪滋事。

    徐谦点点头,倒是对即将而来的浙江巡抚,颇有几分期待。这是自己的基石,侍读学士固然尊贵,可毕竟只是清流,清流的好处就在于可以嬉笑怒骂,可以自诩清高。可是清流也有清流的局限,若是不主政一方,好好磨砺一下自己,便是再清贵又能如何?

    徐谦作揖,道:“学生受教。”

    谢迁端起茶盏来,吃了一口,咂咂嘴,道:“其实你不糊涂,老夫呢,也没什么可点破你的,只是你既要主政,就需记得四样,其一,是赋,其二,是学,其三,是工,其四,是兵。”

    “赋税,乃是国家根,浙江赋税一向不轻,一方面,你要让朝廷满意,一方面,又不能苛刻百姓,这里头就有一个度,许多主政苏松、浙江的人大多数人都折在这里,有的人呢,为了政绩,死命的盘剥,尽量的增加赋税,结果朝廷满意,地方上却是骂声一片。也有人呢,固然是抚恤地方,可是朝廷一向依赖浙江赋税,钱粮少了,少不了要迁怒下来,最后虽然得到了地方的交口称赞,却又为朝廷不喜。两头难做人,你要有一番作为,一方面要堵住户部,让户部无可挑剔,这另一方面,却又不能给地方上一个苛刻的印象,政绩是政绩,可是浙江不同其他地方,这里士绅如毛,生员满地,朝中的官员,浙江人亦是不少,若是逼得狠了,少不了要弹劾你。”

    徐谦听罢,也是感叹,天下人都晓得浙江巡抚是肥差,可是现在看来,浙江巡抚简直就是坑爹货,难怪内阁六部里头,几乎没有浙江巡抚升任,而大多数不是滚蛋,就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安排,仔细琢磨一下原因,怕就是在赋上头,你要是为了政绩拼命收粮,朝廷是认为你好了,吏部的功考也给你一个优异,可是地方上却要沸腾,须知浙江这地方有功名的人实在太多,抗税的事也曾出自这里,大家一闹,又有浙江乡的官员弹劾你一下,就算你的功考再优异,怕也前途无望。

    可你要讨好乡绅、生员,少征来了粮税,朝廷每年的岁入很大部分都指望这里,结果把你派去浙江,惹得国库的收支不平,那么少不得,就有人怪你办事不利,自然是让你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

    谢迁拿这个提醒自己,首要的就是讲到了度的问题,确实也让徐谦受益良多,这个度看不见摸不着,谁也不知度在哪里,毕竟这世上从来没有两边讨好的好事,这也将是徐谦当政之后,第一个最重大的难题。

    谢迁见徐谦一副泄气的样子,不由呵呵一笑,道:“其二,就是学。浙江富庶,生员众多,学正不可荒废,读书人多,就难免要照顾,而读书人的脾气却也是古怪的,你要让他们满意,却也不容易,学政即是官政,你既要管理约束,可是呢,又要有张有弛,给予他们优渥,使他们得到实质的尊重,其实,这也是个度,拿捏住了这个度,他们才会既爱你又畏你,才会有人为你四处奔走,有人给你抬轿子,宣扬你的仁政。”

    徐谦苦笑,方才是度,现在又是度,怎么做巡抚,和走钢丝一样,不能偏左,又不能偏右,四平八稳的,稍稍有点失去重心,就要摔跟头。

    看来这做清流和做事,还真不一样,做清流好啊,动动嘴皮子就是了,毕竟动嘴皮子是最省心的,随便花团锦簇几个词句出来,都能讨得所有人的喜欢,可是做事不同,想要四平八稳做成一个事,那就更难了,因为所有人的利益诉求不同,你做了事,讨好了一批人,就要得罪一批人,所以这历朝历代,永远都是耍嘴皮子的伟大光明且永远正确,而做事的人最是苦逼,也难怪这么多官员宁愿蹲在翰林院、都察院,死都不肯出来外任一方。

    谢迁又道:“至于工,自是修筑河堤、县学了,你是读书人出身,老夫也就不赘言了,想来你也知道这里头的干系,要修这个又要修那个,固然能得来政绩,可是要修筑就少不得摊派,少不得士绅的支持,修的多了,固然能得来政绩,可是摊派的太狠,士绅们定然不满,其实这也是个度。至于这个兵,就是江南新军的问题,新军无用,此次倭患闹得这么大,也正因为如此,因而,眼下朝廷一面倒的抨击新军,朝中你并无根基,支持你在这里担任巡抚的,眼下唯有天子,这新军乃是天子的新政,万万不能荒废,因此,江南新军必须好好整肃,如此,不但可以让地方上安心,对天子,也是一个交代。你就任这巡抚,要办的就是这四件事,四件事办的好了,则必定誉满天下,一飞冲天,办的不好,到时免不了成为过街老鼠,入阁是不要指望了,说不准下次,调任四川、云贵等地,亦或者是去宣府,这辈子,管管军务、马政也就到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