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九十三章:胡汉三又回来了

第四百九十三章:胡汉三又回来了

    华亭县在江南并不起眼,他和上海县同为松江府的范围。只是近年来,江南兴起了纺织,华亭因为北靠杭州,西临运河,渐渐被不少商贾们重视起来。

    办纺织,杭州自是不容易,毕竟那儿衙门太多,总是让商贾生出疑虑,再加上大明就在杭州设立了织造,专供宫中用度,织造局虽然得了上头的招呼,倒是不敢为难刁难什么,可是制造局每年亦要采买大量生丝,且多是低价购买,这就导致许多丝商不敢在杭州市面交易,因此现如今,无论是丝商还是纺织商人都愿在松江府交易。

    华亭县如今也成了重要的交易中心,主要还是得益于当地县令聂豹的纵容政策。

    聂豹乃是王学的门徒,王学扎根于江左江右,和地方上的许多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里的风气就不太排斥商贾,聂豹对治内的工坊和聚集起来的商贾采取的是放任的态度。

    既不会和他们打成一片,也不会多管闲事。

    这样的态度其实对商贾们来说,已是很难得了。再加上华亭的地利之便,水路密集,曾几何时,这里也曾商贾云集,人流如织。

    只不过……

    近来闹了倭患,使得市面一下子萧条下来,倭寇占了杭州,使得整个江南震动,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江南的军民百姓对倭寇就带着一种深深的恐惧心理,因此这些时rì以来,走货的丝商一下子都没了踪影,谁也不敢再押着货四处闲逛,生怕哪里再出倭寇。

    没了原料,这工坊自然开不了工。因此那些招募起来的工匠学徒也只能坐吃山空,不只是商贾们急的跳脚,便是那些工匠、学徒,还有沿途商铺,甚至于官府也感到为难了。

    大家都没事做,成rì游手好闲,总不是办法,可是时局如此,却又是无可奈何。

    华亭县靠江靠海。因此也设了水路巡检和海路巡检,水路巡检负责松江,海路巡检则是严禁百姓下海,只是现如今,因为害怕倭寇。所以县衙里所有人发动起来,上到三班差役,下到巡检的官兵,每rì都在上海唯一的码头旧址处防备,便是县令聂豹,亦是常驻于此,他这么做。倒不是打算和入袭的倭寇要拼个你死我活,做官是要讲政治的,目的无非是安定民心罢了。

    说这里是码头旧址,是因为这里的码头早在百年前就已拆了。而这里算是唯一的一处深水区,大船可以畅通无阻,倭寇要是入袭,必定是从这里。若是其他地方,暗礁密布。便是寻常的尖底的中船都不可能穿过。

    此时聂豹聂大人就暂时住在这里的一处富户家里,心里却是叫苦不迭,县城里人心浮动,又有成千上万人无所事事,这些人可不是寻常的农户,而是工匠,农户再怎样,总还有余粮,可是匠人和学徒不同,他们是做一天的工拿一天的钱,绝不赊欠,就算存有一些余钱怕也不多,一旦家里老小饿了肚子,肯定是要闹事的。

    再有,现在倭患造chéng rén心惶惶,甚至连不少乡绅地主也不敢在这里呆了,把地留给管事打理,携家带口全部去了南京做起愚公,乡绅们一走,这地方上的许多摊派就成了难题,这样下去,非要华亭大乱不可。

    聂豹吃着茶,心里咒骂倭寇,却又担心着县里的事,这大过年的也不消停,来今年华亭县好端端的,如今却是百业萧条,这样下去,却不知如此是好。

    心里正在琢磨,却不想有差役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道:“大人……不好……不好了……船……有船……”

    听到有船两个字,聂豹吓得脸sè都青了。

    “船,什么船,哪里的船,有多少艘船?”

    “很多……很多,都是大船……”

    大船……

    现在是冬季,来就不可能有大船出现,而且这么多年来,大明也没有这么多大船,结果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大规模的倭寇来袭……

    想到这里,聂豹一下子呆住了,他连忙道:“走,去看看。”

    此时也顾不得什么斯,连乌纱也不管了,飞快冲进去,这一出了院落,便看到远处的海平面上,竟真隐隐有无数的大船在海雾之中若隐若现,朝着这边过来。

    滩上的差役和兵丁都已经吓呆了,这么多大船,自然是大规模的倭寇,没有三五千,至少也有一两千,所有人乱成一团,海路巡检王昌觑见聂豹来了,连忙踉跄的跑来,道:“大人……大人……此地不宜久留了,倭寇势大,要出事,要出大事了,得立即回县城去,得带着百姓逃命,还要立即知会松江府,让知府大人做好准备……大人……完了,这是巨寇,全县军民……”

    聂豹虽然也吓得发抖,可总算还有几分胆量,怒喝道:“胡说八道,休要长他人士气,我等官吏官兵、民役亦有五百之数,怕个什么?逃?华亭县城郭方圆不过数里,多数街坊都在城墙之外,咱们逃了,就算固守了城郭,城外的数万百姓怎么办?传令……传令下去,固守这里,一面去松江府求援,守不住这里,县里军民俱死矣,让王主簿先回县城去,我们多拖延一些时间,好教附近的百姓尽量入城!”

    听了这话,海路巡检王昌吓得脸都绿了,这县令是个愣子,这是打算把弟兄们全部去送死啊。只是二人虽互不同属,可是县令就是一县父母,县令若是不走,他若是逃了,怕也是大罪,此时只能哭丧着脸,道:“大人三思。”

    聂豹冷笑:“三思什么?老夫倒是想要三思,可是三思的成吗?事急矣,瞻前顾后,只会贻误战机,让大家做好准备,弓手做好准备。”

    王昌只得悻悻然回去约束诸人,只是这倭寇的凶名实在太大,还未等王昌约束,不少人已经开始四散奔逃了,王昌大骂几句,回去看聂豹,聂豹气的脸sè铁青,大吼道:“尔等吃用民脂民膏,养兵千rì用兵一时……”

    正说着,大船已经越来越近,率先已有一搜快船飞快鼓帆而来,这显然是大船放下来的平底哨船,直接冲上了沙滩,便有几个人跳下船来,俱都穿着麒麟服,有人大喊:“哪个是主事的?翰林侍读学士徐谦率军奉天平倭,叫地知府、县令来!”

    如此一吼,用的是最纯正的官话,再看人家的装束,虽然大家未曾见过,可是只看人家身上的纹理,就晓得是了不起的人物。

    这一下子,逃的人不逃了,尿裤子的依旧还在黄河泛滥,聂豹隐约听到侍读学士徐谦六字,顿时明白了什么,他想让民壮们反击,现在却立即打消了念头,忙不迭的冲上前去,道:“我便是华亭知县,来的可是徐侍读,徐侍读啊……江南僧俗军民人等,rì盼夜盼,总算盼来了。徐侍读在哪里,我要登船拜谒……”

    来人却是陆炳,不由道:“大人立即下船,拜谒就不必了,快请人修葺一下栈桥吧。”

    聂豹的激动可想而知,江南早已盛传,徐谦乃是平倭英雄,盖因为官军实在不太给力,别看每次都有捷报,可是这些东西都是糊弄朝廷的,但凡是江南的士绅,哪个不晓得这都是糊弄,平时倭寇登岸,官军每次都是姗姗来迟,等到倭寇洗掠一空,心满意足的远遁出海,官军才来一次马后炮,偶尔有一些肯尽力的,也往往挡不住倭寇的凶残,屡战屡败,难有胜绩,如此一来,就更加凸显了徐谦的厉害之处,人家可是实打实的战功,邸报中有,明报也曾大肆宣扬过。

    因此在江南官民们心目之中,别人平倭都是假的,就没几个真正靠谱,可是唯有徐侍读不同,只要有他在,倭寇必定灰飞烟灭。

    这一下……有救了!

    聂豹心中狂喜,全然没有一个县令该有的觉悟,话又说回来,毕竟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天,如今终于有人肯做接盘侠,换谁都喜出望外,他连忙应了,命人立即修复栈桥,一面和陆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自然是想要套出点话来,比如徐侍读带来了多少天兵之类,陆炳和他玩了个小花招,因为下船之前徐学士就有吩咐,为了安定人心,得先把数字往大了说,于是笃定的道:“徐侍读因为忧心江南时局,所以rì夜兼程,带着两千先锋jīng锐率先赶来,此外还有朝廷五大营jīng锐军马三万,已从各路进击,用不了十天,便可齐聚杭州城下……”

    “三万……”聂豹倒吸口凉气,这架子还真够大的,不过这话他倒是真信,因为理论上来说,朝廷既然来侍读学士挂帅,这就相当于一个准副部级的干部带着圣旨前来平倭,三万人马,显然不算多,再者说,看这些前来传话十几个校尉,一个个都身穿着钦赐的麒麟服,想来至少也是百户级别以上的武官,这种人只是率先登岸与人交涉,这徐学士的架子得有多大,这么大的架子,怎么可能带一两千人来忽悠?

    …………………………………………………………………………………………

    第一章送到,悲剧,五天了,月票仍然是两位数,更新不是一直都很给力吗?,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