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九十八章:交锋

第四百九十八章:交锋

    面子的问题是不可小看的,尤其是对大明朝廷来说,这一点,王直当然能够理解。

    想要投靠朝廷,就得缴纳投名状,问题就在于,数百上千个倭寇人口,从哪里来?

    王直很为难,为难倒也罢了,其实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杀良冒功,官军做得,他王直自然也做得。可是……似乎人家要的是实打实的‘功劳’。

    王公公的话,其实王直是相信的,因为这和他与浙江某些官面上的人给他通风报信的信息都很吻合,并没有任何破绽。

    对方要自己表示诚意,也算是很正当的要求。

    王直是倭寇,可也算是半个买卖人,做买卖的人当然晓得要得到什么就必须割舍什么的道理,一万利,那只能抢了,可是大明朝廷这样的庞然大物,你就算能抢他一次,他若是横了心,迟早还是要掐死你。

    所以……必须要有所割舍。

    王直最担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若是缴纳了投名状之后,人家翻脸不认账又该怎么办?这又是一个新的问题,王直不蠢,当然不会一根筋的相信什么鬼钦差,投名状就是割肉,割了肉还被人卖了,这就人财两空了。

    这就涉及到了互信的问题,王直这样的人,当然不会死心塌地的相信朝廷。

    他一时拿捏不定主意,而王公公好话说尽,已是站了起来,笑吟吟的道:“好啦,该说的也说了,说再多也没什么用,最紧要的,还是你们怎么做,咱家能告辞了吗?”

    王直不敢怠慢。道:“公公请,王某送公公出城。”

    王公公也松了口气,笑呵呵的随王直出去,下了城楼,王直命人打开城门,这时,李光头却按着刀带着数十个倭寇过来,大喝一声:“这个太监不能走!”

    李光头身材魁梧,xìng格鲁莽。可是在海上混,能活到今rì,自然也有他心细如发的一面。方才王公公把他叫出去,和王直细谈,二人之间谈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谁晓得这王直为了投靠朝廷,不会把自己卖了呢?真如王直和朝廷之间一样,双方都不敢完全信任对方,李光头和王直之间也是如此,表面上双方是在合作,可是合作毕竟只是暂时的。现在大家都在陆地上,危机重重,李光头若是不多留几个心眼,谁晓得会是什么结局?

    他出去之后。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立即找了几个闽系的首领和佛朗机的头目来商量,商量之后,大家决定根不必去理会什么朝廷。倒不如在杭州大干一票,突围而出。远走高飞。

    既然如此,就不能让王直和朝廷谈出什么结果,最直接了当的方式就是把这姓王的太监留住,或者索xìng干掉,断了王直的后路。

    王直脸sèyīn沉,看了李光头一眼。

    而王公公脸sè显露出几分畏sè,来之前虽然提心吊胆,现在眼看着可以不辱使命,安全回营,谁晓得这时候竟是生了变故。

    李光头已在数十个倭寇的拥簇下走过来,森然的看了王公公一眼:“这个太监不能走!”

    王直上前,道:“李船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光头大笑:“我想做什么?我还想问问你,你想做什么呢,王船主,你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却是要将弟兄们陷入死地,弟兄们一rì为盗,终身都是贼,什么招安,简直就是笑话!老子生下来就是贼骨头,逍遥自在,想抢他娘的就抢他娘的,想杀人就杀人,我是如此,你也一样,可是你现在什么意思?我和弟兄们已经商量好了,今rì拿住这死太监,拿他来祭旗,从今rì起,便在这杭州城内劫掠两天,而后突围出海!”

    他大叫一声:“动手!”

    身后的数十个倭寇跃跃yù试,可是看王直挡在身前,又有些不敢,按着刀的手虽然攥的紧紧的,却偏偏不敢抽刀出来。

    王直目光掠过了一丝杀机,狠狠看了李光头一眼,他心里自知,一旦让这李光头得逞,自己就是满盘皆输,辛辛苦苦布下了这个局,眼看已经见到了曙光,夙愿得偿,绝不能让李光头这蠢货坏了事,他眼睛眯起来,冷酷的道:“谁敢动手?”

    四个平淡无奇的字,凑在一起却有无穷无尽的威势。

    王直纵横王洋十几年,五峰船主的大名早已名扬四海,海面上那些讨生活的人哪个不是畏之如虎,他的威势一显,李光头带来的数十个倭寇俱都垂下头,不敢去看王直。

    而在这时,王直的一干心腹亦是听到了风声,纷纷赶到,刀枪出鞘,剑拔弩张。

    王直侧过身去,连看都不再看李光头一眼,而是朝王公公作揖道:“王公公的话,王某自会考虑,让王公公受惊了,请公公出城。”

    城门已是开了一条缝,王公公有些后怕的登上车,也不多言,车夫也是吓得面如土sè,忙不迭驾车出城。

    李光头恨恨的看着马车出了城,而后狠狠地看了王直一眼,道:“王船主,方才那太监和你谈了什么?”

    王直来打算实言相告,召集各船主来商量此事,好显现出自己的诚意,至于如何满足钦差的要求,却可以另说。毕竟王直的筹码就是这伙倭寇,因此大家必须jīng诚团结,否则一旦一盘散沙,朝廷连谈都没有必要谈了。

    可是李光头来了这么一出,让他意识到,这个李光头,便是拦在自己面前的石头,从一开始,大家就没有互信可言,既然如此……

    不经意之间,王直已是笑了起来,那带笑的眼眸深处,却已是掠过一丝杀机。

    王直漫不经心的道:“倒也没谈什么,朝廷的要求,实在太过份了,不过也不急,慢慢谈着吧,你我只要稳稳当当占住杭州,就不必他们耍花样。”

    李光头嘿嘿一笑,旋身就走。

    数十个倭寇连忙紧紧尾随在他的身后,匆匆去了。

    王直的眼眸眯起来,已有一个心腹上前,道:“王船主,没有事吧,这姓李的,未免也太大胆了,若非我们及时赶到,怕是他们……”

    王直淡淡的道:“无妨,跳梁小丑而已,这样的人,海上多的是,侥幸能有今天,却不知时局变化,逆风行船,这样的人,留着也没什么用。”

    “传令下去,让我们的弟兄都打起jīng神,小心防范。”

    王直背着手,瘦弱的身子里显得有几分憔悴,他不由想到了什么,数百上千颗倭寇的人头,谁是倭寇?

    事情已经很显然了,杭州城已有失控的趋势,用不了多久,这些胆大的杭州人的抵抗就会越来越多,凭着三千余人,坚持不了多久。

    杭州就是他们的筹码,这个筹码不能丢,所以……他必须尽快做出决定,否则到时候想要讨价还价都不可能了。

    而李光头这些人,根没有任何大局观,他们想要的,无非就是抢掠之后拼死突围,能走多少就是多少,这样的人,留着有什么用?反而越是这样下去,会成为自己的绊脚石。

    他看了一眼天边的霞云,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是该早做打算了!”

    ……………………………………………………………………………………………………………………

    李光头气冲冲的回到了庆chūn门,这里是他的老巢,方才的冲突并不深,可是李光头已经意识到,那姓王的太监一定和王船主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王直这个人狡诈多变,一向yīn险,自己和他合作,来就没有多少信任,现在他担心的是,王直暗中与大明媾和,反手将自己卖了出去。

    他眯着眼,徐质徐船主已经进来,低声道:“王船主的人近来加强了jǐng戒,李老哥,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李光头森然笑道:“姓王的分明是在防备你我,哼,之前说的多好听,什么上了岸,大家就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要jīng诚团结,这姓王的一向狡猾,看来,他是铁了心的要给大明为奴为婢了。”

    徐质道:“其实……招安也没什么不好,王船主不是说了吗,只要朝廷招安,咱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贸易,再不必像从前那样提心吊胆。”

    李光头冷冷一笑:“你懂个什么?就算朝廷有这打算,可是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李船主只想着他一人招安,未必容的下你我,否则他有专营权,我也有专营权,岂不是平白了便宜你我,依我看,他是想吃独食,他和那姓王的太监,肯定早就勾结好了。咱们说不准到最后出尽了力,还成了他的投名状。咱们海上行船的人难道还不明白,这世上根就没有信得过的人,朝廷信不过,姓王的也信不过。”

    徐质愕然,道:“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李光头恶狠狠的道:“没有法子了,走吧,咱们回咱们的海里去,姓王的对我们已经有了防备,要动他不容易,他若是勾结了官军,咱们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咱们今夜就走,突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