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九十四章:英雄

第四百九十四章:英雄

    厚重的木板搭在了栈桥上。

    甲板上,看到许多麒麟服的校尉,有人拥簇着一个四品官服的青年上了栈桥,聂豹见状,激动万分,心知正主儿来了,虽然没有预料到徐学士这样年轻,不过溺水的人才不管自己抓住的是稻草还是缆绳,他快步上前,发现自己的乌纱帽都没有戴,生怕失仪,却还是硬着头皮上前,道:“下官聂豹,见过徐大人,徐大人辛苦了。”

    徐谦站着不动,亦是一言不发。

    聂豹只得继续道:“大人远来劳顿,下县已命人在县中备下酒宴,还请大人不吝屈尊。”

    徐谦依旧一言不发,站在栈桥上一动不动。

    连一旁的邓健都有点看不过了,拽了拽徐谦的大袖摆,低声道:“人家请咱们吃酒,不总得给句话才是。”

    谁晓得徐谦这时候才缓过一口气,低声道:“刚刚从船上下来,我觉得天旋地转,胸中闷得很,你打发他吧。”

    邓健不禁无语,起先还以为徐谦摆谱拿大呢,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咳嗽一声,道:“你便是华亭知县,好,很好,徐学士率军平倭,已是乏了,天兵南来,倒是不敢叨唠地方,你命人拿些米肉来犒劳军士,我们就在这里歇一宿,明rì就要远赴杭州,至于酒宴,就不必了。”

    聂豹越来越觉得徐谦这个年轻人深不可测,须知这官场上,越是摆谱的人就越是深沉,起先还觉得徐谦年轻,现在再看徐谦这谱儿,顿时生出信服之心。于是连忙应下,连忙筹备事宜了。

    却消息传到松江府各县,顿时所有人沸腾了。

    大家担心害怕了这么久,现如今徐谦带军平倭,正是久旱逢甘霖,须知徐谦的大名在江南如雷贯耳,而之所以能够名闻江南,一方面是徐谦六首的身份,毕竟这六首是百年难出的人才。能得六首,可谓万中无一。这其次,便是徐谦曾力主平倭,这倒罢了,更重要的是。徐谦不但平倭,还曾灭过不少倭寇,就在徐谦未步入仕途时,就曾刃过倭寇,此后皇家校尉剿贼,亦是大放异彩,再加上明报大肆为他造势。徐谦在江南百姓心目中,绝对是平倭第一人。

    这个时代需要幻想,需要有人力挽狂澜,而正在这种心理之下。徐谦自然就成了英雄,英雄的厉害之处毋须解释,因为光听他的大名就已经十分牛逼了,徐谦来了。江南有救了!

    华亭县沸腾了。

    不能开工的商贾们看到了希望。不能做工的工匠、学徒们亦是看到了希望,学子们看到希望。便是官吏们亦是看到了希望。

    皇家校尉们当rì虽然只是在县城外搭营,不过倒有不少地士绅和商贾拜访,徐谦是又累又乏,却不得不强打jīng神来见他们,折腾了一宿,第二rì队伍启程,直赴杭州。

    这一路上所过州县,除了让地州县安排给养之外,都是飞快赶路,皇家校尉们倒是没有埋怨,毕竟相对平时的cāo练来,只是行军还真不算什么,两天之后,徐谦抵达杭州城下,而此时城外的各路官军先是听到朝廷已敕命军马南下平倭,俱都松了口气,可是接下来听来的只是千余兵马,却又都兴致阑珊。

    这杭州城下不但有各路军马,还有不少督战的官员,倭寇闹了这么大的一个阵仗,这浙江的诸多官员如今都沦为了待罪之臣,现在若是再不将杭州夺回,将来少不了要摘掉乌纱,在这种情形之下,谁敢不尽力,就算攻不下城,可是很多时候,朝廷看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态度,若是态度端正,只要上头还有门路,至少还有回旋的余地。

    徐谦一到地点,立即命人在城外扎营,也不和其他各路军马打什么交道,有前来交涉的官员也一应挡在外头。

    如此态度,倒也让人纠结,大家来和你交涉,这是瞧得起你,怎么,你连理都不理,这算什么意思?

    可是徐某人偏偏就是如此,你又能怎么样。

    于是便有人不由冷眼旁观,心里不由冷笑,带来的人不多,谱儿倒是大的很,咱们拿不下城,倒要看看你徐某人是否能拿下,到时候功亏于溃,且看你怎么。

    徐谦自然也清楚自己遭了别人的嫉恨,他之所以不和这些人打交道,是根分不清这些人是敌是友,大家聚在这城墙之下,怀着的目的各不相同,有人是希望将功补过,有人是想争功,未尝不会有人和城里的倭寇有什么联络。

    与其一个个提防这些人,倒不如索xìng不要打交道。

    校尉们扎了营,徐谦命人寻地锦衣卫来,谁晓得这时候倒是又有人上门了,却是一直和徐谦有一腿的王公公。

    听来的是王公公,还是从京师来的,王公公虽然走的是陆路,可是一路却是快马,rì夜兼程,却是比徐谦先到几天,徐谦想了想,道:“请王公公进来话。”

    王公公是京师来的,大家又都是老相识,自然不必提防,而且徐谦是不打招呼跑的路,王公公一定是负有使命前来,徐谦关心的也就是这个。

    王公公进了大帐,这一次见他,徐谦看他比往rì要消瘦了许多,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一见了徐谦,他便不由苦笑连连,道:“徐学士,你可真能折腾,你可晓得,你这一走,差点惹了天大的麻烦,好在陛下知晓你的忠心,所以才连忙帮你擦了屁股,哎……咱家此次来,是给你旨意的,圣上命你为钦差,暂时节制江浙军马,夺回杭州。”

    王公公一边,一边将圣旨送到。

    徐谦来时打的招呼就是奉旨平倭,现在来了货真价实的旨意,倒也算解决了身份的问题,他接过了旨,颌首点头:“倒是辛苦了公公。”

    王公公叹口气:“咱家大老远来,可不是辛苦,真正辛苦的倒是你,这城若是拿不下,咱们不就白跑了一趟?哎……当年的时候,你我都在这杭州,想不到这一次回来,这杭州城已是落入贼了,这世间的事,还真是可笑。”

    罢,王公公又道:“陛下命咱家带了一部分厂卫来,全部归徐学士节制,咱家先来,所以已经和地的厂卫有了联系,大人若是对这里有不熟的地方,尽管来问便是。”

    徐谦还真需要问下详情,便道:“你知道什么但言无妨吧,实话,我也是两眼一抹黑。”

    二人是老相识,倒也没什么客套,王公公道:“这伙倭寇并非只是一股,其中有不少巨寇都有参与,在倭寇被待为上宾的王直、张玉等人,又有与佛朗机人勾结的李光头人等,却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他们合而为一,铤而走险直袭杭州,不过句实在话,在这杭州,怕是有内应,否则绝不可能如此顺利,也不可能如此胆大妄为。”

    “不过内应的事,暂且不提,眼下得尽快把杭州夺回来,这伙倭寇有人数近四千,大致三为两部人马,其中一部多为闽人,另一部则江浙人更多一些,再有,其中真倭也有不少,据还有不少佛朗机的水盗掺杂其中,大致也就这么多了。”

    徐谦不由问:“不知王公公是否知道,徐某的族人是不是已经趁乱出了城,赵小姐想必王公公还记得吧,不知她是否还陷在城里。”

    王公公苦笑:“咱家也打听过,城外没有他们的消息,想必还在城里,一般逃出来的多是一些靠近城门的百姓,其余人还来不及跑呢。这城中被困的可近十万人,真要能跑,早就跑干净了。”

    徐谦不由苦笑,近十万人被倭寇劫持,刨除掉妇孺,这青壮好歹也有一两万之多,假若当真敢挺身反抗,再和外头的官军里应外合,却也不至于被一群倭寇玩弄于鼓掌。

    可是话回来,这里毕竟是承平已久的江浙一地,而倭寇的凶名又太盛,青壮们就算想要反抗,没有组织,又能有什么用?

    听到自己的族人和赵小姐依旧在城里,徐谦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

    他又问了一下城里城外的状况,随即便道:“这王直也在城里,还有那什么张玉、李光头又是何人,想来厂卫这边,也有一些信息吧?”

    王公公点点头,倒也不敢相瞒,将自己知道的事统统抖落出来,徐谦自然认真的听,最后道:“既然如此,这倒是奇了,这个王直到底打什么主意,他既然从前也读过书,想来不是莽撞之辈,如此犯险来袭杭州,却又不命人在城中劫掠,只是固守杭州,却不知打的是什么算盘?”

    王公公吁口气:“听……他想归降!”

    “归降……”徐谦不由哭笑不得。

    ……………………………………………………………………………………………………………………

    得好好琢磨下之后的剧情,那啥,今天两更吧,明天清早就会更新。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