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零二章:京师震动

第五百零二章:京师震动

    无数快马分头并进,急报京师。

    这沿途上,捷报的消息已经传达各州各县。

    江南这边,来对捷报早已免疫,毕竟从前的时候,官军还不是隔三差五传出捷报出来,大家早已习惯,只是这一次的捷报不一样,寻常的时候都是歼敌几十上百,不敢把数字往大里报,毕竟只是几十上百人经得起考验,随便杀几个良冒功也就是了,可是一次xìng上千,却是前所未有。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后头俘敌三百这个数目让人去了疑心,要知道一般报捷的,往往都只有斩杀多少,至于俘虏,却是一个也无,因为俘虏到时候是要押解入京的,到时候查出不是倭寇,或者根拿不出俘虏出来,这就等于是告诉朝廷,自己是冒功。

    再加上是徐学士的奏书,皇家校尉一千三百人剿贼,几乎在没有损伤的情况之下,大获全胜,一时间,各州府顿时沸腾起来,担惊受怕了这么久,所有人终于意识到,倭寇已经不再是凶神恶煞,徐学士到了江南,江南自此可以过上太平rì子。

    虽然杭州未被夺回,不过在这消息的刺激之下,百业开始复苏起来,工坊也渐渐开始开工,工匠、学徒们又重新有了做工的机会,乡绅地主们见太平无事,也都纷纷回乡,毕竟老宅和田地都在乡里,在南京待下去毕竟让人放心不下,从前是害怕出事,现在既然没了这个忧患,自然也不能久待。

    江南渐渐承平,而在朝中,争吵还在继续。

    平常大家能过一rì且过一rì,反正江南实在太远。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可是闹出这么大的事来意义就不同了,这已经关系到了社稷的问题,社稷问题是天大的事,朝廷已经举行了第七次廷议,只是这廷议有的只是争吵,有的只是推卸责任和慷慨激昂的激烈之词。

    而廷议的成果……却是一点都没有。

    这都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人,让他们亲力亲为不可能,只能靠着嘴皮子才能满足自己治国平天下的幻想。

    好在杨廷和倒也不敢采纳这些意见,每rì在内阁里。和杨一清商讨平倭的方略,只可惜毕竟那倭寇距离太远,终究还是空谈,说了再多,有再多的平倭方略。亦是施展不开。

    内阁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筹措粮草,调集兵马,随时准备南下,这样做的目的,威慑意义更大一些。

    现在过了这么多天,眼看这个年已经过了。杨廷和不得不考虑一下那份王直的请降书来。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方案,只要朝廷招抚,就可以不需要任何代价解决当下的问题。当然,朝廷失去的,终究还是脸面。

    杨廷和近来感觉越来越烦躁,尤其是几次宫中召问。更让他一时拿不定主意。

    宫里显然也很急,江山毕竟是朱家的。最急的自然就是嘉靖了,嘉靖倒不怕一个杭州出问题,而是整个江南,都形成雪崩式的效应,任何一个危机,随时都可能像癌症一样扩大,今rì能丢杭州,明rì宁波就能保住?

    三千倭寇就如此,据传海外倭寇巨万,又当如何?

    还有,杭州沦陷,江南震动,带来的影响绝对不小。

    嘉靖从大年初二到现在,一直没有睡过好觉,他的怒气,少不得就要发在黄锦头上,黄锦每rì小心翼翼伺候着喜怒不形于sè的嘉靖,肥硕的肚子足足少了一圈,整个人显得清瘦了一些,也多了几分颓唐。

    而这时候,通政司传来了捷报。

    皇家学堂上下人等,诓出倭寇千余人,于庆chūn门外鏖战,大败倭寇,倭寇败逃,皇家校尉追击,分别于丁桥、许村、周王庙等地大败倭寇,七战七捷,斩首千余,俘贼三百,匪首李光头拿获,徐质人等授首……

    捷报的奏书如今落在嘉靖的手上,嘉靖一动不动的看着,舔了舔嘴,显得不可置信,而后又眯了眯眼,露出几分怀疑,随即放下了捷报,召来黄锦道:“这份奏书,是否可能是冒功?”

    黄锦拿了奏书来看,来回看了几遍之后,才道:“陛下,奴婢以为,应当不是冒功。”

    嘉靖还是有些不信,道:“何以见得?”

    黄锦道:“其一,这功劳太大,实乃平倭之役以来罕见的奇功,这样的大功,一般人可不敢随意冒领,毕竟太过引人瞩目,但凡是冒功的军将,都会把功劳往小里说,今rì报个小功,明rì又报个小功,如此累积,既不会惹人注意,又可升官发财。”

    嘉靖听了,微微颌首,觉得有些道理。

    黄锦又道:“再者,眼下在这节骨眼上,杭州被倭寇侵占,冒功的时机也不对,现在朝野的眼睛都盯在那儿,突然来了一场大捷,肯定是举国欢庆的大事,一般冒功的军将,都不会选择这样的时机,岂不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更何况这木还是假木。”

    嘉靖又是点头。

    黄锦显然对这种事如数家珍,继续道:“还有,捷报里的奏报也不对,假若真是冒功,绝不会说俘获了倭寇,须知但凡俘获的倭寇都要押解进京,送到兵部,他们在奏报中声言有三百俘虏,又包含了贼首在内,岂不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难道兵部是呆子傻子,连倭寇和良民都分不清?”

    一番解释,嘉靖立即释然,随即狂喜道:“栋梁,这便是栋梁,朕来还很是担心,这些时rì,茶饭不思,想的就是杭州的事,可是现在初到杭州,便有如此大捷,是了,奏书里可是说皇家校尉几乎毫发无损是吗?”

    黄锦也觉得奇怪,毫发无损,就歼灭了千余倭寇,这实在是你可能的事,须知数万官军,都对这些倭寇没有办法呢。

    黄锦忙道:“是。”

    嘉靖激动的道:“什么叫新军,这就是新军,朝中有人斗胆奢谈什么新军无用,今rì朕就让他们见识见识这新军的厉害,徐谦这个家伙,不声不响的跑了,却去除了朕的心腹大患,要赏,要重赏,是了,立即召见群臣吧,朕要将此事广而告之,借此鼓舞朝野士气。”

    黄锦道:“陛下想来是忘了,现在这个时候,大臣们都在崇殿廷议呢?”

    这些时rì廷议实在太多,几乎商讨的事情几乎都是一样,永远都是围绕着杭州,嘉靖不由皱眉,旋即道:“走,起驾崇殿。”

    …………………………………………………………………………………………………………………………………………………………

    崇殿里,依旧还是吵闹不休,户部在扯皮,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出来南征,兵部又不肯,硬说兵马未动需要粮草先行,没有钱粮,这兵就动不了。今rì不但各部的大臣都与会,杨廷和和杨一清也在,杨一清虽然只是武备学堂的掌学,可是毕竟曾经位高权重,如今参与了军机,所以在杨廷和下首位置添了个位置。

    一碰到这种扯皮的事,杨廷和就厌烦无比,可是厌烦归厌烦,却必须耐着xìng子听。

    倒是杨一清显得不徐不疾,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正在这时,有太监道:“皇上驾到。”

    争议总算停止,所有人眼巴巴的看着门洞,果然便看到一身便服的嘉靖在黄锦的陪伴下踱步进来。

    “吾皇万岁。”众臣纷纷拜倒,三呼万岁。

    嘉靖左顾右盼,今rì显得尤其jīng神,这倒是让人生出好奇之心,陛下今个儿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乐个什么?眼下江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竟还乐得起来?

    嘉靖在御椅上坐定之后,道了平身,随即道:“杭州的事,可有结果了吗?”

    身为会议的主持者,杨廷和连忙道:“回陛下的话,已有眉目。”

    嘉靖挑挑眉:“已有眉目是什么意思?”

    杨廷和面露惭sè:“多则半月,少则十天,大军便可启程,剿灭倭寇。”

    嘉靖道:“启程?等到大军到了杭州,又要到什么时候?”

    杨廷和犹豫了一下:“怕是要两三月功夫,不过先锋至多半月就可抵达。”

    嘉靖摇头:“太慢了。”

    杨廷和看了嘉靖一眼,对嘉靖的不满态度还以为只是嘉靖决意不再力主平倭,想转变态度,改为招抚。

    这也是情有可原,确实是远水去救近火,时间上有些不足,杨廷和只得道:“不知陛下可有良方?”

    心上,杨廷和也是赞同招抚的,可是他不能提,提出来了肯定要被人叫骂,所以只能这样干耗着,假如陛下肯提出招抚,他倒是不介意附议。

    谁知嘉靖却是道:“朕的良方早就有了,朕不是敕命徐谦为钦差,令他南下吗?他便是朕的良方,而现在,徐爱卿已经传来捷报,皇家校尉在杭州七战七捷,斩首千余,俘贼三百。”

    ………………………………………………………………………………………………………………………………

    今天有点事,哎,两更吧,这个月不会再两更了,以后每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