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零一章:七战七捷

第五百零一章:七战七捷

    五花大绑的李光头几乎是被人拖到了大营。

    李光头不晓得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依旧还在贪婪的大口呼吸。

    做倭寇很辛苦,每天要动脑,还需要动手,需要考虑风向,考虑哪里肥羊比较多,还要考虑这个地方已经抢过了一遍,是不是要隔一些时间再抢,抢到了花姑娘还需要考虑分配的问题,抢劫的过程之中,李光头还要亲自cāo刀,冲锋在前,干的比牛多,为了提振士气,吃的却比牛少。这一切艰辛的历程都走过来,事实证明,李光头不怕苦,他是一个很有职业道德的倭寇,倭寇中的典范,是战斗机。

    可是现在,他突然发觉,从昨天到现在,他从前吃的那些苦实在是太少,以至于昨天的折腾,让他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

    如果非要用两个文艺范的字来形容李光头现在的心情,那就是——冤孽。

    这做的是什么孽,抢了一辈子,一般见了官军,一冲就垮,结果冲不垮。冲不垮那就跑,官军再厉害,难道还能追上来继续杀?李光头显然犯了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的错误,事实上,他之所以被全歼,错就错在这个跑字。

    假若他们不跑,稳住阵脚,和这伙明军一决生死,就算明军大胜,李光头和他的同伙们至少也可以手染数百个明军的血悲壮死去。

    可是他还是选择了跑,跑的过程之中,历经了身心的折磨,就像是梦魇一样,好不容易把明军耍得没了人影,送了两口气。想找点吃的,找点喝得,结果明军又来了。

    随着体力的逐步丧失,他们从狼群变成了羊群,而这伙明军竟是越追越得瑟,越追他娘的士气越高昂,结果……全歼,明军的死伤,几乎寥寥。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现在,李光头只能等死,他也不知道自己被人带到了哪里,到了一处大营帐里头,有人像狗一样把他丢在了地上。然后这些明军装束的人不见了,迎面而来的,是两个笑的很恶心的鱼服青年。

    “大人,逃窜倭寇已悉数全歼,俘贼三百,斩首千余。”

    坐在大帐上首位置的正是徐谦,徐谦很牛叉。他选择了一种很隆重的方式迎接李光头,微眯着眼,纹丝不动的手抱《chūn秋》,很有儒将风采。

    他放下书。淡淡的道:“是吗?我方折损多少?”

    “重伤七人,已在救治,轻伤四十余人。”

    徐谦吁了口气,这个结果。他还是可以接受的,好在学堂里有专门的医局。随军的大夫亦有十几人,药品也是能确保的,尤其是跌打止血的药物更是多不胜数。

    他的目光才放在了李光头身上,道:“还未请教壮士高姓。”

    李光头昏昏沉沉,却还是很桀骜的发出了一声冷哼。

    徐谦叹了口气,淡淡的道:“那就有劳锦衣卫的兄台了,动手。”

    两个锦衣卫笑了,连忙朝徐谦行了个礼,随即各拿了一个小箱子,箱子打开,里头宛如一个百宝箱,所有工具应有尽有,寸长的细针,还有尺长的钳子,其中一个锦衣卫点起了烛火,一个锦衣卫取出针来,另一个锦衣卫熟稔的脱去了李光头的上衣,正待要去除李光头的裤子,李光头此时不但羞愤,更是畏惧起来,这是一种未知的恐惧,他未必怕刀剑,也不怕脑袋上留一个疤,一个当一根细长的银针在自己面前,又有人去除自己裤子的时候,他却异常的敏感,他连忙大叫:“我姓李……姓李……”

    徐谦已是拿起了书,不去理他。

    几个人将他按倒在地,银针烫红之后,狠狠一扎,扎到了他最敏感的部位,李光头瞬时哀嚎起来,方才还是有气无力,现在却是异常的jīng神。

    扎过之后,针还留在某个部位,接着扎针的锦衣卫很认真的从箱中取出一瓶药来,葫芦样式的瓷瓶在烛下反shè着微光,瓶塞儿打开,一股刺鼻的气味荡漾出来。

    在患口处,撒了一点药粉,李光头又是嗷嗷大叫起来。

    “大……大人……我姓李,叫李光头,本是福清人,十三岁随父出海,纠集了一批人手在海上劫掠,我……我……我勾结了佛朗机人,与澳门、吕宋的佛朗机人……”

    徐谦放下了书,挥挥手,两个锦衣卫带着箱子退开。

    徐谦叹道:“本官没兴趣问你其他的事,只想问你,你要逃到哪里去?你的人在哪里接应?”

    李光头很是憋屈,现在却是知无不答,下身的痛感一阵阵传来,让他的jīng神很是亢奋,他忙道:“在宁波府有一处渔村,这渔村的渔民多是我们的人,只要到了那里,他们有船将我们送去附近的小岛……”

    徐谦眯着眼:“然后呢,你的老巢在哪里?”

    李光头道:“澳门,有时候,也要到双屿港休整,不过那双屿港,却是王直的地盘,所以要到那儿休整,却要缴纳不菲的钱财或者货物。”

    徐谦第一次听到双屿港,不由道:“这双屿港距离这里多远?”

    李光头道:“并不远,出了海,几个时辰即到。”

    徐谦还是没有什么概念:“比之澳门呢?”

    “比澳门更大,港口更优良,那儿是所有海商和海盗的落脚地,澳门和它比,犹如宁波和杭州媲美,不值一提。”

    这家伙倒是聪明,居然还懂得对比,徐谦眼睛眯起来:“双屿港是王直的巢穴吗?那么……王直此次来了杭州,他的jīng锐……”

    这个计划,本来是李光头的,而现在李光头成了阶下囚,结果坏蛋总是不谋而合,徐谦比他更坏,只是一个提示,就立即想到了端人老巢的主意。

    李光头不敢吭声。

    徐谦淡淡的道:“叫邓健来。”

    过不多时,邓健便来了。

    徐谦将双屿港的事和邓健说了之后,邓健道:“这个港口我闻名已久,无论是在倭国还是在朝鲜都曾听闻过这个港口,据说那里聚集倭寇数千人,不可小视。”

    徐谦道:“那里现在防备空虚,最多也不过千余倭寇老弱病残,王直现在一心求和,现在李光头等倭寇又已伏诛,趁着这个机会,先端了他的老巢再说,邓大使,双屿港的海图我会这些倭寇绘出来,我们能否伪装成寻常的商船,奇袭双屿港?”

    邓健几乎没有犹豫,摩拳擦掌的道:“不是问题,自永乐年到现在,朝廷一直都没有大船巡视海疆,因此倭寇们一定不会有什么防备,到时我们直接进港,船进码头之后,便可动手,想来不是问题。”

    徐谦眯着眼,心里不由算计了一下,双屿港的防备此时必定是最空虚的时候,守岛的倭寇至多不过一两千人,又是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而邓健的人手能动用的也有七八百人,再加上皇家校尉,想来却是足够了。

    王直是个聪明人,徐谦倒是不急着解决他,对付这个人,单凭武力未必有用,唯有攻心,既然如此,那么就先端了他的老巢再说。

    再加上据说这双屿港乃是大洋的贸易中心之一,若是能夺取双屿港,绝对算是平倭以来一场最大的胜利,里头又有无数珍宝和赃物,许多倭寇都将那儿当作落脚点,财富想必也都聚集在那里,这些倭寇世世代代从永乐年抢到现在积攒的财富,怕也十分可观,这一票绝对是值得的。

    徐谦微微一笑:“那就去准备,准备妥当了,你这海路安抚使大人,怕要实至名归了。”

    邓健嘻嘻一笑,道:“哪里,哪里,徐大人不是也要发财了吗?”

    “这是哪里话!”徐谦瞪眼道:“我等朝廷命官,岂可爱财,最重要的是剿灭倭寇,还百姓一个太平,岂有此理,你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邓健立即道:“不错,不错,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你是文官,自然是不爱财的,我是武官,也不怕死,我们是官军,可不是贼。”

    二人商议定了,大致制定了方案,徐谦突然想起什么,唤来周泰道:“周教习,立即上报捷的文,现在朝廷,实在太需要一场捷报了,立即派七路快马进京,所过州县,都要大肆宣扬捷报,我军奋力斩杀倭寇,七战七捷,全歼倭寇一部,嗯,没什么害羞的,要震动朝野才好。”

    周泰颌首点头,道:“大人想借此安定人心?”

    徐谦微微一笑:“不只是安定人心,还要安定官心,这些东西,多说也是无益,你只管去办,是了,你至今没有封爵是吗?”

    周泰苦笑道:“是,从前虽然曾在边关,却一直没有机缘。”

    徐谦笃定的道:“这一次,至少一个世袭的伯爵跑不掉了,倒是先要恭喜周教习。”

    周泰一喜,忙道:“倒是多亏徐学士。”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