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五百章:告捷

    分散开的倭寇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由于各自作战,彼此不能相互呼应,大明的官军如撒网一般将他们分隔起来,悉数围杀,足足过了两柱香的时间,非但没有将这大营冲垮,整个战局竟是搅在了一起,倭寇损失惨重。 />

    谁会料想到,这群绵羊突然变成老虎,李光头的智商显然理解不能,他突然意识到,不能再打下去了,继续冲杀下去,倭寇的死伤将会达到李光头不能接受的地步,他的目的不是和明军决战,而是逃之夭夭,眼下这股明军战力极为凶悍,能不能胜暂且不说,就算是胜了,鏖战了这么久,要是有附近的明军听了jǐng讯,前来驰援那才是麻烦。

    “撤!”李光头毫不犹豫,很是悲愤的大吼。

    现在不走,待会儿就走不了了,这一次算是栽了,对方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是自己的损失却是不小,至少近百人死伤,这不只是因为对方战术运用得当,也是因为倭寇们大意轻敌,假若知道他们的对手如此强力,李光头打死都不会这样蛮干。

    既然啃不下,那就跑吧。

    倭寇常年厮杀,因此李光头一声令下,也绝不会有人恋战,都是尽力杀出重围,朝东方逃窜。

    都是这些官军,似乎并不急着追击,追击有风险,没必要把对方逼成穷寇,狗急了是要跳墙,到时候对方发起疯来,回头杀个回马枪,就算能将他们悉数全歼。自身的损失也是不少。

    对于这些校尉,每一个人都对徐谦极为重要,因此在这次的作战计划部署上,徐谦身为作战计划的制定者。极力规避了与倭寇的鏖战。

    “集合!”各大队的队官们好整以暇的开始大吼。

    各队又开始集结起来,随即大家休息了一阵,队官们才下达了命令:“追击!”

    校尉们倒是不是狂奔,而是各带着干粮和烧粮的饮水。挎着武器开始慢跑起来,目标自然是倭寇逃窜的方向。

    第一队的队官陆炳十分明白,徐学士的第一阶段作战目标已经达成,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倭寇感觉到危险,感觉到吃力,并且开始逃窜,一旦他们开始逃窜,那么第二个作战计划便是追击了。

    只是要追击,却不能蛮干。这里距离海岸两三百里。而且这里水路纵横。想要逃窜,没这么容易。而追兵自然也不必着急,首要的就是和倭寇们保持距离。既不能追的太紧,又不能把人放跑了。这就很考验校尉们的体力和耐力了,幸好,若说爆发力和厮杀的技术方面作战经验并不丰富的倭寇比校尉们强得多,可是论起体力和耐力,皇家学堂说天下第一,这世上没有谁敢自称第二。

    于是,一幕让人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倭寇们开始狂奔,在前头气喘吁吁,看身后没有了明军的踪影,便在田埂和野地上刚刚要歇息片刻,谁知这时候,后头传出阵阵喊杀声,倭寇一看不妙,只得勉强站起来,继续撒丫子便跑,明军则吊在倭寇之后,既不发力急追,也不歇息,饿了就吃两口干粮,渴了就拿起腰间的葫芦出来喝口茶水,然后继续。

    只是倭寇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要进行的是一场马拉松,他们显然没有准备好干粮和饮水,原本他们的如意算盘,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随便遇到了个村镇,冲进去半个时辰就能解决掉吃喝问题,所谓以战养战,这是一切杀千刀的强盗的行为准则,出去混还用自带干粮,对得起皇军两个字吗?

    可是现在,他们想要抢也不成了,后头尾衔着不知人数多少的明军,你歇一下人家就来了,抢?谁抢谁还是个问题。

    如此追击了一夜,倭寇便是体力再好,经历过一场鏖战和近四个时辰的长跑之后,也已经个个即将虚脱,眼看体力就要透支,可是后头的明军,虽然一个个大汗淋漓,步伐带着沉重,可是似乎还有余力,依旧锲而不舍。

    李光头可不是傻子,按照他原本的认知,寻常的官军追击倭寇,大多数都是做个样子,倭寇再次,体力也比寻常的官军充沛,所以要轻易甩掉后头的官军十分容易,所以他才决心撤退,没必要和人家动真格的,毕竟他的目标是出海,不是和人家斗气。

    可是现在,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现在距离海边还远,可是这样追下去,大家迟早饿死、渴死、累死不可,早知道这伙官军如此锲而不舍,如此坚韧不拔,还不如先拼了再说,被人捅死总比累死饿死的好,至少这伙官军杀敌一千,总要自损八百,他李光头杀一个没亏,杀两个是赚了。

    只是眼前这支官军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才让他判断失误,所以继续跑下去,肯定要被对方拖死。

    既然不能跑了,那么索xìng战吧。

    丁桥十里外,这是一片荒芜的田埂,冬风凛冽,倭寇们不跑了,他们一个个攥紧了手里的刀枪,气喘吁吁,几乎要虚脱的看着对面压过来的黑压压明军。

    “准备!”

    “前进!”

    “杀!”

    列好队的皇家校尉摆成了一字长舌,无数刀锋纷纷伸出阵外,一声大呼,犹如洪峰一般,朝倭寇们冲杀过去。

    哄……

    两个队伍相交在一起,高下立判。

    倭寇犹如风都能吹到的大闺女,被明军一冲,顿时七零八落。

    这委实怪不得人家,你就算再强,可是被人追了三四个时辰,赶了三四个时辰的路,一路屁滚尿流,一路滴水未进、滴米未食,在这有组织的冲击之下,怕也完蛋。

    皇家校尉除了几个被田埂绊倒的人之外,几乎毫发无损,倭寇折损近百。

    这样打下去,简直就是送给别人屠杀。

    李光头要疯了,他并不怕死,害怕的是这样憋屈的去送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与其送死,还是跑吧。

    “撤!”

    倭寇们一哄而散,这一次是完全自发的行为,因为他们实在没有气力去阻挡明军,他们现在只抱着一丝求生的**,拿出最后一丝力气,发足狂奔。

    校尉们依旧没有继续去追,反而怜悯的看着这些仓皇而逃的家伙们不禁摇头,他们这样完全凭着一股子劲头竭力狂奔冲刺的跑法,怕是再过不了多久,又要力竭了。这些家伙显然没有经受过十里长跑的cāo练,长跑定要匀速,不但步伐最好一致,而且呼吸也要控制,像他们这种跑法,简直就是长跑界的耻辱。

    校尉们不急,队官们决定原地歇息。

    在短暂的休息进食之后,大家又开始动起来,依旧是老样子。

    到了正午,几乎已经脱力的倭寇发现明军又追了上来,有人实在已经跑不动了,索xìng什么都不顾,直接躺倒在地,索xìng装死,后头的校尉显然也不客气,就地处决,然后……继续……

    眼看到后头的同伴被处决时发出的哀嚎声,又一下子刺激到了倭寇们脆弱的神经,这些家伙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开始发足狂奔起来。

    跑不动了,李光头改了主意,这样的死法更憋屈,还是打吧,于是倭寇们又停下来,迎战。

    许村……

    依旧是寒风凛冽,在这参差不齐的车道上,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在这里开始,很快又草草结束,皇家学堂大捷,斩首两百余,倭寇继续溃逃。

    下午,周王庙……

    远处的城郭隐隐可见,在这旷野上,几乎连站立都不能够的倭寇们在这里迎来了第三场败绩,倭寇大败,斩首依旧是两百余。

    倭寇们依旧逃窜,随后在三里外的一处石桥前,倭寇又败。

    皇家校尉们已经不再顾忌所谓的保持距离了,也开始发力起来,一路追杀,斩首无数,期间亦有倭寇分散逃窜,只是这种人死的更快,明军早已在附近的乡镇贴下了告示,凡有倭寇,有民夫缉拿归案者,赏银十两,这些人又渴又饿,连走路都成困难,莫说寻常的民夫,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都能轻易干掉,所以根本不必理会。

    而到了石泉,这里是倭寇们的最后一站,显然那连武器都已经抛弃掉的李光头意识到了这一天,他狠狠的朝天发出一声咆哮,然后扑倒了地上,再也没有动弹。

    因为他连最后一战的资本都没有,所谓活的可耻,死的憋屈,李光头身边的百余余孽见李光头如此,也都绝望的坐倒跪倒,甚至有人索xìng躺倒在地,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他们绝对是倭寇中的佼佼者,因为他们已经连续狂奔了一百多里的距离,期间还历经了数次的厮杀,可是现在,他们什么都不是,随即赶来的明军们也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大多数人索xìng原地歇息,歇息的差不多了,将他们如死狗一般的拖起来,狠狠赏几个巴掌之外,不免还要痛骂几句:“别人跑五六十里,你偏要跑一百多里,狗娘养的东西,不折腾会死吗?”

    ………………………………………………………………………………………………………………

    月票,月票,老虎就是长跑健将啊有木有,三年来从来没有断更过啊有木有,每天百分之九十五的时间一天三章啊有木有,求大家赏月票,让老虎继续冲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